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03九叔,皇家无亲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水果机的工作原理2016年福彩3d开奖号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安平公主的伤不致命,但她伤在要命的地方,甚至她这个伤,会让她与北陵的和亲,变得没有一点价值,或者说东陵占不到一点便宜。

    凤轻尘轻轻摇了摇头,将被子盖好,转头问向身边的太医:“一剑贯穿,伤口已处理好了,公主没有生命危险,要我做什么?”

    太医们处理外伤的手法,已趋于完美,在处理外伤上她没有什么优势。

    “皇上要你医好公主的病,要让公主和没伤一样。”太医含蓄的道。

    凤轻尘直接装傻:“祛除疤痕吗?我想宫里有的是这样的药。”

    “凤姑娘,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皇上宣你进宫是为了什么。”太医们见凤轻尘装傻,脸色立马变了。

    凤轻尘要不顶扛,他们找谁背黑锅。

    “众位大人都是国手,怎么会不知公主的情况,大人这不是为难我吗?”凤轻尘一脸委屈,带着三分不满。

    这不是装的,凤轻尘是真不满,无论她对这些太医,如何推心置腹,如何不藏私,这些太医们在关键时刻,还是会把她推出去顶杠。

    谁让她没有家族为她出头,推她出去背黑锅,根本不用担心得罪人。

    “这怎么是为难,凤姑娘医术不凡,一向擅长医治外伤,想必会有妙法。”事关身家性命,众位太医一致同意把凤轻尘推出来,反正凤轻尘本事大,她定能逢凶化吉。

    “众位大人,轻尘是人不是神,我没有起死人而肉白骨的本事。安平公主伤在腹部,一剑贯穿要害,即使伤口缝合得再好,也不可能让安平公主和常人一样,受了伤便是受了伤。”换句话说,安平公主伤到子宫,这辈子没办法生孩子了。

    皇上之所以会让安平公主和亲北陵,为的是生下北陵下一位皇帝,这是皇上和北陵三皇子北陵凤谦的协议。

    东陵助北陵凤谦登基称帝,北陵凤谦则立安平为后,安平所生的孩子为太子,北陵下一任皇帝必由安平公主所出,现在……

    和亲前夕,安平公主为救皇上伤了子宫,无法孕育后代,这和亲几乎成了鸡肋,于东陵没有多少利益,皇上能不急吗?

    “真的没有办法吗?”太医听凤轻尘这话也急了,他们知凤轻尘的性子,定不会在这种事上撒谎。

    凤轻尘坚定的摇头:“我没办法,伤得太深,伤口愈合了,伤害也在。”这些人真当她是神了,要她把安平公主的子宫摘了,她能办到。

    “这下如何是好。”众太医把凤轻尘当成救命稻草,听到凤轻尘这话难免慌神,一个个苦着一张脸。

    “凤…轻…尘。”就在凤轻尘准备走人时,安平公主醒了,拽着凤轻尘的衣摆,凤轻尘一回头,就看到安平公主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求你,救我,救,救我。我不想……”不想失去做母亲的权利。

    “公主放心,你死不了。”凤轻尘心里为安平默哀一秒,不过她觉得安平公主这是因祸得福。

    她的孩子生下来,也只是北陵和东陵的一颗棋子,能活多久还是一个问题。

    依皇上的野心,只要安平公主生下太子,定会弄死北陵凤谦,然后立幼主为帝,到时候……

    “不,不是…孩,我不想……”安平公主说得断断续续,凤轻尘能明白,可还是那句话,她只是大夫:“公主殿下,能活下来就很好了。”

    “不,不要,我……”不要失去做母亲的权利。

    “公主你伤得很重,好好养病。”凤轻尘从安平公主手中抽出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不理会安平公主的哭喊。

    作为大夫,这样的事情她见多了,她同情病患,也仅仅只能是同情。

    “凤轻尘,你怎么出来了?”皇上不怒自威,帝王气场全开,凤轻尘没有防备,脸色一白,差点腿软了。

    好在,帝王的威严她不是第一次领教,很快便稳定了下来:“回皇上的话,公主殿下没有性命之忧,伤势不重,将养一段日子就好了。”

    “朕要你来,不是让你看安平的伤。”

    “臣女愚钝,肯请皇上明示。”凤轻尘继续装傻,皇上冷哼一声:“凤轻尘,安平伤了身子,太医说她日后无法孕育子嗣,朕你要医好安平。”

    “臣女无能为力,肯请皇上另请高明。”凤轻尘低下头,不去管皇上眼中的怒火。

    “放肆。朕的命令你敢不听。”皇上衣袖一甩,怒喝,凤轻尘弯还是那句:“皇上,臣女无能,实在医不好公主殿下。”

    “医不好,朕就要你赔命。凤轻尘你敢给朕听着,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医好安平公主,不然朕就取你首级,灭你满门。”

    皇上一贯的招数便是威胁恐吓,凤轻尘默默叹气,盯着鞋面看不再说话,本以为会迎来皇上的雷霆之怒,没想到一个太监进来,说了一句:“皇上,符大人进宫,说是有要害要禀报。”

    皇上便丢下凤轻尘与安平公主不管,转身离去,也没有说如何安置凤轻尘。

    凤轻尘一看这个情况,便示意佟珏提药箱走人。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凤姑娘,你不能走,皇上没让你走。”侍卫拦住凤轻尘的去路,凤轻尘看着侍卫,冷声说道:“皇上也没有说,让我留在这里,怎么?你敢做皇上的主,代皇上发命?”

    “属下不敢。”侍卫惨白着一张脸,跪下来请罪。

    “不敢就好,让开。”凤轻尘头也不回的离去,其他侍卫见状,一个个低头装作没有看到。

    他们不想死!

    “咳咳咳……”

    胡同深处的院子里,被圈禁在此的东陵子洛咳得撕心裂肺,看着帕子上的血,东陵子洛眼中闪过一抹悲怆,无助的问道:“九皇叔,这是为什么?”

    “成王败寇,你输了。”九皇叔背对着东陵子洛,只一个背影就足够让东陵子洛不敢直视。

    “我是你的侄儿。”东陵子洛声音粗哑,通红的双眼泪珠闪烁。

    “本王给过你机会,你没有把握住。”刺杀不就是他给的机会,自己没有把握住,能怪谁。

    “呵呵~所以,我注定该死。”东陵子洛这笑却比哭还要难听:“最是无情帝王家,我错了,我尽奢望你待我,如同待太子一样。”

    “你不是太子。”所以,本王不会容忍你。

    “是,我不是太子,我很快就是阶下囚,父皇查到后,他不会放过我。”东陵子洛悲伤一笑,屈膝盖跪在九皇叔身后:“九叔,我叫你一声九叔,我以为侄儿的身份,临死前最后一次求你,求你放过安平。”

    “本王从没想过,要你和安平的命,你不必想太多。”

    他的对手,从来不是子洛!

    给读者的话:彩彩真是好孩子,每周都有加更,求表扬,求月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