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280问题,答不出就跟我去东陵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白小姐,提供半波六给彩票香港马报免费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九皇叔一直都知道,稷下学宫的宫主为何一直给他难堪,所以他对这位宫主,他一向是客气有余,亲近不足,绝不会把脸送上去给人打。

    可,九皇叔知晓并不表示外人知晓,南陵皇上及南陵的官员,都只当文渊先生,是不喜九皇叔在南陵嚣张猖狂的样子,这是为南陵出气。

    众人见文渊先生寥寥数语,便把九皇叔堵的说不出话,一个个兴奋得不行,不停地夸文渊先生,文渊先生一直微笑颔首,可实际上心里却是极不高兴。

    这个九皇叔太阴险了,难怪锦凌不是他的对手。

    事实上,文渊先生在九皇叔身上,也没有占大多大的便宜,可又不好说给别人听,只能自己跟自己生闷气,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宫人很有眼色,立马又给文渊先生满上,文渊先生再次举杯。

    人气质好果然是占便宜,文渊先生儒雅温和,即使喝是闷酒,也有别人学不来的清高与孤傲,就像是游离于尘世之外的高人,冷眼看凡人百态。

    众人都没有察觉出文渊先生的不对劲,纷纷赞文渊先生风度不凡,只有凤轻尘觉得不对劲,微微皱眉,悄悄地问向九皇叔:“文渊先生这是怎么了?”

    九皇叔抬头瞥了一眼,明显不喜的道:“徒弟被人欺负了,想要亲自出马,结果又栽了跟头。”

    九皇叔这话近乎直白,虽然文渊先生弟子不少,可凤轻尘一听就知道,九皇叔指得是王锦凌,便乖乖闭嘴,不再多言。

    在南陵,她仗得是王锦凌的势。九皇叔虽然没有说,可凤轻尘却是知道,九皇叔不喜,所以她尽量不在九皇叔面前提锦凌。

    可是……

    她不提,并不代表别人会放过她,比如文渊先生。

    文渊先生喝了几杯酒后,心中地郁气也消散了不少,看到凤轻尘,文渊先生就想到王锦凌,提起凤轻尘一脸欢喜的样子,当下便放缓语气,以长者的口吻道:“你就是东陵凤将军的女儿?”

    凤将军的女儿!

    凤轻尘一怔,猛得看向文渊先生。

    多久了?有多久不曾有人,在正式的场合如此称呼自己了。

    自从她医好王锦凌的眼睛,名声大噪后,就极少有人说她是凤将军的女儿,提起她都是凤轻尘,提起她的父母,也是凤轻尘的爹娘。

    有这样的成就,她该高兴,可是……她高兴不起来,她希望活在父母的庇护下,而不是这般辛苦,独自奔走。

    听到文渊先生如此郑重地提起她父亲,凤轻尘心里一酸,连忙站了起来,恭敬地给文渊先生行了个礼:“回先生的话,晚辈正是出自东陵凤家,凤轻尘。”

    不管九皇叔和文渊先生之间有什么矛盾,只冲着文渊先生提起她父亲,她便愿意尊敬这位大学者。

    “不错,有将门虎女的风骨。”文渊先生打量了凤轻尘一眼,满意地点头,尤其是听到传闻,凤轻尘一脚把九皇叔放倒,文渊先生更满意了。

    虽说大儒都是重规矩的,可真正的大学士都是不拘泥于世俗之人,要不是这样,也教不出王锦凌那样的学生。

    “多谢先生夸奖,轻尘惶恐。”凤轻尘笑得很真,不像之前对南陵皇上等人的应酬笑容。

    明微公主坐在一边,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特意把宫主请来,可不是为了让她欣赏凤轻尘,可这样的场合,她又不能随便插话,只能干着急,拼命朝南陵锦凡使眼色。

    南陵锦凡又不是笨蛋,他自然明白王锦凌上次的警告,就算他再不喜欢凤轻尘,也不会当众让凤轻尘难堪,凭白让王锦凌逮到把柄。

    其他人虽然不解文渊先生,为何会对凤轻尘另眼相看,可在文渊先生面前,他们却不敢随便开口,只能一脸羡慕地看着凤轻尘,暗道她运气太好。

    文渊先生对凤轻尘很和气,当凤轻尘邀请文渊先生去东陵时,一定要去凤府做客,文渊先生当场就应了下来。

    凤轻尘见状,立刻说道:“不知文生准备何时动身去东陵?”

    她没有想过非要帮九皇叔,只是机会在面前,她要不提就显得虚伪了。她相信能教出锦凌这种君子的文渊先生,即使有些小性子,也绝对是个坦荡光明的人,她直接问出来,不仅不会引得对方不满,还会让对方心喜。

    果然,文渊先生没有不高兴,但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老夫虽答应去东陵讲学,可没有答应什么时候去,想要让老夫去东陵,你得拿出本事来。”

    他虽然为了家族,答应帮南陵皇室这个忙,可并不表示他会毫无原则,任南陵皇室利用他。要不是来接他的人是九皇叔,他也不会掺和两国之争。

    除了为家族外,他是真得想要看看,让锦凌占不到便宜的九皇叔,到底是何等人物。

    见了,文渊先生才知道,九皇叔这人从头黑到尾,别说锦凌了,就在他也在九皇叔手上吃了几个大亏。

    这人太沉得住气,也太能忍了。

    如果是对手,这绝对是个可怕的敌人。

    没有一口拒绝,那便是有商量的余地,凤轻尘略一思索,便道:“先生是饱读诗书的大学士,天下之事无所不知。轻尘斗胆请教先生一个问题,如果先生答不出来,还请先生准许轻尘和先生结伴同去东陵。”

    “哦?要是老夫答出来了呢?”文渊先生颇为好奇,这凤轻尘胆子还真大,一上来就是说他答不出来。

    这也就是凤轻尘,要换作别人,他定会觉得对方轻狂,哗众取宠。

    这些年来,有不少人问他问题,他就没有答不出来的问题,稷下学宫宫主可不是白当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是最基本的。

    文渊先生学识之渊博,九州大陆没有几个人比得上。

    众人听到凤轻尘这话,可没有文渊先生气度好,当场不客气地笑了出来,明微公主终于忍不住,也出声说道:“轻尘,宫主的才学天下少有人能敌,你……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这话看着是好心劝解,实则却是指凤轻尘自不量力,居然以为自己能问倒知识渊博的文渊先生。

    “多谢公主,轻尘还是想要试一试。”凤轻尘看向文渊先生,目光坚定,表明自己想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