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霸宠甜甜妻 »  第一百八十七话 情人相见。难  第一百八十八话 学院。设计大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正版挂牌免费资料大全2018欲钱买的资料

小说:霸宠甜甜妻作者:雪篱笆
返回目录

    “实在很好奇究竟怎样一个男人能打败LANCECHOU,将你抢到手?”雷飐一双有些冷妖的眼,毫不掩饰地看着我。

    我拿着酒杯的手,轻轻一顿,没有马上抬起眼,过了许久,那脸才慢慢看向他,只觉得他那笑,总带着一阵阴阴的风。

    “我想我不会看错。”他对于自己的论断十分有自信。

    我浅浅酌了一口,收回目光,只盯着那酒杯里殷红的酒,甚是轻视地冷笑了句:“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雷设计师也有这样八卦的时候。

    我好像一直忘了问仇辰,他和雷飐究竟是怎样认识的?

    就在这时,服务员将我们点的餐送上。我们都没有再说话,只安静地吃着饭。

    从餐厅出来,我的手机正好响起。这个时间,迟宫裂那边应该是夜晚。我们偶尔会视频聊天,偶尔就像现在这样打打电话。尽管分开了,但还是会在一空闲的时候,想起对方。

    “我想你了。”迟宫裂甚少有这样诚实的时候。

    他从来不说甜言蜜语,但一说,肯定是他的真心话。

    只是他却甚少如此坦白的。东|方qzread

    |网 lnWOw

    今天的他,倒是有些反常了,而且我没有听错的话,声音里也带了些撒娇的味道。

    看来真是想我了。

    我微弯起食指,轻轻咬着。不过开心的笑意,仍是藏不住地透出来。

    “笑什么?快说,你想我。”迟宫裂的声音里有不满的恼怒,显然他对于我的精神气爽十分不快。

    只觉得这样是十分不公平的。

    当然,这不公平,我也承认。

    “我也想你。”我瞧着雷飐走出来,于是走远了些,对着电话里的迟宫裂轻声说着。

    那声音,含着千转九百回的温柔。

    “那我明天飞去找你。”迟宫裂听见我这一声,整个声音登时都提了一个调,我心爱的男人为着我的话而飞舞飞扬,我自然高兴,但是……

    “不行,说好了,一个月飞过来一次。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他刚上星期才刚刚飞过来住了几晚呢!这次若再纵容着他飞过来,我这作业真没法完成了,他哪里肯乖乖呆在那里不打扰的,总是仗着难得过来一次的理由,霸道地夺走我手里的画笔。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新版 qzread

    如果是画男士服装的话,对着他我或许还可以找点灵感,但是这一期的主题是关于女士的,总不能……

    “该死的我就不能一时心软答应你。”他发现自己面对小不点的时候,总是会做了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蠢事。

    “你要过来也可以,除非你答应做我的模特。不过这一次我可是需要个女模特喔……”迟宫裂这样聪明,言下之意自然明白我说什么了。

    “想都别想,该死的,总有一天我会要你求着让我飞来见你。”迟宫裂只觉得面对小不点,自己的男性自尊都荡然无存了,每一次都是他眼巴巴地盼着见到那个笨蛋,每一次坐在飞机上想象着马上就能见到她,那感觉比他拿下了上亿元的投资项目还要兴奋。

    迟宫裂,你真是没救了!怎么会让一个女人这样控制着你的心,偏偏你还甘之如饴地不愿将她拔出来。真是疯掉了!

    笨蛋女人,早晚也要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你一定无法想象,当你满心好奇并期待着那位受人仰慕的华设计师,结果却出现了雷飐的脸,你会是怎样的表情。

    这的确是让我意外的,据我所知,这所学院的很多老师大部分都是曾经红极一时或者拥有才华却偏偏生不逢时的,当然有一些当红的设计师,学院也会请他们过来授课一二。

    但是对于雷飐,我却不明白,他为何千里迢迢跑来巴黎,做为期两个月的授课老师。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当然这也是我从别的同学口中得知的。原来雷飐是个中法混血儿,父亲是地地道道的法国人,而母亲则是一位美丽的东方女性。

    据说雷飐是在法国出生的,他本可以顺理成章拿到法国国籍,要知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可是雷飐却毫不留恋地抛弃了,甚至主动申请了中国国籍,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名华设计师。雷飐是个天才设计师,可是曾有一度他也因为这件事而被相关人士雪藏,而且千方百计地想要破坏他的设计梦想。

    也就是那时,他设计出了“风”,从此轰动了全世界。

    我初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的确是万分惊诧的。的确,雷飐的五官比一般人还要立体鲜明,我第一眼见到他时,就觉得他的下巴硬朗瘦削,与我所见到的一般东方男性不同。我终于明白为何我觉得他的眼睛有些阴沉,其实那不是阴沉,而是深邃,如大海的深邃。他微笑,愤怒以及激动的时候,眼睛会变幻成不同的颜色,深浅不一。但不能否认,那种虽不明显的变化却真的很迷人。

    只是雷飐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不说话的,他授课的时候,讲的也基本是与设计有关的内容。他的确是一名出色的设计师,也是一名优秀的讲师。

    而他在课堂上讲过的其中一句话,让我一直记忆深刻地印在脑海里。他说,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应该环游世界,看看各国的风景,尤其是去东方那个最神秘的中国,在那里,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那种美,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他说,他的“风”,就是在那里形成的。

    或许是他的惊世才华打动了我;或许是在异国他乡,他爱国的热情感染了我;或许是他这一次不同于前两次的友善表现。或许,有很多……但我已不再排斥着他,开始重新审视着这个如鹰般冰冷却又热情的男人,他,或许是个不错的朋友,老师。

    ==========================

    第一百八十八话 学院。设计大赛

    Linda,是我来到这所学校以后第一个与我交谈的女孩。她有着模特儿高挑健美的身材,白白的皮肤,是个地地道道的巴西美人。她告诉我,在学院在巴黎冬季时尚创意大赛之前,有一场环球学院服装设计大赛,可以说这一场比赛是一次彻彻底底的热身赛。

    她说,Sara,既然你想参加时尚创意大赛,那你就应该不要放过这一次学院设计大赛,它是一次难得的经历,能给你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和启发。只是学院设计大赛时尚创意大赛的报名方式不同,Linda问我,Sara,你有找好哪个教授给你推荐吗?只有得到学院权威教授的推荐,学生才有资格参加。而且每一所学院都只有十个名额,我已问过,现在还有一个空缺名额,Sara,你得抓紧时间。

    我踌躇于那个小小的客厅,捧着那张报名表,反复来回地走了不知几十圈。

    去还是不去?

    我实在矛盾得紧。

    时间不多了,就像Linda说的,我不该浪费这个机会。只是这样仓促的情况下,我可以找哪个教授帮我推荐。

    只有……住在我对面的那一位。

    但,他的脾气有多么古怪我是了解的,这一去吃了闭门羹不说,可能还会被他狠狠打击一番。而且我这人天生做不来这种低三下气求着别人的事。东@方小@说网 LnwOw

    可是,如果就这样子放弃,我知道事后我必定会后悔。不管了,什么面子,什么骄傲,都没有我的梦想来得重要。只要与我的自尊没有相冲突。于是我咬咬牙,紧紧攥着那张报名表,开了门。

    走到对面,门紧闭着。

    我按着门铃,可是许久都没有反应。

    怎么,不在屋子里吗?我疑惑地再按了几声门铃。

    可是似乎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或许天意如此吧!

    尽管这一次的比赛十分关键,但我依然有信心对于三个月后的时尚创意大赛。

    于是我转回身,准备走回自己的屋子。

    身后的门,却突然被打开。

    一个身穿睡袍的男人,微扶着门框,一双阴沉的眼,冷冷看着我。

    “什么事?”

    长久的寂静空气里,陡地出现一个声音,让我有些惊诧地回过脸,看见雷飐那张冷硬俊美的脸,有些意外。

    我还以为他出去了。(东方*小*说*网 lNWOW)

    看样子,我好像打扰到了他。他一袭藏青色的睡袍,一条带子只松松地在腰间打了个结,露出了两块性感的胸肌。

    虽然我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这副模样,甚至比这一次见到的还要暴露,还我仍不习惯看见别的男人的身体,于是礼貌性地把脸别向了另一边,低声应了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样早就睡觉了,我还是明天早上再来找你吧!”

    于是我匆匆别回脸,正打开了自己公寓的门,却听见后面重重一击的声音。那声音,着实吓人。我不免有些好奇着到底是什么。

    不看还好,一看差点被吓住了。

    雷飐竟一动不动地横倒在门口。

    “喂……你怎么了?”我折身走到他的旁边,弯身轻轻问道。

    没反应?

    “雷先生……雷先生……”

    我有些着急了。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本来只是想去扯他的睡袍袖子,却无意碰到他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肤,天哪!好烫!

    此时我也顾不着男女有别,伸手探向他的额头。

    果然,我猜得没错,他正在发烧。而且透过掌心传过来的温度,似乎还不低。

    这该怎么办!

    我努力想先唤醒他,不管怎样,一直倒在门口总归是不行的。难怪这么早他就睡觉了,原来是身体不舒服。不过白天我见他在课堂上讲课似乎还是很有精神的样子,除了偶尔的几声小咳嗽。

    真是难以想象,这样大的人了,却连生病了都不会自己照顾。

    “雷先生……雷先生……你醒醒……”我再一次叫着他。

    可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我不禁也有些慌了,看来情况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而且他个子这么大,我自然是拖不动他的。于是连忙跑回房间,搬出一条被子,覆在他的身上,接着立即给医院打了电话。

    “对,我这里有一个男士晕倒了,他正在发烧,对,请您快点过来……是,是……好的……”

    我没想到,结果到最后,我整个晚上都呆在了医院里。

    医生说,病人的烧已基本退下去了,幸好送得及时,不然病情可能会加重。

    那他可以吃东西了吗?我看着病床上静静躺着的男人,发现沉睡着的他,倒不见了平日里的那股阴鸷和冷酷。

    可以稍微买一点,暖暖他的胃。医生点了点头,出去了。

    我特意问了那早餐店的老板,那些东西是刚刚生过病的病人可以吃的。我也不知道那个人的嘴巴刁不刁,而且这里是巴黎的街头,我一直也买不到中华小吃。

    提着早餐回到病房,雷飐似乎刚刚醒来,慢慢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先吃点东西吧!”我把手里的早餐放到他旁边的那张小餐桌上,对他说了句。

    雷飐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

    而我也不知道他这样子看着我究竟为了什么,想着可能他刚刚恢复,身子还没有多大力气,于是好人做到底,直接打开早餐盒,递到他面前,犹豫着要不要喂他。

    “我自己有手,还不至于吃饭要人喂。”雷飐看着我许久,声音冷冷地吐了句,慢慢坐起身,直接拿过我手里的餐盒。

    “我才不想喂你呢!”我悄悄扮了个鬼脸,暗暗嘀咕着,自以为雷飐没有看见。

    而他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双深邃幽蓝的眼睛,淡淡扫了我一下,低头吃着饭。

    “你送我来医院的?”

    B8380C1331024

    

    第一百八十七话

    举报错误  13310230C1331024

      1331025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