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791衙门,凤轻尘昨晚在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6香港马会苹果报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普通老百姓怕官、怕官府,胆子大的私底下只敢议论顺宁侯府,他们绝不敢议论血衣卫。

    血衣卫在普通老百姓眼里,是如同恶鬼一样的存在,每次血衣卫出行,都能吓到不少孩子,他们绝不敢说血衣卫半句不是,就怕血衣卫的人突然出现,把他们抓到大牢里去。

    普通老百姓只会在那里骂顺宁侯府,骂顺宁侯府秀,有关血衣卫的议论,他们一句都不敢说,可那些世家公子、太学学生,和那些进京准备参加东陵第一次科举的学子就不同了,他们读书就是为了当官,为了给百姓谋利,听到这事当然要议上一议。

    尤其是有关血衣卫滥用私刑的事,众人纷纷讨论私刑的定义,和滥用的范畴,血衣卫名声有多差,从这些学子的议论声就能听出来,众学子、少爷甚至准备联名上书,要告血衣卫。

    事发至今已经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出现一个为血衣卫说话的人,至于顺宁侯府,早就百姓和学子骂得一文不值,那些与顺宁侯府有姻亲关系的人家,一个个低着头不敢说话,甚至还想着回家休妻。

    天才刚亮,官员还没有醒,他们还不知道皇城发生的事情,等到他们知道时已经晚了。

    官员上朝、血衣卫出门发现纸条事件立马上报,血衣卫发挥他的效率,短短一个时辰就将所有宣传的纸条收了起来,可纸条能收起来,流言却收不起来,血衣卫越是查得凶,私底下越是传得热闹。

    而就在这个时候,传来凤府丫鬟在大理寺状告顺宁侯府与血衣卫的事情,这下就更热闹了,凡是听到风声的人,都赶往大理寺,想要看一看出民告官的官司,到底谁会是赢家。

    而,这就是凤轻尘想要的,事情闹得越大,官府的人越难暗箱操作。

    大理寺卿还没有看到飞散在厩里的纸条,他一大早就被一张状纸给吓到了,状纸没有什么稀奇,稀奇的是状纸上的内容。

    忠义侯府要告诉血衣卫和顺宁侯府?大理寺卿笑了,忠义侯府不就是那个死了父母,只余一个孤女的府上嘛。

    凤轻尘名声是大,可她名声再大也没有告血衣卫的资本,大理寺卿没有兴趣陪这群人瞎闹,让小吏把告状的人打二十大板子赶出来,可命令还没有下出去,小吏就捧着两张白纸大叫不好。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泥蛋,什么叫大人不好了,你家大人我好着呢。”大理寺卿被小吏吓了一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嘴里的茶也喷了出来。

    小吏吓得一哆嗦,却坚守自己的职责,将两张纸递到大理寺卿的面前:“大人你看。”

    “什么?”大理寺卿漫不惊心的接了过来,一看到上面的内容,身子一正、脸色大变,胡子翘了起:“这东西是哪来,哪来的?”

    “大人,这纸条一夜之间在皇城散开了,血衣卫已派人处理了,血衣卫听到有人要告诉他们,特让人送上一份,请大人谨慎办案。”小吏将血衣卫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一听就明白,这忠义侯府的案子他得接,还得审:“开堂,把原告带到大堂。”

    审案,大理寺卿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二十年,这一辈子不知道审了多少出案子,什么棘手的案子他没有碰过,可这个案子却让大理寺卿心慌,他总觉得他的仕途与这个案子挂上了,安全起见大理寺卿把左右少卿给请来,共同审理此案。

    大理寺卿是忠实的保皇党,而左右少卿的关系有点微妙,这两人分别是太子和东陵子洛的人,也就是说这三人就代表三方的力量。

    大理寺卿坐在正中央,官威十足,没有七品小县令的惊堂木,大理寺卿直接问话:“宋状师,佟姑娘你们代主状告顺宁侯府与血衣卫,可有证据,如若没有证据就别怪本官不客气。”

    民告官,要是没有证据,那可是要挨打的,这年头的官员可不是让你随便告诉的。

    佟瑶跪在地上,而宋状师身为大讼师,他有上堂不跪的特权,听到大理寺卿的问话,他将凤府事先交待好的话说了出来:“大人,我们是受害人并不是官府,找证据是官府的事情,大人应该派人去顺宁侯府、血衣卫拿证据。”

    这话说宋状师说得理直气壮,可只有他明白,他很不安、完全没有底气,他就没有见过过么嚣张的人,状告官府还要官府自己去拿证据。

    凤府的女主人果然不一般。

    “放肆,无凭无据你们状告侯府与血衣卫,你们这是找死嘛。”大理寺卿一听凤府拿不出证据,脸色一沉,可左右少卿却明白,这位大理寺卿正高兴着呢,没证据的事,他就不用得罪人了。

    左右少卿是太子府与洛王的人,在没有接到上面的交待前,他们对这件事保持观望的态度,他们不是正主,没有必要掺和,两人少卿看着宋状师,等他说话。

    王家派来的这位宋状师,也是颇具才名的,这个人并不好对付,而宋状师也没有让他们失望,理直气壮的道:“大人,顺宁侯府乃是公侯之家,我等如何进去拿证据?血衣卫乃是官府衙门,我等又如何进去收集罪证?

    大人要我等拿出证据,实在是强人所难,大人乃是父母官,怎能不为民办事,我等平民百姓,状告豪门权贵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大人还要我等自己去找证据,如此还要官府衙门做什么?”

    宋状师一脸正色,作为王家首席大状师,他的口才自是不用说的。

    这一点大理寺卿也知道,可听到这一段歪理,大理寺卿差点没气得拍桌子:“大胆刁民,居然敢威胁本官,照你这么说,以后凡是民告官,官府都得去找证据吗?以后什么人都来胡乱告状,官府天天就得去各府找证据了?”

    大理寺卿也不白痴,三两句就找到了宋状师话中的漏洞,对着宋状师话中的漏洞攻击,一脸得意地看向宋状师,等着他反击。

    宋状师谦虚一笑,作了个小揖,微微低头掩去眼中的轻视:“大人,小民并不是胡乱告状,小人在状纸上写明白了,有小神医之称的孙府少爷孙思行,在顺宁侯府为顺宁侯治病,结果被顺宁侯府栽赃陷害,无冤无顾入狱,入狱后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大人,顺宁侯府没有证据,就能让我孙少爷入狱,这不是滥用职权之罪吗?而血衣卫在收押人后,却把人看丢了,这不是失职之罪吗?大人,孙少爷的罪名还没定,结果人就不见,小民状告顺宁侯府与血衣卫可有错?”

    “没错,没错。”

    “孙小神医无罪,孙小神医无罪。”

    “把小神医放出来,让我们看到小神医。”

    宋状师的话一出,大理寺卿还没有问话,在外看审问的百姓就先喊了出来。

    大理寺号称司法公正处,大理寺的审案是允许百姓旁观的,只不过平日里旁观的百姓寥寥无几,今天旁观的百姓却将大理寺的旁观席给挤满了。

    人多力量大,这么多人大声吼下来,那效果绝非一般人能承受,大理寺卿头痛的大喊:“肃静,肃静。”

    连续喊了数十声,旁观的百姓才安静下来,听到百姓的叫嚷声,宋状师觉得这没有证据、没有准备,所有人都不看好,认为没有胜算的官司,说不定还真能赢。

    宋状师一脸平静的站在大堂,见众人安静下来,不等大理寺卿说话,宋状师接着道:“大人,小民代家主状给顺宁侯府与血衣卫,他们不顾律法,关押百姓、滥用私刑,大人是不是应该把顺宁侯府与血衣卫的请来呢?”

    原告都到了,被告也该来了,这一点大理寺卿早有准备,在看到那两张写满罪证的纸条,大理寺卿就派人去请顺宁侯府与血衣卫的人。

    而顺宁侯府与血衣卫的人得知凤轻尘在大理寺告诉,也火急火撩的赶了过来,他们没想到凤轻尘会倒打一耙,这伙正赶过来救火。

    宋状师话一落下,就有一小吏上前,在大理寺卿耳边耳语了几句,大理寺卿点了点头,待小吏下去后,大理寺卿便道:“宣血衣卫刑司处处长上堂。”

    血衣卫刑司处专管刑事纠纷,孙思行那个案子涉及人命,按理就归刑司处管,这个时候刑司处的出面也正常。

    刑司处的处长是一个瘦高的中年人,脸色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病态白,双眼布满血丝,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他一上堂,旁观席上的人立马后退数步,整个刑堂安静无比,无人再敢喧哗,由此可见血衣卫在东陵百姓心中,是何等的威武了。

    见此景,宋状师眼中闪过一抹担忧,血衣卫的人一上来就喧宾夺主,占据了主动权,对他们十分不利。

    宋状师踢了踢了跪在地上的佟瑶,以眼神寻问她,凤轻尘何时到,他们只是代主人告状,真正的原告可是凤轻尘,凤轻尘要是再不出现,对他们很不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