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麻雀要革命 » 第三部 第七章 天天都想念的离人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网址怎么打不开云顶集团4008mg电子

小说:麻雀要革命作者:郭妮
返回目录

    深秋的阳光轻轻地洒进教室里,空气中弥漫着一片瞌睡虫的信号。

    我睡眼蒙胧地盯着教室前排金映明的背影发呆,有多久了?几天……几个星期……还是几个世纪……

    我和金映明真的形同陌生人般地存在于同一个空间里,就算是蒙太一的挑衅,他也都视而不见,他真的做到了他的诺言……

    “以后,你的世界,没有我……”

    可是,麻秋秋,这不正是你所期待的吗?为什么现在心里却觉得好难过……

    金映明低着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时又会陷入认真的思考,他是在做笔记吗?!要是在以前,我一定会以为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轻轻摇了摇昏沉沉的头,吃力地睁开像铅块一样重的眼皮,呆呆地盯着金映明的背影出神。

    恍惚间,金映明转过脸来,冲着我夸张地咧嘴大笑!呃,为什么……金映明的笑脸渐渐变成了蒙太一的?!接着……又慢慢地变幻……变幻……竟然变成了月学姐?!

    “啊——”

    我惊恐地喊出了声,猛地直起身来,用力捂住了眼睛。

    四周为什么一片死寂?……我哆嗦着慢慢移开手指。

    课本……书桌……教室……讲台……

    啊!糟糕!难道说……刚才我是在做白日梦?!那……那上课……

    “麻秋秋!呜……还有——蒙太一!”

    呜……完蛋了!原爱姐已经在讲台上气得浑身发抖了!

    我缩着脖子,偷偷回头瞄了一眼教室角落里的蒙太一,他正一脸迷蒙地抬起头来,嘴角还挂着一串晶莹剃透、亮闪闪的哈拉汁……

    阿弥陀佛!真主保佑!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只求菩萨保佑,千万别让原爱姐罚得太重啊!呜呜呜呜……

    砰!

    原爱姐的教鞭重重地敲在了讲台上,吓得我差点喊出了声!

    “麻秋秋!蒙太一!你们两个竟然敢在我的课上睡觉!”

    “我……我……”我抱着最后的希望,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冲原爱姐拼命发射“求饶信号”!

    “老女人,天天上课都讲一样的东西……很无聊唉!哈——”仍然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蒙太一用力伸了伸懒腰,大声嘟囔着,“你就不能来点刺激的吗?”

    叮——

    我看到原爱姐的眼角闪过一点寒光,一种饱含着熊熊怒火、又挟带着阵阵阴风的低气压,向我们扑面袭来!

    “哼!要刺激的是吧?……”原爱姐根本就不理睬我的“可怜巴巴光波”,扶了扶她的金丝眼镜,眼睛一瞪,“蒙太一和麻秋秋!你们两个给我上来默写刚才教的单词!默写不出就罚抄一百遍!”

    默写?!罚抄?!唉,蒙太一,这次被你害死了!呜呜呜呜……

    在原爱姐的催促下,我和蒙太一耷拉着脑袋,悻悻地站起身,像乌龟一样缓慢地向讲台爬去。

    “还有金映明,你也上来默写试试。”

    咦,金……金映明?!

    听见原爱姐的补充说明,我的心猛地抽动了一下!要和金映明一起站在讲台上吗?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离那么近了……

    “都快点给我上来!”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和金映明之间明明还隔着一个蒙太一,可是……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跳得这么厉害,还有我的手……手抖得都快拿不住粉笔了!

    “哇!快看快看!金映明写得好快哦!”

    “真的呢!他现在学习好刻苦!好厉害!”

    听见班上同学在讲台下压低声音的议论声,我忍不住转头朝金映明的方向看了过去!

    金映明的头发剪短了些,露出了宽宽的额头和修长的脖子,身上的校服熨烫得笔挺,校徽和校牌整齐地别在校服的左边,连风纪扣都扣上了!握着粉笔的手,指甲也修剪得干干净净……

    金映明……他真的变了……

    我愣愣地看着金映明,可是本应该高兴的心情却莫名多了一分惆怅。

    呜……不……不好!金映明好像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正要转头朝我看过来!

    我一怔,赶紧回过神,举起手装模作样地在黑板上比画,手里的粉笔却不争气地直接滑落在地上。身后传来的哄笑声,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办?怎么办?我一个单词都写不出来!实在是太糗了!

    我焦急地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蒙太一……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家伙也正盯着黑板,像猴子一样拼命地挠头!

    一分钟……两分钟……

    啪啪!

    正当我和蒙太一急得满头大汗,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拍手声!我不由地转头一看!

    咦?金映明……他他他!他居然已经把单词都默写完了!

    我愣愣地看着放下粉笔走回座位的金映明,和蒙太一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动笔?”原爱姐拿着教鞭在我们身后走了两圈,不耐烦地在黑板上敲了敲。

    “我……我……”我低着头,满脸通红地看着地板。

    “喂!老女人!你说写我们就写啊?!那也太没面子啦!小麻雀,你说是不是啊?!”蒙太一突然把粉笔一扔,豪气万丈地说。

    啪——

    刹那间,我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朝我和蒙太一直逼了过来!只见原爱姐手里教鞭突然化成一道道“光束”,连看都没看清楚,蒙太一的脑袋上就多了一叠包!

    ……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原爱无影鞭”吗?好恐怖!

    “你们两个!给我到教室后面罚站到下课!单词罚抄一百遍!放学前交给我!”

    “是……”我看蒙太一似乎还想垂死挣扎,赶紧拉着他老老实实地贴到了教室的后墙壁当壁虎。

    而从始至终,金映明都没有转过头来看我一眼……

    我站着教室的后面,默默地看着专心听课的他的背影,心里感到一阵失落。

    他,真的做了决定吗……“呜……老女人今天便秘啊?!干啥这么凶?!”下课后,蒙太一不服气地凑到我的课桌旁边,鼓着腮帮子嚷嚷,“死耗子一定是作弊了!他怎么可能写得出来?而且还只错了一个!”

    “好了啦,蒙太一,你就别闹了!还是先把罚抄的单词写完吧……”我抬起头,无奈地看了蒙太一一眼,悲哀地叹了一口气。

    “好啦!不就是罚抄吗?难不倒我的!”蒙太一说着,眼角突然贼光一闪,从我的笔袋里拿出两支笔,并排夹在手里,“小麻雀!白纸伺候!”

    “咦,白纸?蒙太一,你想干什么?”我困惑地看了看蒙太一手中的两支笔,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他。

    “哼哼!”蒙太一挑起一边眉毛贼贼地笑了笑,同时把两支笔都放在了纸上,“看我蒙氏罚抄法!”

    刷刷刷——

    呃……不……不会吧!蒙太一这家伙也太夸张了!居然同时用两只笔写字,不一会儿,两个相同的字便同时出现在了纸上!

    “蒙……蒙太一,这……这样也可以吗?”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那两个丑得让我几乎认不出来的字,额头上冷汗直流。

    “当然可以!”蒙太一说着,大笔一挥,纸上顿时又多了两个单词,“难道你真的要老老实实,一个一个地抄吗?!老女人变态,你就别跟她一起发傻了!唔,我还得研究一下,看能不能多夹两只笔……”

    “可是这……这……”

    “麻秋秋,你今天值日!快点上来擦黑板!”

    班长站在讲台上的大叫声打破了我和蒙太一之间的僵持,教室里立刻响起一阵低低的嗤笑声。

    “嘻嘻!全班倒数第一的人,最适合干的事情就是擦黑板!”

    “就是啊!反正长得就跟黑板差不多,灰头土脸的!”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教室对角的金映明,他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默默看着教室外的走廊。

    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径直走到讲台上拿起黑板擦,机械地擦了起来。

    “明!”

    就在班里闲得无聊的同学纷纷议论的时候,教室外面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班上同学齐刷刷地回头一看,发现月学姐正站在教室的窗户外面!

    看见月学姐,金映明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了教室。

    “明,这是我昨天晚上整理好的笔记。”月学姐暖暖地笑着,把笔记本递到了金映明的手上,“我刚才听原爱姐说了,你把英语单词都默写出来了!继续加油哦!”

    “嗯。”金映明接过笔记本,轻轻点了点头,“谢谢。”

    “不用谢。”看着金映明,月学姐开心地笑了,“明,放学后有时间吗?我母亲邀请你去我家共进晚餐。”

    金映明会答应吗?正在和粉笔灰奋勇搏斗的我,突然顿了顿,接着又装作毫不在意地继续手中的动作。

    砰——

    正当我张大耳朵等待金映明回答的时候,教室里突然响起一声闷响!

    发生什么事了?

    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金映明正用手捂着额头,身边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个篮球!

    天啊!谁这么倒霉,竟然把球砸到了金映明头上?!

    班上一个男生脸色惨白地慢慢靠近了金映明,浑身哆嗦地解释着。

    “对……对不起,我,我刚才不,不小心失手……我……我该死?”

    “明,你没事吧?”月学姐满脸关切地朝金映明靠近了一步,“我想这位同学应该是不小心才……”

    呜……不好,看来金映明的无敌冷冻视线又要启动了!别说被球砸,以前听见有人议论他,金映明都会“横眉冷对千夫指”!

    “没事。”

    可是万万没想到,金映明居然只是轻轻地抬起头,看了那个男生一眼,接着起身把球捡起来,递给了那个正在浑身发抖的男生!

    “以后小心。”

    没事……以后小心……

    天啊!金映明……他居然对别人说了这么完整的句子?!而且……而且刚才他还对那个男生那么和气……

    怎……怎么可能?!不会吧……难道我又在白日做梦?

    原本喧闹的教室突然鸦雀无声,我看到班上所有人都惊讶得目瞪口呆了!

    “幻觉!这绝对是幻觉——哎哟!好疼!”蒙太一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脸,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金映明没有理会蒙太一,对月学姐轻轻点了点头:

    “我没事。我会去。”

    “那好,母亲一定会很开心的!”月学姐开心地拍了一下手,脸上的笑变得甜蜜起来,“我让厨师长做你最爱吃的法国料理。”

    “好。”

    “要上课了,我先回教室了。放学一起回家吧!”

    “嗯。”

    说完,月学姐微笑着冲金映明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哇,月学姐和金映明站在一起好配哦!”

    “根本就是金童玉女嘛!怎么看都觉得好养眼哦!”

    班上同学们一个个都趴在教室的窗户上,兴奋地议论着。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蒙太一凑过来拍了拍我头顶的粉笔灰,笑嘻嘻地说:“嘿嘿,小麻雀,你这样好像灰姑娘啊!”

    我没理会蒙太一,默默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心变得沉甸甸的。

    太好了,金映明真的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加闪闪发亮,更加有魅力,更像“早川王子”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会有被抽紧的感觉,好像自己正在失去什么似的……

    呜……不要想了!不要想了!麻秋秋,你不是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的吗?而且已经坚持到了现在……无论如何,一定要继续坚持下去!加油……加油……我和原爱姐面对面地坐在学校的咖啡厅里,我有点心虚地缩在座位里,不敢正视原爱姐的眼睛。

    蒙太一那个家伙,说什么“有重要的事情要请原爱姐吃大餐”,结果现在却把我俩丢在咖啡厅,自己却不知去向了。

    “秋秋,最近你还好吧?”原爱姐喝了一口咖啡,脸色平静地看着我。

    “啊……还……还好……”我低着头,不敢正视原爱姐的眼睛,顺手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最近……你和金映明之间好像有点怪怪的……”

    听见金映明三个字,我忍不住浑身震了一下,差点把杯里的咖啡给晃了出来。

    “我……我们没什么……”我有些慌张地笑了笑。

    原爱姐轻轻叹了口气,身体往前倾了倾。

    “你和金映明的事情,我听月说起了一点。”

    “咦?月学姐?”我愣了愣,瞪大眼睛抬头看着原爱姐。

    “嗯……”原爱姐点了点头,“秋秋,最近这段时间,你故意疏远金映明,一直躲着他。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想让金映明和自己疏远,能更专心地变优秀吧……”

    被原爱姐猜中了心事,我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握杯子的手在微微地发抖。

    “秋秋,你觉得你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我……不知道……”

    原爱姐看着不知所措的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秋秋,金映明这次期中考试进了红榜,全年级第九十名。”

    “咦?!金映明进了红榜?!”听见原爱姐的话,我比听见自己在白榜垫底的消息还要感到惊讶!

    对于我诧异的反应,原爱姐似乎早有预料。她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抬头看着我。

    “一开始我也很惊讶,不过一想到这段时间他上课都在努力听课,而且作业也都完成得很好,再加上月一直都在帮他辅导功课,我想有这样的进步应该也是情理之中的。”

    月学姐……一直都在帮金映明辅导功课……

    “至于你……”原爱姐说到这里顿了顿,“你和蒙太一在这次期中考试分别是白榜里的倒数第四和倒数第十。而且,蒙太一的总分比你高二十分。”

    什么?!蒙太一的分数居然比我还要高……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原爱姐,可是一遇到原爱姐的目光,我马上又无地自容地低下了头去。

    “秋秋,难道你不觉得你和金映明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吗?”

    轰——

    听见原爱姐的话,我感觉自己心里一扇一直都隐隐约约存在,却一直不敢去正视和触碰的门被打开了……

    越来越远……我怎么会没有感觉呢?金映明的成绩变得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受到同学们的欢迎,每一天,他都会变得比以前更加闪亮一点……而我,却依然停留在原地,还是一只灰不溜秋、默默无闻的小麻雀……

    可是……可是现在的局面,不正是最开始我所希望的吗?我拼命地躲避着金映明,不停地拒绝他,不正是为了不让他分心,让他能够变得越来越优秀吗?

    “秋秋……你要好好想想,如果你再这样继续萎靡下去,就算金映明留在了早川高中,你们还能回到以前的样子吗?你觉得现在的金映明还会像以前那样,和你还有小一三个人在一起打打闹闹吗?”“我……可是……”

    “既然你舍得放弃,秋秋,为什么你不努力去争取?你不是喜欢金映明吗?”

    哗啦!原爱姐的话像海浪一样重重地拍在了我的心上。我怔了怔,心里开始感到一阵恐慌。

    叮咚,叮咚,叮叮咚……

    就在我们的沉默中,原爱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震得我的思绪更加混乱了。

    “好了……”原爱姐看了下手机,并没有接听,只是叹了口气,满眼关切地看着我,“前不久校长去米兰市的明德高中考察,决定效仿明德张贴考试成绩的红白榜,把各个年级成绩最好的前一百名和倒数一百名学生的名字张榜公布,还会召开全校差生‘动员’大会……秋秋你要有心理准备哦!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红白榜?!倒数一百名学生的名字张榜公布?

    这个消息就像一道晴天霹雳,“轰”地一下劈在我的头上,让我半天回不过神。

    “来了来了!”就在这时,蒙太一拎着几大袋饮料和食物冲了回来。

    “呵呵,北原爱老师……”蒙太一冲我挤眉弄眼了半天,见我没反应,只好讪讪地开口。

    “你又想干吗?”原爱姐看了看拼命搓手的蒙太一,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那个……关于期中考试的红白榜,我想是不是可以……别让我的名字出现啊?呵呵呵呵……”

    “咦?你怎么知道你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原爱姐看着蒙太一,好笑地眨了眨眼睛。

    “那是当然!”蒙太一得意地摸了摸头发,“像本大爷这种‘早川高中十大英雄豪杰’,实在太有名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被大家关注啊!”

    “那不正好,如果红白榜你榜上有名,那你的名气就更大了!”

    蒙太一一怔,马上像个饱经风霜的老头子一样低下头唉声叹气。

    “唉……老女人,啊!不!是北原爱老师!呵呵呵呵……你不知道做名人的苦恼啊……太引人注目真的很辛苦,名人偶尔也想要轻松一下的嘛!”

    “哦?是吗?”原爱姐说着,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皮包,“小一,既然你这么有名,再多上一两个也无所谓吧,反正你脸皮厚!”

    “可是这次要开家长会……”说到这里,蒙太一赶紧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后悔得要命的表情。

    原爱姐眼睛一亮,像揪住了蒙太一最后一根小辫子一样得意地笑了笑。

    “哦……原来如此,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能制得了你的人嘛!很好,小一,这次家长会我会和你父母好好谈谈的!”

    “不行!老女人!不要和他们谈!”蒙太一涨得满脸通红,跳起来大叫。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原爱姐拎起包,挑起一边眉毛看着蒙太一。

    “因……因为你吃了我请的饭,你收了我的贿赂!”

    “是吗?!”听见蒙太一的话,原爱姐挑了挑眉毛,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裙角,“呵呵,笨小子,我吃了你请吃的饭,但是不给你帮忙,就不算是贿赂了——总之呢,谢谢你的谢师宴!哈哈!”

    说完,原爱姐拿着包,潇洒地走出了餐厅,只剩下气急败坏地拼命跺脚的蒙太一和陷在座位里若有所思的我。“快看快看!是红白榜!”

    “呜呜呜呜……我进了白榜!怎么办?我妈妈会骂死我的!”

    “哇!我进红榜了耶!太好了!什么时候开家长会啊?到时候趁老爸开心,叫他帮我买辆新跑车去!”

    星期一一大早,学校的公告栏前面便围满了人。

    我站在人群外朝公告栏望了望,无力地叹了口气……

    算了……还是面对现实吧……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进白榜,白榜上的第一名和最后一名又有什么区别,还不都是被妈妈骂……

    想到周末的家长会,我的心里一阵恶寒,手脚变得冰凉。世界末日要来了吗……

    “咦?明,你进红榜了,是第九十名哦!”

    正当我要离开,人群里突然传来月学姐温柔的声音。

    我一怔,不由自主地转头往人群里看了过去。难道金映明也在吗?

    “哇!真的耶!金映明,恭喜你!你进步好大!”这个是紫蕾的声音,“不过呢,那个麻秋秋还真是经典!年级倒数第四……呵呵……”

    “不要议论她。”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不会错的……刚刚那个酷酷的声音……是金映明!他……他也觉得我很丢人吗?

    “哎呀,紫蕾,就别提那两个让人扫兴的家伙了!金映明这阵子学习好努力,现在总算有收获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帮他庆祝一下吧!”越美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嗯,好啊,明,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我们一起出去放松一下吧。”

    “好。”

    “哇……好羡慕哦,月学姐要帮金映明庆祝呢!”

    “金映明真的越来越迷人了哦!人帅,篮球超棒,现在成绩也越来越好了。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完美的人啊?我实在是太迷他了!”

    听见周围女生的议论声,我突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的好。

    “小麻雀!你在看红白榜吗?!”正当我转身准备逃离公告栏的时候,蒙太一那个大笨蛋突然在我身后大喊着我的名字,好像恨不得让地上的蚂蚁都知道我现在就在这里!

    “咦?麻秋秋也在?”听见蒙太一的大叫声,紫蕾就像是一只嗅到了鱼腥味的猫,拨开人群和越美一起走了出来。

    “喂!我警告你们,离小麻雀远点!”蒙太一见到紫蕾和越美,立刻瞪大眼睛,像泰山一样挡在了我前面。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麻秋秋吗?”紫蕾完全没有理会蒙太一的警告,一脸鄙视地看着我,双手抱在胸前,“怎么要躲在这个角落里啊?你的名字在白榜上的位置可是很靠前的哦……”

    “就是啊,到底是白榜上的精英分子——全年级倒数第四,这么好的成绩我们就算学破头了也学不来的!呵呵……”

    听见越美阴阳怪气的话,紫蕾得意地笑了笑。

    “够了!再说,老子就……”蒙太一大吼起来,吓得我拼命拽住他的胳膊,免得他又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蒙太一,你别猖狂!小稀的那笔账,自然也有会有人来跟你算的!哼!”紫蕾并没有被蒙太一的大吼吓到,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好啦好啦!好歹我们都是红榜上的人,跟这个白榜上倒数第四的人说话,真是有失身分!哼!我们走!”

    越美挽住紫蕾的胳膊,轻蔑地冲我笑了笑,一转身,和紫蕾一起朝教学楼走了过去。

    过分……太过分了!她们是故意的!明明知道金映明也在,她们故意当着金映明的面让我出糗!不过……就算她们不说,金映明应该也看见白榜上我的名字了吧……

    “秋秋?你还好吧?”正当我正在拼命咬着嘴唇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温柔得像春风一样的声音。

    是月学姐……

    我轻轻抬起头朝前面看了过去,却发现金映明正站在月学姐的身边,定定地看着我!

    为什么……我和金映明明明隔得这么近,可是为什么却觉得那么遥远?

    “秋秋,难道你不觉得你和金映明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遥远了吗?”

    原爱姐的话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心里一慌,赶紧低下了头,转身想要离开。

    “秋秋?”月学姐上前一步叫住了我,轻轻地微笑着,“今天放学以后我们要帮明庆祝他的学习进步,你也来参加吧?”

    “我?”我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月学姐,心里顿时打翻了五味瓶。

    “不行!小麻雀今天晚上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的!”蒙太一突然不满地大叫着,从怀里掏出了两张电影票,“小麻雀,你会跟我一起去,是吧?”

    “咦?我……我……”我看看蒙太一,又看看月学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来吧,庆祝会。”

    嗡——

    金映明……刚刚说话的是金映明!他也希望我去吗?不行……我不能去……

    我想了想,用力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对不起……今天晚上我和蒙太一有约了……去不了……”

    “耶!死耗子!看见了吗?小麻雀晚上要和本大爷去看电影!哇哈哈哈!”蒙太一得意地勾住我的脖子,像得胜将军一样拼命地挥舞手里的电影票。

    “……”

    一阵可怕的沉默,金映明的眼睛一直盯着蒙太一放在我脖子上的手,最终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月学姐向我和蒙太一抱歉的微笑,没再多说什么担心的跟了上去,看着远去的一前一后背影,我低下头看着地面,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在地上,渗透进土里,不见了……

    金映明……

    我心里的悲哀就像这渗进土里的眼泪一样,你什么都看不见吧……

    “哇哈哈哈!那两个人真傻!哈哈哈!太搞笑了!……”

    电影院里,蒙太一捧着一桶爆米花坐在我旁边,笑得东倒西歪。

    我缩在座位里,愣愣地看着荧幕,可是眼前出现的却都是金映明的画面……

    虽然一直都觉得,金映明就像王子一样高高地存在着,可是今天看见金映明的那一刻,我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遥不可及……

    “……这样下去,就算金映明留在了早川,你觉得现在的他还会和以前一样跟你、小一在一起打打闹闹吗?”

    原爱姐的话在我的脑海里盘旋着,我似乎理解了一点点。是啊……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一起,那金映明留在早川和出国留学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小麻雀?!你……你怎么哭了?”

    “啊?是……是吗?”我这才发觉原来我已经泪流满面,我赶紧低下头,慌乱地在包包里寻找面巾纸。

    “小麻雀……我们回去吧……”

    蒙太一突然不笑了,默默地递给我一包纸巾。

    电影院里漆黑一片,借助电影荧幕发出的微弱光亮,我为什么觉得蒙太一也是一脸悲伤……家长会的日子还是很快到来了。

    早川不愧是贵族学校,连一个小小家长会也搞得慎重其事。可以容纳四五百人的大礼堂被布置得焕然一新,座位被整整齐齐地分成了两边。当然——

    坐在右边的学生和家长一个个喜气洋洋,兴奋地讨论着家长会结束后去哪里庆祝;而礼堂的左边,却是哀鸿遍野……

    “你这个废物!我给你交那么多学费全都扔到水里去了吗?!居然进白榜!害我来学校丢人!”

    “呜呜呜呜!我知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考这么差了!”

    “全年级倒数第一名!居然给我考出这样的成绩!给我跪下!”

    “啊!老妈!别揪我的鼻子!好痛啊!我认错啦!”

    礼堂的“白色方阵”的哀号声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惨,那些骂自己小孩的家长,就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似的,拼命地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着。

    作为白榜的“领头羊”之一,我浑身哆嗦地坐在座位上,周围的哀号声让我的心一颤一颤的,感觉就像到了十八层地狱一样!我硬着头皮瞥了一眼坐在我旁边的妈妈大人。

    妈妈面无表情地翻看着我的成绩单,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青,青了又紫。

    不……不好了……我感觉妈妈已经忍耐到极限,估计等会,我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了……我硬生生地吞了口口水,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啊!老太婆!你别进去啦!听见没有?!”

    “咦?宝宝,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妈咪会伤心的哦!”

    “不准叫我宝宝!”

    正当白色方阵的哀号达到了一个小高xdx潮的时候,蒙太一的声音突然从礼堂门口传来!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玫瑰红色风衣、长发飘飘的女人,正挽着蒙太一的胳膊,像参加豪华晚宴似的从礼堂的大门亮丽登场!

    刚一出现在大门口,他们立刻吸引了礼堂里所有人的目光,连那些正在施展“家法”的家长也全都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优雅地走进礼堂。

    咦?!这个人……我瞪大眼睛看着那个长得比电视明星还漂亮的女人和一身白色西装的蒙太一,心里一阵嘀咕。

    不……她不会就是蒙太一的妈妈吧?!未免……也太年轻了点……

    “宝宝,我们的座位在哪里?”女人扑闪了一下眼睛,环顾了一下礼堂。

    “说了不准叫我宝宝!”蒙太一皱着鼻子,气急败坏地跺了一下地板,随后伸手朝我旁边的一个空位一指,“座位在那里啦!真是烦死了!”

    “哟!还是第一排呢!不错,不错!”女人拉着蒙太一的手兴冲冲地走到了我的旁边,当她看见我时,女人的眼睛突然一亮!

    “咦?你是……小麻雀?!”

    “咦?大……大姐姐,您……您认识我?”我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蒙太一的妈妈,心里有点汗汗的。

    “大姐姐?”听见我对她的称呼,蒙太一的妈妈顿时笑开了花,“呵呵呵,小麻雀的嘴巴原来这么甜!”

    呃……其实不是我嘴巴甜,是看见她,我实在是无法想像她已经是当妈的人了,皮肤居然好得像婴儿一样粉嫩,声音像铜铃一样清脆……估计老妈看见她,已经在抓狂了……“小麻雀,你不知道,我们家宝宝天天在家里说你的事情,还把你的照片放大挂在卧室里呢!”

    咦?照片……挂……挂在卧室里?!

    我惊讶地看了一眼蒙太一,蒙太一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不准多嘴!老太婆!快点坐下!别人都在看,丢死人了!”蒙太一气鼓鼓地把女人拉到一边,自己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伸出头向我妈妈打招呼,“伯母您好!呵呵呵呵!”

    “……”妈妈看了一眼蒙太一,又看了一眼他那个美艳的妈妈,没有说话,只是郁闷地笑了笑,然后把头撇到了另外一边。

    “咳咳咳咳!”校长坐在主席台上清了清嗓子,“各位家长和同学请就坐,家长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听见校长的声音,会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今天的家长会,首先由我发言,接着我们会分别请红榜和白榜的两位同学以及家长代表上来发言,我们将讨论学校和家长如何共同努力,让学生的成绩变得更优秀,成长更健康。”

    “咦?发言?就只有发言而已吗?”蒙太一的妈妈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家长会不就是这样吗?你还要怎么样?”蒙太一不耐烦地哼哼。

    “我还以为会像联谊会啊,要跳舞什么的……如果只是听别人发言,那我的服装不是浪费了吗?亏我还准备了那么久……”

    “哼!早就跟你说了不要这样穿,你却还硬逼我穿西装……烦死了!”蒙太一说着,气鼓鼓地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扔到了他妈妈的身上。

    呜……蒙太一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如果我那样跟我妈说话,还把衣服扔到她身上,一定会被我妈给打死的!

    “下面,首先由二年一班的金映明同学代表优秀学生,来给我们发言!”

    咦?!金映明?!

    听见这个名字,整个礼堂都沸腾了起来。我的心猛地一颤!

    金映明是优秀学生代表?

    “什么?!死耗子居然是代表?!他爸是校董了不起啊?!哼!”蒙太一在我旁边不屑地哼了哼,不服气地转过头去。

    “大家请安静!”校长在主席台上挥了挥手,“这个学期,金映明同学成绩突飞猛进,进入了红榜,更成为学校同学们心中的偶像!希望大家向他学习!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金映明同学上台发言!”

    哗啦啦啦!

    校长的话音刚落,礼堂里立刻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金映明从红榜的方阵里站了起来,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中走上了主席台。

    “哇!明果然是越来越帅了!已经超过你了哦,宝宝!”蒙太一的妈妈笑着打量了一下蒙太一,看得蒙太一火冒三丈!

    “老太婆?!你瞎了啊?!一点欣赏眼光都没有!哼!”

    蒙太一在我旁边大声嚷嚷着,可是我就像被施了魔法似的,脑子里、眼睛里全部都是台上的金映明……

    同样的面孔,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那么近的距离却又那么遥不可及,我看着台上准备发言的金映明,失落感没来由地越来越强烈。

    就在金映明抖了抖手上的演讲稿准备发言时,一个穿着管家礼服的大叔突然出现在礼堂里,心急火燎地冲上了主席台!咦?!这不是上次我们在金家见到的管家吗?他怎么跑学校来了?

    莫非……我突然因为心底升起的不祥的预感,面色一沉。

    那位管家大叔一脸凝重地走到金映明身边,对着他耳语了几句,金映明脸刹那间变得苍白不堪!

    “对不起。我有事要离开。”

    说完,他便径直冲下了主席台,跑出了礼堂!管家大叔也匆忙地和台上惊诧的校长、老师们打了声招呼,最后和河影月一起匆匆地离开了。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礼堂里的同学和家长们纷纷议论着,不管校长怎么说,都没办法安静下来开家长会了。

    “咦?死耗子怎么逃跑了?”蒙太一望着金映明焦急的背影,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不会是家里着火了吧?哼!”

    “看来金家出事情了……”蒙太一妈妈的脸上则闪过一抹说不清楚的微笑,“宝宝,连金家的喜叔都亲自跑来通知,肯定是大事件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回想起金映明离开时那个震惊的眼神……金映明不会有事吧……

    我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即将面临“暴风骤雨”,心里面全都是一个人……金映明。

    呜……屁股好痛……

    我像铁拐李一样一瘸一拐地往学校走去。

    妈妈真是太狠心了!昨晚回家居然拿出擀面杖打我的屁股!打得我像老鼠一样尖叫着满屋子逃窜!

    还好最后被爸爸保住了一条小命,可我还是在经受了妈妈的一顿狂轰滥炸后,被罚不准吃晚饭,还跪在搓衣板上写了保证书……

    还有麻夏生和麻惜春,看见自己的妹妹在遭受灭顶之灾,不但不帮忙劝妈妈息怒,还要在一旁煽风点火?!他们真的是我亲生哥哥吗?

    哎哟……好痛……

    因为屁股肿起来不能坐电车,我只好咬着牙坚持走到了学校,刚一走进校门,一种异样的气氛便迎面扑了过来。

    咦?奇怪,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学校里的女生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眉头紧皱着,好像天塌下来了似的。

    “好可怜哦……金映明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金映明?跟他有关系吗?!我突然想到昨天他在礼堂匆匆离开的身影,不祥的预感在我心头蔓延……

    “没办法啊,天灾人祸嘛!可是没想到这次却轮到了金映明的爸爸头上!唉,竟然会发生飞机失事这样的事情……”

    什么?!金映明的爸爸?飞机失事?!

    “唉……金映明好可怜,爸爸出事他一定很难过吧……”

    “不知道,他妈妈好像正在张罗让他提前继承家业呢!”

    “那他还会来学校上学吗?”

    “不知道,不过我想恐怕很难了吧……”

    轰——

    听见同学们的议论,我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金映明的父亲飞机失事……提前继承家业……金映明不能再来学校念书。

    刚才听到的话像一股龙卷风一样,瞬间把我脑里所有的思维都搅得天旋地转,混乱不堪。

    金映明!

    我来不及想太多,拔腿便朝教室冲了过去!恨不得自己会瞬间转移,马上出现在金映明的身边!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我不要命地朝教室飞奔着,感觉自己好像每加快一点速度,金映明就能少难过一点。

    可是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到教室门口,却发现——

    “明,没事的……”

    月学姐温柔地拍了拍金映明的肩膀,微笑着看着他。而金映明像个被抚慰的孩子一样,信任地看着月学姐,露出了一个微笑!

    “麻秋秋,你不该来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刻意压低的喘息声,让我看起来像在垂死针扎般可笑。

    “我已经跟我父亲说过了,河家一定会全力配合金家处理好后面的问题的,不要太担心……而且,现在航空公司的检验报告还没有确认,伯父吉人天相,也许……”

    “嗯……”

    “明,我知道让你提前继承金家的家业,确实有点突然……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帮助你……”

    “月……谢谢你。”

    金映明的话仿佛一把冰锥,刺进我的心里,让我浑身顿时一凉,一下子站不稳身子,只能无力地靠在墙上。

    全世界只剩下喘气的声音,视野为什么越来越模糊,嘴巴里只有苦涩的咸味……是啊,有月学姐在,我这个小麻雀,已经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金映明,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整整一个上午,学校都因为金映明父亲的事件弄得沸沸扬扬,时不时会有粉丝跑过来给金映明送“慰问品”。

    金映明终于在快午休的时候,夺教室门而出,不知了去向。蒙太一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一直没有出现。

    曾经形影不离的三个人,那么亲近的我们……此刻,我却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一样,只能默默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午间休息的时候,我没有去食堂吃饭,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走着,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停车场的小门前。

    这里……也许今后金映明再也不会来了吧……

    我叹了一口气,低着头轻轻地走了进去。

    还是那几扇残破的窗户,还是那些锈迹斑斑的旧器材,还有……

    金映明?!

    阴霾的天气笼罩着世界,让房间里一片灰暗。班驳的墙壁下,金映明正把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环抱的手臂里,坐在一块破了个大洞的皮垫上。像一只负了伤却又骄傲的小猫,蜷缩在角落,落寞地舔着自己的伤口。

    金映明似乎听到了脚步声,他缓缓抬起头来,但是却没有转过脸来。

    “是、是我……”我紧张地捏住自己的衣角,急促地说道。

    金映明身子微微震了一下,但是他始终没有回过头来。

    四处静悄悄的,我愣在原地,无法前进,却又舍不得离开。

    一点一点,我听到了时间沙漏溜走的声音。

    我低着头过了很久,才终于鼓起全部力气说道:“你……你的事……我……我听说了……”

    “……”金映明继续僵持着。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在听我说话。

    “我……我觉得……”我更用力地拉扯着自己校服的裙摆,有很多话涌到了口边,一开口却突然变得很无力,“你不要太……太难过了……”

    “……”

    刹那间,我觉得整个人好像被掏得只剩下一具空壳似的,空荡荡的。

    在金映明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我竟然什么忙都帮不了?!甚至,我连如何去安慰他都不知道?!……

    我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到头来……什么都做不了……”金映明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突然沉沉地响起,我甚至怀疑听到的是不是真实的声音。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都做不了……是在说我吗……

    金映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站起身子,朝门口走去。

    “金……金映明!我……我……”我赶紧跟着站起身来,想要追上金映明那个冷漠的背影。

    我要告诉他我的真实想法!我要告诉他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希望他能变得更优秀!我要告诉他……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我听见脑子有一个声音在问我自己:

    就算告诉了他一切,又能怎么样……

    我能像月学姐那样让他开心地笑吗?我能像月学姐那样为他辅导功课提高成绩吗?我能像月学姐那样帮助他处理即将要继承的金家家业,面对接下来的一切吗?!

    不!我不能!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刺痛,一个趔趄,无力地坐到地上。

    金映明的背影越来越小,消失在我模糊的视线里……

    接下来两天,月学姐一下课便会来找金映明,仿佛是不想给他任何情绪低落的机会。而放学后,金映明便会和月学姐一起匆匆地离开学校。

    每每周围的人议论金家和河家的事情,我总会不自觉地凑过去旁听,可是却发现那个世界里的东西,我几乎完全不理解……

    金映明的生活似乎开始涌起了狂风巨浪,而我的生活却平静得像一湾湖水。记得那时候我遇到麻烦,金映明总会挺身而出地帮助我,可是我现在又能为他做些什么……总觉得我做的一切对于金映明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

    我和金映明,像两条平行线,不管走多远,都不会再有交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