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霸宠甜甜妻 »  下部 第二百六十五话 小家伙们的顽劣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88345开奖结果一笑特种猛龙在都市

小说:霸宠甜甜妻作者:雪篱笆
返回目录

    两个月后。大文学

    --------------------------

    暖暖的午后,静谧的庭院,飘着悠扬的轻音乐,两棵树木之间吊着一张月牙色的吊床,两个超级可爱的小娃娃在上面顽皮爬来爬去,并且不厌其烦地比赛着。懒

    你爬过来……我爬过去……你再爬过来……我再爬过去……

    爬着爬着,两个小家伙索性爬到了彼此的身上。

    而一张吊床旁边则站了三个漂亮的看护小姐,要知道爬在这上面的可真真是珍宝,人家是含金的主,而他们就算被说成是镶钻的主子都不为过。若是让两个小家伙有一点点的闪失,恐怕她们想要见到明天的太阳都是奢望。

    突然,两个小家伙好象对于这种重复不止的爬行有些厌倦了,两双大大亮亮的圆溜溜大眼睛眨吧眨吧,微直起脖子,一致朝着同一个方向看着。

    那双天真无邪的乌黑眼睛里,满是渴望和依赖。

    伸出短短胖胖的小手臂,挥动着。大文学

    眼睛仍然死死盯着那个方向,也不想自己正在半空里,想当然地就要爬过去。而另一个小宝宝见旁边的就要爬出去,自然不甘落后,竟在后面重重咬了那前面小家伙的短肥腿,滚到他的身上,想着抢先一步。

    却把那旁边的几位看护小姐看得眼睛直发愣,刚才那一幕她们应该没有看花眼吧,这才多大点的孩子,竟然懂得咬人了,而且一般孩子都是八个月大才会爬行,可是她们这两个宝贝小主却五个月不到就已经淘气得让人头皮发麻了。虫

    “啊……小少爷……”

    其中一名看护陡地音量提高,惊呼着。眼看着那个爬出来的孩子就要从吊床上掉下来,直接朝着地面做直线下坠运动,另两个看护小姐哪里还来得及思考,那一瞬间想也不想地扑到地面上,打算牺牲自己做人肉垫子。

    “啊!”

    那小东西掉下来,竟也不哭,而且丝毫没有任何害怕的摸样,肉嘟嘟的小屁股压着两名看护小姐的脑袋,竟咯咯地笑着。且不说他的身价,单看着这孩子的漂亮脸蛋,就知道将来必是座挖不尽的金矿,价值连城。

    而另一个还在吊床的小家伙因为被人暗算,偷咬了一口。大文学一双大得几乎覆盖住半张脸蛋的漂亮眼睛,登时蒙上了薄薄的水气,小嘴巴很是委屈地瘪起,直看着远处那个倩丽的人影。

    “怎么办,小小姐好像快要哭了。”另一名唯一还保持形象站在地面的看护小姐,有些着急地问着趴在地面上做人肉垫子的两个同伴。虽然两个小宝宝只有五个多月大,但是两位小主子的脾气已经隐约有些了解。

    比如说,若是不小心让小小姐哭了,那么没有一天半天是绝对停不了的。而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超级刺激的东西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快给她荡秋千,荡秋千……”

    “万一摔下来,我十个脑袋也不够用呀!”那看护小姐嘴里一边默默祈祷着,另一边只能照着同伴们给她出的主意,小心翼翼地荡起了秋千。

    这吊床一晃动,只见吊床上的那个小家伙立马开心地笑了,那可爱动人的呀呀声,叫人真真是爱恨交加啊!

    “他们两个是不是又不听话了?”刚刚进来一个电话,沙杉去湖边接了电话过来,看见的正好是这样一幕。

    “少奶奶。”那个摇晃着吊床的看护小姐吓得一张脸惨白地立在那里,而面朝大地的另两位看护小姐也是尴尬地站也不是,不站也不是。

    “怎么可以坐在阿姨们的头上,这是不对的,妈妈要打屁股了喔!”沙杉见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两半屁股分别坐在那两名看护小姐的脑袋处,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于是连忙弯身将他抱了起来,故意扳起脸教训着。

    “少奶奶,不关小少爷的事,是我们看管失职。”那两名看护小姐急忙从草地上爬起来,轻拍着自己身上的碎草屑。

    吊床里的那个,见自己的哥哥被好好闻的妈咪抱着,顿时吃了味,瘪了瘪小嘴巴,蹬了蹬四条肥胳膊肥腿,也想朝着沙杉的方向爬去。

    幸好被旁边的看护小姐及时护住了。不然这一摔摔下去不成肉饼,也成肉团了。

    “妈妈知道了,亲我的宝贝一下好不好。”沙杉含笑凑近女儿那圆嘟嘟的小脸蛋,亲了一口。

    可是那可爱的小家伙显然很不满意妈妈的敷衍行径,虽还小,不能用语言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但两只不停挥舞的小手和那双写满了不依的眼睛足以让人忍俊不禁。

    沙杉见状,只好将怀里的那个小东西转手给旁边的那名看护小姐,准备腾出手去抱那个楚楚可怜瘪唇的那个。却不料怀里的那个小东西竟然紧紧揪着她前襟的衣服,五根肉肉的小手指还真是费劲了气力。

    那看护小姐只好将无助的目光移向她们的少奶奶,让她掰开那五根手指头,她是万万不敢的。

    而吊床上的那个,可聪明得紧呢,一眼就瞧出自己处于劣势,大大的眼睛鼓足了劲瞪着自己的哥哥,在那边呀呀啼哭起来。

    “不哭不哭……”这下把沙杉弄得手忙脚乱了。

    “少奶奶,少奶奶……”就在这时,一个佣人急急朝着这个方向跑过来。

    “什么事?”沙杉回过头,问道。

    “太太说,已经吩咐好了,司机会在五点左右过来。太太还说,若是少奶奶不想去,只要呆在家好好休息。”

    “我知道了。”沙杉脸上的表情顿变化了下,轻轻点了头。

    今晚,是爸爸用裂的名义创办的基金会的慈善晚宴,只要是关于裂的任何,她都不会允许缺席。

    因为,她一直感觉着,裂并没有离她远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