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麻雀要革命 » 第二部 第十五战:晕眩!状况百出的悠长假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取款取不了优德w88中文w

小说:麻雀要革命作者:郭妮
返回目录

    在原爱姐的“威胁”下,我、蒙太一还有金映明第二天中午在学校门口碰头,一起去原爱姐那补习。

    “喂!拿。”金映明突然把手里的书包递到了蒙太一面前。

    “嗯?干吗?快把你的书包拿开啦!臭死了!”蒙太一不耐烦地把金映明的书包用力推开。

    “一个月。拿。”金映明坚定地把书包再次递到蒙太一面前。

    啊!对了!蒙太一不是和金映明约定好,如果金映明把试卷给他抄,他就帮金映明提一个月的书包吗?

    唉……蒙太一,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你就任命吧!

    “喂!耗子!我抄了你的试卷以后没有一科上了20分耶!你还有脸要我帮你提书包?!”蒙太一气鼓鼓地说。

    “拿。”金映明坚决地回答。

    “死耗子!你听不懂我说话啊?!”

    “骗子。”

    “……”

    惨了惨了……我好像已经闻到空气中浓烈的火药味了。就从学校门口到原爱姐家十分钟的路上,他们不会又要上演什么“斗殴事件”了吧?!

    上帝保佑,千万不要啊,否则原爱姐一定要气死了。

    “拿。一个月。”

    蒙太一眼睛滴溜溜一转!

    “好啦好啦!!烦死了!好像和尚念经一样!”

    啊?!蒙太一居然接过了金映明手中的书包!!不会吧!难道说蒙太一要向金映明认输了?!

    不过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蒙太一刚刚接过金映明手中的书包便把书包里的书统统倒在了地上!

    “……”金映明看着地上的书发愣。

    “蒙太一,你这是干什么?”我惊讶地问。

    “嘻嘻嘻嘻!小麻雀,我只答应帮死耗子拿书包,又没说要帮他拿书包里的书!哇哈哈哈哈!”

    啊?不是吧?竟然可以这样!

    “捡起来。”

    “不捡,就不捡!怎么样怎么样?!”蒙太一嬉皮笑脸地甩着金映明的书包,一溜烟跑了。

    “我帮你捡!”看看金映明皱到打结的眉头,我连忙蹲下身子,替蒙太一收拾烂摊子。

    一本……

    两本……

    三本……

    咦?一只手扯住了书的另一头,蒙太一回来了吗?我抬起头——金映明!!

    是金映明!他也一声不吭地蹲下来捡书……

    “情人节,去哪?”

    ……什么?什么去哪?是金映明在说话?

    “约定,情人节!”

    我终于想起的舞会上情人节的约定,他是在向我发出邀请吗?我感觉自己的舌头再次打结。

    “我……我……随便!”

    “哦,去看电影。”

    “啊?……嗯……好的。”我的脸已经烫得不行了,好像是突然得了很严重的发烧……

    “我们快走吧,原爱姐还在等呢。”我低着头,压着颤抖的声音,说完转头就跑。

    正当我尴尬得不行的时候,蒙太一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小麻雀,你怎么还在这里磨磨蹭蹭啊!快点走吧,迟到了,老女人可要发飙的。”

    一想到原爱姐发火的样子,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你们两个笨蛋!快点给我到桌子这边来坐好!!”原爱姐气鼓鼓地对着两个从进门到现在一直在冷战的家伙吼道。

    “嗯……”金映明老老实实地答应着。

    “是!遵命!我马上来!!”看来蒙太一知道自己又犯了错,一脸献媚地坐在了我的旁边。

    “好了,你们三个,现在把英语书翻到第78页!”

    “78……78……”蒙太一像念经一样拿着书拼命地往后翻!

    可是金映明……天啊!他竟然又开始“钓鱼”了!他一边闭着眼睛呼噜呼噜地打瞌睡,一边翻着英语书!

    “金映明!金映明!!”原爱姐气呼呼地叩了叩金映明的头。

    “嗯……”金映明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原爱姐。

    天啊!他这个表情好可爱!不管是谁看见了都不会舍得生他的气吧!

    果然不错!原爱姐看着金映明就没有了脾气。

    “好啦好啦!真是受不了!快点把书翻好!”

    “哦。”

    “啧啧啧啧!死耗子!北原爱老师这么辛苦帮我们补习!你竟然还这个态度!太不把北原爱老师放在眼里了吧!”蒙太一一脸不屑地说。

    “哦,那你又怎么样呢?”原爱姐斜睨了一眼挑拨离间的蒙太一。

    “哦!像我这样勤奋好学的学生,当然是谨遵北原爱老师的教诲!书我已经翻到78页了!”蒙太一精神抖擞地大声说道。

    不会吧?他什么时候这么老实了……我偷偷地瞄了一眼有点反常的蒙太一。

    啊!一个超级大特写的电眼mm正风情万种地冲我微笑……蒙太一翻的书……书……是英文版的成人杂志?!呜呜呜呜!我就说蒙太一不可能突然变乖啊!

    “混蛋!!”原爱姐暴跳如雷地朝蒙太一的头上猛拍了一巴掌,“谁让你把这种东西带来的啊!!”

    “啊!可是校训不是说寓教于乐吗?!”蒙太一抱着头委屈地大叫。

    “臭小子!这个时候就知道把校训搬出来了啊!看打!!”

    原爱姐不由分说地又是一掌!!

    “哇!可是这也是英文书啊!!”

    “这是什么狗屁英文书啊!!看来你还没有学乖啊!!”

    “啊!老女人住手啦!!很痛耶!!”

    “少废话!!”

    原爱姐和蒙太一在房间里玩起了追杀游戏,而金映明那个家伙竟然还安然地趴在桌子上吐着泡泡!

    呜呜呜呜……我真的是来补习的吗?

    半个小时后,蒙太一终于被原爱姐逮住,猛k了一顿!而金映明也被原爱姐从周公那里给拽了回来,并附赠了头顶上的一个包!

    我们的补习在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后终于开始了!

    “这个单词必须去掉最后一个字母才能加ing……”

    滴滴滴滴……

    “啊,是启振啊……老大我正在学习……什么?!这么嚣张?帮我干掉那帮小子……”

    “那么这句话翻译成中文就是……”

    滴滴滴滴……

    “跟你说了……啊?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好!我待会过去摆平他们——啊呀,老女人你怎么能拿铅笔飞我……招呼也不打一个……”

    ……

    “这个名词是不可数名词……”

    “呼……呼……”

    咦?哪里传来的轻微的鼾声?

    我的天啊!看上去正在“专心看书”的金映明,竟然发出了轻轻的鼾声?!他竟然又坐着睡着了!

    “金映明?……金映明你给醒一下啊!……”

    ……

    “蒙太一,如果你只有一天寿命,你最想到哪去?”

    原爱姐好像是被蒙太一给气糊涂了,突然问出了一个与上课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老女人,这个问题有点难度,我想想啊!”蒙太一开始思考,“我就留在这里吧!对,就留在这里补习!”

    “哦?臭小子,你还有有点好学精神!”原爱姐的脸稍稍缓和了一点。

    “那是,因为我在你这里补习,就会有‘度日如年’的感觉啊!”

    “你说什么?!……”

    乒呤哐啷!乒呤哐啷!

    原爱姐掐着蒙太一的脖子又是一顿爆打!我为已经差不多要阵亡了的蒙太一沉痛默哀三分钟……

    当时钟敲响21下的时候,原爱姐终于合上了英语课本。

    “好了,今天的补习先到这里吧!”

    哇!结束了吗?!呜呜呜呜!太好了!我揉了揉酸痛的屁屁,打了一个已经憋了好久的大哈欠。

    我转头看了看金映明。哇!好厉害!他竟然可以坐得笔直地睡觉。至于蒙太一……更难得,他竟然这么久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呆呆看着桌面,不会正在盘算待会的流血冲突事件吧!

    “咦?就结束了?!”蒙太一突然回过了神。

    “嗯……”睡得死死的金映明也醒过来了。

    “好累哦……”我伸着懒腰喃喃地说。

    “嘿嘿!小麻雀!你果然还是修行不够啊!这么快就喊累!你看看我!一点事都没有!就算再来几个小时也没有问题!”蒙太一得意洋洋地说。

    “真的吗?”原爱姐看着蒙太一,抬了抬眉毛。

    “那是当然!”

    “那好,你们今天就把这份试卷做完再回去吧!”原爱姐把三张考试卷扔到了我们的面前,“过两小时我再来收试卷!”

    啊?!不是吧!!还要做考卷?!

    我和金映明用杀人的目光瞪着蒙太一!

    “啊……啊……”蒙太一看看我又看看金映明,“你们瞪着我干啥?!不就是做张卷子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没什么大不了才怪!!呜呜呜呜!我会死的啦!!都怪蒙太一这个大笨蛋!大笨蛋!!

    我看着试卷痛苦地咬着笔杆,而金映明则拍了拍嘴巴打了个哈欠,倒在桌上又睡着了!

    “嘻嘻嘻嘻!”蒙太一突然一声窃笑。

    “你……你要干吗?”我紧张地问。

    “小麻雀!死耗子睡觉的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我决定要帮他化化妆!”

    “化……化妆?!”

    我还来不及阻止,蒙太一已经拿着水彩笔蹦到了金映明的面前。他捂住嘴忍着笑在金映明的脸上画了一个圈……又一个圈……

    啊!老鼠!蒙太一竟然在金映明的脸上画了个老鼠!那白皙的脸,被水彩笔画的乱七八糟,沉睡的眼睛莫名其妙地多了几个圈,脸颊上还有几根老鼠歪歪扭扭的胡须,一根又粗又长的老鼠尾巴从鼻子这里拖下来,遮住了迷人的双唇。

    “……”

    “呵呵!小麻雀!你看你看!死耗子这样是不是漂亮多了?!”蒙太一捂着嘴巴奸笑。

    “……”

    我满脸无奈地看着蒙太一,这个家伙几天后走在路上被雷劈死,我也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蒙太一大功告成后,把笔往桌上一扔,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最后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算了算了,不管他!我还是先把卷子做了吧!不过……呜呜呜呜!我真的好累哦!

    又过了半个小时。

    “呜……”金映明挠了挠头坐了起来。

    “啊!你……你醒啦?”我和金映明四目相对。

    “扑哧!”

    “嗯?”金映明困惑地看着我。

    糟糕!刚才看见蒙太一在金映明脸上的“大作”,忍不住笑出了声!实在是太失礼了!

    “啊……没……没什么……”我拼命地忍住了笑。

    “洗手间?”金映明眨巴了一下睡眼朦胧的眼睛问。

    “厕所?啊!在……在那边!”我指着靠右边的一扇门回答。

    “谢谢。”金映明说完站起身朝厕所走了过去。

    可是当他经过挂在墙上的一面镜子时,金映明突然停了下来!

    完了……他发现了……

    “谁画的?”金映明指着脸上的老鼠愤怒地看着我。

    唉,算了!看来蒙太一和金映明这一战在所难免了,我还是老实交待了吧……

    我想着,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沙发上呼呼大睡的蒙太一。

    金映明飞快地走回到桌子,拿起桌上的水彩笔走到蒙太一面前,在蒙太一的脸上专心画了一个大大的猪屁股!

    “扑哧……”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天生一对、地上无双的活宝啊!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蒙太一突然从梦中惊醒,警觉地四下里看了看。

    “白痴。”金映明冷冷地说。

    蒙太一看着金映明愣了愣。

    “嘻嘻嘻嘻!小麻雀!你看他那张脸!真滑稽!嘻嘻嘻嘻嘻!”蒙太一指着自己的“杰作”拼命地偷笑。

    唉……这个笨蛋!你自己的脸上也被画了啦!!

    蒙太一见我脸色不对,走到镜子前一瞧!

    “啊!!死耗子!!你竟然敢在本大爷脸上画猪屁股!!我要杀了你!!”

    蒙太一和金映明终于“理所当然”又闹起来了,蒙太一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个抱枕,冲着金映明就扔了过去。

    吱——

    就在这时,原爱姐推开门走了进来。

    “嘭!”抱枕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原爱姐的脸上!

    世界突然安静了——

    抱枕在短暂停留了30秒后,从原爱姐的脸上缓缓落下,露出一张涨成猪肝色的脸。

    “哪个混蛋!……咦?你们……哇哈哈哈!你们脸上!猪屁股?哇哈哈哈!”

    当原爱姐看到“小老鼠”和“猪屁股”的时候,她捧着肚子笑倒在了地上!

    “啊!你这个死耗子!害老子丢脸?!士可杀不可‘卤’!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啊啊啊啊!”蒙太一被原爱姐夸张的笑声羞得满脸通红,顿时“大开杀戒”!

    金映明朝蒙太一狠狠地瞪了一眼,灵活在房间里又跑有闪,让蒙太一怎么也抓不到。

    乒呤哐啷!乒呤哐啷!

    “哇哈哈哈!哇哈哈哈!!”

    …………

    呜呜呜呜!我的天啊!我的补考真的可以通过吗?!谁来救救我啊?!

    奇迹!实在是奇迹!!

    每天去原爱姐家的补习,成了要赴华山论剑一样,因为金映明和蒙太一几乎每天都会“以武会友”!而厚重的英语书也成了我“居家旅行必备之工具”——随时用来挡掉从天而降的笔头或是废纸团。

    可是即便是这样,我们三人竟然都通过了补考!

    老天爷啊!您终于显灵了!求您继续保佑我在今后的日子里也能安安心心、平平静静地度过吧!

    比如说这个已经风平浪静了好一段时间的的寒假……

    万岁!生活多么美好!空气多么清新!深呼吸——

    咕噜!

    啊,肚子好饿哦……我揉着惺松的睡眼走向餐厅。

    咦?餐桌上空空的!爸爸妈妈呢?

    桌子上留了张字条:

    秋秋:

    我们今天早上7点钟的飞机,所以没有叫醒你。吃的东西都在冰箱里面,抽屉里有些现金备用。晚上睡觉关好门窗,出门记得关水电,带好钥匙。

    一个人在家要注意安全,千万别让陌生人进门!另外,电视少看一点,好好看书,完成作业。

    有什么事情就给我们打电话。

    妈妈即日

    我回头看了看空荡荡地客厅,对了!我怎么给忘了!前两天妈妈参加抽奖活动,竟然中了海南******一周游的奖券,一共有四张,所以他们就带上两个哥哥一起去了,作为小妹,他们以“高中生应该在家里认真读书”为由,把我强行留在家里看家!

    唉……年纪小就是没有地位啊!

    不过这样也好,我一个人在家就可以无拘无束,就算看电视到深夜也不会有人管我了!嘻嘻!好棒!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喂,您好……”

    “喂!您好!请问是麻秋秋小姐吗?”

    “嗯,在啊!你……”呃?电话那头传来这么正式的称呼让我吓一跳。

    “我们的爱心快递公司,受蒙先生的委托,给您送来一份快递,麻烦您开门签收一下。”

    “啊?!……”

    “嘟嘟嘟嘟……”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

    汗……现在的快递公司效率怎么这么高,我立刻跑到门口打开门。

    呃?没弄错吧?行李箱?谁送我这么奇怪的东西……

    “瑟坡爱日!思维特……”(标准英语发音的意思是:surprise!sweet!)

    “蒙……蒙太一?!”

    我惊讶地看着快递员脱下帽子,不是蒙太一那家伙还会是谁?!他正拿着那个大行李箱,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冲进了我家!

    “小麻雀!哪个是你的房间啊?”蒙太一站在客厅里大声问。

    “那……那个……”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我,愣愣地指了指自己的房门。

    “嗯……那就是这个了!”蒙太一说着便推开我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啊!蒙太一!那是我的房间啊!别进去!!”我惊讶地大叫着跟在蒙太一后面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蒙……蒙太一!你到底在干吗?”我看着把自己的行李箱在我房间里打开的蒙太一,惊慌失措地问。

    “小麻雀!你看这是什么!”

    蒙太一根本就没觉得自己是个“不速之客”,反倒指着他行李箱里一大堆模型,兴奋地看着我。

    “……”这家伙!我刚刚问他话他没听见吗?!

    蒙太一见我不回答,便自顾自地把箱子里的模型全都倒在了我的床上!

    “蒙太一!不要把你那些玩具都倒在我的床上……”

    “嘿嘿!小麻雀!你这就不懂了吧!这些不是玩具,都是高达!他们可都是大有来头的啊!”蒙太一眼睛晶晶亮亮地说。

    模型有没有来头关我什么事啊?!我是问你为什么突然跑来我家,还干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

    “蒙太一!这些……”

    “看这个!知道他叫什么吗?”蒙太一根本就不管我想要说什么,他拿起床头上一个穿着蓝色盔甲的模型说,“他的名字是strike!酷吧!哈哈哈!不过我给他取了更酷的名字,‘蒙皇帝’!怎么样!很有型吧!”

    “……”酷你个头!!

    “再看这个!”

    这次,蒙太一拿起一个穿着绿色裙子的妖艳女人的模型,得意洋洋地说:

    “这个可是我的皇后!嘿嘿……还有旁边那个是王妃一号、王妃二号……”

    这家伙是脑袋撞坏了吗?……还皇后!我的天……还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

    蒙太一见我脸色不好看,赶紧放下了他手中的“皇后”,一脸谄媚地说;

    “嘻嘻!小麻雀!你在吃醋吗?别生气!我只是先遇见我的‘皇后’而已!不过我现在决定了!这个‘皇后’是我的东宫皇后,你就做我的西宫皇后好了!怎么样?!”

    呜哇!!这个猪头!!谁要做你的西宫皇后啊!我恨不得立刻把这些莫名其妙的模型和眼前这个家伙全部消失掉!!

    可是蒙太一那个笨蛋根本就不理会我由红变白,由白变青的脸色,他把模型全都摆放在我的床头柜上,然后在箱子的最底层拿出两条大裤衩就要往我的衣柜里挂!

    “住手!!”

    我终于忍不住了,冲过去挡在衣柜的前面,做出誓死捍卫最后一块领土的表情!

    “咦?小麻雀!你别挡着啊!”蒙太一困惑地看着我。

    “你……你干嘛带这个东西来我家?!”我满脸通红地问。

    “这个东西?”蒙太一拿着裤衩在我面前晃了晃,“这可是为了让你看到最真实的蒙太一而专门准备的哦!”

    “最真实的蒙太一?……什么意思……”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爱要坦荡荡’!如果穿那么多衣服怎么叫坦荡荡嘛!所以换洗的衣服我就只带了两条裤衩来!”

    “你……你打算在我家住?还要穿……穿这个……”我感觉自己快要昏倒了!

    “那是当然啊!”蒙太一非常肯定地回答。

    “……”

    这家伙是不是有三只眼啊,爸爸妈妈前脚走,他后脚就来了,我的天啊……

    等等!这一切不会跟蒙太一有什么关联吧?……

    啊!我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呜呜呜呜!

    “啊!对了!我竟然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蒙太一突然一怔,飞快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金映明吗?”

    嗯?金映明?!这家伙突然打电话给金映明干吗?!

    “嘿嘿!我告诉你!我现在正在小麻雀家……对!我已经住在这里了!……死耗子!你给我听好!小麻雀已经是我蒙太一的人了!!我们等会就要出去约会!!……考得比我好有什么用!我气死你,哈哈,气死你!气死你!”

    蒙太一终于在“气死你”中挂断了电话,可是我怎么感觉被气死的人会是我!

    呜……蒙太一这个家伙太过分了!

    “蒙太一!你发什么神经啊!干吗突然跑来我家,还给金映明打电话!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啊!你……你快点给我出去!!”

    “嘿嘿嘿嘿!”

    啊!这家伙竟然还嬉皮笑脸的!呜呼……真是败给他了……

    “好了啦小麻雀!难得把你家里的人都支走了!你就不要生气了啦!”

    家里的人被他支走?……什么意思?!

    我睁大眼睛困惑地看着蒙太一!

    蒙太一神秘地冲我笑了笑,伸出手指比了一个v字。

    我一下子的恍然大悟,原来爸爸妈妈他们的“快乐海南之旅”是蒙太一的杰作啊!

    蒙太一!你你……你真是太阴险了!竟然用“调虎离山”?!

    “好啦!小麻雀!我们一起过节吧!”

    “过……过节?”

    “咦?!小麻雀!!你傻啦?今天是情人节啊!!”蒙太一惊叫!

    “情人节?!”

    啊!我还真忘记这件事了……我突然想到一个月前蒙太一和金映明的那个赌约,该不会都是因为那件事情来的吧!可是按照他们的睹约,我不是应该和金映明过情人节的吗?他上次……

    “呜呜呜呜!我真可怜!本来还指望能收到你亲手做的巧克力呢!看来是没有指望了!”蒙太一突然想到什么一脸兴奋,“不过没关系,我可以送给你礼物啊……”

    “不……我不去……救命啊……”

    我被蒙太一“绑架”到了街上,发现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似乎街上的空气都变得甜蜜了许多。

    “哥哥,姐姐这么漂亮,买支玫瑰花送给她吧!”一个小男孩拽住蒙太一的衣角。

    虽然知道小男孩说的是奉承话,可我脸还是禁不住红了一下。有异性称赞我啊,飘……

    “不要,这年头还送花,太老土了!”蒙太一一脸不屑地回道,“只有那种老姑婆、花痴和结婚狂,才会喜欢这种东西呢!”

    老姑婆……花痴……结婚狂……

    突如其来的三座大山压在我的头上,让我握着小男孩递来的玫瑰花的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啊?……呵呵……”蒙太一转过头看到面如死灰的我,开始满脸陪笑,一副讨好的样子,“呵呵,小麻雀当然除外,绝对除外!”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

    我沮丧的把花还给小男孩,却被蒙太一拖到了一条街道的入口。

    呃……

    这不是妈妈常来“瞎拼”的稻穗街吗?据说这里有许多“a货”!说不定就可以买到真的名牌产品,而且价钱很便宜!

    “老王!我来啦!!”蒙太一豪气十足地冲一个卖衣服的商贩打招呼。

    “啊!蒙少爷!您又来了啊!呵呵呵呵!!”那个商贩连忙站起身来迎接。

    “我今天是带女朋友过来见识一下的!有什么新货吗?!”蒙太一说着转过头神气八拉地对着我说,“这里是我的地盘!这里的衣服随便你挑!都算我的!”

    啊……这……这不太好吧……

    “咦?怎么回事?!拿啊!!小麻雀!”蒙太一见我们站着不动不耐烦地催促。

    “啊……那个……蒙少爷!”老板突然叫住了蒙太一。

    “嗯?什么事?”

    “那个……您在我这里拿东西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以前您在我这里欠的账……是不是……呵呵呵呵……”

    “喂!老王!你搞什么啊!”蒙太一一把架住老板的脖子小声说,“今天我女朋友都来了,给我点面子好不好!欠你钱的事下次再说!”

    ……

    蒙太一这个笨蛋!说悄悄话不会小声点吗?

    “啊!好好好!”老板苦笑着点头。

    蒙太一满意地笑了笑,走到摊子前面抱起一把衣服就塞到了我的手上!

    “好了!今天就拿这些吧!老王!谢谢你了啊!!”

    “哦!呜呜呜呜……”

    “……”

    “哇!她买了好多衣服啊!”

    “真的耶!竟然用捧的!好夸张!”

    路过的人对着我好奇地指指点点。

    “嘿嘿!小麻雀!以后你要到这里来买东西只要报上我的名号,随便拿!”蒙太一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稻穗街谁不知道我蒙太一!那个死耗子修炼一百年也达不到我蒙大爷这种境界的!哈哈哈哈!”

    呜呜呜……就算修炼两百年也不要达到这种境界!刚刚看到那个王老板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心里七上八下的!

    “呵呵……蒙太一,我觉得我还是不太适合这些衣服,还是算了吧……”我赶紧把手里一堆五颜六色的衣服还了回去。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情人节应该要送你一些最贴心的东西,快跟我来,我印象中好像是在那边……”蒙太一拽着我往另外一个方向走过去。

    “快到了,快点啊,小麻雀……”蒙太一似乎看到了目的地,兴奋地冲我叫到。

    唔……什么地方啊,这么兴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

    “爱慕内衣店”,五个粉红色的大字在阳光下含羞带涩地向我招手。

    内!衣!店!!

    蒙太一该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吧?这就是他所说的“最贴心的礼物”?!

    我拼命地想要挣拖蒙太一的手,却像被铁钳给夹住一样动弹不得,只能惊恐地看着我们向目的地一步步接近。

    “小麻雀,是不是从来没有收到过情人节礼物?你看你都兴奋得发抖了……”蒙太一回头冲我帅气地笑笑,“就快到了,别急啊……”

    “我……”

    救……救命啊……呜呜呜……我的一世清白……上帝啊、佛祖啊、真主阿拉啊,您就慈悲为怀,放过我吧!

    闭上眼睛,没事,没事的……我在做梦……做梦……

    “小麻雀,你到这等等,我进去帮你买了出来哦!”蒙太一开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自我催眠。

    轰——

    我狂晕,他去帮我买?有没有弄错?!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很多个“蒙太一”版的蜡笔小新,弄得我晕头转向!

    “蒙太一,你给我站住!”我睁开眼睛大声吼道。

    “小麻雀,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带的吗?”蒙太一停住正要跨进超市的脚,回头问我。

    超……超市?

    那……刚刚……

    我把目光往边上一扫,看到了刚刚让我提心吊胆的五个字还在超市的旁边闪耀。原来是我会错意了。

    呵呵……呵呵……我就说啊,怎么会……麻秋秋,原来你会错意了……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地,脸却不由自主地唰地一下红了。

    “看你脸红成这样,一定是热了,我帮你买一瓶绿茶啊……小麻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好慢啊……正当我在犹豫要不要再回去,蒙太一抱着一个礼盒兴冲冲地回来了。

    “小麻雀!这个送你!”

    “这是什么?”我好奇地接过大大的礼盒。

    “你看那边!”蒙太一伸手指着马路对面一块大大的广告牌,“爱她就给她最特别的呵护!——我受了启发,决定情人节一定要送你最体贴的礼物!”

    明明知道蒙太一刚刚念的是广告牌上的广告词,可我的心为什么突然会跳得特别快?

    “嘿嘿嘿嘿!小麻雀,这个礼物我可是找了好久的,主要是我比较满意它包装上的广告词,怎么样?喜欢吗?”蒙太一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嗯……喜欢!”

    “哦!对了,小麻雀!”蒙太一突然单脚跪下,抓住我的手。

    “蒙……蒙太一!你……你干什么!”这家伙疯了吗?!干吗跪在地上啊?!这是大街啊!

    我吓得失魂落魄,拼命地抽手!

    “小麻雀!今天是情人节!我要朗诵一首诗献给你!”蒙太一酸不溜丢地说。

    “朗……朗诵?!”

    “啊!!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这个男生在干什么啊?好奇怪哦!”

    “可能是在向那个女生表白吧?”

    “哇!好大胆!”

    路上的行人像看把戏一样好奇地向我们指指点点。

    “蒙太一……求求你!快……快起来啦!”我急得拼命地拽蒙太一的手!呜呜呜呜!真是丢死人了!!

    “……啊!!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蒙太一这个笨蛋!念一段就够了,干吗还要念啊!街上所有人都开始放慢脚步向这边看来,上帝,你救救可怜的麻秋秋吧!

    “呃……那个……蒙太一,我很好奇你送我什么礼物,你能陪我一起拆开吗……”

    “好啊好啊,小麻雀!快点把礼盒打开哦?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的!”

    太好了……终于成功转移他的注意力了,再表白下去,我就可以再次投入滚滚江水虹河中了……

    我轻轻地扯开礼盒上的丝带,打开了盒子……

    “啊!这……”我看见礼盒里的东西,顿时化作一尊石像。

    华丽的礼盒里面,躺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蓝色的包装袋上写着几个飘逸的大字:

    “安又乐的保护,体贴又周到!”

    轰——

    我觉得自己马上被这11个字化成的巨石狠狠砸中,分崩离析,然后四分五裂。

    我的天啊!!这个礼物……

    “啊!这……这是什么鬼玩意?!”蒙太一也傻了,他抓起一包蓝色包装左看右看!“呃,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呜……”

    哗——

    四分五裂的我,又毫不客气地被捏成了粉末,摊在地上。

    “哇!小稀快看!那边好像有人在求婚耶!——咦?那两个人好面熟啊!”

    嗯?这个声音是……啊!是紫蕾!!还有上霞稀!!

    已经石化的我惊讶地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个女生,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只有嘴角在不停地抽搐。

    紫蕾惊讶地看着我,然后朝单腿跪地的蒙太一望……

    “蒙太一!你跪在地上干吗?”紫蕾不敢相信地看着蒙太一。

    “背诗!怎么样?”蒙太一见好事被打断了,不耐烦地站了起来,然后把手里的东西往盒子里一扔。

    “背诗?”紫蕾瞪了我一眼我手上的礼盒,“哟!还送了情人节礼物呢?蒙太一,也让我们见识一下你送了多特别的礼物啊!”

    紫蕾自顾自地凑上来看了看:

    “啊?!卫生巾!!蒙太一!你送这个给麻秋秋?!”

    “关……关你什么事啊?”蒙太一满脸通红地大叫。

    “啊……对不起,这……这是我自己买的……”我挣扎了一下,硬着头皮上前帮蒙太一解围。

    紫蕾蔑视地打量了我一下,“麻秋秋,你真是不要脸,拿着这个东西在外面乱晃也就罢了,干吗还要勾引人家的未婚夫啊?!”

    “喂!紫蕾!你想死啊!!快点给我闭嘴!!”蒙太一一把将我拉到了他的身后。

    “哼!小稀!你看看你的未婚夫在做什么?”紫蕾哼哼地说。

    上霞稀冷冷地望了我和蒙太一一眼,看不出她的情绪。

    “我和这个脏男人没关系。”

    说完,上霞稀头也不回地走了,紫蕾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朝上霞稀追了过去。

    完了……完了……

    我觉得最后地上的那摊粉末,也随着她们俩离去的旋风,飘然……远去……

    消失……不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