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番外:106:少奇:无关风月(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世界杯时间赛程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母亲去逝,父亲不管,对还是一个孩子的少奇来说,这无疑是一场灾难,更不用提,他还有一个表面贤良,实则心狠手辣的继母,在暗处随时准备补一刀……

    暄少奇不明白,自己的父亲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看不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那个女人明明虚伪的很,连他都能看出来,为什么父亲就看不出来吗?

    孩子的暄少奇不懂,也不明白父亲为何离自己越来越远,为什么不相信自己,他解释过无数次,他喜欢沫姨就像喜欢娘亲一样,可父亲还是厌恶他。

    他哭过、闹过,像父亲告过状,说那个女人虐待他,可是父亲不信,哪怕他露出身上的青紫,还有端着自己的饭菜过来,让父亲看清楚,他这个玄霄宫少宫主,到底过着什么日子……

    可是,所有的证据与事实,都比不上那个女人的眼泪,那个女人只要在父亲面前流两滴泪,然后说一下自己的可怜之处,他所说的一切都变成了栽赃陷害。

    栽赃陷害?他是要多狠,才会拿自己的命,去栽赃陷害那个女人,他的父亲是不是瞎了眼,明明那么浅显的事实,为何他的父亲就看不到?

    又或者他看到了,可为了那个女人,他宁可牺牲自己的儿子,反正儿子还会有?

    父亲的放任与不信任,让那个女人更加肆无忌惮,那个女人嫁入玄霄宫不到三个月,就开始排除异己,把他母亲留下来的老人全部换掉,还善良的在我父亲面前说:“这些人侍候了姐姐一辈子,姐姐要是在有天灵,也不希望他们一生这么辛苦,不如让他们荣养吧?”

    一辈子?

    他母亲早逝,服侍她的人能有多大年纪,这个女人说得一辈子,简直就是笑话。

    而他的父亲更可笑,居然认为那个女人良善,真得按那个女人的意思,把他娘留下来的人全换了。

    他身边连个亲近的人都没有,没了那些忠心护主的下人,他在玄霄宫的生活更加艰难,要不是玄霄宫有不少老人,始终记得他才是少主,他恐怕活不下来……

    他是玄霄宫的少主,却在玄霄宫艰难求生,玄霄宫才是他的家,可他却像是一个局外人,尤其是当那个女人怀孕后,他的处境就更堪忧。

    这个时候,宫里的老人再次劝说,让他离开玄霄宫去外面闯一闯,就他父亲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会培养他,甚至会把他当成威胁。

    是的,他暄少奇的存在,会成为那两人宝贝儿子,登上宫主之位的最大障碍,他那虚伪的父亲不会杀子,可却一定会把他养废,然后放任那个女人害死他。

    他不是不想走,可是不甘心呀!

    他真得很不甘心,他不能让那个女人,在玄霄宫作威作福,哪怕是要走也要给那个女人致命一击。

    他终于被父亲逼的,用命去栽赃陷害那个女人……

    玄霄宫三面都是悬崖,进出只有一条路,可是暄少奇知道,玄霄宫的悬崖处,有一条秘密通道,那是他们的先祖为后人留的退路。

    那条路,他的祖父知晓,可因为他的祖父横死在外面,来不及见他父亲最后一面,所以他父亲并知晓。

    而他之所以为会知道,还是沫姨告诉他的。

    沫姨会把这条路告诉他,就是猜到有一天,他会用上这条路吧?

    暄少奇做好了准备,把那个女人引到悬崖边,在他父亲过来时,暄少奇大喊:“夫人,你为何要害我?”

    说完,就装出与陆以然拉扯的样子,然后往悬崖下跳……

    纵身跃下的瞬间,暄少奇知道他短时间内不能再回来了,可要因此能让这个女人,失了父亲的心,那一切都值得,可是……

    他低估了那个女人,也高估了自己的父亲。

    那个女人无疑是聪明的,他事后才知晓,在他掉下去的瞬间,那个女人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抱着肚子大哭:“少奇,少奇,你别吓沫姨,你别吓沫姨。沫姨后悔了,沫姨不嫁给你父亲,少奇……”

    “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那个虚伪的女人又用这一招,用眼泪和苦肉计来逃避责任,可偏偏他那个愚蠢的父亲,就吃这一套,或者……

    他的父亲也是希望他死掉的,这样就没有打扰他们一家三口了,当然这一家三口是指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和他无关。

    他掉下悬崖生死不明,而他的父亲不仅没有派人寻他,甚至还安慰那个女,让那个女人不要自责,一切和她无关,都是我贪玩不懂事,才会掉下去……

    是我福薄,才会早逝。

    而“早逝”的孩子,是不可能进祖祠的,我父亲连派人寻尸骨都没有,只把我小时候穿的衣服,放在一个小箱子里,挖坑埋了就算了事。

    直到这一刻,我才对这个父亲彻底死心。

    原本,原本我还是抱一点奢望的,毕竟父亲小时候对我的疼爱不是假的,父亲把我抱在怀里,安慰失去母亲的我,也不是假的,可现在……

    我的父亲已经死了,在他娶那个女人后,我心中的父亲就死了,而我也真正长大了,长大到……

    不需要父亲保护,长大到会为自己谋算。

    我从秘道走出来,跪在母亲的坟前:“母亲,儿子要离开了,以后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来看您了。”

    我跪在那里,把母亲墓碑上的灰尘一一擦尽,我知道那个被我称之为父亲的男人,绝不会记得来看我母亲。

    “母亲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拆穿那个女人的真面目,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母亲,我不在乎玄霄宫,可玄霄宫我可以不要,但我不会容许,它落到那个女人手里。”

    “母亲你放心,我会过得很快乐,不会把自己陷入仇恨中,更不会让自己只为复仇而活。”

    “母亲,等我……等我回来,等我来您的儿媳来看你。母亲放心,沫姨和您一样,她的女儿也不会差,儿子会幸福的。”

    年幼的暄少奇在他母亲的坟前,磕了三个头后,决然的离开了玄霄宫,单薄瘦小的身子,让人看得心酸……

    暖暖的风,在耳朵呼呼的吹着,就好像母亲的呢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