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321荷包,心有灵犀同时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黄大仙四不像必中一肖今晚出什么特马2018年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佟珏和佟瑶回过神,紧随风轻尘冲了进去,却不想院门口的门梁突然砸了下来,两人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一步,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轻尘身影没入火海.

    两个丫鬟一急,大声叫道:“秀……”

    凤轻尘脚步一顿,侧过身,火花下那张娇艳的脸,就如同怒放的玫瑰,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别管我,你们先出去,我自己能出去。”

    语落,凤轻尘头也不回的就往火里钻,屋梁、木柱时不时的往下砸,凤轻尘却如同最勇猛战士一般,势如破竹,无视一切障碍,只往里面冲。

    两个丫鬟在后面看得心惊肉跳,凤轻尘却身形矫健,每每都能在火柱砸下来的前一刻避开,就好像早知道一般。

    开玩笑,天天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跑来跑去,如果不懂地躲避危险,她早就死了无数次。

    “秀,不行的。”两个丫鬟一咬牙,不管不顾闭上眼就往里冲,却被赶来的李巡一把拎了起来:“咳咳,你们两个不想活了,还不快走。”

    李巡一张脸被火熏得通红,整个凤府都被火海包围,救火是奢望,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救人。

    “不行,我们不能走,秀,秀在里面。”两个丫鬟急得直跳脚,李巡剑眉微拢,犹豫一下沉声道:“你们先走,我去救凤秀。”

    李巡接过身后小兵提的水,往身上一倒:“好了,凤秀就交给我吧,我会把她带出去。”

    语落,人就冲了进去。

    佟珏与佟瑶没有任何犹豫,也跟着冲了进去,炽热的火光似要将人烤熟,李巡发现身后的动静,回头看到二女时,差点气得吐血了:“你们冲进来做什么?你们能把凤秀抱出去吗?”

    这个时候佟珏与佟瑶才想起,对外凤轻尘还是昏迷不醒的:“我们是秀的丫鬟,秀死在火海里,我们当然要陪。”

    两丫鬟也不过多解释,只跟在李巡的身后,小心避开砸下来的梁柱,李巡见状也只能随她们了,在李巡冲向凤轻尘的房间时,两女则一拐去了隔壁房间。

    当李巡冲进去时,房间的床已经烧起来了,熊熊大火下让人看不清床上有没有人,或者有人这为也成一俱焦尸。

    李巡心是猛得停跳一拍,连忙拔出手中剑,往床上一扫,心中默默地祈祷,凤轻尘能逃过一劫,一剑扫过去,空空荡荡……

    “凤秀不在。”李巡狠狠地松了口气,回头才发现两个丫鬟根本没有跟进来了,李巡皱了一下眉,却没有多想,只当两个丫鬟被火给阻挡了,心中暗骂两人添麻烦,他还得回头找两人的下落,李巡不敢耽搁,转身冲出房间,继续去找凤轻尘……

    书房在别人家是最重要的地方,可在凤府,书房完全是可有可无的地方,凤府书房的门大开,凤轻尘也极少来书房。

    很多人都认为凤府的书房完全就是一个摆设,却不知书房摆放着凤府最贵重的一件东西。

    凤轻尘冲进来时,书房里面还没有火星,只是温度较高,凤轻尘连忙拉开暗格,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木盒。

    说是木盒确切的说更像是一块完整的木头,巴掌大小的木盒散发着森冷的寒光,木盒上找不到一丝空隙,但里面却是空心的,凤轻尘曾想过将其打开,却怎么也打不开,便一直丢在书房原来的暗格里。

    这一次起大火时,凤轻尘什么也没有想到,只想到这个木盒必须带出去,在她的记忆里,这个木盒应该是她娘交给她的,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不能遗失。

    凤轻尘将木盒拿在手中时,手心明显被冻了一下,差点把木盒给丢了,凤轻尘手忙脚乱的将木盒捞了回来,随便扯了两张纸,将木盒包好塞到衣袖中,转身就往外走,却在转身的刹那,看到书桌角落里,那一抹色彩……

    “荷包?原来在这里。”她之前到处找不到,现在根本不想找了,却在这里出现了,还真是……可笑!

    凤轻尘扯了扯唇,露出一个和哭差不多的笑,定定地看着荷包,半天下不了决定。

    “拿还是不拿,为什么你总是不放过我。这就是命吗?每一次准备放弃你时,你总是以各种的办法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一次又一次为你妥协。”

    凤轻尘在屋内发呆,两个丫鬟正处中烈火中到处找人:“秀,秀你在哪里?秀……”

    细小的喊声,随着风吹来,凤轻尘一怔,连忙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抹挣扎,闭上眼,咬牙走人。

    九皇叔的那个荷包她要不起,就让它和这凤府一样,化为灰烬吧!

    可不想,就在凤轻尘冲到门口时,“咚……”书房外,一根粗壮的梁柱突然掉了下来,横挡在大门口,也挡住了凤轻尘的去路。

    凤轻尘本能的往后一退,却不想脚下一滑,凤轻尘整个人往后倒去,同一时刻,书房的门也倒了下来,朝凤轻尘砸来……

    啊……凤轻尘脸色一变,连忙稳定心神、抑制住后倒的身子,脚尖一点,在原地一个漂亮地转身,往左冲了两步,生生避开那砸过来的木门。

    咚……木门砸在地上,凤轻尘整个人则趴在书桌的角落里,而九皇叔要她补的那个荷包正好就在她的鼻间前。

    火光一闪一闪,那荷包上的丝线也跟着一闪一闪,隐约勾勒出一张模糊的脸,凤轻尘发现,那模糊的脸与九皇叔的样子重合

    九皇叔?

    凤轻尘如同魔怔住一般,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只盯着荷包发呆,凤轻尘似乎看到九皇叔可怜兮兮看着她,似乎在说:“不要丢下我,带我走。”

    “可我不想,不想把你带走,把你和我绑在一起,带你走束缚的是我。”凤轻尘对着荷包喃喃地道,一滴清泪从她眼中滑出,可她却是不自知。

    她不要,不要再和九皇叔这般的纠缠下去,让她的爱情随着这场大火,一同毁灭吧!

    凤轻尘以手肘将身子撑了起来,准备往外冲,可那荷包却不肯放过她,九皇叔的影子越来越明显,声音也越来越委屈与急切,凤轻尘只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九皇叔的声音。

    “凤以尘带我走,别把我一个留下!凤轻尘,带我走!”

    “凤轻尘,带我走,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

    “凤轻尘,别丢下我,别让我一个人,我一直都只是一个人,别和他们一样,把我丢下!”

    “凤轻尘,求你!”

    “求你!求你!求你!”

    ……

    “啊……”

    一句句“求你”如同魔音一般,充斥在凤轻尘的脑海中,凤轻尘像是压抑的野兽一般,只能用咆哮来宣泄心中愤怒与无力,李巡和两个丫鬟一听到凤轻尘的声音却是狂喜,三人连忙朝书房的方向奔来:“秀,秀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凤秀你放心,卑职一定会把你带出去。”李巡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凤轻尘这才发现自己失态,抬起衣袖擦了把脸,将怒与泪掩去,略有些粗哑,凤轻尘高声回了一句:“不用担心,我没事。”

    说完,起身就窗口方向冲去,在起身的那一刻,凤轻尘鬼使神的伸手将荷包握住,塞进怀中,她的心也因这个举动而平静了。

    离窗子还有十步远时,凤轻尘双手抱头、加速向前,借力跃起……

    咚的一声,凤轻尘如同煮熟的虾子一般,卷成一团,用背部撞开火窗,落地、翻滚。

    在撞向火窗时,身上不可避免地沾到火星,凤轻尘没有惊慌,很震定的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确定火花熄灭后,才站起来,背后传来火辣辣的痛,凤轻尘倒吸了一口气,借此来减缓那灼痛。

    “秀、你没事就好。”两个丫鬟和李巡听到动静立马跑了过来,看到凤轻尘完好无损,两个丫鬟又哭又笑,一左一右拉着凤轻尘检查起来。

    凤轻尘头发被烧枯了一大截,背后也被烧伤了,看上去有些吓人,却只在表面,养养就好了,用上好的膏药一擦,连个疤都不会留下。

    凤轻尘面无表情地推开两个丫鬟:“先出去再说,看看其他人还有没有事。”

    “凤秀放心,大家都没事,火势虽然猛,但凤府却是一路通到底,庭院宽敞没有弯弯曲曲小道小路,所以大家都跑了出去。”李巡聪明的没有问,凤轻尘怎么没病。

    凤轻尘点了点头,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掩去眼中的悲凉:“人没事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了,我们走吧。”

    凤轻尘站在火中,无限眷恋地看了一眼她曾生活的地方,扭头走人……

    凤府没了,她父母亲手建起来的凤府没了,哪怕她再重建,凤府也不是原来那个凤府了,也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凤府了。

    心,痛到麻木,凤轻尘机械的往外走去。

    李想……

    你准备受死吧,没有人能在毁了我凤轻尘的家后,还能安享富贵!

    同一时刻,九皇叔脸色大变,握酒杯的手一抖,连忙捂住心口……

    痛!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