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霸宠甜甜妻 »  第九十五话 绝世。公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制作一个图片手机六开彩开奖软件

小说:霸宠甜甜妻作者:雪篱笆
返回目录

    明明外面已是暖暖明媚阳光,而她的工作室却冰冷死寂得如沉睡已久的冬季。大文学

    她设计的衣服找不到投资商,仓库里积压了一大堆,却不过是废物。

    租借的地下工作室眼看着就要被势利的房东收回去。原先陪着她一起打拼的人,也实在熬不下去,另谋着其他的出路。懒

    她坐在仓库的角落,颓废地抽着烟,心想着,等抽完这最后一支烟,就索性用着这未灭的烟蒂,将整个仓库的衣服烧至灰烬。

    就在这时,她似乎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只是她懒得移动身子,仍旧低着头,沉闷地抽着烟。

    仓库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她微眯起眼睛,抬起脸,看过去,只见两个彪悍的黑衣大汉。她冷笑一声,心想,那势利的房东是怕她死赖着不搬,而请来打手吗?

    于是她扶着墙,慢慢站起,冷冷地看着光透过来的方向。

    一个翩翩少年,竟这样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他穿着一件白白的衬衣,一张美得动人心弦的脸,表情却是冷冷淡淡的。

    那时的她,许久没有接触到外面到阳光,当那道门猛地打开,少年出现,她被深深地刺了眼。大文学那一刻,她的脑海里,只浮现出八个字“白衣胜雪,绝世公子”。

    几位黑衣大汉退到一边,那白衣少年沿着台阶,不急不缓地优雅走下来,一双狭长清冷的眼,淡淡地看着她。虫

    她问他:“你是谁?”

    她不记得自己和这个淡漠如霜的俊美少年打过交道。她猜不出他的年纪,他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飘忽而疏离。

    但是从他身上所穿的那件白衬衣,她却看出了他的身份。虽不知他是怎样尊贵的来历,但是能穿上世界第一名师Adolph亲手设计的衣服,必是个厉害的角色。

    只是她不懂,这样一位尊贵少爷,怎么会到她这间破旧不堪,阴冷潮湿的地下工作室来?

    “你就是Emilychen?”一个在十六岁,就展现出她非凡设计才能的天才设计师。

    “你找我?”她知道,这个白衣胜雪翩翩少年找上自己,必是为了什么事。

    “我可以帮你,让你东山再起。”少年的声音,清清冷冷,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一如他眼底的神色。

    “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她从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免费的午餐。大文学

    “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叫沙杉的女孩,出现在你面前,我要你无条件地教她。”少年原本淡漠清冷的眼眸,在说到“沙杉”两个字的时候,竟流光幽转,熠熠生辉。

    她一时看呆了。从未见过这般动人的眸子。

    “沙杉是谁?你想让我什么时候教她?”她问道。

    “等她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而除此之外,我可以为你提供任何你想要的。我知道你是个设计师,却不屑做一个生意人。”少年狭长俊美的眼睛,看着她。

    她的确很心动。

    她想,不管是谁,都无法抗拒这个诱惑。

    只是她不懂。

    “为什么会选上我?”

    因为她清楚,如果他只是想要服装设计师的话,以他的能力,相信可以招揽到比自己更优秀的。

    那原本要离开的少年,站在那阳光洒照的当口,回转过脸,那张美得甚不太真实的脸,轻轻扯着动人的笑。

    他的眼睛,带着深情的忧伤,透过她,飘忽地凝望着某一个方向。

    他的嘴角,有一抹名叫幸福的笑容。

    他说,因为你是她第一个喜欢的设计师。

    一走出“银”,我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拨通了迟宫裂的手机,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我没想到有一天,我真的可以见到Emilychen,这一整天,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迟宫裂。”电话一接通,我便开心地叫着他的名字。

    “沙杉,是我。”一个沉稳清朗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

    “季默前辈?”我讶异地叫着他的名字。不禁有些奇怪着,迟宫裂的手机,怎么会是季默前辈接起的?而且据我所知,迟宫裂这张卡,只存着我一个号码。

    “总裁正在和一个重要客人谈一些事情。他怕你打电话过来,他可能会接不到,所以让我帮他暂时接听着。”季默在电话那头,向我解释着。

    “哦。”我应了一声,倒也没什么。反正季默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外人。

    一走出“银”,我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拨通了迟宫裂的手机,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我没想到有一天,我真的可以见到Emilychen,这一整天,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迟宫裂。”电话一接通,我便开心地叫着他的名字。

    “沙杉,是我。”一个沉稳清朗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

    “季默前辈?”我讶异地叫着他的名字。不禁有些奇怪着,迟宫裂的手机,怎么会是季默前辈接起的?而且据我所知,迟宫裂这张卡,只存着我一个号码。

    “总裁正在和一个重要客人谈一些事情。他怕你打电话过来,他可能会接不到,所以让我帮他暂时接听着。”季默在电话那头,向我解释着。

    “哦。”我应了一声,倒也没什么。反正季默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外人。

    “你们今天很忙吗?”我原本想着找迟宫裂好好庆祝一下的。

    “总裁原本已让我将下午的安排全都挪后,只是那位慕大校临时飞过来,说要找总裁谈谈,让我们都有些意外。”

    “没事啦,我只是随便问问。”我甚少过问迟宫裂公司的事。我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不会因为迟宫裂忙着而与他乱耍小性子。

    “沙杉,听总裁说,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一切都还适应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