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麻雀要革命 » 第二部 第二十二战:激荡!水幕洞天的壮志凌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w88电脑中文官网亚洲必赢net 234

小说:麻雀要革命作者:郭妮
返回目录

    1

    “这……这就是虹桥洞天?!”北晨星指着我们面前这个破旧的帐篷,转头惊讶的问!

    “嗯……”我看着眼前一片荒凉,哪还有昔日快乐的影子?木先生,原爱姐,柄叔……大家都不在了,想到这里我的心凉凉的。

    “你们确定要住在这吗?”北晨星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然后目光落在了金映明的身上,“明,你真受得了这里吗?”

    北晨星的话让我一下子愣住了。

    的确,我和蒙太一也许能适应这样的生活,可是金映明,这个一直生活在童话里的王子,他能过这样的生活吗?

    “死耗子,我劝你还是回去好了!这里是我和小麻雀的蜜月之旅……”

    “我可以。”金映明打断了蒙太一美好的憧憬,给了北晨星一个肯定的眼神,“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星。”

    北晨星微挑了一下嘴叫,扬了扬头,深深得吸了一口气:“好,过几天我再来看你们。”

    金映明点了点头。

    北晨星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转身停了下来,他抬起头,好象欣赏这虹桥美景一样,最后他微笑着朝我们三个挥了挥手,开车离开了。

    北晨星一定是在为我们感到开心吧。想想从开始到现在,北晨星给我的帮助,我竟然还没有机会好好感谢他。今天,要不是他,我们三个人的命运不知会怎样呢……

    “耶!我的流浪生活正式开始了!小麻雀!高不高兴?!”

    望着一脸兴奋的蒙太一,我没由的伤感起来,金映明是逃婚出来的,蒙太一也是离家出走,整个四大家族现在恐怕乱成一锅粥了!我们待在这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你不高兴吗,小麻雀你傻了?

    蒙太一见我没反应,走到我们边蹉我的脑袋!”没事的!“金映明突然望着我,仿佛猜到我在想什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死耗子,谁要你在小麻雀身边了,她有我已经够了。“”白痴。“”你说谁白痴?我警告你不准再叫我白痴!

    “白痴!”

    蒙太一做了要揍金映明的架势。

    “咕噜----咕噜-----”

    我肚子里传出的抗议,让所有的争吵都嘎然而止。好饿哦,晚饭都没顾得上吃,又跑了那么久。

    “嘿嘿,小麻雀!死耗子!我们来比赛捉鱼吧!”

    “比赛捉鱼?”蒙太一又想出什么馊主意?!

    “烤鱼吃啊!你们肚子不饿吗?”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个?!以前在虹桥洞天木先生和柄叔教过我抓鱼的,只是手艺好久没练,不知道生疏了没有。

    “对啊!输了的人就是笨蛋,死耗子,以后我叫你笨蛋你就得答应!”蒙太一说着跳进了浅水区。

    “笨蛋。”金映明说着也跳进了水里。

    “小麻雀,你快来啊!”

    蒙太一这个笨蛋……不过眼前的画面让我心情好了许多,嗯……不管那么多了!学校……婚礼什么的,统统见鬼去吧!

    现在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不管这样的日子并能持续多久,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要很开心地度过。

    “我来啦!哈哈……蒙太一!金映明!我不会输给你们的!”我卷起裤脚,一下子蹦进水里。

    “啊,小麻雀,你干什么,你把水全都泼到我的脸上啦!”

    “我身上也有。”

    “哈哈!没关系!你们两个不是大男生吗?!一点水花怕什么?!”说着,我对他们做了个鬼脸,再用力地踏了一脚水花。”嘿嘿!小麻雀,你这样说的话……看招……‘冲击波’……“”白痴!你泼到我了!“”哈哈!我这叫声东击西!!“”看我的!“”哇!救命!“”手持鱼竿向天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月天的虹桥上空回荡着我们欢乐的笑声!

    这样的逃亡,这样的处境,似乎让我们更珍惜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不管明天如何,金映明……蒙太一,他们都将是我一生中最最重要的人!

    2

    劈哩啪啦!劈哩啪啦!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春天的夜晚还是有点寒意,蒙太一在帐篷里找到一些生火煮东西的器皿,在帐篷外面生起了火。

    经过一番打闹,蒙太一一共抓到四条鱼,金映明抓到三条,而我也经过拼死搏斗,抓到了一条。

    我们脱下了湿漉漉的外套,围着火堆席地而坐。”不知道那个老女人现在怎么样……“蒙太一突然蹦出来一句这样的话,让我浑身一怔!

    原爱姐……木先生……好久没有看见他们了……好想他们……

    往日在虹桥生活的点点滴滴,突然向潮水一样地向我涌了过来!

    [”秋秋……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会钓鱼啊……“”秋秋,如果第一次我把烤好的鱼递给你的话,现在你就不会说容易了吧!不自己拿钓竿去试试,怎么知道河里有没有鱼呢?”

    “我们的灰姑娘,总算要自己去抢水晶鞋了。“]

    这一切已经发生了很久,可是我现在又回到了这里……

    我回头望了一眼残破的帐篷,心里一凉,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你怎么了?“金映明困惑地看着我。”没……没什么……“我慌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小麻雀,你怎么突然哭了?!“蒙太一着急地问,然后转身推了金映明一把,”死耗子,小麻雀坐在你旁边,肯定是你害她哭的!“”不是我。“”不是你难道是我啊?!“”好了!不要吵了!蒙太一……我……我只是想吃苹果而已……“我赶紧编了一个谎言,否则这两个家伙又要打起来了。”想吃苹果?!小麻雀你想吃苹果想到哭了啊?!这么夸张?!“蒙太一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我……我就是突然特别想吃啊“

    这家伙……干什么要刨根问底啊……”那好!我去帮你弄苹果来吃!“蒙太一突然站了起来。”等等,蒙太一!你要去哪里……“

    我想叫住蒙太一,可是他嗖地一下就没了身影。

    那家伙怎么这么冲动!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我开始担心起来。”我也去。“金映明说着也站起了身。”啊……等等!金映明!“我突然叫住了他。

    金映明回过头来看着我。”啊……我……我有话想对你说……“看着金映明的脸,我突然又结巴了起来。”嗯。“金映明在我身边乖乖地坐了下来。”那个……金映明……你……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金映明被我劈头盖脸的问题,弄得愣住了。”不知道。“”你会回去吗?“”……“”你舍得抛下所有的一切?“”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一样的虹桥洞天,一样的破帐篷,我却没有以前那么轻松。“”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自己终于明白了以前木先生对我说过的话……“”木先生?谁?“”他是住在这里的一个流浪汉……不过我总觉得他不寻常……“”哦……“”当时我和原爱姐掉进了虹河里,是木先生救了我们。他告诉我,如果不拿起鱼竿,就永远不会知道河里有没有鱼。我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也明白了许多人生道理。我觉得自己不应该一直在

    这里逃避下去,应该鼓起勇气面对自己的生活,于是我才和蒙太一一起回到了学校里“”……“”金映明,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对你说什么……只是我感觉,你现在应该和我当时的心情一样,有好多好多自己不想去面对的东西……“

    金映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捡起手边的树枝拨了拨火堆。”也许我是在多管闲事,不过金映明……你不该逃避的,因为就算是逃避也不会让问题消失。“

    金映明愣了愣,抬起头目光有些闪烁,想了半天才说出口:“你希望我回去?””我……“我犹豫了很久,深吸了一口气,“我不希望,但是你必须要回去,你应该回去面对现实,面对你自己的战场和挑战。”

    金映明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我,他的眼睛里有太多我看不清楚的情绪在翻滚。”我……我说错了什么吗……“

    金映明还是没有回答我,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嗯……我想,如果当初我就那样死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秋秋了,更不会有将来。我想一个人,只有有面对现实的勇气,才会得到自己的幸福……“

    金映明抬起头,看着我:”嗯,让我想想。“

    3

    “靠!那个死老头!老子找他借一两个苹果而已,他竟然跑得那么快!害我追了一条街!妈的!”蒙太一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蹲在河边细心地洗起了苹果。

    借苹果?亏蒙太一这家伙想得出来……不过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话,他竟然就这么努力地去帮我找苹果……这个傻瓜,总是这样一直一直地守护在我的身边,无怨无悔……

    看着蒙太一在篝火的火光照耀下那个宽大的背影,我的心里一阵感动……

    “给你,小麻雀!”蒙太一伸手把一个苹果递到了我的面前,“死耗子!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给你一个苹果吃!”

    金映明白了蒙太一一眼。

    “洗手间,哪里?”

    “洗……洗手间?!”蒙太一听到这句话,突然眼睛变得亮晶晶的,他贼兮兮地从旁边的树上扯下两片叶子,慷慨地递给金映明。

    “干吗?”金映明困惑地看着蒙太一手上的树叶问。

    “蒙太一,别闹了!”我赶紧拦住了蒙太一,再不拦住他,以前我和原爱姐去垃圾站“定点施肥”的糗事,说不定全会被这个大嘴巴给抖出来。

    “呵呵……呵……”我遥指了一下前方的垃圾站,金映明眉头就拧成了一个麻花。经过一番激烈的内心斗争之后,他还是奋不顾身地去了……

    回来的时候,金映明的脸色惨白……估计是被那场景给吓的……

    “啊哈哈!死耗子,那么一点小事就吓到你了,还是给你讲讲我的英雄事迹吧?”“英雄事迹?”

    “是啊!就说那天我怎么对付我老爸和那些守卫的,好不好?”蒙太一得意洋洋地说。

    “为了逃出来,我把我房间的窗户全都砸烂了!可是你们猜我那死老爸怎么办?!他竟然在我窗户上焊上了铁板!”

    焊铁板?!天……

    “那你后来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当然是用斧头劈墙呗!”

    天啊!用斧头劈墙?!

    果然是父子,连做事的风格都一样,这么野蛮……

    “野蛮人。”金映明冷冷地哼了哼。

    “死耗子!你嫉妒是不是啊?!就你那一点破力气估计连斧头都提不动呢!哼!”

    “好了好了,蒙太一!你接着说吧!你是劈墙逃出来的?”我赶紧打断了金映明和蒙太一的争执。

    “当然不是拉!那么容易逃出来就好了拉!当我把房间的墙壁劈得稀巴烂,才发现自己是在五楼!”蒙太一悻悻地说。

    “五楼?!那你怎么下来的啊?”

    “嘿嘿!这就是我蒙太一厉害地地方啦!”蒙太一得意洋洋地擦了擦鼻子,“我把床单剪成布条,连接起来变成一条长绳子,就这样我就下来了啊!”

    我和金映明不敢相信地看着蒙太一。

    “那你背上的伤?”

    “哼哼!那时滑下来的时候背靠着墙,所以就擦伤了!”

    这个笨蛋蒙太一,我看着眼前不好意思的蒙太一,脑海里浮现出他后背会出现的血迹斑斑的伤口,心里就一阵疼痛……

    “小麻雀,不好笑吗?为什么你好像更难过啊?!”蒙太一着急地看着我越来越低的头,轻轻拍拍我的肩,“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又精神十足的嘛。”

    “脏手拿开。”金映明猛地把蒙太一的手从我的肩膀上推开。

    “干什么啊,死耗子!”

    “不准碰她。野蛮人。”

    “你说谁是野蛮人啊?!”

    扑哧!

    看着金映明和蒙太一两个人,我突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咦?小麻雀,你干吗突然又笑啊?!”蒙太一不解地看着我,再看看金映明,“死耗子,要不你也说说你这段时间在干什么吧,这样小麻雀会更高兴的!”

    “……”金映明变得沉默起来,并没有回答蒙太一的话。

    “金映明?”我拉了拉他的衣角,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养伤。陪翎。”

    “啊-没了啊?!”蒙太一惊讶地看着金映明,“你还真是只大米虫呢!”

    “蒙太一,金映明,”我看着眼前两个吵吵闹闹的人,突然觉得一股暖流涌入心里,“虽然我不知道我们三个人能这样相处多长的时间,可是我真的很想我们能就这样一直一直地生活下去!因为有你们在我的身边,我真的觉得非常幸福……我感觉你们俩现在已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小麻雀……”

    “……”

    咦?!怎……怎么了?!我刚刚说得太肉麻了吗?!金映明和蒙太一……他们怎么眼睛瞪那么大看着我……

    “小麻雀,我对你的告白终于生效了吗?!呜呜呜呜……”

    啊!蒙太一这个笨蛋哭什么啊?!

    “小麻雀,虽然你刚刚的话里加上了死耗子这个多余的家伙,不过……不过我还是感动死了!呜呜呜呜……小麻雀!”蒙太一说着突然朝我扑了过来,“小麻雀!请接受我热情如火的吻吧!”

    “去死。”金映明突然伸出脚拦在了蒙太一的前面。

    “啊!”

    砰-

    蒙太一猛地摔倒在了地上!

    “蒙……蒙太一,你还好吧……”我担心地问。

    蒙太一挣扎了几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妈的!真倒霉!我已经向小麻雀告白了差不多十次了!竟然每次告白都失败!”

    “扑哧!”看着蒙太一懊恼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呵呵……”蒙太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羞涩地笑了。

    金映明看着我又看看蒙太一,也抿着嘴开心地笑了起来。

    4

    哗啦啦啦啦啦啦!

    不是吧,这个时候竟然下雨了!

    我们三个人赶紧站起身钻进了帐篷里。

    劈里啪啦!

    轰隆隆隆!

    一道闪电突然划破了夜空,一个响雷在我们的头顶上炸开,把我吓了一大跳。幸好不是劈在我们身上,看样子八成是蒙太一那家伙做坏事做多了,要遭天谴了。呃……他人呢?

    “啊……蒙太一!你干什么?!”

    蒙太一这家伙疯了吗?!他竟然突然间拉着我冲出了帐篷。

    “蒙太一,快回来!”

    “哈哈哈哈……好酷啊!好久没有下过这么畅快淋漓的雨啦!”蒙太一仰着头在雨中大笑着,仿佛要把这么久以来积压的郁闷全都发泄出来一样!

    “如来佛!玉皇大帝!上帝!我不管你们到底是谁住在天上!你们给我听好了!我是盖世英雄蒙太一!你们统统给我记住我的名字!我要你们给我做见证!”蒙太一突然转过头深深地看着我,“……我永远都要保护我最重要的人!”

    蒙太一……

    该死,雨是不是跑到眼睛里去了,害我都看不清东西了。

    这时,金映明竟然也冲进了雨里!他紧紧地拉住我的另一只手,仰头对着天空大叫:“我!金映明!我要回去!站起来做我自己!为了我自己,也为了我最重要的人!”

    金映明……

    此时,我已经被他们的情绪深深地感染了!要疯大家就一起疯吧!

    “我!麻秋秋!再也不会是一只懦弱无能的小麻雀了!我不奢望能成为美丽的凤凰!但是!我一定!一定要做一只快乐坚强的小麻雀!!”

    “秋秋……”

    “小麻雀……”

    金映明和蒙太一惊讶地转过头看着我。我对着他们灿烂地一笑,用力握紧了他们的手!

    为了我自己……也为了你们……我最最重要的朋友……

    “啊……哈哈……哈哈……”我们竟然像小孩子一样,开心地在雨里面手舞足蹈。

    正在我们为彼此感动不已的时候……

    轰隆!

    一阵巨响……我们转头一看……

    完蛋了……帐篷塌了……

    5

    无奈之下,我们躲到了桥洞下面的小土洞里。

    以前听木先生说过,虹桥是有许多年代的老桥了!在虹桥桥洞下面有一个狭长的小土洞,是以前的渔夫们打鱼累了,在虹桥下面休息用的。

    原本已破旧的洞口边缘伴着雨水,不时掉些土渣下来。

    蒙太一在小土洞的外面升起了一堆火取暖,我们三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在土洞里渐渐进入了梦乡。

    “秋秋!你要快乐哦!再见了……”

    轰隆隆隆!

    啊!原爱姐!木先生!外面在下雨,你们要去哪里?!

    “秋秋啊!你要努力学习!我们走了!”

    轰隆隆隆……

    妈妈!爸爸!哥哥!外面在打雷,你们去哪?!

    “妈妈!妈妈!快走快走!”

    咦?郑太!郑太你怎么了?怎么一直拉我的手……

    轰隆隆隆!轰-

    唔……好响的雷啊?!啊……怎么好像闻到了泥土的味道……

    我揉了揉沉重的眼皮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怎么回事?!

    我起身向洞口爬了过去。

    其实这个土洞很小,只有半个人高,我们进出的时候都必须用爬的。

    爬到洞口我伸手摸了摸!咦?!洞口……洞口居然塌陷了!!

    “蒙太一!金映明!”我焦急地回过头大叫,“洞口塌了!我们出不去了!”

    滴答……滴答……

    因为下雨的关系,洞里渗进了水。我等了许久,除了滴水声还有我自己的呼吸声,洞里一片死寂……

    怎……怎么了……他们俩怎么都不回话?!

    “蒙太一?!金映明?!”……

    洞里还是没有回音。

    我有些急了,拼命地爬了出去!

    “蒙太一!金映明!”

    “我在这里。”

    啊!这是金映明的声音!

    “金映明!你还好吗?!”

    “我很好。”

    他没事太好了!不过……蒙太一呢?!我心里一紧!

    “蒙太一!蒙太一!”

    我和金映明一起到处摸索着!

    蒙太一!蒙太一你在哪里?!

    啊!等等!我好像摸到了一只手。

    我顺着冷冰冰的手往上摸……这是蒙太一的项链……对!是蒙太一!是蒙太一!

    “蒙太一!蒙太一!”我拼命地摇晃着蒙太一的胳膊。

    “呜……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蒙太一小声嘟囔着。

    蒙太一!蒙太一说话了!蒙太一没事!我心里大喜!

    “蒙太一!你没事吧?!”

    “嗯……睡得好好的,能有什么事啊?”

    “那个……洞塌陷了!我……我怕你……”

    “你怕我被活埋了是不是啊?”

    “……”

    蒙太一这个笨蛋,到现在还有心情说笑!

    “没死就来帮忙挖洞口。”金映明说着朝洞口那边爬了过去。

    “啊!死耗子!你说什么啊!竟然敢咒本大爷死!”

    “蒙太一别闹了,金映明说得对,我们赶快想办法出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你们两个去挖吧,我想待在这里……”蒙太一小声嘀咕着说。

    想呆在这里?!蒙太一这个笨蛋在说什么胡话啊?!又在跟金映明呕气吗?!

    “蒙太一,别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起努力才能尽快逃出去啊!在这里多待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洞随时可能全部坍塌的!”我心急地说。

    “小麻雀!你别罗嗦了!我说了我不想去挖土!”……

    不对,蒙太一平时不是这样的!

    我想了想,心里一惊,伸手朝蒙太一的腿摸了过去……

    “死麻雀!你摸我脚干吗啊?!”蒙太一大叫着。

    “蒙太一……你……你的脚……”

    “被石头压住而已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被石头压住了?!我吓得面无血色。

    金映明一听也赶紧爬了回来。

    “帮他把石头搬开。”

    “哦……好!好!”我赶紧回过神,和金映明一起用力去抬压在蒙太一脚上的巨石!

    呜……呜……呜!

    不行啊!任凭我和金映明怎么努力,就是搬不动这块大石头!

    “哈哈!就你们两个人这点力气怎么可能搬得动这块石头?!”蒙太一大笑着说,可是他的笑声那么虚弱……

    “蒙太一……你很痛是不是……”我说着,哭了起来。

    “喂!小麻雀,你哭什么哭啊!我还没死呢!”蒙太一不耐烦地大叫着。

    “可是我……我和金映明搬不动那块石头救不了你……呜呜呜呜……”

    “唉!女人真麻烦!老是动不动就哭!”蒙太一说着,突然来了点精神,“咦?小麻雀!你这么关心我,说明你喜欢我比喜欢死耗子还是要多一点的,对不对?!”

    蒙太一这个笨蛋……现在了还说这个干吗?!

    “对了!小麻雀!我现在突然诗兴大发!我决定给你念一首诗!”

    “别兽性大发。”金映明小声嘀咕着说。

    “哼!死耗子!我现在懒得跟你说!”蒙太一说着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啊!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蒙太一这个笨蛋,干吗一定要把这首诗念成这样,泰戈尔如果知道了非气活不可……

    “呜……”

    咦?!怎么回事?!蒙太一刚刚好像颤抖了一下!是脚痛吗?!

    “蒙太一!你……”

    “小麻雀!别说话……让我把诗念完……”

    蒙太一……蒙太一他怎么了?!他的声音听上去怎么会这么虚弱?!

    我感觉蒙太一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

    “啊!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蒙太一……蒙太一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不!不!蒙太一!别念了!别念了……我们会在一起的!我们要在一起的!呜呜呜呜!”我似乎感觉到蒙太一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消逝……我抱着他拼命地大哭起来。

    “别念了!别念了!”

    “不……一定要念的……这是我的告白啊……”

    告白……我浑身一震!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突然,蒙太一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蒙太一……蒙太一!”我惊慌失措地大叫,“蒙太一!蒙太一!”

    现在我除了“蒙太一”这三个字,已经不会说别的话了……

    “呵呵……小麻雀……别把我抱得那么紧……我都呼吸困难了……”

    “哦!哦!好!好!”我顾不得擦干眼泪,赶紧把手放松了些。

    “对了,死耗子……”

    “什么?”

    “如果……我死了……你要好好照顾小麻雀……”

    “……”

    “否则我变成鬼掐死你……”

    “……你不会死的。”

    “哈哈……死耗子……看来你不舍得我死啊……也对,我死了就没有人跟你吵架了……”

    “罗嗦。”金映明停了停,突然说,“有办法了。”

    金映明有办法搬开石头了?!我心里大喜!

    金映明四下里摸索了一下,找到了一根我们刚才用来拨火堆里木材的木棍!

    “我把石头撬起来一点,你把他拉出来。”金映明转头对我说。

    “好!好!”我忙不迭地点头。

    一!二!三!

    啊!石头松动了!赶快!

    我抓住蒙太一的胳膊用力往外一拉!

    啊!我们把蒙太一救出来了!

    “蒙太一!太好了!你还好吗?!你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出去!”我又哭又笑地大声说。

    “知……知道了……小麻雀……你那么大声……我耳朵都快聋了……”

    太好了!太好了!蒙太一还能说话!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从这里出去了!

    哗啦啦啦啦啦啦!

    不好!洞里好像又塌陷了一点!

    金映明爬到洞口用刚才的木棍四处敲了敲。

    “这里,可以出去。”

    啊!可以出去?!

    我心里大喜,让蒙太一趴在我的背上,拼命地朝洞口爬了过去!

    噔!噔!噔!噔!

    金映明用木棍拼命地挖着堵在洞口的泥土!

    啊……看到了!我看到外面的亮光了!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轰!

    糟糕!危险!我们刚刚坐的那个的方也已经塌陷了!

    我看到金映明额头上渗出的大颗大颗的汗珠,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难道说……我们三个人都会死在这里吗?!不要……我不要啊……

    哗啦!

    啊!洞口终于被金映明凿出了一个小洞!不过洞口的大小一次只能容许一个人出去!

    “秋秋,你出去。”金映明果断地说。

    “啊?我?……那好……”我有些犹疑地放下背上的蒙太一,第一个从洞里钻了出去!

    太好了!终于重见天日了!

    还有金映明和蒙太一!

    我转身,看见金映明正托着蒙太一的腿,把他送到洞口。

    “哈……哈……我蒙太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我赶紧拉着蒙太一,用力把他拽出了洞。

    轰!

    “小麻雀!小心!”蒙太一抱着我猛地往前一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