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357人为,大公子来得很及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所有网站白菜网优德w88登录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皇后在宫中设宴,依凤轻尘的身份当然不够格压轴,但也没有必要早早就到,她不需要巴结皇后,她只需要准时出现就行 :

    下了马车,凤轻尘便在宫女的引路下,朝宴会厅走去,可刚走两步就听到身后响起尖叫声。

    “快,快闪开。小心,小心。”

    “马发疯了,快散开了。”

    ……

    凤轻尘回头一看,只见一匹枣红色的大马,正朝她所在的方向狂奔而来,速度极快,不过是几个眨眼间,那马和她的距离就只有百米。

    按这个速度,被撞上只有死路一条。

    “快,快闪开,还愣着干嘛,想死嘛。”旁边有人大声说道,语气中并没有多少急切之意,显然是说给旁人听的。

    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厌烦之色,她左右两边无人,宽宽的大路上只有她一个人,显然这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而知情人不少,大家都乐得看好戏。

    这些人真当九皇叔不出声,她就好欺负吗?这么低劣的手段都使出来。

    眼见那马就要撞过来,凤轻尘毫不惊慌,身形一侧,摆出跳跃的姿势,准备在那马侧身而过时跳上去,如果不行她也能暂时避开。

    可就在此时,一道光影闪过,凤轻尘只感觉胳膊一疼,一个旋转之后,便跌入一个壮实的怀抱里。

    在皇宫还有人会救她?

    凤轻尘愣神间,耳边已响起一阵啪啪啪的掌声,旁人兴奋地叫道:“洛王殿下好英勇。”

    “洛王殿下英武不凡,大厉害了。”

    有宫女太监,也有一些官家小姐,夸赞声不绝于耳,凤轻尘面上一寒,推开洛王,后退三步拉开双方的距离,客气的说一句:“多谢洛王殿下。”

    至于救命之恩一类的,凤轻尘一句不提,没有洛王她也死不了,顶多出个丑罢了。

    毕竟,她身上的裙装不适合骑马,也跑不动,到时候定会弄得很狼狈,幕后指使者恐怕也没有要她命的意。

    骤失怀中的温暖,东陵子洛眼中闪过一抹失落,看周围站了不少人,东陵子洛很快就将这份失落掩下,风度翩翩的说道:“凤姑娘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不待凤轻尘多言,追马而去的侍卫便上前汇报,那发狂的马已经处死了。

    侍卫手上的刀,还滴着血,浓郁的血腥味让一干千金小姐脸色大变,一个个掩鼻别过脸,凤轻尘淡淡扫一眼,不欲多留,行了个礼便离去,洛王伸手想要拉住凤轻尘,却晚了一步,只有一片衣摆从他手中滑过。

    洛王轻轻地握拳,又展开……看着空无一物的手心,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那个方向赫然是安平公主住的宫殿。

    “洛王殿下真可悲,有一个时时拖他后腿的妹妹,这辈子也别想抱得美人归。”楚长华在马车里,将这一里幕看在眼里,嘲讽地笑了一声。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什么,宴会照常举行,众人提都不提一句,只不过看凤轻尘的眼神,或多或少带了几分同情与幸灾乐祸。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那匹发狂的马突然冲出来,绝对不是意外而是人为,不过也有人羡慕凤轻尘的好运,遇到洛王殿下,被洛王殿下

    英雄救美。

    凤轻尘无视这些人或探究或好奇的眼神,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开席。

    今天,有一场好戏要看,她还不想错过。

    楚长华进来时,就看到凤轻尘一脸平静,好似什么事也不曾发生,楚长华暗暗佩服,面上却不表露半分,路过凤轻尘身边,特意停下来打了声招呼,楚长华还想说什么,太监却高声唱到:“皇后驾到,安平公主驾到,明微公主驾到。”

    众人起身相迎,楚长华就是有心和凤轻尘套近乎,也没有办法,只得回自己的位置。

    安平公主路过凤轻尘身边,特意看了她一眼,高傲地哼了一声,明微公主亦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凤轻尘一眼,凤轻尘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看样子,洛王殿下找了这两位的麻烦,不过,这关她什么事,过了今晚明微公主便不是威胁。

    皇后说了几句,略略介绍了一下明微公主的身份,稍稍暗示了几句,她对明微公主的看重,便宣布宴会开始。

    虽说皇后没有明说,可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一听便明白皇后是什么意思,虽有几位贵族千金心有不甘,一脸嫉妒,可她们母亲还在,即使再不满,也得按母亲的意思,好好奉承明微公主这个准洛王妃。

    明微公主笑颜如花,在众人的吹捧中有些飘飘然,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实在太好了,也让明微公主更加的坚定,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好好享受最后的辉煌,明微公主。

    凤轻尘举起酒杯,朝明微公主的方向略略抬手,便一饮而尽,她并没有刻意掩饰,看到她此举的人不少,安平公主一直想着给凤轻尘一个难堪,现在机会送上门,她怎么会放过。

    “轻尘,你这是要给明微公主敬酒吗?你这样偷懒可不行,你得起身双手捧起酒杯,举过头顶。”安平公主这是摆明了刁难凤轻尘,众人一听立马禁声,一个个认真研究桌上的杯子,不敢打扰安平公主的“雅兴”。

    皇后凤眼微挑,亦纵容地看着安平公主,偶尔用眼睛的余光看向凤轻尘,也是隐含厌恶。

    她可忘不了,她娘家是因为谁而毁,她吃凤轻尘的肉,喝凤轻尘血的心都有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安平要给凤轻尘难堪,她当然不会做声,真要闹大了那也是小女儿之间的玩闹。

    风头被凤轻尘抢了,明微公主亦不生气,反倒出声替凤轻尘解围:“安平,凤姑娘双亲早逝,礼仪方面不了解也是正常,你就别为难凤姑娘了,你要担心凤姑娘礼仪不合,去北陵会丢东陵的脸,不如让凤姑娘进宫,请嬷嬷好好调.教一番。”

    什么叫杀人不见血,明微公主这就是了,明着解围实则给凤轻尘下套。

    众人在心中暗道:这明微公主绝不是简单的角色。

    有几个胆子大的,打趣地看向楚长华,楚长华神色自然,摆明了事不关己,她无意和明微公主一较高下。

    “明微这个提议好,母后,你看呢?”安平公主抱着皇后撒娇,与明微公主一唱一合,完全不给凤轻尘说话的机会。

    “好好好。”皇后一脸慈爱的拍了拍安平公主,转头看向凤轻尘,可就在此时,太监突然走了进来,高声说道:“皇后娘娘,大公子有急事求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