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霸宠甜甜妻 »  第一百话 夜。总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现在买电视哪个牌子好六个彩今晚开奖结果

小说:霸宠甜甜妻作者:雪篱笆
返回目录

    季默说,也不知道总裁与那位慕大校要谈到什么时候。大文学听说那位慕大校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古怪。

    我问他,慕大校是谁?这名字听着倒是有些奇怪。

    季默笑着应我,那倒不是他的名字,他是一名军官,大校是他的级别。懒

    我眨着疑惑的眼,问他,怎么军人可以做生意的吗?

    季默说,也不算是生意,只是我们最近正在进行的那个项目,牵扯了一些东西,所以与他打上了交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详细问下去。

    季默说,要不我还是和总裁去说一声,这样子总裁也好想法子早点儿脱身。

    我摇了摇头,阻止了季默的行为。

    我说,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你不要去告诉他了。我去迟宫裂的办公室等他就可以了。

    季默想了想,也没有再说什么。

    季默前辈,你今天晚上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到时和我们一起吧!今天是我第一天工作,所以我要好好请你们吃一顿。大文学

    好,好啊!季默微微笑着,看着我,点了点头。

    季默一直等候在会议室外面。

    不知过了多久,会议室的门终于打开。季默对着走在前面的那个结实挺拔的军人模样的男人微点了下头,接着对着后出来的那个俊美男子说了句,总裁,有位客人在您的办公室等您。虫

    迟宫裂看着他,难道季默不知道,即使是客人,也不要随便带进他的办公室吗?

    那位客人姓沙。季默似乎没有看见迟宫裂脸上的表情,继续轻声说着。

    迟宫裂表面上,神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他的眼神,却明显一动。

    季默一直佩服着总裁的口才,竟用着那样完美的借口脱了身。

    季默微笑着,走上前,对着那位慕大校说着,这边请。他透过眼神告诉迟宫裂,接下去的事,交给他来做就可以了。

    当他和慕大校即将走进电梯的时候,他终还是忍不住回转了一下头,只见总裁已飞速地朝着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而去。

    我站在窗外,看着几百米以下的景物,一时看得出神,也没有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大文学直到有人忽从后面抱住了我。

    我吓得惊呼出声,下意识地转过脸。

    “小不点。”他的声音从我后面响起,我闻到了专属于他的熟悉气味。于是整个紧绷的身子微微放松下来,没有再转脸,任由自己整个人被他圈着。

    他的手箍着我的腰,箍得紧紧的。他把脸轻埋在我后颈处,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着。

    “笨蛋,你怎么会来这里?”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他本想早一些去她公司接她的,却没想到临时计划有些改变。所以他才嘱咐季默,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先去接沙杉去吃饭。

    那个笨蛋,若是一个人,总是不按时吃饭的。而他自己也不知道,等应付完那个人,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我好心来找你,还要被你骂成笨蛋,迟宫裂,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给我吗?”我不依地微嘟起唇,转脸看着他。

    “那你说,你想听我叫你什么?”迟宫裂一边说着,一边啃咬着我的脖子,轻声问着。

    “别玩了,这里是你的办公室,要是被人进来看见,你这个老板可就完全没有形象了。”我后脖子一阵麻麻的,痒痒的。

    “这里除季默以外,不会有谁敢进来。”迟宫裂丝毫不将我说的话,放在心上,继续像是嬉戏般,咬着我的脖子。

    “听季默前辈说,今天的客人有些难搞定,是吗?”

    “还好,只是很讲究他所谓的腔调。”迟宫裂的唇,亲吻着我的后颈,可是他的手却已经向上爬升,动手解开我的衬衣扣子。

    我连忙按住他的手,将那几颗被他解开的扣子,重新扣了回去。

    我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

    “我来这里,是来请你和季默前辈好好吃一顿的。你再这样子,季默前辈不是也要跟着饿肚子了。”

    “那个慕大校过来,我们怎么也得有人陪着他。我才没有兴趣丢下你去陪他,所以只能让季默去应付他了。”

    “哪有你这样的老板,就只知道欺负季默前辈这样的老实人。”

    “那你希望我去那里?”迟宫裂凑近我的耳边,轻吹着一口气。

    我一面闪躲,一面不解地问着他:“去哪里?”

    “你一定猜不到那个恶心的男人,在对话即将结束的时候,对我暗示了什么?”迟宫裂似乎对刚才那个男人很是厌恶。

    我眨着大大的眼睛,继续困惑地看着他。

    “夜.总.会。”迟宫裂精致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敲下了这三个字。

    “什么?”我的嘴巴张得老大老大。

    “你希望我搂着其他女人吗?”迟宫裂俊美的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虽然他接触很多客人,会碰到很多这样的事,不过他有千百种借口,拒绝去这类场所。

    “你敢。”我总算是听明白了。不由地对那位慕大校,泛起一阵恶心的感觉。季默前辈不是说,他是一位军官吗?我一直以来军官都是很正直很不近女色的那种呢!

    “你的手要是敢碰别的女人,我一定咬死你。”我踮起脚尖,毫不手下留情地在迟宫裂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样的理由,碰了别的女人,哪怕只是浅浅的一个拥抱,我也绝不会原谅他。

    “小不点,你下手还真狠。”迟宫裂吃痛地摸上自己的脖子,桀骜俊美的眼,看着我。

    “这只是小小警告。”我哼了一声,看着他。“你老实说,这不是你第一次被客户这样子要求,对不对?”

    “我好饿,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那我们快点走吧!”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你是不是以前也去过那种地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