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名门淑媛 »  【359】你是我的命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8必发88官方网站亚洲必赢官网网站

小说:名门淑媛作者:猫千草
返回目录

    【359】你是我的命依

    杨沫记得当年君夙天也曾给她的手机装过定位系统,所以……现在也是一样?

    “为什么要在我手机上装上这个?”甚至没有告诉过她一声。

    君夙天抿着薄唇,只是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却没有说任何的话。

    他的眸光让她的心有些隐隐地发涨,拉着他的手,她把他拉到了沙发边坐下,又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他的面前,“是想随时知道我的行踪吗?”

    “……不。”他喃喃着,终于还是说着,“是怕你会再一次地不见。”

    心口处仿佛涨得更加厉害了,还有着一种发酸的感觉,“如果我真的要不见的话,那么我一定会连手机也换了,如果我要留在你身边的话,就算没有定位系统,你想见我的时候,也随时可以见到我。”

    漆黑的凤眸中,倏然弥漫着一种痛苦,是啊,她的想留想走,从来他都做不了主!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要离开他的话,除非他彻底地囚-禁她,除非他愿意让她恨他一辈子,不然的话,是怎么样都拦不住她的。

    即使她外表看上去柔弱,可是她却总是能冷静地做出决定。反倒是他,只要是和她有关的事,他似乎总是处于着被动的地位,总是只能被迫的去接受着什么。

    “所以……你讨厌我那么我?”他问着。

    杨沫却摇了摇头,“谈不上讨厌,至少我知道你这样做,是因为在乎我。”又或者,是她上一次的突然离开,给他造成着某种后怕,所以他才会再次在她的手机里装了定位系统。

    杨沫一边说着,一边抬起着自己的右手,手指轻轻地抚着他那双美丽的凤眸,他眸中的这种痛苦之色,她曾经在两人分手后见过,每见一次,就会让她的心颤一次,她以为经过这么多年,她以为当两人决定重新在一起后,应该不会再看到这种痛苦的神色。

    可是,却没想到今天还是看到了。

    他静静地没有动,只是任由着她的手指,划过他的眼帘,流连在他的眼梢处。

    “你那么急地来咖啡店找我,是为了什么?”杨沫开口问道。

    君夙天的身子微微一僵,眼帘轻轻地垂下,“没什么,只是很想见你。”

    “你不好奇木雪蔷和我聊了什么吗?”她继续问道。

    他的身子仿佛僵硬得更加厉害了,好半晌,他的睫毛颤了颤,眼眸抬起,唇角上,是妖娆无双的笑,“不,我不好奇。”

    他很少笑,可是一旦笑了,那便是美丽到了极致。而她,却觉得他此刻的笑意,美丽却易碎,就像在无声地告诉她,什么都不要对他说,有些话,一旦说了,也许此刻的这份美丽,便会被轻易地击碎。

    碎裂到残破不堪的地步!

    可是……如果不说的话,那么隔在两人之间那一层无形的屏障,也许就永远隔着了。杨沫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问道,“木雪蔷说,我是你的命依,你告诉我,是真的还是假的?”

    漆黑的瞳孔猛然地一阵紧缩,他怔怔地看着她,笑容在一点一点地散去。她……知道了,她果然还是知道了!

    她是他的命依呵……这个他极力对她隐瞒的事实,却在他即将得到所有的幸福前,被她知道了!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在这一刻凝结住了,脑海甚至变得一片空白,双眸中所印着的,全是她的身影,她的脸庞……

    然后,他的声音就像机械一般地从口中吐出,“是,你……是我的命依。”

    所以,木雪蔷说的是真的了?!杨沫觉得自个儿这会儿的心情,倒是有点像松了一口气。就好像是一直以来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为什么你从来不对我说呢?”

    “说?”他突然再度笑了起来,只是这一次他的笑声中,充斥着一种痛苦和不甘,“说什么?对你说其实我的身体就像是怪物一样吗?每到满月的时候,就会疼痛不堪?甚至痛到我会丧失理智,整个人就像是疯子一样?还是对你说,我的这份痛,根本就不是什么病,而是一种血脉诅咒!根本没办法用任何的药来遏制,唯一有效的,只有命依!只有找到属于我的命依,才可以让我不再痛!”

    他的右手摁在自己心脏的位置,而左手一把扣住了杨沫的后脑勺,强迫着她的脸贴近着他的,“又或者,你要我说,你可以轻易地决定我的生死,我离不开你,可是你却可以轻易地离开我?”

    俊美的容颜,此刻有着一种痛苦的扭曲,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他的手让她的脑袋没办法挪动分毫。

    鼻头酸酸的,这样的他,是他所不曾见过的,就好像是某种情绪,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他是在害怕吗?害怕着她知道她是他命依的这个事实?!

    她见过他疼痛不堪时候的样子,却从来不知道,那种痛原来是她可以解的。而在她离开的七年中,每到满月的时候,他是不是只能独自忍耐着这种痛呢?

    眼眶中,不知不觉地湿润着。原来,真的是他离不开她,而她却是那么轻易地离开了他,如果这一次,他没有找到她,那么他是不是就会像君家以往那些自杀的的人一样,在忍受不了这种疼痛的时候,以自杀来结束生命呢?!

    一想到此,杨沫就一阵后怕,心脏不断地揪痛着。眼眶……好热,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似的,连带着眼前他的容颜,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泪水,弥漫着她的眼眶,晶莹的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从她的眼眶中涌出,顺着脸庞,滑落……

    啪嗒!啪嗒!

    他怔怔地看着她的眼泪,情不自禁地伸出着手指,任由那温热的眼泪,溅落在他的手背、指尖。

    那么地烫……就像是要焚烧着他整只手。她冷静,她坚强,所以,他很少看到她哭,即使以前处处遭受欺负的时候,她都不曾哭过,可是现在,却这样无声地落着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