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508合作,死的为什么不是凤轻尘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网站是多少?亚洲必赢565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呼……太子呼了口气,平定心神,连忙看向凤轻尘:“轻尘,你能否去看看?”

    太医院离兽苑太远,指望太医不如指望凤轻尘,只是太子也知凤轻尘与夜叶、苏绾之间的间隙,这个时候让凤轻尘帮忙,真是强人所难。

    再加上这种事不碰就没事,一旦沾上又没有医好,那凤轻尘也会被夜城和苏家记恨,这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太子也不是很有把握,却不想凤轻尘满口答应:“可以,不过我只能说我尽力,毕竟蛇毒可大可小,另外,请殿下派人去拿我的药箱,我怕稍后会用上。”

    凤轻尘知道那条蛇绝对有巨毒,被毒蛇咬伤,夜叶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好。”太子满口答应,“我们先过去,夜少主可是夜城未来的主人,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太子怕凤轻尘不肯尽心,连忙暗示。

    “我也去。”东陵子洛和西陵天宇同时道,元希先生则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

    “好。”太子同意了,凤轻尘撇了撇嘴,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跟在太子的身后,朝事发地走去。

    西陵天磊刻意落后一步,走到凤轻尘的身边,以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在凤轻尘耳边道:“轻尘,要装作若无其事,去救要害自己的人,是不是感觉特别憋屈?”

    憋屈,那是肯定的,她巴不得苏绾和夜叶这对麻烦就此消失。

    可,这和他西陵天磊有什么关系。

    凤轻尘脚步一顿,抬头,视线交汇,火花四射……

    试探?或者西陵天磊知道了什么?凤轻尘收回眼神,若无其事的道:“磊太子想太多了,我和夜少主无仇无恨,有什么憋不憋屈的,倒是磊太子这话让轻尘很奇怪,磊太子和夜少主关系匪浅,磊太子应该很担心夜少主的安危才是。”

    “本宫与夜少主不过是合作关系,相比夜少主,本宫更愿意与轻尘合作。”西陵天磊似没有听出凤轻尘话中的嘲讽,配合凤轻尘的步调,走在后面。

    “多谢磊太子的厚爱,轻尘何德何能。”凤轻尘很清楚,这些人看上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九皇叔、王锦凌和宇文元化。

    只是,让凤轻尘不解的是,西陵天磊有必要因此而拉拢她吗?除了王锦凌外,其他两个人只在东陵有影响力,宇文元化这人,明显不会因为她,而背叛东陵。

    “轻尘,本宫是认真的,本宫很清楚你有没有这个能力,轻尘,你好好考虑,如果你同意了,本宫会给你一个新身份,让你可以斩断过去。”西陵天磊暗示凤轻尘,他要的并不是凤轻尘的关系网,而是她这个人。

    “多谢磊太子的厚爱,轻尘会认真考虑。”凤轻尘敷衍的道,随即加快脚步。

    西陵天磊胆子还真大,在太子和洛王的面前,就敢拉拢她。

    “轻尘,你和磊太子说什么?”果然,太子一直注意凤轻尘的举动,看到凤轻尘上前,假装随意的问道。

    凤轻尘半真半假的道:“磊太子邀请轻尘去西陵游玩,正替轻尘介绍西陵的风土人情。”

    声音不算大,但足够他们四人听到,西陵天磊很上道的接话:“太子,你也知道本宫在四国选妃,好不容易看中了,可惜却一再被拒。”

    说完,还不忘深情地看凤轻尘一眼,直把凤轻尘看得全身发寒。

    这眼神,和东陵子洛一样恶心。

    “既然对方不愿,磊太子就别再强人所难。”东陵子洛警告道。

    西陵天磊哪里受得了,当下反击:“洛王这话说错了,本宫从不强人所难,本宫相信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对方会心甘情愿意的跟本宫走。本宫可不像有些人,朝三暮四,对了,再过两个月,瑶华就要嫁过来了,到时候还请洛王多多照顾。”

    西陵天磊很清楚东陵子洛的软肋在哪里,既然做不成盟友,那当然就是对立。

    果然,一提瑶华公主,东陵子洛就不愿意说话了,不管怎么说,瑶华都是他第一个喜欢上的女人,也是他心中永远的遗憾。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凤轻尘与太子很默契相视一笑,加快脚步,把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丢在身后,让他们两个人去斗。

    远远,凤轻尘就闻到一股冲天的腥臭味,没有听到别的动静,看样子那条蟒蛇已经死了。

    “殿下,情况似乎很不乐观,请允许轻尘先行一步。”既然答应了太子,尽力帮夜叶解毒,凤轻尘就会尽心,憋屈什么的,就先放一边了。

    “好。”太子知道自己的身体,没办法加快速度,没要求凤轻尘等他一起走,派了八个侍卫陪凤轻尘先行。

    凤轻尘的速度很快,丝毫不比她身旁的侍卫差,太子羡慕的看着凤轻尘的背影:“凤将军的女儿果然不是什么娇弱千金,这样的女子有足够的资格,站在大丈夫身边。”

    东陵子洛脸一黑,太子这话不是往他的伤口上撒盐嘛,先是瑶华,接着又是凤轻尘,他今天莫名其妙就中了两枪,真衰。

    ……

    凤轻尘赶到时,战斗早已结束,蟒蛇已被斩成几断,血流了一地,凤轻尘扫了一眼横七竖八的蛇块,又看了一眼受伤的侍卫,心中暗叹这蛇的杀伤力真大,幸亏她没有仗着动手,不然她今天有苦头吃了。

    凤轻尘目标明确,直接朝夜叶走去,还未近身,就被一个一身是血、披头散发的女子推开:“凤轻尘,都是你,都是你,遇到蟒蛇的明明应该是你,你为什么不去死……”

    苏绾脸上又是血又是泪,狰狞可怖,眼中还有未消退的惊恐与害怕,看凤轻尘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苏绾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错,这条蛇为什么没有追着凤轻尘,而是朝她跑来。

    今天会遇到蟒蛇的人,是凤轻尘而不是她苏绾,她这是代凤轻尘受过。

    想到蟒蛇朝她张口血盆的画面,苏绾就忍不住发抖,如果不是表哥来得快,她肯定会被这条蛇给吞了,都是凤轻尘,都是凤轻尘的错。

    看凤轻尘还在她面前,苏绾发疯一般,朝凤轻尘扑去:“凤轻尘,都是你你害了我表哥,要不是你,我表哥怎么会被蛇咬伤,凤轻尘你这个贱人,为什么被蛇咬伤的人不是你,不是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