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543没毒,苏绾傲娇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在线体育w88亚洲必赢0055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这都是一些什么事呀!

    云潇好好地插什么手,把事情越弄越复杂了。

    凤轻尘真是恼了,翟东明为她说话,她还能理解,云潇又是怎么一回事?

    凤轻尘看了云潇一眼,对上云潇坚定、认真的眸子,不仅没有感动,反倒在心中暗暗记下,回头记得去问一下九皇叔,夜城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被云潇惦记上了。

    这世间能为她凤轻尘灭了夜城,而不考虑代价与利益的人,只有王锦凌。

    不是凤轻尘悲观,不相信九皇叔,她相信如果她死了,九皇叔也会为她灭了夜城,但九皇叔一定会从中取得最大的利益。

    至于蓝九皇,他们算是生死之交,但应该还没有深到,为她不顾一切的地步。

    “轻尘,我们走。”太子见凤轻尘与云潇四目相对,以为凤轻尘被云潇的话感动了,连忙开口,提醒凤轻尘先离开这里再说。

    苏绾眼睛一亮,心中默默祈祷凤轻尘赶紧离开,面上却无声的低泣,一副委屈求全的样子,真正是能让人心软。

    “走肯定是要走的,只不过有些事情,我必须说清楚,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大公无私的来救夜叶,但至少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因云潇的插手,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凤轻尘决定快刀斩乱麻,眼神越过苏绾和夜城主,看到孙思行已经忙完了,正在收拾药箱,凤轻尘开口把人叫了过来:“思行,过来。”

    “师父。”孙思行连忙停下手上的工作,三步并做两步走了过来了。

    “看看这枚银针有什么问题,小心点,别被银针扎了手。”凤轻尘不相信,苏绾这根银针,只是单纯的银针。

    不可能,凤轻尘怎么可能发现银针有问题,苏绾的眼眸微紧,心狂跳,双腿发软,强压下欲跳出来心脏,不顾脸颊上的痛,朝凤轻尘怒道:“凤轻尘,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银针是用来试毒的,我的银针能什么问题,要是有问题,银针早就变成黑色了。”

    “银针是用来试毒的不错,可并不表示每一种毒银针都能试出来,有些毒银针试不出来,也能害死人。”与苏绾的愤怒不同,凤轻尘从至终都很冷静。

    “你这是危言耸听,有什么毒银针试不出来。”不可能,不可能,那个人告诉她,绝对查不出来,凤轻尘怎么可能知道,一定是骗她的,一定是的,苏绾的双握得死紧,眼神闪躲,没有与凤轻尘对视的勇气。

    这就是心虚!

    “苏绾秀银针上的毒,银针就试不出来。”苏绾的银针有问题,那是肯定的,至于是什么问题,就要等孙思行检查出来,横竖她不知道。

    “你胡说,我的银针怎么可能有毒,我带着有毒的银针做什么。”苏绾想要据理力争,可她心虚,说出来的话底气难免有些不足。

    “我怎么知道你带着有毒的银针做什么,不过初步来看,你应该是想要害死夜少主,嫁祸给我。”除了这个理由外,凤轻尘找不到别的理由,苏绾扑向她,也没有机会在她身上扎针,她又不是死人,会躺在那里任苏绾扎。

    “哈哈哈……”苏绾冷笑:“凤轻尘你真好笑,我怎么可能害死我表哥,那是我表哥,害死了他,我有什么好处。”

    众人点头,苏绾这话没有错,照这个局势来看,夜叶死了,苏绾的下场也会很惨,也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有人相信苏绾手上的银针有问题。

    “夜叶死在我手上,你当然有好处,首先夜城主就不会放过我,因为在众人眼中,夜叶是死在我的手上;其次夜城主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伤心欲绝,你苏绾是夜叶喜欢的女子,趁这个时间表现孝心,再加上你为救夜叶而跪在我面前,说不定夜城主一时感动,就把你当成女儿了;最后,夜叶死了,挑起夜城和东陵的矛盾,说不定你就不用嫁给金城主了。”凤轻尘冷静的分析苏绾的动机,可越说苏绾的身子抖的越厉害。

    “嫁给金城主?这是怎么一回事?”苏绾与金城主的婚约,知道的人并不多,夜城主有此一问,也是正常。

    “苏家用苏绾换了大笔嫁妆,不然夜城主以为,苏绾为什么不顾苏家的颜面,下跪求我,你真当苏绾为夜叶不顾家族颜面吗?事实上苏绾早就被苏家放弃了。”凤轻尘残忍的将苏绾脸上的遮羞布一层一层揭开。

    “苏绾,这是怎么一回事?”夜城主不是笨蛋,他当然明白,凤轻尘的话是真是假,这种事凤轻尘不敢说假话,只要一查就会暴光。

    凤轻尘没有全说中,可也说中了八分,遇事冷静,看事透彻,这样的凤轻尘太可怕了,苏绾的眼中恐惧一点一点放大。

    “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呜……”面对夜城主的质问,苏绾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只能哭。

    而这个时候,孙思行也找到了银针上的问题。

    “师父,银针上面有东西。”孙思行用洁白的布,包着银针,轻轻一擦,白布上就出现一抹极淡的痕迹。

    “能看出是什么嘛。”听凤轻尘这语气,众人只当她早就知道,这么一问只是为了考验孙思行,诚如她之前所说,这是给孙思行练手的好机会。

    事实上,凤轻尘根本不知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她对中医的了解进了一步,也能熟练的运用,但也仅限于一校用知识和药理,这银针上的东西,她要看出来了,早就揭穿苏绾了。

    孙思行将银针还给凤轻尘,转身从凤轻尘的药箱,取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试剂和微小的仪器,一盏茶后,孙思行肯定的道:“师父,这是一种混合药物,不是毒……”

    “不是毒。”这三个字对苏绾来说,无疑是福音,苏绾双眼一亮,哭声嘎然而止,孙思行的话还没有说完,苏绾就急切的打断,得意的道:“凤轻尘,你听到没有,银针不是毒,我怎么可能害我表哥,我那么喜欢表哥,我怎么可能害他。凤轻尘你处心积虑的陷害我,到底是何居心?”

    由此可见,苏绾刚刚近乎崩溃的大哭,只不过是用来逃避追问的手段,苏绾这人虽然没有什么大聪明,但小手段却层出不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