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362死法,我更想要你的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捕鱼游戏澳门永利65335的网站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皇后谋害皇上证据确凿,当天晚上便被打入天牢,符临把从皇后宫里搜出来的证据,一一呈到皇上面前。

    皇上将养了几天,气色好了很多,可当他看到符临呈上来的证据,怒气攻心,又晕了过去。

    “太医,快传太医。”

    皇上宫殿乱成一团,已是深秋,太医们却满头大汉,好不容易把皇上给救醒了,太医们终于松了口气。

    “皇上,请保重龙体。”

    “皇上,切不可再动怒,后果不堪设想。”

    符临和太医们跪在地上,不停地请求皇上保重龙体,切不能再动怒。

    “朕的妻子要朕的命,你们让朕要怎么保重龙体?”皇上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巫蛊娃娃:“符临,拿给朕看。”

    “皇上……”符临迟疑了一下,换来皇上的呵斥,符临不敢多言,立刻将巫蛊娃娃奉上,当然不忘把木盒里的东西也奉上。

    巫蛊娃娃正面插了七八根银针,针针都插在要害,背面则是写了皇上的生辰八字,皇上将巫蛊娃娃地死死地握在手心,银针划破了手,皇上却不觉得痛,眼中闪过森冷的杀意。

    眼见那娃娃就要损坏了,符临连忙出声提醒:“皇上,保重龙体,这巫蛊娃娃还需钦天监驱邪。”

    皇上这才松手,将巫蛊娃娃狠狠地砸在地上,又指着木盒里的熏香问道:“这又是什么?”

    “回皇上的话,这是南陵皇室秘制的香料,单独点燃的话会让人心情愉悦,可要混了其他香味,却会损害人的身体。据臣所知,丽妃与喜妃就是因为此香而小产,皇上的身体也是……”后面的话,符临没有说,但在场的人都明白。

    “毒妇,好一个毒妇,不仅要朕的命,连朕的皇儿也不放过。”因愤怒,皇上病态的脸上,有几丝红晕,浑浊的双眸也多了几分神采,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符临估摸着,皇上还能再受两下刺激,便从木盒下面抽出两封信:“皇上,这里还有皇后娘娘与明微公主联系的信件。”

    “什么皇后?那个毒妇不配做朕的皇后,传朕旨意废了那毒妇皇后之位,赐毒酒一杯。”皇上此时已没有理智可言,尤其听到太医说,他活不了几年,更是恨不得把皇后五马分尸了。

    没有命享受,他就算是皇帝又如何。

    “臣遵旨。”符临领命退下。

    没有审问,没有详查,只凭符临从皇后宫里抽出来的证据,还有那些指证皇后的宫人,皇上便下旨要皇后的命。

    未免夜长梦多,或者临时出现意外,符临立刻带着皇上的旨意去了天牢,不顾皇后疯狂的喊叫,让人按住皇后,一杯毒酒送皇后上了路。

    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就算皇上想明白这里面可能有阴谋,或者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皇后已经死了!

    “皇后娘娘,要怪就怪你的对手是个又狠又毒的女子,她不让你活过今晚,我便不能让你看到明天的日出。”符临看着皇后扭曲的面容,含糊的说了一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话。

    就算皇上没有下旨处死皇后,皇后也会在天牢里“畏罪自杀”。这是凤轻尘的交待,绝不能让皇后活到天亮。

    “千万别小看任何

    一个人,皇后和洛王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杀人就要干脆利落,谁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要让皇后翻了身,死得就是我了。”这是凤轻尘的原话,只要他从皇后审里搜出“证据”,皇后就必须死,不能让她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皇后死了。”完成了凤轻尘的交待,符临特意来了一趟凤府,亲自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他知道凤轻尘今晚在等这个消息。

    凤轻尘闭上眼,松了口气:“终于死了,我可以安心睡一觉,再也不用担心了。”

    谋划了近一年,等了一晚上,就是为了一刻。皇后死了,洛王和安平公主就不再是威胁,皇上也不会想到,他身体被掏空和她有关了。

    一箭三雕,凤轻尘很满意。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符临看着凤轻尘明艳脸庞,实在不敢想象,这么风光霁月的一个人,居然一手布置了今晚的事。

    凤轻尘知不知道,她这一出手,有多少无辜的人因此受牵连。

    凤轻尘自嘲一笑,看着符临说道:“要说什么?要说我不是故意的,还是我不想这样?那也太矫情了,为了取皇后的命,我会准备了很久,这一天在我的预料之中。”

    她承认她心里有那么一点愧疚,可她一点也不后悔。

    皇后不死,死的就会是她,她当众落了皇后面子,又把明微公主弄走,断了洛王的财路,处处坏皇后与洛王的好事,皇后绝不会放过她。

    “我发现我看不透你,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不屑用阴谋。”和九皇叔相比,凤轻尘每次都是正面反击,而且……

    她只反击,很少主动攻击,让符临一度以为,凤轻尘逆来顺受惯了,没想到她不反击则已,一反击便是直取对方性命,不为自己留半点隐患,如此狠辣却让让人无法讨厌。

    因为,换作他也会这样做。

    “你太得起我了,我不是不屑用阴谋,而是没机会给我用,用阴谋要处处算计,这个需要时间,而我的敌人很少给我时间。

    好了,不说这些了,皇后死了并表示麻烦结束了,洛王绝不可能就此罢休,接下来我会很忙,你想必也闲不下来,忙去吧,不用管我……”凤轻尘挥了挥手,示意符临走人。

    虽说她一直隐在幕后,可只要做了就有痕迹,洛王有心要查,就算没有证据也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凤轻尘本以为洛王查到她头上,还要费一番功夫,没想到她低估了洛王的实力,皇后死的第五天,洛王就找上门了。

    洛王现在正被皇上关禁闭,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而是半夜让人把暗卫引走,出现在凤轻尘的房间。

    不过十来天的时间,洛王就像变了一个人,眼神浑浊,胡子拉茬,一脸颓废,再不复之前的高贵冷艳,看上去就像穷途末路的江湖大侠。

    “凤轻尘!”东陵子洛背靠在门上,血红地双眼死死地瞪着凤轻尘,手中的剑指在凤轻尘的眉心:“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死我母后?”

    “洛王殿下深夜造访,就是来问我为什么吗?”凤轻尘丝毫不惊慌,无视对准了自己的长剑,淡定地坐了下来,抬头对上洛王质问的眼神,一字一字说道:“其实我更想要你的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