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83惊马,世子相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现场报码开奖直播168每期精准六肖免费公开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凤轻尘出门,一向都是靠双腿走的,皇城道路拥挤,除非是特权阶层,不然的话,那马车的速度,还没有她走路快。

    可是今天,周行却非常强硬的要好坐马车,不然的话不让出门,凤轻尘知道周行也是为她着想,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凤府的人虽少,但每个人都可以当两人用,车夫亦是伤残的老兵,话不多但却很沉稳。

    从正道走了出来,凤轻尘的马车驶入一条不甚宽敞的街道上,凤轻尘还在想着,要怎样才能不着痕迹,将她与陆少霖的交好事情传出去。

    陆少霖是九皇叔的人也好,是皇上的人也好,这都和她没有关系,只要她能借上势就行,而她相信陆少霖也愿意给她一个方便。

    “踧踧……”

    一声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凤轻尘沉思,紧接着就是一道嘶呜声。

    “救命呀!救命呀!”

    “要撞死人了。”

    ……

    呼救声传来,凤轻尘连忙打开小窗,只见一匹枣红色的大马,突然从侧面的胡同里面跑了出来。

    那马似乎受了惊,一路狂奔,撞翻了不少摊子,两旁的路人应该没有及时避开的,也被马给撞倒地上,有几个艺高胆大的人,想要上前制服那马,却被那马儿给踢开了,这马根本不让近身。

    马身上,无鞭无绳,再看那不驯的样子,俨然是一匹野马。

    野马?野马怎么会出现在城中,电光火石间,凤轻尘就明白了,这匹野马是冲着她来的,不然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闹事惊马,她从马车上跌下来,不死也残,而且抓不到凶手。

    好,好好手段。

    “秀。”车夫在那匹野马冲出来的第一刻,就拉住了缰绳,可是……

    距离太近,那野马的速度又太快,根本来不及。

    “跳车。”

    眼见那野马就要冲上来,凤轻尘完全不想多,不待马车停下来,就打开了车门,扫一眼可以落地上方向,双手抱头就准备往一边跳去。

    “这姑娘真是有胆识。”

    “这谁家姑娘,这般的粗鲁。”

    ……

    围观的对着凤轻尘指指点点,凤轻尘如同没有看到一般,在野马撞上来的那一刻,凤轻尘纵身往左侧一跳,心想就算不摔死也要断胳膊、断腿的,今天是没办法找陆少霖了,却不想……

    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着。

    “咦?”

    凤轻尘抬头:“世子爷?”

    嘭……野马撞在马车上,在野马冲击下,套马的绳子断了,车厢被野马撞飞了,变成一地碎木,而那马也往墙上一撞,死了。

    好了,凶手也死了。

    “你怎么就这么不省心。”翟东明看着怀中凤轻尘,气得直磨牙。

    要不是王锦凌出门前,请他照顾凤轻尘一二,他真是懒得管这个女人死活。

    她难道不知,镇国公府的人最近到处找她麻烦嘛,这个时候还往外跑,嫌命太长了。

    今天要不是遇到他,不死也得去半条命,从行驶的马车上跳下来,能有好的吗。

    “患从天降,意外罢了。”凤轻尘暗松了口气,推开了翟东明,一脸平静的行了个礼。

    “多谢世子爷出手相助。”

    镇定自若,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样子,翟东明不得不佩服,凤轻尘这处惊不变的气度非一般人能及的,难怪爷爷那么欣赏她。

    意外?翟东明看了一眼碎成片的马车,还有昏死在街道正中央的车夫,眼中闪过一抹讥讽的笑。

    那些人,还真是无耻得可以,居然对一个小姑娘下这么狠的手,也不觉得丢脸。

    不过,凤轻尘说是意外,那就意外吧。

    “你倒是聪明,锦凌这是白担心你了。”翟东明这下算是明白,为什么王锦凌来拜托他照顾凤轻尘,也只说了一句遇上了就帮。

    这个女人,并不是遇事只会哭,或者只会找父兄帮忙的无能闺秀。

    “哪有白担心,要不是有世子爷在,轻尘今天可就受苦了。”

    她这么惜命,刚刚的情况又是那么的危险,她怎么可能不怕,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只是再害怕又如何?她能抱着翟东明哭,哭她多么害怕、多么可怜吗?

    不能!

    她是凤府的当家人,凤府的秀可以哭,可是担起养家责任的她不能哭,再说翟东明不是她什么人,没有义务保护她,出手救她已是给王锦凌面子了。

    看凤轻尘如此识趣,翟东明也懒得多说,只警告道:“走吧,我送你回去,这段时间没事别出来。”

    镇国公府就是他也不敢惹,也不知道这凤轻尘的胆子怎么长的,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和镇国公府的人公然为敌。

    凤轻尘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只让翟东明先等一等,让她先替车夫简单的包扎一下。

    刚刚她已经看了,车夫的伤并不严重,怎么说也是上过战场的人,自我保护能力还是有的,就是撞晕了过去,估计把胳膊摔断了。

    凤轻尘动作很快,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已经简单的将伤口包扎好了,这还是翟东明第一次看凤轻尘动手。

    在肃亲王府那次不算,他在外面罚跑,后来也只听说,凤轻尘给爷爷一片药丸,然后让太医扎了几针,他爷爷才不痛的,那根本算不得医术精湛。

    现在看凤轻尘这熟练包扎伤口的架势,翟东明忍不住问道:“凤轻尘,你包扎伤口的速度和手法比军医还好,你哪学得?”

    如果凤轻尘还在专心处理伤口,听到这话肯定会条件反射性的道:“战场。”

    可,这伙她都处理好了。、,将手套脱掉,凤轻尘站了起来:“多包几次就会了。”

    “你家哪有那么多伤患?”这才是最奇怪的,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凤轻尘有医治过谁,怎么这医术就么好呢?

    医术好还可以说从小学得,可处理伤口的手法这么熟练,没有实践经验那是不可能的。

    凤轻尘心知翟东明问得是什么,想要探查什么,只当不知,一脸诧异的反问道:“为什么非要是人,我拿动物练手不行吗?”

    孙思行在她手下,就是拿动物练手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这个说法会穿帮。

    呃……动物。

    翟东明突然有一种恶寒的感觉,洛王殿下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觉得自己在凤轻尘眼中,就是一只兔子或者一只猪什么的。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翟东明很聪明的没有问出来,反倒是想起另一件事情。

    打量了一眼凤轻尘,越想越觉得可以。

    王锦凌这么推崇凤轻尘,再看这凤轻尘包扎伤口的熟练程度,应该有几分能力,不如让她试一试……

    死马当活马医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