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639来头,你可知我是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捕鱼澳门老永利官网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马车里的男子和红袖一前一后的说道,红袖被掌嘴了,声音有些含糊,男子的声音却隐含怒意,可见这人来头确实不小,连个侍女都被宠得无法无天,掌了嘴还敢与人叫板。

    凤轻尘无视红袖的话,对马车里的男子道:“公子的话才叫威胁,你们主仆二人在东陵闹事,自是要按东陵律法办法。”

    “闹事?要不是你撞了我的马车民,我何至于与你闹事。”男子冷哼,显然极不高兴。

    凤轻尘不在意,只道:“撞了你的马车是我不对,我也答应赔偿,可公子与你那侍女却不依不饶,得理不饶人。既然我们和谈不成,只好交给衙门了,我相信官府会给我们一个公道。”

    “公道?给你公道还是给我公道,官字下面两张口,这些官差对凤姑娘必恭必敬,你确定官府会给我们公道。”男子嘲讽的说道,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马车外的人听到。

    这话并没有什么不对,凤轻尘在东陵权势不小,官府确实不敢下凤轻尘面子,可是……

    “我要是那样的人,公子还能拿到赔偿吗?公子仔细看看相撞的两辆马车,我的车夫虽然有错在先,可公子的车夫也不是全然无辜,如果不是你们抢道而行,我的车夫又怎么会因为发现不及时,撞上你们的马车。”还真当她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闺阁女子,交通法则她也会背。

    “这么说来,反倒是我们有错在先了?”

    “公子可以出来看看。”凤轻尘并没有直接回答,那男子思索片刻,说道:“本公子这就看看,到底谁对谁错。”

    车门撩起,一白衣男子从马车上下来,男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左右,和九皇叔差不多年纪,却没有九皇叔那般大气稳重稳。

    男子面容清俊,剑眉星目,身形修长,虽然沉稳但眉眼间仍不掩傲气,看得出来,此人出身极好,几乎不曾吃过苦受过挫折。

    男子举手投足间,带着武者的风采,和暄少奇颇为相像。眼神清明,看着应该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整体来说,对方是个极出色的人物,不管是外表还是气度,都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再加上一看就知出身不凡,这样的人确实有资格傲气。

    只是能养出那样的侍女,凤轻尘对他的好感大打折扣。

    在凤轻尘打量对方时,男子也在打量凤轻尘。男子看凤轻尘眼神清明正直,因男女有别,男子并没有多留恋,看了一眼便移开。

    “凤姑娘,果然名不虚传,风姿与人不同。”男子此言一出,便说明他知道凤轻尘是谁。

    “公子认识我?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凤轻尘见男子不提马车相撞之时,心里隐约明白,这马车相撞一事,想必是这位公子一手策划,用来试探她的。

    真正是无聊的男人,也只有这种金尊玉贵、闲得蛋疼的大少,才会想着用这种办法也试探人,丝毫不考虑别人感想。想到这里,凤轻尘对此人的好感,又再次降低了三分。

    大家都是聪明人,视线相碰便知对方心知肚明,男子察觉到凤轻尘的不满,却没有解释,只道:“在下苍穹堡,凌天。”

    “苍穹堡少堡主?”因武林大会一事,凤轻尘对苍穹堡有些许的了解,一听便知对方的身份,如果真是这个身份,凤轻尘就明白对方为何会这般傲慢。

    苍穹堡的少堡主,在哪都是坐上宾,在九州大陆确实有横着走的本事。

    “正是在下。”凌天谦虚的应道。

    “原来是少堡主,失敬。”凤轻尘双手抱拳,行了个江湖礼节,说道:“不知我哪里得罪了少堡主,少堡主要如何为难我。”

    “为难?凤姑娘言重了,我不过是想认识你罢了,常听少奇提起你,我甚是好奇。少奇说你是世间难寻的奇女子,今日一见果然明不虚传。”凌天理所当然的说道,丝毫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原来少堡主认识少奇。”难怪对方会找上她,得知原因凤轻尘松了口气。

    她可不想莫名其妙,惹上一个苍穹堡。虽说现在的她不怕得罪任何人,可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得罪任何人,四处树敌可不是聪明人该做的事。

    凌天似乎嫌给凤轻尘的震撼还不够,说道:“我和少奇的师父是师兄弟。”

    “啊?你是少奇的师叔?”看上去顶多比少奇大几岁,这辈分也差太多了。

    凌天点头:“我需要骗你吗?我最晚入门,只比少奇早三年。”

    “少堡主当然不会拿这种事骗我,我只是一时错愕,没有反应过来。”这种事一打听就知,能瞒多久。

    “叫少堡主太生疏了,少奇把你当成妹子,你也和少奇一样,叫我一句小师叔。”凌天径直决定道。

    凤轻尘本想拒绝,可那句“妹子”却让凤轻尘迟疑,想想便顺着凌天的意思,叫了一句:“小师叔。”

    “乖。这是小师叔给你的见面礼。”凌天一脸欣慰,不知从哪变出一个木盒,也不管这场合对不对,直接递到凤轻尘面前。

    木盒极重,凤轻尘差点没有接稳,除出礼貌,凤轻尘当场打开,这一看整个人都愣住,忍不住惊叹:“好刀。”

    确切的说这是一把匕首,深黑色的刀身,隐隐透出红光,依凤轻尘的见识,知道这是玄铁匕首。

    这把玄铁匕首很小巧,一看就是给女子用的,凤轻尘虽然很喜欢,但还是将木盒盖上,递还给凌天:“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没事,你收下,收下这礼物,我才好去你家住。”凌天完全不懂客气,旧事重提。

    凤轻尘想要拒绝,可想到暄少奇和凌天的关系又生生忍住了,很委婉的道:“小师叔,凤府只有我和家弟两人,家弟年幼,恐怕无法招待小师叔,我在西城有个别院,小师叔要是不介意,我这就让人收拾出来,好方便小师叔暂住。”

    “一家人何必这么生疏。”凌天似笑非笑地看着凤轻尘,明显不接受凤轻尘拒绝。

    谁跟你一家人。

    凤轻尘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笑道:“要是小师叔没有别的要求,我这就让人把别院收拾起来,小师叔今天就可以入住了。至于小师叔的马车,我会让人修好,给小师叔送过去。”

    知道凤轻尘打定主意不肯让自己入住,凌天也不在纠缠,让凤轻尘安排马车送他去别院。

    毕竟认了亲,凌天也不好再为难凤轻尘。

    官差见这情势急转,知道没有自己什么事,不过还是问了一句:“凤姑娘,这马车小人安排人去修,只是那位姑娘要怎么处理?”

    他们可没有忘,凤轻尘要他们拿那位姑娘问罪的事,即使是什么小师叔,可那丫鬟也冲撞了凤姑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