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88血狼,谁没个秘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明晚开什么特马香港手机查开码开奖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是真花!

    冰墙里的花,根本不是冰雕的,而是真花,一朵朵清新而美丽,凤轻尘轻轻一掐,茎叶就断了,透明的汁液顺着她的指缝流出。

    谁也不知道,这么美丽,这么干净的花,却能让人瞬间毙命。

    凤轻尘擦了擦手,将这些害人的花朵丢到一边,走到九皇叔和豆豆身边。

    这两人还没有缓过神来,不过看他们的情况应该是好转了,他们的脸上,没有之前那痴迷的模样。

    凤轻尘也不知要如何救治,不敢贸然用药,只用布条将两人的眼睛蒙住。

    他们刚刚是看到这些花才失神的,现在看不到应该不会有事了。

    扶豆豆和九皇叔两人坐下,凤轻尘才有空处理自己的伤口。

    低头一看,胸前已被鲜血染红,因冰室内温度宜人,血一时半刻无法凝固,一直往外流。

    “嘶……”凤轻尘倒抽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才觉得伤口疼得厉害,连忙启动智能医疗包,从里面拿出药和绑带。

    伤在自己脖子上,凤轻尘处理起来略有不便,便把钢制的托盘背过来,当作镜子用。

    正准备对着临时镜子,给自己清洗伤口时,凤轻尘却看到钢制的托盘上,浮现出一个血淋淋的狼头,那狼头朝她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啊……”饶是凤轻尘胆子再大,这个时候也吓得跳了起来,手上的镊子和棉花掉在地上,凤轻尘飞快地往自己身后看去,可却什么都没有。

    “吓死我了。”

    可即便如此,凤轻尘也吓得不行,捂着心口大口大口地喘气。

    她不是怕狼,也不是怕血,她是怕那个诡异的笑,那个笑好可怕,好阴森,这样一个复杂的笑容,却出现在一个血淋淋的狼头上,要说不害怕那对是骗人的。

    好半天,凤轻尘都没有缓过劲,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脑子里全是那个血淋淋的狼头,还有那个诡异苍白的笑容。

    就在凤轻尘努力平定心神,把脑中画面赶出去时,突然发现肩膀一热,就像被狼爪按住一样。

    “啊……”凤轻尘吓得全身一颤,身体本能的反应,一把握住那个“爪子”,一个过肩摔把对方摔了出去,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凤轻尘在地上一滚,拿起一旁的手枪,跪在地上枪对准对方的脑门:“不许动!”

    “啪……”凤轻尘已拉开保险,只要轻轻一扣,就能把对方毙了,可睁开眼一看,却发现她拿枪指着的人,居然是豆豆。

    “怎么是你?”凤轻尘收回枪,一脸莫明地看着豆豆。

    混蛋,吓死她了,她以为是那个血淋淋的狼头出现了。

    凤轻尘直接瘫倒在地上,完全没有刚刚动手摔人的矫健和神勇。

    “轻尘,你没事吧?”豆豆一脸担忧地看着凤轻尘,生怕凤轻尘出事了。

    “我没事,你好好地吓我干嘛,神出鬼没的,你就不能发出一点声音嘛。”凤轻尘大口大口的喘气,心中暗自庆幸她没有一气呵成的开枪,知道先看一眼,不然……

    她刚刚差点就失手打死了豆豆。

    豆豆完全不知自己鬼门关前走遭,看凤轻尘一脸煞白,脖子还在流血,紧张地上前:“轻尘,你没事吧,你受伤了?什么时候受的得伤,谁打的?还有,这里是怎么一回,怎么乱成这样?你刚刚遇到了什么,怎么好好地对我出手?”

    豆豆说得又快又急,凤轻尘却一句都没有清楚,事实上她就算听清楚了,也不会回答。

    她现在好累,过度紧张害怕,让她精神消耗太大了,她需要休息。

    “闭嘴。”凤轻尘有气无力的道。

    “好,好好,我闭嘴,可是你得告诉我,你怎么样了,你的伤没事吧?”豆豆指着凤轻尘的脖子,那里血淋淋的,好可怕呀。

    “死不了。”凤轻尘摸了一把脖子,看着血淋淋的双手,眼前又闪过那个血狼头,头皮直发麻,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脏也一揪一揪的。

    尼玛,我以后不会见血就有心理阴影吧,那我以后怎么办呀?

    凤轻尘苦着一张脸,侧头看向那个钢制的托盘,想也不想就举枪对着它,扣动扳机,一枪把它打爆了。

    她就是迁怒又如何!

    她是医生,要是见血就怕,她以后还要怎么混呀,她还要不要活。

    一想到那个恐怕的血狼头,凤轻尘就气得想要砸枪,这坑爹的禁地,难怪有去无回,别的地方不说,这要人命的花朵,就太可怕了。

    这次要不是她有玉粒护身,他们三个就栽在这里了。

    咦,不对……豆豆都醒了,九皇叔怎么没有清醒。

    凤轻尘连忙看过去,却见九皇叔一脸平静地坐在那里,低头看着手中的布带,微微发愣,不知在想什么。

    那条布带是凤轻尘给九皇叔绑眼睛用的,九皇叔取了下来,应该是清醒了。

    “九皇叔,你没事吧?”凤轻尘轻轻地问了一句,一脸担忧,也不知刚刚失神时,九皇叔“看”到了什么。

    “啊……没事。”九皇叔愣了一下,便回过神,将手中的布带握紧,站了起来,而他这个时候,才看到凤轻尘身上的血。

    “你受伤了?”九皇叔眉头一皱,大步走到凤轻尘面前,蹲了下来,从一旁的托盘里,拿出镊子夹起医用棉,熟练地看给凤轻尘清理伤口上的血。

    九皇叔的动手能力真强,她明明没有教过,光看几次也会了,佩服!有人动手,凤轻尘便乖乖坐好,任九皇叔摆布。

    最主要,她发现九皇叔在她身边,她脑子里不会再无缘无故,冒出那个诡异的血狼头了,就算冒出来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老天保佑,她总算正常了一些,要是一直想着那玩意儿,害怕那个诡异的笑,她怕自己会神经衰弱。

    那血狼头什么的真是太诡异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好好地浮出来,还朝她笑得那么诡异。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被变态杀人狂盯上了。

    好在,有九皇叔在。

    凤轻尘一脸庆幸,眼神温柔地看着九皇叔,有九皇叔在真好,这要是她一个人来禁地,恐怕就死在这里。

    不过……想到九皇叔刚刚失神的样子,应该也发生了什么,可九皇叔似乎不愿意说。

    算了,她也不为难九皇叔,谁没有个秘密呢。谷主说过九皇叔的过去并不愉快,她可不希望九皇叔因她,而想起不好地过去。

    他们现在最紧要的,就是从这个诡异的禁地走去出,她一点也不想留在这个地方,呆在这里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血狼头,一想到那个血狼头,她就全身发寒……

    给读者的话:顺手求个月票!!另外……请大家互相转告,以后更新都在下午五点,这是大公子的命令,大公子要彩彩爱护大家,不让大家熬夜等更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