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名门淑媛 »  【383】感情交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正版宝典四不像赛马会平特图

小说:名门淑媛作者:猫千草
返回目录

    【383】感情交流

    严格说来,君老爷子位高权重,又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长期的部队生涯,造就了君老爷子绝对不是属于慈眉善目型的,光是坐着,就自有一派威严。

    因此当君宁泽被华紫木自告奋勇地接回了公寓后,延续着他老娘的优良传统,和君老爷子开始了新一轮的大眼瞪小眼。

    君老爷子来S市的第一顿晚饭是杨沫掌勺的,原本杨沫是想请君老爷子去S市有名的特色餐厅去吃一顿的,可君老爷子嫌麻烦,让杨沫随便给烧点饭菜。因此,杨沫自然也只有现绌了。

    而君夙天很自动自觉地跟进了厨房,系上了围裙,给杨沫打着下手。

    华紫木经过这段时间“薰陶”,早就没了最初的吃惊,已经算是看麻木了,可君老爷子却是第一次看到啊!当即眼睛瞪大,张口欲言,然后在张了半天后,又闭上了嘴巴。

    这会儿的君老爷子,倒是不知道该骂孙子咋就那么倒贴一个女人呢,还是该称赞杨沫把孙子改造得那是相当成功啊!

    最后,君老爷子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干脆就让杨沫把曾孙子从小到大的相簿拿出来,看起了相簿。

    君宁泽回来的时候,杨沫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提醒儿子道,“小泽,叫曾爷爷。”

    “曾爷爷是什么?”君宁泽知道爷爷是什么,可是爷爷前头再加个曾,就不知道了。

    “就是你爸爸的爷爷。”杨沫解释道。

    君宁泽眨眨乌溜溜的眼睛,脑袋瓜子转了转,突然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为什么爸爸有爷爷,我没有爷爷?”

    君老爷子差点脑门就撞上前面的茶几了。

    杨沫额头浮出几条黑线,回道,“你爷爷还在B市,以后你就能见到爷爷了。”

    君宁泽算是接受了杨沫的说辞,对着君老爷子挺有礼貌地喊道,“曾爷爷!”小家伙的声音清清亮亮,中气十足。而且那模样,十足是夙天小时候的样子,当然,内心里君老爷子不得不承认,这个曾孙子可比孙子小时候要活泼多了,这脸,也和冰块脸相距甚远。

    看来这个孙媳妇,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比如,她把这个曾孙教养得还可以。

    当然,没几分钟后,君老爷子就觉得自己有必要收回这些话。起因是君宁泽小盆友在知道了自己的曾爷爷居然是一位大将军的时候,很是兴奋了一把,然后目光炯炯问着,“增爷爷,你有项羽厉害吗?”

    “……”君老爷子此时口中正含着一口茶,生生地在即将喷出之际,使劲地吞咽了下去。

    “那你有霍去病厉害吗?”小家伙继续道。

    “……”君老爷子锐利的眸子扫了过去。

    可惜对君宁泽来说,不痛不痒,他依然还是继续问道,“那有孙武厉害吗?”

    “……”君老爷子此刻有掐碎杯子的冲动。

    小家伙没得到什么答案,小脸上顿时布满了失望,琢磨了一会儿,又突然道,“曾爷爷是不是不知道他们是谁啊?他们都是很厉害的将军!”

    君老爷子当然知道这些人是谁!只是就算君老爷子再自视甚高,也绝对不敢拿自己和那些千古闻名的名将去做比较。这话,君老爷子自然不会去对君宁泽说。

    而君宁泽小腿利索地蹭蹭蹭跑进房间,没一会儿,拿出了一本《中国古代将军传》出来,这是杨沫买来给儿子薰陶文化,励志用的,作为一个才小学一年级的学生,目前的君宁泽远没有到达能完全看懂书,因此,以前都是杨沫抽空的时候给儿子当故事念着的。

    君宁泽很是大方地把书递给了君老爷子,委婉得表示,妈咪说过,虽然很多将军都是没文化的,但是大多杰出的将军,那肚子里多少都是有点墨水的。如果曾爷爷没文化的话,肯定是做不成杰出将军了!

    想当年,君老爷子投身革命的时候,那也是上过正规军校的,在那个文盲遍地,许多人大字不识的年代,绝对算是顶层那一类的知识分子了,不过现在倒好,被一个六岁的孩子给说成了没文化。

    君老爷子的脸忽白忽红,君宁泽以为是这个新认的曾爷爷因为没文化而不好意思呢,于是拍拍胸脯,再次很认真地表示道,就算君老爷子没文化,他也不会嫌弃这个曾爷爷的,他还会努力带领爷爷奔向文化的康庄大道,以后老师上课教他什么,他就回来教曾爷爷。

    华紫木在一旁憋得难受,想笑吧,可是在君老爷子没好气的目光扫荡下,又不敢笑,于是只能故作没听到的观察研究起了客厅的电视机到底是多少尺寸的。

    君老爷子的心情很是纠结,一方面是觉得自己这曾孙心底还是不错的,就是没有眼力劲儿,一方面又觉得这孙媳妇既然都给孙子买了什么将军传的书,怎么就没把他这个曾爷爷的事迹,给曾孙讲讲呢?!

    那些个什么近现代的将军史里,也是有收录过君老爷子的生平的。

    还在厨房里做菜的杨沫,完全没想到自己被君老爷子在心里念叨了。

    杨沫做菜的水平算不上高,真得是只能做做家常菜的那种料。好在君老爷子不是挑剔的人,当年战乱的时候,就连树皮那都是啃过的,因此也没挑剔杨沫的饭菜,在吃完后,淡淡地说了一句,“还行。”

    就这两字,也让杨沫多多少少有点受宠若惊了。

    饭后,君宁泽拉着君老爷子看他养的小蝌蚪,还把他的观察日记显摆给君老爷子看,时不时地还给君老爷子比划着,说这蝌蚪是怎么怎么变化的,每只蝌蚪都叫什么名字。

    君老爷子在君家,素来很是权威,当年教育自己的孩子时,就是一副严父的模样,信奉的是老一套的棍棒底下出孝子,因此把他的那几个孩子,都是教育地行事稳重,不苟言笑的,父子之间的亲情那全都是埋在心底,不外露啊!

    到了孙子这一带,君老爷子有心扮个慈祥爷爷吧,可惜老爷子平时说话口气严厉,行事冷硬,几个孙子孙女见了他,那绝对都像是耗子见了猫似的,战战兢兢的,乖得不得了,当然,也就甭想会有多亲热了。

    而君夙天倒是个例外,虽然是不像其他孙子那样怕他吧,可是打小就是一张冰块脸,完全属于捂不热的那种,不让君老爷子血压飙升就算不错了。

    因此,这会儿的君宁泽,才算是第一个让君老爷子感受到和小辈互动的那种祖孙亲情。虽然偶尔说的话会让君老爷子血压飙升下,不过君老爷很自觉地把曾孙和孙子小时候比较了下,发现同样的血压飙升,但心情还是完全不同的。

    因此君老爷子的面儿上没表扬君宁泽什么,可是嘴角上扬起的那丝淡淡的笑意,却是瞒不了其他人。

    “爷爷很喜欢小泽。”君夙天俯身在杨沫的耳边轻轻地道。

    “真的?”杨沫反问道。

    “爷爷没很少笑的。”通常,君老爷子拍桌子扯嗓门倒是比较多见。

    杨沫看着儿子和君老爷子一老一小凑在一起,觉得很是温馨,君老爷子在她心中的印象,又有些变化了。也许就算再外面再如何铁血冷面,可是一旦在自己的小辈面前,终究不过是一个渴望着感情的老人。

    君老爷子既然来了S市,自然是要去见见杨沫的家人的。第二天,直接让人备着会亲戚的礼物,和君夙天的父母君傅盛、段可怡一起在S市一家颇具盛名的餐厅进行了首次亲戚间的交流。

    话说,君傅盛和段可怡是见亲戚当天的中午才赶过来的,君傅盛杨沫是见过一次的,这些年过去了,君傅盛的样子和当年到是区别不大,而君傅盛看着杨沫,也是心中感慨,当年特意见过的女孩,他本以为儿子在找到命依后,会是一帆风顺,谁又知道中间会起这么多的波澜。

    段可怡在亲眼看见了杨沫后,当即就红了眼眶,啪嗒啪嗒得掉起了眼泪,杨沫赶紧手忙脚乱地给未来的婆婆擦眼泪。

    段可怡虽是已经有50几岁了,但是保养得很好,看起来至多只有40出头的样子,红着眼眶的样子,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情。杨沫发现君夙天的容貌,与其说是像君傅盛,倒不如说是像段可怡。只是君家的那双凤眸,遗传基因实在挺强的,祖孙几个,眼眸都很像。

    段可怡拉着杨沫的手道,“其实我早就想见见你了,只是夙天一直不肯,怕我到时候一个激动,把你吓到了。”

    杨沫瞥了瞥一旁的君夙天,对段可怡笑笑道,“其实如果当年读书的时候,我真的有和您见面就好了。”那样的话,也许段可怡的激动,会让她好奇,进而更早的知道自己是夙天命依的事实,“不过好在现在见也不晚!”

    “是啊,不晚,不晚。”段可怡破涕而笑着。

    只是在看见了君宁泽后,段可怡又是抱着孙子就噼里啪啦地掉起了眼泪,让杨沫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这个婆婆,好像真是水做的。当然,在以后的日子里,杨沫才知道,第一印象真正是害死人啊!水做的那只是对着自家人,对着外人,婆婆那彪悍爽利的处事风格,绝对是杨沫佩服得五体投地。

    君宁泽倒是挺懂事地拿着小手帕给段可怡擦着眼泪,乖乖地叫着段可怡和君傅盛奶奶爷爷,还很仗义地对段可怡说,要是谁欺负她的话,他会帮奶奶出气的,要是他帮不了的话,还可以报警打110,说着,还真掏出了手机,给段可怡解释着什么叫110。

    小家伙还解释得特认真,特别提醒着,要是迷路了,一定要打110,不能像爸爸那样。换言之,迷路不要紧,要紧的是居然不知道打电话报警!顺带的,君宁泽还把自己家的门牌号码报给了段可怡。

    段可怡被小孙子给逗笑了,而君夙天则有些头疼的揉揉额角,看来在儿子的心目中,他迷路的印象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晚上亲戚间的交流大会,杨沫这边除了杨母之外,老王、王章超和何芳也都到了。何芳早已从王章超的口中知道了杨沫即将要嫁入的是全国都赫赫有名的君家,心里那是真正后悔得要死啊!

    要找知道杨沫有这运气,她哪里还敢对杨沫冷嘲热讽啊!想着这君家的人都位高权重的,只怕随便说句话,都能让自己没好日子过。何芳唯一庆幸的是,王章超和杨沫的关系不错,将来只怕对王章超也会颇为照顾,可是又担心老公要是一发达了,到时候嫌弃自己又该怎么办。

    总之,何芳这段日子,绝对算是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这会儿见面的时候,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杨母在面对着君家人的时候,虽然还是有着小市民的那种拘谨,谈不上有多么地落落大方,但是闲聊下来,说话什么的都很得体。当段可怡问杨母关于儿女结婚有什么要求时,杨母摇头道,“我也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日子过得好就行,我没什么要求。”

    换言之,杨母完全不打算要聘礼什么,在她看来,自己还有些积蓄,又有社保退休金,小日子过过可以,女儿能够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就已经是对杨母最大的安慰了。

    虽然杨母是这样说,不过君家这边,自然不会亏待了未来的亲家,段可怡心中已经开始拟定起了要给亲家的礼单。

    总体来说,亲戚交流大会,在和平友好的气氛下,从开始直到结束。

    关于婚礼的事宜,在S市就简单办着,说简单,是因为也就是请一下亲朋好友,包个几张桌子吃顿饭,与其说是婚礼,倒更像是个订婚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