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霸宠甜甜妻 »  下部 第三百零三话 害怕,抓不住的幸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l7年白姐另版先锋诗黄大仙心水论坏四不像

小说:霸宠甜甜妻作者:雪篱笆
返回目录

    尽管迟宫裂的话安抚了我狂乱跳动的心,但我再也无法平静地闭上眼睛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文学

    “小不点,怕吗?”迟宫裂一边操纵着方向盘甩着后面紧追不舍的车辆,一边还要照顾到身边的我。

    我投给他一个安定的笑容,微微摇了摇头,道:“还记得我们读书那会,你捉弄我的时候,故意将车子开得惊险无比,我的胆子早被你练出来了。”懒

    我看见迟宫裂用着赞许的目光,轻瞥了我一眼,随即全身心去应付着后面那条讨厌至极的尾巴。

    原来,需要安定剂的那个人并不只有我一个,同样,迟宫裂也需要,而他的安定剂就是我,显然我方才的话,已经对他起了极大的作用。

    想到此,我满满感动地偷偷看着他,为着这个将我放在第一位的俊美男人。

    我向来没有什么方向感,车子急速地转弯于每一条看上去甚似的街道,让我已分不清哪是东,哪是西。

    在一个十字交叉路口,猛然从各个方向冲过来三四部黑色轿车,往着同一个方向。

    “裂……”我有些不安地叫着他的名字,后面那条尾巴已经让人甩得十分吃力,若是再来几条,就算迟宫裂有再高超的车技,也恐难再摆脱。大文学

    “是我们自己的人。”

    迟宫裂话音刚落,那几部从不同方向飞驰而来的车子,如同一个保护层,隔在我们之外。眼看着那条本已被我们甩出一条街的车子再一次追上来,却见迟宫裂打开车篷盖子,手伸出半空做了个手势,那几部车子便行动一致地朝着那部尾随而来的车子来。虫

    我疑惑地看着迟宫裂。

    他腾出一只手,轻轻握着我搁在腿上的手,精致的眼,望着我:“小不点,我的小不点,我必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我不知道那条一直尾随着我们的尾巴是怎样被处理的,之后的那段路再也没有碍眼的人来打扰我们。

    我想问,迟宫裂最后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想问,为什么会有人不要命如此疯狂地跟踪着我们。我想问,那些后来过来保护的黑色车子里究竟都是些什么人。我想问,迟宫裂,你消失的这几年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问出口。大文学

    有一个声音告诉着我,不要问,一旦问了,或许连这份难得的温馨平静都将不再了。我不懂这样的不安从何而来。

    我紧紧地抓着迟宫裂的手,仿佛一放开,便将不在了。

    迟宫裂将我们在超市里买的东西提进去,探过头吻了下我的唇,告诉我先上楼休息会,过半小时就可以开饭了。但我哪里呆得住,只觉得一只被困住的小兽,莫名其妙地焦躁,不安。起身抓了件外套,慢慢下了楼,却见我爱的男人正忙碌在那个做菜的风情吧台。

    他银色的发,微长了些。瘦削的身形,依然那般迷人。我此刻所站的角度,只看得见他的背影。

    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温暖了整个屋子。

    这样的幸福,有多久没有再触及。

    我陡地鼻子一酸,轻靠着墙,眼睛涩涩地望着他。

    一望,像是千年。

    “怎么下来了?”尽管我已放轻了下楼的步伐,但他仍感觉到了。正切着东西的他转过脸,飞扬尊贵的眼,闪烁着璀璨的光。

    “我想看着你做菜。”我忍住眼睛里的酸涩,甜甜笑了笑,慢慢走向他。

    “你过来,我教你。”他伸手,示意我到他的身边。

    以前,他甚少主动伸手递向我,一直都是我围绕着他的身边,孩子气地嚷着,我要牵手,我要牵手……迟宫裂,我走不动了,等等我啦……

    你真是猪,哪有人像你一样,一吃饱就喊着走不动了呢!

    我才不是猪咧,我就是走不动了,你牵着我走嘛!不然,我就站在这里不走了。

    真是败给你了,走这么慢,还敢吃那么多。

    可恶的迟宫裂,我要告诉妈妈你欺负我,连饭都不想给我吃饱。

    吵死了,闭嘴。

    喂!迟宫裂,别人在看啦!

    ……

    我被他牵了过去,他大大的怀抱包容着我,双手覆在我的上面,极为耐心地手把手教着我。

    “裂。”我唤着他。

    他轻轻应了声。

    “你的手是因为那次事故留下的吗?”他手上的疤痕,我之前就看见了,只觉得满心的疼。声音微颤地问着。

    他再一次轻声应着。

    “能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他握着我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随即用着淡淡的声音回道:“小不点,别问。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此刻你在我的怀里。”

    我的手一抖,那把切食材的刀,一下划伤了我的手指。

    “小心。”迟宫裂紧张得连忙放开手,查看着我的伤口,我未想到那刀子是这样的锋利,鲜血喷涌而出,止不住地往外流。

    迟宫裂想也不想地低下头,直接一口含住我受伤的那根手指,吮吸去那流出来的血,随后吐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裂,用手冲一下就好。”我想拿回手指,当这个男人想也不想地用唇为我止血,我无法形容那一刹的心情。

    “坐着别动,我去找找有没有纱布和酒精。”他似乎很是紧张,转身就要去寻找。

    我一把拉住他,从身后用力抱住他,说道:“裂,我真的没事,这点痛根本比不上当时找不到你的痛。”

    “小不点。”迟宫裂僵在那儿。

    “裂,虽然我见到了你,可是我好怕下一秒,你又不在我的身边。”我把脸贴在他的背上,终还是将心底的那份恐惧喊了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