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626监国,东陵的耻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开奖历史记录表2017年管家婆抓码一句赢大钱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皇上马上风了。

    凤轻尘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有从椅子上跳起来:“怎么可能,一个月还没有到呢。”

    就算皇上玩得再凶,最也得上个月吧,谷主和郭保济配得药,可是没有问题的,要真有问题太医早就查出来了。

    夏挽迟疑片刻说道:“听说是有宫女给皇上用了烈性药。”

    “宫女?皇上是临幸宫女时出的事?”凤轻尘嘴角微抽,皇上还真是生荤不忌,后宫那么多妃子等着他宠幸,居然还对宫女下手。

    夏挽点头应是:“皇上临幸宫妃后,便去温泉泡汤,两柱香后一宫女进去服侍,皇上拉着宫女便要宠幸,行至一半出了事,经太医检查,皇上是用了烈性的药,才会出事。”

    夏挽这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把过程说给凤轻尘听的。要知道,九皇叔事先就提醒过夏挽,不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说给姑娘听,污了姑娘的耳朵。

    凤轻尘错愕过后,便问道:“皇上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果然是人算不天算,这人倒起霉来,什么事都会遇上。

    皇上这就是典型的倒大霉。

    “皇上至今昏迷不醒,九皇叔召集大臣进宫,后续的事情还要等天亮才能知晓。”这个时候宫里正戒严,要传消息出来怕是很难。

    “知道了,退下吧。”

    夏挽出去后,凤轻尘便在琢磨这事到底是谁动的手?

    如果背后没有人支持,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能弄到烈性的药,又怎么能避开其他服侍的人,单独和皇上相处?

    这个计划一看就不像是临时起意,那宫女想必谋划多时,才让她等到这么一个机会,这事不知要如何结案?

    不过,这件事并不是凤轻尘要操心的,这是九皇叔要考虑的事。

    九皇叔就在宫里审问这个案子,当事的宫女自杀了,九皇叔问不到口供,只能从其他的地方着手。

    药从哪里来的?

    其他的宫人呢?

    这宫女的来路?

    九皇叔已经可以肯定什么都查不到,可为了做个样子,这些事还是要一件件往下查。

    药是从宫外带进来的,至于怎么带入宫的,验尸的太医已经给出答案:这宫女将药藏于下身,避开了侍卫的检查。

    至于其他的宫人,这个也好查,皇上当时让众人退下,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个宫女溜进去。

    也就是说,那位意图勾引皇上的宫女,没有得到皇上的命令,就擅自闯入浴池。

    光凭这一点,众人就可以断定,这宫女是有预谋勾引皇上的,只是她是为了往上爬,还是背后有人指使呢?

    这就要查这位宫女的来路,和平时来往的人。

    这位宫女是孤儿,家里的人都死于水灾,没有牵挂,也不会被人拿住把柄,这一类人向来是皇宫爱用的。

    这位宫女进宫已有十三年,颇得皇上信任,一直贴身服侍皇上,平日里行事亦很低调,和周围的人交情称不上好,也称不上坏,算是宫里头很聪明的一个女子,懂得明哲保身。

    这位宫女的一生极其平凡,平日里也没有表现出,想要往上爬的决心,根本不是那种,想要爬床上位的女人。

    从宫女、太监的口供中,基本可以断定,这位宫女不是想要飞上枝头,那么她为什么要用烈性药,去引诱皇上呢?

    经过多方探查,得知这位宫女初进宫时,受过前皇后的恩泽,一直视前皇后为恩人,言词中对前皇后特别恭敬,前皇后被处死时,这位宫女还在狠狠地哭了一场。

    一个月前,这位宫女出了一趟宫。据那天见过她的人说,那天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嘴里不停地在念叨什么。

    好吧,事情到这里已基本查清了,九皇叔让众人打住,不用再往下查了,有这些消息,拿去给皇上足够了。

    皇上经过太医的紧急救治,虽然依旧卧床不起,但人已经清醒了,得知自己昏迷期间,谢皇贵妃这个后宫份位最高的女人,不仅没有把消息捂住,反倒召了九皇叔和三公进宫,皇上气得连吃了谢皇贵妃的心都有了。

    当初,考虑到朝廷安稳,为降低谢家一事带来的影响,只好放过谢家外嫁女,只把谢家给灭族。

    外嫁女,从礼法上来说已不是谢家女,再加上谢家姻亲遍布东陵,就是皇帝也不能把这些人全部杀了。

    杀谢家女好办,那谢家女生的孩子呢?

    因为这个原因,谢皇贵妃暂时逃过了一劫,皇上本想事后找个机会,好好清算一番,却不想他还没有出手,就先着了暗手。

    听到九皇叔平板的叙述他被害的过程,皇上气得直哆嗦,什么前皇后的人,他要相信那就是傻了。皇上想要说话,可一张嘴,嘴角不停地流出白色泡沫,舌头打卷,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啊啊啊……”皇上不停地挣扎,可身子却不受控制,半边身子都法去,只有左手可以移动。

    “啊啊啊……”皇上不停地大叫,眼中满是惶恐与不安。

    皇上现在这个样子,可比中了蛊毒惨,中了蛊毒至少他能动、能说话、能暗中布局,可现在他就是一个废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皇兄,你龙体欠安,太医让你静养,在此期间所有的公务,会由臣与三公协办。”九皇叔上前替皇上拾起地上的被子,轻轻地盖在皇上身上,和皇上四目相对时,九皇叔看到皇上眼中愤怒与惊恐,九皇叔轻轻一笑,附在皇上耳边道:“皇兄,你防臣弟一生,可惜臣弟从没想过要你的命,被枕边人暗害的滋味是不是特别难受?”

    “啊啊啊……”皇上慌乱中抓住九皇叔的衣摆,眼中闪过一抹祈求:他要知道,是谁害了他。

    九皇叔看明白了,可他没有说的打算,从皇上手中抽出自己的衣服,九皇叔冷峻的面容没有一丝表情,呆板的说道:“皇兄,你好好休息,臣弟还要和三公、宰相商量监国的事情,毕竟你这副样子,实在不适合出现在人前。”

    “啊……啊。”皇上不停地挥手,嘴巴一张就吐出一口白沫,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看着渐行渐远的九皇叔,皇上急得血冲脑,连宫人都压制不住。

    “站……住。”咚的一声,皇上一急,从床上一头栽了下来,九皇叔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停留,也没有训斥宫人不尽心,只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往前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