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096常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usnews美国大学排名特彩吧:高手网天下彩网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坐着血衣卫的马车,进出城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敢查,一路畅通无阻。

    所以凤轻尘进出城的事情,并没有人知道。

    凤轻尘将小智安葬好后,再度回到城内时,已是傍晚了。

    车夫将凤轻尘送到凤府门口后,便离去。

    不知是不是凤轻尘入了血衣卫的原因,原本时不时有人经过的街道,此时却一个人都没有,好像被人遗弃了一般。

    老旧的屋子,透着一种颓败的气息,毫无没有生气,似乎在告诉世人,凤府的主人不在了,凤府从此败了……

    凤轻尘站在凤府的大门口,抬头望着写着“凤府”二字的牌匾,心里酸酸的,久久没有移开眼。

    无论多破旧,无论多萧条,这都是她的家,在这里她找到了归属感,让她知道自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自己还活着。

    再次踏入凤府,凤轻尘有一种再次重生为人的感觉,带着庆幸与感恩,凤轻尘一步一步朝凤府走去。

    门吱呀一声大开,凤府的大门被宇文元化暴力踢开后,就没有修过,不过……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会来凤府。

    走在寂静的凤府,久违的寂寞感再次袭来。

    之前,这凤府还有一个叫周行的人,现在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一切又重新开始,而她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

    轻笑一声,将心中落寞收起,凤轻尘默默的给自己打气。

    “一切都会好的。”

    “凤轻尘,今天过后又是新的一天。”

    看着满是灰尘的桌椅,凤轻尘打来水将桌椅都擦拭了一遍,又烧好水沐浴,换衣,当然不忘处理身后的伤口。

    做完这一切,凤轻尘才发现自己饥肠辘辘,这一天下来还没有吃东西呢,可是……

    家里根本就没有吃得。

    天早已黑了,虽然不想出门,可实在熬不过腹中的饥饿,凤轻尘找出之前藏在柜子里的碎银。

    一两银子,这是她全部的身家了,苏文清给的一千两黄金,她给了王七九百两让他拿着下注去了,剩下的都给周行。

    真穷!

    凤轻尘撇了撇嘴,将自己的房门锁好,走之前想到王家建的那个手术室,借着还有一点点余光,凤轻尘多走了两步。

    两间小屋,中间有屏风隔开,十六盏宫灯,她要的琉璃窗,还有可以移动的手术床,手术台。

    一切都按她要的办了。

    凤轻尘满意的点了点头。

    明天,她就去给王锦凌检查,如果可以尽早动移植的手术吧。

    她希望王锦凌的眼睛能早日看到,代替小智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凤轻尘将手术室的门关上,转身就朝大门口走去,刚到前庭,就听到大门吱呀等开的声音。

    这个时候是谁?

    凤轻尘一个转身,躲在门后。

    “我感觉这件事情绝不像表面这般简单,你说这事早不发生,晚不发生,怎么偏偏在今天下午,瞬间就炸开了呢?”这是苏文清的声音。

    “确实透着古怪,前脚有人看到九皇叔和安平公主从血衣卫出来,后脚流言就出来了。”宇文元化看了一眼身边的苏文清。

    “看我干吗,我不知道,这官场上的消息,我可没有宇文将军了解。”苏文清一边往里走,一边没好气的道。

    “九皇叔和安平公主去血衣卫做了什么?好像流言就在他们离开血衣卫的半个时辰后,开始雹得。”不过五天的时间,周行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一点肉,又还回去。

    知道来人是谁,凤轻尘松了口气,心里隐隐有几分暖意。

    她以为,这些人都走了,没想到……

    这个时候,这几个人还没有丢下她,也算对得起她了。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王家这次算是栽了。不管九皇叔与安平公主去血衣卫做了什么,都没有意义。别忘了凤轻尘在血衣卫呆了五天,就算她活着也废了,就算没废也没用,王锦凌的眼睛根本无法治。

    王家与凤轻尘假借医术之名,行骗害人的名声已经传了出去,整个皇城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凤轻尘就算活着出来,这皇城也没有她的立足之地。”宇文元化叹了口气。

    王家这也算是惹了一身腥了,可此事越闹越大,他们根本压不住。

    “这次的事情,还真是要多谢王锦凌,这个时候他依旧站出来,为凤轻尘说话。要知道王家是准备,把所有的事都推到凤轻尘的身上,甚至放话要告凤轻尘。”苏文清双眼黑的像熊猫一样,看得出来,他一直没有睡好。

    周行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血衣卫那边得不到半丝消息,也不知道凤轻尘在血衣卫到底出了什么事。”

    三人一边说,一边朝大厅走去,一路黑漆漆的不假,可三人却熟门熟路,好像走了很多遍一般。

    “我在这里。”凤轻尘从门后走了出来,悄无声息。

    “什么人?”

    苏文清和周行第一反应是尖叫,宇文元化则是拔刀,待他们看清眼前的人时,立马高兴的跳了起来。

    “凤轻尘?是你,真是你?”苏文清冲上前,一把抓住凤轻尘的手,一脸狂喜。

    “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你从血衣卫出来了,你居然活着从血衣卫出来了,对了你不会是鬼吧?”

    “我的手,还是温热了的,怎么可能是鬼。”凤轻尘眼角湿润,笑道。

    “对对对,你的手是温热的,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苏文清双眼通红。

    宇文元化要把刀插回去,于是慢了一步,不过他脸上的狂喜是骗不了人的:“凤轻尘,你行呀,进了血衣卫还能活着出来,实在了不起。”

    反应最慢的要数周行了,不过待到周行回过神后,直接将苏文清推开,抱着凤轻尘:

    “姐,你出来了,你活着出来来对不对?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你真没事,我不是在做梦吧?”

    被人挤开,苏文清一脸的郁闷,可听到周行嘴里的那个“姐”字,他生生忍住了。

    “没事了,我活着出来了,这几天让你们担心了。”凤轻尘拍了拍周行的背,待到周行情绪稳定后,才朝宇文元化和苏文清打了个招呼:“这几天,给你们添麻烦了。”

    从他们的对话中,凤轻尘明白,不是他们去求九皇叔的,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从血衣卫出来了。

    那会是什么人?

    又或者九皇叔自己要救她?

    凤轻尘摇了摇头,排除了这个可能。

    九皇叔如果要救她,就不会等到五天后才出手。

    在血衣卫呆五天,就如同在地狱呆了五天,如果不是她在陆少霖身上找到了突破口,凤轻尘就是一个废人,那时候将她救出来,又有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凤轻尘一阵害怕。

    幸亏,幸亏自己会医术,不然的话这辈子算是完了。

    “你这说得是什么话,我们可是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说到这里,宇文元化颇为愧疚。

    毕竟,凤轻尘认识的人当中,就他一个在朝为官,而且还是不小的官,可他却没有替凤轻尘出力。

    “我知道你们为我做了很多,感激的话就不多说了,凤轻尘不是薄情寡义之辈。”没帮上,并不代表没帮,这一点凤轻尘很清楚。

    她进了血衣卫,苏文清和宇文元化都没有和她划清界线,这也就是帮她很大的忙了,还有王锦凌……

    只一面之缘,可这个时候,还站在她这一边,说不感动那真是骗人的,她凤轻尘现在虽然无权无势,却有一群待她真心的朋友。

    “好了,好了,都别站着说话了,姐你可是刚从血衣卫出来,快坐下,我们有话慢慢说。”

    周行高兴过后,开始尽主人的责任,点灯、倒水,招呼众人。

    之前灯光昏暗,看不出四人的样子,现在灯光一亮,才发现他们四人的差别,那不是一般的大。

    宇文元化、苏文清和周行,身上的衣服也不知是哪天穿的,皱得和咸菜一样,满面尘灰,眼圈泛青,就好像刚从大牢里放出来的一般。

    而凤轻尘呢?脸色红润,神情气爽,精神十足,这哪里有受虐待的样子。

    “凤轻尘,你确定你真是从血衣卫出来的吗?你怎么完好无损?”宇文元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血衣卫什么时候变成善堂了,凤轻尘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她居然还完好无损。

    他之前看到凤轻尘站在那里,他还想问,凤轻尘在血衣卫大牢受了什么刑,居然还有力气站着,不过因为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他没法问。

    现在见到光鲜亮丽的凤轻尘,他们那叫一个震惊呀。

    在血衣卫大牢居然能不受刑。

    神了呀!

    “你,你在血衣卫大牢没有受刑?”苏文清与周行也反应了过来,嘴巴张得那叫一个大呀。

    凤轻尘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我不信,凤轻尘你在骗我们吧?又或者你不是凤轻尘?说,你是什么人假扮的?”

    纵观东陵王朝历史,还没有一个人进了血衣卫而不受刑的,就是皇子皇孙进了血衣卫,也不少得要鞭打一顿。

    这凤轻尘,不会是改写了东陵历史了吧!

    这也太强了吧?

    难道凤轻尘身上发生的事情,都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