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288狙杀,九皇叔很不高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怎么下载音频文件香港王四不像图126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有父有母,有家族庇护,展颜根本不需要像凤轻尘这样辛苦、那样拼命,却学各种生存技巧。

    凤轻尘的**与自强,是建立在没有依靠的基础上,凤轻尘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而展颜她有整个家族为后盾。

    被人欺负了,凤轻尘只能自己打回去,展颜却不用,甚至不需要她多说,展家人自会为她出气。

    作为一个父亲,文渊先生欣赏凤轻尘,但绝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和凤轻尘一样**坚强,坚强的背后是一个弱女子的血与泪。

    “爹,我……”展颜眼眶泛红,不知是为自己还是凤轻尘,她只觉得心里堵得难受,眼泪似乎不受控制,想要往外流。

    她羡慕凤轻尘能得到锦凌哥哥的爱,可从来没有想过,凤轻尘吸引锦凌哥哥的特质,是付出了什么要的代价取得的。

    坚强**,能单骑千里救锦凌哥哥的凤轻尘,并不是天生的,是生活一点点将她的软弱与无能磨去。

    只有这样,凤轻尘一个孤女,才能撑起凤家,才能不依靠男人活下去。

    明微公主亦静静地看着凤轻尘,微微垂眸,掩去自己的心思。

    她们只看到凤轻尘**、自信的一面,却不知这份**的背后,是怎样的血与泪,凤轻尘有今天是她用命换来的。

    而她们,根本不需要和凤轻尘一样**,她们一出生便是千尊万贵,搭营帐这种粗活,她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做……

    凤轻尘,其实一点也不值得羡慕。如果可以,谁也不想成为凤轻尘这样的女子,太累、太苦,可凤轻尘却没有选择,她没有父兄做依靠中,如果不想成为男人玩物,就必须独自撑起这个家。

    司家十八骑没有说话,但他们高高抬起的头颅,却因为文渊先生和展颜的对话而低下,十八人默契地看了凤轻尘一眼,又看向对方,在彼此的眼中,看到羞愧。

    他们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凤轻尘她虽然是个女子,可她并不弱,从她一路上的表现来看,就能看现她是个值得尊重的人,她并没有仗着自己是女子,就提过分的要求,也没有摆出软的姿态要他们同情。

    可是……司家十八骑相视苦笑,他们刚刚拒绝帮凤轻尘,这伙真是拉不下脸来……

    文渊含笑地看着这一幕,微微点头。凭凤轻尘的本事,要让十八骑认可那是早晚的事,他只是把事情点破,让司家十八骑早点看明白,凤轻尘她不是一般女子,在某些方面她比男子还强……

    九皇叔可以肯定,遇到危险司家十八骑定会牺牲自己,来保护凤轻尘,可这不并表示他完全相信司家十八骑,放心把凤轻尘交给十八骑而不闻不问。

    九皇叔的信任不会轻易交付,除了有十八骑暗中保护凤轻尘外,暗处还有人盯着,同时也是为把凤轻尘的消息传给他。

    得知司家十八骑只遵守保护凤轻尘承诺,途中拒绝给凤轻尘任何帮助,九皇叔并没有生气,也没有派人去警告十八骑,只是冷冷了说了一句:“知道了。”

    暗卫暗暗吞了吞口水,在心中为司家十八骑默哀,跟在九皇叔身边这么久,他们很清楚,如果九皇叔当场发飙,把怒火宣泄出来,顶多挨个小罚,事情过去了也就算了。

    可九皇叔要是什么都不说,那就表示他非常愤怒,现在不罚是因为还需要对方出力。依九皇叔行事风格,待到他们平安回到东陵,定会找司丞秋后算总账,那个时候,司家十八骑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可怜的司家十八骑,原老天保佑司少帅,没有什么要求到九皇叔面前,不然你们的下场只会更凄惨。

    得知凤轻尘一路上的艰辛,九皇叔心情很不好,好几天都冷着一张脸,周边的温度冷得吓人,亲兵护卫一个个直哆嗦,默默地祈祷来个伏杀什么的,好让九皇叔消消火,别把怒气撒在他们的头上。

    好的不灵坏的灵,亲兵们的祈祷很快就应验了。

    这天,正中午的时候,太阳突然隐了起来,刚刚还是阳光灿烂的天,突然乌云密布,云层聚拢,随时会有暴雨落下,行人纷纷往家里赶,不敢在外停留。

    天阴沉得吓人,厚重的乌云压得极低,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让人备感压抑,这样的天气不适合赶路,幕僚建议九皇叔休整半天,待到这暴风雨过后再走。

    要知道,这样的天气很适合伏杀,沉闷的气压能隐藏森冷的杀气,哗啦啦的雨声能压下脚步声,而瓢泼大雨能将一切痕迹冲洗干净,遇到危险也不适合撤离。

    九皇叔沉吟片刻,并没有采纳,而是强硬的要求所有人,换个防雨的外衣继续赶路。

    这样的天气适合伏杀,同样也适合反攻,敌暗我明,如果不做出一点牺牲,如何诱使对方出手。

    在某些方面,九皇叔和凤轻尘很像,即使明知有危险也丝毫不惧,如果自伤三分,能换来杀敌七分,他会毫不犹豫下手。

    天气越来越恶劣,明明是烈日正当中的午时,可这天却黑沉得吓人,可视度不超过三米,就好像夜幕突然降临一般。

    风呼呼的吹着,两旁树哗哗作响,时不时有脆弱的树枝掉下来,啪啪地落在地上,那声音就像鬼魅现身,极吓人。

    官道上,除了九皇叔一行人外,半天都没有别的人影,九皇叔的亲兵,个个身上穿着能防雨的连身黑衣。

    在这阴森森的天气里,这一群人闷声走在无人的路上,看上去就像在阴间道路穿行的鬼差,让人望而生畏,打从心底害怕。

    可偏偏这一群人没有自觉,一个个紧握腰间里刀,杀气腾腾,为这低沉的天气,又添了几分阴沉。

    隐在暗处的人,见九皇叔一行人越走越近,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领头的红衣女子,眼也不眨地盯着对方,当九皇叔的人离陷阱只有三尺的距离时,红衣女子低声了一句:“准备!”

    跶跶跶……九皇叔一行人继续往前走,距离越来越近,眼见前面的马抬腿,就要步入陷阱时,红衣女子立即命令:“拉绳。”

    轰轰轰……地面突然下陷,马一脚踏空,便往前栽去,而下面全是冰冷的利剑,掉下去定会被剑刃穿心,绝无活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