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霸宠甜甜妻 »  第一百一十六话 裂。归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会采霸正版资料香港内部一码一码一肖中奖

小说:霸宠甜甜妻作者:雪篱笆
返回目录

    “不是啦!”我没想到她们会误以为秘书长是迟宫裂,连忙摆手,应道。大文学

    司芹还想说什么,那个前台小姐刚好这时候回来,面带笑容地对着我说道:“小姐,秘书长说他现在就在八十八楼等你。”懒

    “嗯,谢谢你。”我朝她点了点头。

    “这边请。”那位前台小姐有礼地为我们带路,直到将我们送进了秘书长专用电梯,方才一张美丽的笑脸,消失在电梯关合的门后面。

    电梯门一关上,司芹便开始对我进行严加盘问起来。

    “沙杉,你老实说,你怎么会认识帝国大厦的秘书长,我可是听说这帝国大厦的门是最难进的。你非但让那位小姐对你面容可掬地哈腰欠身,竟然还用着秘书长的专用电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说。”

    “等会我们见的那个人,你们也是见过的。”对于司芹眼睛里冒着的一大堆问号,我知道她正等着我去解答。我倒不是故意在这会与她卖着关子,既然已将她们带到这里,就没有打算再隐瞒下去。应该说,从我决定介绍梦翎来帝国大厦工作的那一刻,我就打算将这件事公布。

    尽管我并不喜欢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不过我想,梦翎还有司芹是我可以信任的。

    “我们见过的?”司芹甚是怀疑地看着我。大文学

    就连梦翎,也是满脸的疑惑。虫

    “等会就知道了,不是吗?”

    “你确定不是你家那位?”

    我摇头。

    “你家那位是不是帝国大厦的员工?”

    员工吗?

    迟宫裂应该不算吧?

    我有些疑惑地眨着眼,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好像……不算是员工吧?

    只是司芹她们却误解我这个摇头所代表的含义。于是他们开始朝着另一个方向去猜想,只是跳出来的答案,总是吓人一大跳。

    “沙杉。”电梯门刚刚打开,我就看见季默前辈等在最前面,一张清逸俊秀的脸庞,带着淡淡浅浅的微笑,眼底是暖暖的阳光。

    “季默前辈。”我远远地朝他甜甜一笑。

    而在我身后的那两个女孩,则各自瞪大了眼睛,露出了惊愕的神情。大文学只是两双惊愕的眼睛,代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协议。

    这……这……这不是那天晚上送梦翎回家的清俊男人吗?司芹发现自己那一晚还真是“有眼无珠”,亏她一向自称“火眼金星”,竟在初次见面的时候,没有认出他的真实身份来。

    她的娘呀,帝国大厦的秘书长,打死她都不敢相信竟是这样年轻的。看上去和她们差不多大的年纪,而且还长得这么白净秀气。

    而司芹旁边的梦翎明显也是一愣。那晚她虽喝醉了酒,但对于自己那晚的行为,大概还是有一些记忆的。那晚,她确实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而打算彻底地放逐自己,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第一个挑上的男人,竟是沙杉的学长。

    那晚,她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装睡还是真睡,当她被这个清俊的男人抱出俱乐部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本以为那之后,再也不会见面,却没想到……

    而对于季默来说,他并没有怎么注意我身后的那两个女孩,只是基于礼貌地看了一眼,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对着我说道:“沙杉,你找我有事吗?”

    我点了点头。将司芹和梦翎安排在大会客室,季默带我去了他的办公室。

    “想让她进我们的公司吗?”季默听了我的话,问道。

    “嗯,她是学经济的。”

    “总裁知道了吗?”

    “没,我还没和他说,他好像最近很忙,这件事我想着你要是能决定的话,就直接确定下来吧。”

    “嗯,那边开新公司的事遇到了一点小问题。不过别担心,总裁一定可以解决的。出于对公司的考虑,虽然是沙杉的同学,不过我还是要先对她进行一个小小的面试。沙杉,没有关系吧?”

    “当然不会。”我轻轻一笑,摇头道。

    后来,季默带着梦翎去了一个小小的会客室,两个人大约谈了五分钟左右。我不知道季默前辈有没有认出梦翎,只知道他的表情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我和司芹在外面等他们的时候,我不知道司芹竟悄悄打起了季默前辈的主意。

    “小沙杉,你和那位学长很熟?”司芹的笑容里,总觉得漾着甚是怪异的笑。

    “还……还可以。”我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没想到,竟然是帝国大厦的……”司芹的两只眼睛,直冒光。

    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

    果然……

    “小沙杉,可不可以让他看在你的面子上,给我做个专访?”司芹开始扯着赖皮的笑。

    要知道,帝国大厦的独家报道啊,还不火了她。

    “啊?”我惊呆。

    “帮帮忙啦!”司芹开始软磨。

    梦翎的面试顺利通过。尽管梦翎一直说着是因为我的缘故,所以她才得到了这份工作。但是我想,如果梦翎没有真才实学的话,任是我也帮不了她。

    今天是迟宫裂说过要回来的日子。EmilyChen今天好像有什么事,难得将自己妆扮了一番,早早地离开了公司。

    我被允许有半天的假期。百无聊赖的我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去机场接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于是我打算拨了电话,问一下迟宫裂飞回的航班。

    凑巧的是,季默前辈的电话刚好在这个时候进来。

    什么?

    迟宫裂还要晚两天再回来?

    我那颗雀跃兴奋的心,一下子像被针扎破似的,瘪了。

    “沙杉,今晚我们准备出海,你要不要一块去玩?”季默前辈在电话那头,做着邀请。

    “不去了。”我几乎是天天数着手指头盼着,谁知道迟宫裂竟然还要再延迟几天回来,叫我怎么不郁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