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重生之爷太重口了 »  V48 最纯粹的黑水晶(十八)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的网址永利yl319

小说:重生之爷太重口了作者:黑心苹果
返回目录

    沐如岚的房间就被安排在柯昌煌的隔壁,这是沐如岚的专属房间,每年过来都是住在这里。~@

    沐如岚推开房门,扫了一圈屋子,一样的宽敞明亮,就像酒店的总统套房,除了床垫床单什么的,换成了崭新的暗金色之外其他的似乎都和去年的一样。

    刚刚下飞机还得应付那一群人,沐如岚早就觉得有点疲倦了,拿了衣服进浴室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倒了点精油下去,回头躲进被窝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没有注意到,放在床头的手机因为信息而亮起,震动了两下。

    ……

    科恩精神病院。

    乔伊拿着信件满面红光的走进了院长办公室,看着办公桌后面刚刚回美国没多久就跑来上班的墨谦人,觉得他出去了一趟后好像越来越顺眼了。

    墨谦人知道乔伊进来了,不过他懒得看他,淡漠的眼眸扫了眼没有动静的手机,手中的钢笔顿了顿,一不小心在纸上画了一道痕迹出来。

    “amon。”乔伊早就习惯了墨谦人的态度,难得笑眯眯的把手上的信件放在他面前,不用墨谦人问,他自己便兴冲冲的高兴的说道:“这是从华盛顿寄过来的,一场属于高级官员们的宴会,里面是邀请函。”

    乔伊很兴奋,墨谦人竟然可以收到这样的邀请函,虽然并没有邀请他,但是墨谦人名气越大身份地位越高,科恩精神病医院的名声也会跟着提高,他乔伊副院长的身价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啊!

    “不去。”墨谦人扫了信函一眼,用钢笔一勾,险些把它扔到桌下,乔伊动作夸张的好像墨谦人是把一个名贵的花瓶丢了似的接住,一脸的心有余悸。

    “amon你说什么傻话?干嘛不去?”乔伊握着邀请函严肃了一张脸道:“在那种地方你可以见到很多上面的人,议员们、国务卿阁下,甚至有机会见到总统阁下……”

    “如果没事的话,把这些东西搬下去。”墨谦人手上的钢笔指了指堆了他一桌子的文件,冷冷淡淡的,对于乔伊的激动完全不理会。什么宴会什么上面的高级官员,他完全没兴趣,他是来工作的,可不是来交际的。

    “amon!”乔伊不高兴了,这种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跟当成垃圾了似的?他脑子里难道真的只有变态这种东西吗?!

    墨谦人不理他,乔伊激动也没用,碎碎念了好一会儿后才因为墨谦人觉得累了的去睡觉了才消停下来。

    墨谦人的住所自然是在医院里面,就在医院三楼,一整个楼层都是他的地盘,下面两层则是其他工作人员的宿舍。

    摆满各种书的书房,厨房里每天都有大厨房人送来的新鲜食材,舒适的卧室以及健身房,他的一切饮食起居和运动方面都可以在这个医院里进行,这也是为什么这人会因为太久不见阳光而脸色苍白的原因,几乎可以称之为宅男。

    墨谦人进了卧室,看着早就睡习惯的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床,突然就顿住了脚步,好一会儿才又走过去,结果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疲倦的拧了拧眉头,这是最痛苦的事了,明明累的要死,结果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他可以习惯十几年都生活在神经敏感警惕防备十足的进入睡眠,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可以让他惊醒,然而在阿尔卑斯短短几天,他却又习惯了抱着沐如岚入眠,莫名的安心,即使怀里的人翻了个身他也依旧沉沉的睡着,一夜无梦,舒服到了极点。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是睡着没睡着,总之墨谦人起床的时候,只觉得还不如不要躺上床,趴在办公室里睡说不定还不会那么累呢。

    拿着手机看了眼,没看到有回信,于是揉着眉心去浴室洗漱,结果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拿了一根牙刷,多挤了一份牙膏……

    噢……

    这该死的后遗症……

    ……

    天气依旧很冷,哪怕阳光确实晒屁股了。

    沐如岚的生物钟越来越不准时了,也越来越喜欢赖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几天都跟墨谦人一起,被宠坏了。

    窝在软绵绵的被窝里,伸出纤细的手臂拿过床头的手机,看到墨谦人回了信息,唇角弯起,窝在床上赖着不起来了。

    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墨谦人从文件中抬起头,拿过手机,点开信箱里的信息,宛如平静湖面的眼眸悄然荡起涟漪。

    ——我饿了。

    一大早起来就跟自家男人撒娇的女人又娇气又可爱,叫人软到了心坎里。

    ——去吃饭。

    男人一贯的简短利落的作风。

    沐如岚眉眼一弯,没脸没皮的继续发送信息。

    ——没谦人帮我换衣服,不想起呐。

    一句话勾起太多叫人脸红心跳的记忆画面,叫男人沉默的看着手机屏幕,耳朵悄悄的红了。

    施密特耐不住好奇心,悄悄的探了探脑袋试图偷看一眼,结果墨谦人冷冷的视线扫过来,瞬间吓得他全身僵硬好似冻结了似的,卧槽!真是森森的差别待遇……

    “叩叩叩!”房门被敲响了,“小姐,您起了吗?”这是管家赵叔的声音。

    沐如岚看了下时间,已经上午九点多了。

    “起了。”沐如岚应了一声,放下手机进浴室洗漱去,看来真是被影响到了,以往她七点多生物钟就得准时叫她起床的。

    柯家除了男人们会出去工作之外,女人们都是当着贵妇的,整天不是购物就是去美容院,要不然就是搓麻将,跟朋友聊八卦说着别人的邻里长短。

    沐如岚还未下楼就听到一楼大厅传来搓麻将的声音,然后听到了柯挽柔的声音。

    “表姐……”穿着私立高中校服的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站在走廊那头看着她,脸上看起来有点为难迟疑,双手紧张的揪着身前的衣角。

    沐如岚看着柯挽柔,笑容温柔,“怎么了?”沐如岚跟她不熟,或者说除了一开始总是不自量力的找沐如岚的茬的柯金兰之外,其他两个孩子她都是不熟的,或许是因为他们的母亲艾宝珍就是个自卑柔弱的人,所以养出来的孩子也都是自卑内向的,沐如岚每年过年来几天,他们都是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柯挽柔主动找她,还真是第一次了。

    柯挽柔紧张的揪着衣角,眼眶也有些红了,“表姐……我们学校今天开家长会,可不可以……”

    柯挽柔和柯金兰柯金峰都是香港私立贵族学院冠皇中学的学生,每年的家长会都是在快要放假的时候进行的,算是对各个学生们在这一个学期学习状况的总结。

    柯家这三房姨太对于柯昌煌没什么,但是对于小一辈的倒是有些影响,那些还不懂事的学生们在背后总是说他们是小三小妾的孙子孙女,艾宝珍很自卑,不敢去那种学校,柯挽柔和柯金峰也不愿意她去,那会给他们丢脸,但是他们的父亲忙着各种事情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怎么可能会去参加什么家长会。

    然而虽然艾宝珍不去参加他们不会丢脸,可是这也会让其他同学笑话,没有家长参加的学生,不就意味着在家里根本不受宠没什么地位吗?和他们相比,柯金兰的母亲熊丽丽可是每个学期都打扮严厉骄傲的像高高在上的女王去参加,给柯金兰赚足了脸面,叫学校里的学生们都以为柯金兰是正统的柯家公主,她柯挽柔和柯金峰才是小妾生的孩子。

    柯金兰和其他同学打了赌,说今年柯挽柔和柯金峰肯定又是孤零零的一个坐在教室后面,输的人要想方设法的让柯挽柔出尽洋相,好报复她抢走她的男朋友。

    沐如岚看着她,轻易便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眉梢轻挑,“你想要我代替你母亲去参加?”

    说是家长会,其实只要是家里的长辈去参加就可以了,不过柯挽柔十五岁,沐如岚十六岁,可称不得长辈,不过胜在沐如岚的身份地位,熊丽丽在她面前都只能算是一根鸟毛。

    柯挽柔点点头,希翼的看着沐如岚,只要沐如岚出现在冠皇,那么一直以柯家正统公主自居的柯金兰一定会成为最大的笑柄,她就会再也嚣张不起来了,明明不过是跟她半斤八两的人,真不知道柯金兰怎么会有那么厚的脸皮和胆子自称并且也完全认为自己是柯家公主,还口口声声的瞧不起她要欺负她,真是贱人!

    沐如岚唇角笑容微深,“不行呐。”

    “表姐……”

    沐如岚走近柯挽柔,伸出手温柔的抚摸了下她的发,在柯挽柔以为她有机会抱上她的大腿的时候,微笑温柔的道:“我没有给别人当剑使的习惯呢。”

    柯挽柔表情一僵,心脏扑通扑通的加快,如雷捣鼓。一直以来都躲在暗处悄悄的注意着这个人,她只觉得她真的很温柔很好说话很好利用,却没有想到……

    “这次我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哦,再有下一次的话,只好让你变得更可怜了呢。”沐如岚收回手微笑着道,看着全身僵硬,眸中有些恐惧的柯挽柔,心情愉快的下楼吃早餐去。

    嘛……果然她最大的快乐是要建立在别人的恐惧之上的,那种眼神实在是太美妙了呢,呵呵……

    楼下打麻将的林玉颜和李小青看到沐如岚又是一阵招呼,其他几个贵妇显然也是认识沐如岚的,微笑着打趣着,语气中带着些许微不可查的讨好。

    等沐如岚吃完早餐,柯昌煌的专属司机来请沐如岚去了一趟柯家的集团大楼。

    阳光灿烂下,圆柱体的苗条又美丽的大楼反射着耀眼的白光,门口有一个大大的广场,广场里面有一个喷泉,外面则是车水如龙的市中心大马路,可以看到有穿着西装一边打电话一边急匆匆的往大楼里赶的上班迟到的人们。

    这是柯昌煌第一次要求沐如岚,到公司里来。这其中的意味,叫柯世荣和柯世杰有些心慌意乱,生怕柯昌煌一个老糊涂,把家产全部给了沐如岚,明明他们才是他儿子,沐如岚不过是个挂着别人家的姓氏的外孙女罢了。

    少女穿着白色的呢绒大衣,一头及腰的乌发分成两半在身前,看起来美丽又端庄,那一身气质,叫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看了过去。

    有人在一楼等着沐如岚,即使不知道上面吩咐要等的人长什么样子,但是一看沐如岚,也觉得肯定是她了。

    “您就是沐小姐吗?”秘书模样的男人走到沐如岚面前问道。

    沐如岚微笑着颔首,叫看起来十分严肃严谨的男人觉得脸皮有点红,被看的有点不自在似的,“请、请跟我来。”

    沐如岚跟着进了电梯,下面一楼有人窃窃私语起来。

    “谁啊?”

    “看起来年纪很小……”

    “气质很好耶,有钱人家的千金吧……”

    “肯定是位很受宠的公主……”

    “……”

    ……

    此时,32层会议室内。

    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怪异,他们不明白,董事长为什么一早把他们喊过来,却只是让他们坐着不开始会议,而且看两位经理的脸色,似乎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是这样的。

    柯昌煌一如既往大刀阔斧的坐在类似于演讲台似的主位上,两旁的两条长桌第一个位置上,分别坐着柯世荣和柯世杰,再下去则是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此时他们已经在这个会议室里呆了半个多小时,然而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弹,老爷子坐在上面,即使心里疑惑,都不敢问出声。

    终于,会议室的大门被轻轻的敲了敲,吱呀一声打了开,一个陌生的少女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不认识沐如岚的人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而沐如岚同样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老爷子之前可没说关于公司的任何事情。

    柯昌煌看到沐如岚来了,严肃冷酷的面容上,眼神稍微的柔和了一些,看起来却依旧很严肃不容置喙,他手上的拐杖拿起一些,然后敲在地面,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岚岚,过来,坐这里。”柯昌煌看了眼他身边不知何时加上的一把靠椅。

    沐如岚不明所以,却也不问,只是微笑着朝一脸惊奇的看着她的人们优雅的颔了颔首,顺从的走过去,坐在柯昌煌的身边。

    人们更惊奇了,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在位置!即使是柯世荣和柯世杰都没有坐过呢!哪怕只是坐在柯昌煌的身边!

    柯昌煌却没有介绍沐如岚的打算,只是宣布会议开始,人们就算再惊奇也没得问,只好乖乖的一个个的发表报告,沐如岚认真的听着,没出声,也没把那一双双探究的视线放在眼中。

    “……今年的合作项目,霍家代表人不愿意签署合同……”最后一个报告的人是柯世杰,他提到这个,把其他人的视线和注意力吸引走了一些。

    南柯北霍,霍家和柯家死敌多年,但是却不代表没有合作关系,相反的,双方两家每年都会向对方提出一项合作计划,两个老头却不是为了赚钱,而是默认的用来训练和测试公司的继承人候选们的能力问题,合约和商谈什么的,基本都是由两个老头的直系血统的孩子去进行的,他们要在一定的期限内说服死敌签署一份合约,必须费尽力气,而对方同样会费进力气来应付。

    两个老头在岸上观望,看起来十分阴险,但是却不失效果。

    要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除了可观的利益在那里,还必须有人格魅力和聪明才智,否则最后只能被扑上来的后浪吞噬,到时候反倒害了他们两个商业帝国。

    “你没办法让对方代表人签署这份合约?”柯昌煌冷冷的看着柯世杰。

    柯世杰有点着急,“对方狮子大开口要求六四分成,我当然不可能同意,您也说了,八二分成不能改一点点……”

    “我问的是你做不做得到!”柯昌煌才不管什么理由,对方怎么刁难,他要的是结果。

    “我……”柯世杰尴尬难堪的低下头。

    柯昌煌又看向柯世荣,“你呢?”

    柯世荣连忙道:“我这里还有好几个案子要处理,没精力去跟那个。”

    “哼!没用的东西!”柯昌煌不悦的沉了脸,霍家老头那几个儿子甚至孙子都是人中之龙,已经连续两年打得他们节节败退了,可他这两个儿子却是一个比一个窝囊!连那点斗志都比不上人家!

    此时,秘书室室长淡淡的出声道:“霍家今年的代表人今天早晨抵达香港,据说会在这边呆上几天,现在距离限定期限,还有三天的时间。”

    “是吗?”柯昌煌点点头,看向柯世杰,“把案子转交给岚岚,今天开始她就是和霍家进行合约接洽的负责人。”

    什么?!

    所有人再一次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坐在柯昌煌身边的少女,她看起来甚至未成年,怎么可能处理这么重要的案子?对方可是霍家的代表人!

    柯世杰也慌了,“爸……董事长,这太儿戏了!岚岚她才16岁,商业上的知识她懂多少?怎么能……”

    “你从商学院出来的,怎么就不能搞定霍家那边的人让他们签约?”柯昌煌冷冷的道,阴鸷的鹰眼扫过柯世杰,厉的叫柯世杰脸色一白,不甘的握紧了拳头,却不敢再说话。

    柯世荣看了柯世杰一眼,小心斟酌着出声,“要不,还是问问岚岚吧,这份合约牵涉上亿的款项,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亏的不仅仅是钱,只怕霍家那边也会嘲笑我们。”

    两方每年的签约问题,说白了就是一方要努力的争取利益,另一方要狠命的坑对方的利益,谁输谁赢,也是看谁从中赚得多,谁又吃亏了,而近两年,柯家一直是吃亏的那一方。

    “是啊是啊,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万一被对方说成我们柯氏没人了才派出一个小娃娃,可就不好了。”有人附议道。

    他们都不相信,一个未成年的少女怎么可能应付得了连他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大人都应付不了的霍家人,老爷子也未免太草率鲁莽了。

    沐如岚坐在位置上,沉默着没有说话。柯昌煌这是要安排她进入商场了?比她预想的早了不少呢,只是她对商没兴趣呐,这可怎么办呢?

    柯昌煌看向沐如岚,“你怎么看?”

    沐如岚有些无奈的笑,“可以试试看,不过结果不保证哦。”让她去从医还差不多,竟然让她去从商,不过,似乎也蛮有趣的,可以试试看。

    柯昌煌满意的点点头,让柯世杰把相关的文件都拿给沐如岚,而在其他人眼中,沐如岚简直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晚点她就知道怎么死了。

    沐如岚翻开文件,第一页空白一片,只有一行字。

    霍氏代表:董棋。

    ……

    冠皇中学。

    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校门口,一抹高挑的身影走了下来,一身银色修身的西装,一头修剪整齐的发,一张俊美的面容,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挡住一双锐利冰冷的眼眸,面无表情和抿紧的双唇使得男人看起来有些刻薄,好似随时都会被毒舌蛰一下似的。

    校门内,一个穿着校服背着单肩包的俊美少年一看到他,立刻就冲了出来,一脸焦急,“你怎么那么晚啊?快点快点,家长会马上开始了,老处女说了,今年我再没家长过来就要打电话找爷爷了!”

    “你也有怕的时候?”董棋面无表情的说着,却叫人觉得有种浓浓的嘲讽之意。

    霍瑾枫瞪他,尼玛个死刻薄,看在他有求于他的份上,他忍!

    董棋见霍瑾枫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嘴角扯了扯,迈着步伐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一辆车子也在门口停了下来,沐如岚背着背包,看着华丽的校园,微微的眯了眯眼。

    ------题外话------

    二更完毕!~\(≧▽≦)/~啦啦啦撒票么么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