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名门淑媛 »  【223】有话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一百一拾三期马会传真买马开奖结果白小姐网站

小说:名门淑媛作者:猫千草
返回目录

    【223】有话说

    可以说全国金融圈中,不少家族的继承人都在天慑学院就读,有些事儿,学校闹了,基本金融商圈里也都知道了。

    对于王语帘,杨沫并不会怎么关心,基本听过也就算了,倒是慕风风,挺有兴趣地凑上去打听了半天,然后回头有对杨沫嘀咕道,“王语帘家的企业要是真撑不下去,你说她会选择退学,还是自动降成一星学生啊?”

    学校会以学生的家世背景来划分学生等级,而一旦当家世背景发生明显的变化时,自然学校会重新划分等级。

    只是以前大部分的一些高星级学生,当家庭出现变故后,往往都会选择退学。毕竟不是很多人能承受从高处落下的感觉,尤其是以往和你平起平坐的朋友,瞬间地位都比你高出了许多,而你只能沦落成原本你根本看不起的那部分人中的一员。

    “不知道。”杨沫回道,“不管她是不是降成一星学生,我想都不可能会和我们是一路人。”

    慕风风点点头道,“也是,不过王语帘以前欺负过的一星二星学生可不少呢,要是她真的掉星级的话,就有好戏看了。”

    杨沫收拾了一下课本,和慕风风回着寝室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这段时间,她住在君夙天别墅里的时间越来越多,当然,通常是因为他要了,以至于她被折腾得无力,压根就没啥力气再回来。

    于是,她的衣服也就断断续续地往着君夙天的别墅搬了。

    “再过几天就期末考了,考完后,你暑假回家吗?”慕风风问道。

    杨沫点点头,“会回Z市,等开学了再回B市。”上了天慑学院后,也是杨沫第一次离家那么长时间,想想以前几乎是天天回家,而现在却只有寒暑假或者法定长假,才能回家见到母亲。“

    “君夙天舍得你离开2个月的时间?”慕风风道,B市和Z市,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如果开车的话,大概也需要4、5个小时才能到。

    “还没和他提过这事儿呢。”杨沫道,“不过反正现在有手机啊,网络视频啊,就算没见面,每天也可以聊天说话啊。再说,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偶尔也可以回下B市,或者他去下Z市。”

    “可怜的君少,得忍受两个月的相思之苦了!”慕风风发出一声夸张的哀嚎,然后突然眼珠子一转,咕哝道,“你说,到时候君少会不会为了能提早见你,让学校提早开学啊,或者整个什么暑假补习班之类的。”

    杨沫笑着捶了捶慕风风,把换洗的衣服都放到了包里,然后挎着包和慕风风道了下别,便走出了寝室楼。

    走到了寝室楼边上的停车棚的地方,杨沫正想拿出自行车钥匙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道幽幽的女声,“杨沫,可以谈几句话吗?”

    杨沫转头,在看见了此刻站在她身后的人是王语帘后,微微有些讶异。

    “我和你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可以谈的吧。”杨沫回道,老实说,她和王语帘根本是两类人,如果没有发生过那一次王语帘刻意刁难她的事儿,也许她们就算在同一个班级里,也不会产生任何的交集。

    “我只要说几句话就可以了。”王语帘的表情的表情有些急切。

    杨沫瞧着王语帘好像确实是有话要讲的样子,于是转过身子正对着对方道,“那好,你说吧。”

    “这儿不太方便,可不可以换个地方说。”王语帘道。

    杨沫看了一下四周围,其实现在这个时间段,附近压根没什么人,“如果你有话想说的话,那么就在这里说好了。”

    “你真的不想换个地方吗?我要说的那些话,万一给路过这儿的人听到了,可能会不太好。”王语帘的声音微微压低着道。

    杨沫微微地蹙了一下眉头,随即道,“抱歉,我不以为有什么话,是需要那么神秘的。”

    王语帘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咬了咬唇,像是很不情愿地再度开口道,“我希望你能帮忙去和君夙天说说,让他放过我们家。”

    杨沫有些微楞,“放过?”难道说,是君夙天还因为以前的事儿,所以出手报复王语帘吗?可是如果真的是君夙天用君家的势力去对付王家这种企业的话,根本不会拖到现在。“你是想说,你家企业出了问题,是因为君家刁难了?”她问道。

    “君家是没明摆着出手刁难,可是现在外面的商圈里都知道我得罪过君夙天,所以我父亲现在找人贷款,才会处处碰壁。”在家里,父亲母亲这段时间没少责备她。而家里的一票亲戚,更是受到了牵累,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人敢太明显地表现出来。可是这段时间,亲戚们对她的不满应越来越中明显了,甚至有人当面骂着她没长眼。

    “那你想怎么样呢?”杨沫道。

    “我要君夙天以君家的名义表示一下可以既往不咎,这样我家就一定可以贷到款项。”王语帘说着她早已想好的方案。

    杨沫淡淡地看着王语帘,“那么你这话你应该和夙天去说,毕竟,能决定这件事的人是他不是我。”

    “只要是你说的,他怎么可能会不答应,更何况,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得罪了君夙天!”王语帘不由得急了,神情也没之前的低声下气了,变得有些忿忿不平。

    有些人,永远会把自己的过错,推到别人的身上,杨沫只是平静地回了一句,“如果当初你没有刻意要为难我的话,自然也就不会得罪夙天了。”

    王语帘一窒,一时之间反驳不了杨沫的话,脸憋得有点红,突然,眼神变得有些阴阴地道,“那如果我告诉你黄小红的事儿作为交换呢?”

    这句话着实出乎杨沫的意料,或者该说,她完全没有想过,黄小红三个字,会从王语帘的口中吐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