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508死因,是凤离族欠我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管家婆分销erpv3下载四不像生肖图120期正版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不年不节,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大长老不允许开祠堂,不让凤轻尘进去祭拜并没有什么不对。

    凤轻尘是凤离嫡女,她是凤离族唯一有资格进祠堂,和男子一样祭拜先祖的女子,但是为凤轻尘一个女子单独开祠堂,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凤轻尘不是凤离王,如果是凤离王回来,那么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敢吭声,甚至不需要凤离王开口,就会将祠堂打开。

    凤轻尘自是知道这一点,面对大长老的阻拦,她没有生气,只问大长老承不承认她的身份。

    “当然,你身上有凤离嫡女的烙印,你是我凤离族金尊玉贵的嫡女,这一点毋庸置疑。”凤离王族唯一的血脉后人,大长老怎么可能会否认。

    “身为嫡女,我有资格进祠堂祭拜,过去十六年我从未祭拜过先人,现在请大长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把这十六年的全部补上。”女子就是这一点不好,哪怕尊贵如凤离嫡女,也不可能随时拥有进祠堂的权利,狼主之前以武力震慑,她现在只能晓之以理。

    “凤离族的祠堂,不会为一个女子特别打开,哪怕是你是凤离嫡女也不行。如果今天回来的是你父亲,也许有可能。”事关族中规矩,大长老寸步不让。

    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凤离嫡系把他们这些旁枝当成什么了,他们虽然一直追随嫡系,可并不表示他们没有脾气。

    “如果我今天非要进去呢。”凤轻尘说得很平静,完全不像是动怒。

    大长老语气也和往常一样平和:“踏着我的尸体。”

    “大长老何必为难我,你知道我不会对自己的族人下手。”但不否认,自己有那个实力。

    “听到大小姐这句话,我死而无憾。希望大小姐能永远记住这句话,别对自己的族人下手。”大长老不是看不出凤轻尘对族人的冷淡,也不是不知凤轻尘对凤离族没有太多的归属感,可一个从小在外长大,没有家族父母教养的孩子,能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

    要是凤轻尘一回来,就大说特说自己对认祖归宗如何的高兴,对凤离族如何亲近,那他才要担心这位大小姐回来另有企图。

    数千族人的性命在他们手上,他们不能不谨慎。

    “我承诺过的事情自会做到。”凤轻尘眼睑轻动,眼神从众位长老身上扫过,不轻不重的道:“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若有人对我下黑手,我也不会姑息,要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有得是办法。”

    “大小姐,这是威胁我们?”大长老倒是不觉得凤轻尘太过。凤离嫡女没点傲气和脾气,那和六长老家的那个木偶娃娃有什么区别。

    “不,我是善意的警告。不知大长老知不知道,我父亲的死很不寻常,而我来凤离族,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追查我父亲的死因。”凤轻尘知道眼前的都是人精,她要和这些人打感情牌,没有会相信她。

    与其让这些人猜测防备,不如将自己的目标暴出来。

    当然,九分真一分假,这话说出来没有人不信,因为这确实是她来凤离族的原因之一。

    “你说什么?你说战王的死和凤离族有关?”大长老知道凤战的名讳后,便以战王相称。

    凤轻尘合眼,轻轻地点头:“这种事我不会乱说。我原本以为这只是东陵的内斗,为此我去了一趟山东,灭了参与此事的明家,可是……”

    凤轻尘睁开眼,眼神凌厉,锋芒毕露:“我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父亲死之前把凤离王印托付给一个陌生人,而不是让亲卫带回来,大长老你明白这代表什么吗?”

    “有人……要夺王印。”大长老颤抖地说道。

    原来,在那么早就有人心怀不轨。

    “是呀,有人要夺王印。我父亲的身份连东陵皇上都不知,能知晓他身份的人能有谁?”凤轻尘露出一抹苦涩的笑,眼眸闪着泪光。

    无声的告诉众位长老,她也不想怀疑族人,可除此之外她找不到其他的怀疑对象。

    凤离族人早在十几的前,就伤害过她和她父亲。

    他们嫡系不欠凤离族,是凤离族欠她的,要不是凤离族的内斗,王的后人又怎么会不回来,她又怎么会落到无父无母的境地。

    凤轻尘无视众位长老的震惊,继续说道:“我父亲死的时候已是东陵的大将军,手握重权。我的母亲是海盗陆家的后人,陆家的财富想必各位长老也是知道的,四国九城只看到一份藏宝图,便不顾一切组军前往。能让四国九城都疯狂的财富,难道不够凤离族东山再起吗?”

    不是他们嫡系抛弃族人,而是族人的短视,造成了凤离族越来越衰败。

    是呀……如果凤战和陆以沫还活着,依这两人的能力和手上握有的权势与财富,凤离族会走不出这座雪峰吗?

    七位长老面面相觑,这些年他们是不是怪错了呢?

    五长老一双眼如同利刃一样,从六位长老身上一一扫过,咬牙切齿的问道:“是谁?”

    五长老问什么,大家都懂,正因为懂才不敢避开,一个个直视五长老的目光,六长老和七长老自知嫌疑最大,索性走出来:“大小姐,我们对天发誓,绝无害战王和大小姐之心,如有违背天诛地灭。”

    六长老和七长老一脸凝重,浑浊的眸子带着一丝疲倦,显然他们没有想到凤轻尘会说这样的话,更没有想到战王的死,还有这样的阴谋。

    “大小姐,是我们……我们没有保护好战王,没有保护好你。”大长老面如死灰,双眼黯淡无光。

    凤轻尘见好就收,也不再咄咄逼人,放缓了语气:“这件事只是我的猜测,在没有拿到证据之前,我什么都不会做。现在,我只想进去祭拜祖先,连同我父亲那一份。”

    凤轻尘一脸坚定地看着大长老,表明自己的立场不会变。

    大长老略有几分迟疑,凤轻尘皱眉问道:“大长老,还有问题吗?”

    “大小姐,祠堂……无大事不得开启。”大长老艰难地说道。

    “难道我回来,还不算大事吗?”凤轻尘反问。

    “算,但没有大到,可以让祠堂单独为你打开。大小姐,你要祭拜可以等开祠堂时。”大长老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

    “我等不了那么久。”凤轻尘却不同意,今天这祠堂她必须进。

    摆放先祖牌位的祠堂,在凤离族是一种象征,象征凤离族无限风光的过去,她只有单独踏进去了,才能证明她在凤离族独一无二、不可撼动的地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