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麻雀要革命 » 第一部 第 壹 战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快3正规吗澳门永利彩票怎么充值

小说:麻雀要革命作者:郭妮
返回目录

    3

    救命啊!幸好赶上了!

    在我狂跑加深呼吸了N次以后,终于看到了新学校早川高中伟岸的大门。

    即使是第二次看到,早川高中带给我的震撼也不小啊!两根门柱就有两层楼那么脯大门约有四车道的马路那么宽,圆弧形的横梁上面悬挂着“早川高中”四个金灿灿的大字和学校的标志。门柱上横竖挂着好多牌子。真是气派啊!难怪大家都说这里鼠族学校。

    学校门口今天插上了两排彩旗,上面印着学校的标志。彩旗站着两排迎宾队伍,大概是欢迎新生的吧!

    这个阵势看得腿有一点不听使唤,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出现在这里,也在这里读三年书,真的能改变……

    加油啊!!麻秋秋!!!

    在我对未来生活充满了憧憬和向往的时候,脑袋里突然出现刚才电车里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会是不好的预兆吧?!这只是一个意外……还是快点进去吧!我给自己打了打气,往学校里走去。

    ……

    “闪开!闪开!”一个狂野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啊……救命呀!!老师!!”狂野的男声之后是一个的声音。

    我、我没看错吧?百米开外有两个男生骑着一辆经过改造的电单车,正以极快的速度向校门口……前方驾驶的男生满头大汗,皱着眉头不停的大叫“闪开”“闪开”,后面的男生则紧紧地抱住前面的男生,满脸惊恐,眼泪鼻涕纵横……

    “骸真是造反了!竟然要我闪开!”一位戴着章的大叔径直走到校门口正前方,对那两个骑电单车的男生吼道:“你们哪个班的,给我下来!”

    电单车并没有如大叔预料的立即减速,更没有在他面前乖乖地停下来,相反以更快的速度向校门口冲过来。

    “兔崽子,你……”大叔怒目横瞪,双手叉腰,对着前方破口大骂。

    “闪开,闪开!”

    “救命!救命!”

    “……”

    “嘭!”

    “嗵!”

    “哐啷!”

    ……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所以很多人一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包括我。整个过程大概也就六七秒钟吧!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

    可怜大叔呈大字形倒在离我不远的校门口水泥地上,雪白的衬衣上留下一道弯弯扭扭的黑色车轮印,还很明晰地从他圆鼓鼓的肚子上、惊悚得夸张的大脸上延伸开去。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真的很像一只刚被轮子碾过的青蛙。

    顺着车轮印痕往后望去,我的嘴张得更大了——

    离校门大概十来米处的喷泉水池里漂浮着一个男生,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电单车已经摔成两半,有一个轮子还在地上漫无目的地滚动。而罪魁祸首,那个驾驶电单车的男生手足无措地站在喷泉旁边。

    过了片刻,单车男似乎从刚才刺激的连贯事件中回过气来了,冲到喷水池里一把把那个可怜的“浮尸”拎出来:“学长,你一定要挺住啊!你的车质量也太差了,幸亏我帮你检查出来……”

    然后他小心地走了过来,探了探大叔的鼻息。地上的人终于微颤颤地抬起手,指着单车男:“蒙……蒙……”

    “我……我要申明,老师,我不适意的!”单车男一边很紧张地为自己解释,“我有说过要你闪开的!你的反应怎么这么不灵光!”

    “你……”地上人的手指又动了动。

    “老师,你没事吧?”他蹲下来观察“被碾过的青蛙”,然后紧张地用力摇晃他的身子。“老师?你还活着吗?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我紧张地缩了缩自己的脖子,幸好自己不是那只倒霉的青蛙,不然就算没事被这样一摇也去了半条命。

    “啊!快救助喷水池的同学,他好像是二年级足球部的帅哥滕凯耶……”

    “啊,他没有受伤,只是昏迷过去了!快,人工呼吸!”

    “铅球社的牛春花,谁要你做人工呼吸的!”

    “嗯,他醒过来了,神情有点痴呆,在单车旁边默默地流泪!”

    刚刚呆住的老师和同学似乎立刻清醒过来,校门口顿时乱做一团。

    在几个老师的合力救治下,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肚子……终于,大叔终于缓过气来。

    “哇啊啊!我要杀了这个臭小子!”刚刚清醒的大叔从地上跳起来,试图一把掐住单车男的脖子,将他“就地正法”。

    “……啊,老师,我都说了不适意的!”单车男一边解释,一边跳跃躲闪。

    “我忍你很久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重返人间的大叔似乎已经失去理智了,愤怒之火在他悬挂着车轮印子的胸膛熊熊燃烧。

    “老师、啊、老师!”单车男似乎玩得不亦乐乎。

    ……

    我还是赶快走吧,留在这肯定没什么好事,我一转身撞上了一个人。然后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大家都不许住一起去传达室!”

    传达室里教导主任在前面不停地絮絮叨叨,我尽量让自己躲在人群的最后面。

    今天究竟怎么了,一开学就发生这么多连环事件。要知道我麻秋秋可是从来都安分守纪,和任何事情都没关系的。

    “蒙太一……你看你又做了什么好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电车男首当其冲和一群没带校徽的同学站在前面,长得有点像河马的训导主任寒着脸望着他。

    嗯!蒙太一?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让我想想……好熟悉哦。

    “又不戴校徽!还冲撞值勤的黑老师!”河马望向单车男。

    单车男的嘴巴在抽筋,但他忍住没有说话。

    “费主任,这些都是一年级的新生。”旁边有位戴眼镜的老师递给河马一叠资料,啊哈,大概是我们这几个的学籍档案吧。

    “河马”老师接过学籍档案,寒着脸翻阅。

    ……

    “你的校徽呢?”传达室外面传来值勤老师的声音。

    “掉了。”一个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啪啦!”传达室的门被打开,值勤老师领着另外两个同学进来。

    “啊,是你!”我和单车男大吃一惊。

    进来的一男一女竟然是电车上的漂亮男生和被非礼的女生。男生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女生则是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紫、紫蕾,是我,是我呀!”单车男迫不及待地向门口的女生挥手致意。

    “你叫什么?”叫紫蕾的女生很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你叫什么?你叫什么……你叫什么!

    天啊!我怎么忘了蒙太一这个变态的名字,还有那几天的恶梦:一个看不见脸的妖怪不停地追我,一边追还一边不停地问:

    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

    ……

    4  

    我的思绪回到了十几天前早川高中的教学楼里的走道上。还没开学的教学楼显得格外安静,我迫不及待地想参观一下以后三年学习生活的地方,于是一个人偷偷跑进来……

    “喵……喵……”

    咦?什么声音?怎么会有猫叫?难道学校里养了猫吗?

    我停止了思绪,身体变得警觉。

    “喵……喵……喵喵!”

    这个声音这么不专业,猫是这样叫的吗?可能是有人在恶作剧吧。

    很明显,声音是从走道的尽头传来的。那里好像是女厕所耶!难道有变态……

    少管闲事!少管闲事!我脑子里的警钟猛敲起来。

    下意识的,我往相反的方向靠了靠。

    从小到大,我一直恪守着家里“非礼勿视,少管闲事”的传统美德,继承了爸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行事风格。并在妈妈的严格教诲下:从来都是以不惹麻烦为第一,牺牲小我为最大。十六年来,大体上我都是安守本分的,只是偶尔会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比如现在,明明怕得要死,可就是忍不住去查探“案发现场”的情况。

    “谁……谁在里面?”我壮起胆子对厕所里说。

    “……我……”

    果然是人,而且还是个男人,听声音年纪应该不大。

    “你……你在里面……干……干什么?”

    “休息。”

    “可是,这里是女……女厕所……”

    “我喜欢,你想死吗?”

    果然是变态。

    爸爸曾经告诉过我,如果生活中不幸遇到变态,千万不要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他是变态了,否则,他就会破罐子破摔。正确的方法是,你应该尽可能地让他觉得你觉得他很正常……

    呼呼,这段话说起来好拗口啊!不过当时爸爸倒是说得挺溜!

    嗯,那就这样做吧!

    “不想,对……对不起。”我尽量心平气和地回答,悄悄后退,准备撤退。

    “等等!”

    “啊……”

    “那个……把你身上的纸留下!”

    “……”不是吧?有专门搜集纸的变态吗?“来得仓促了点,但好……好像有……”

    “你给我拿进来!”

    “我,我不想进来。”虽然大哥麻夏生经常打击我,说我的“美貌”将严重地削弱正常男人的“色胆”,不过里面这个人不正常,我还是小心点好。

    “你不进来,那怎么给我?”变态男大咧咧地说,真是失礼。

    “要不,你……你出来。”

    “……”

    “……”

    “我不能出来,还是你进来吧。”变态男强忍着怒气说。

    “我……”

    “你想死啊,快点给我进来!我在这里蹲了很久,腿都蹲麻了!”他对于自己的经历很坦白。

    我被突如其来的坏语气吓坏了,等回过神来,我已经缓缓地把女厕所门推开了。

    没有人的单间门都是敞开的,除了五号“包厢”。

    “你进来了?”变态男的语气很激动。

    “我……我扔进来了!”我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好。”他回答。

    我哆哆嗦嗦从包包里面掏出一包纸巾,像烫手山芋一样扔了出去。没料到力气小了点,砸在“包厢”的门上。

    “你在干什么?扔飞镖吗?(笨蛋!!)”他不耐烦的声音让我觉得更加可怕。

    “……”迫于压力,我使尽全力朝门内扔去——

    呼……呼……呵,还好,终于扔进去了。

    “啪!”我听到塑料袋砸到人脸上清脆的回响。呀……惨了……

    “啊……呀!混蛋,你想杀人吗?”变态男在包厢里面嚎叫。

    “对不起,对不起!”我心惊胆颤,连忙向他道歉。

    “……你不能轻点扔吗?”

    “……那,我……我走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看我还是快点闪人比较好。

    “等等……你给的是什么纸巾?怎么这么厚?”

    “啊?!”

    糟了,刚刚一着急,我砸进去的好像是我的卫生巾啊,生理期快来了,所以我必须随身携带……赶快要回来吧!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听到“包厢”门内的声响,我猜想他应该正在检查包装……

    “啊!这,这不是卫生巾吗?”

    “是……是啊!呵呵……”天啊,没有会比这一天更窘迫的时候了吧。

    “混蛋!你想死吗?”他大声地咆哮。

    “对……对不起!请你还给我!”

    “拿赚这个我不要!呸!女人的东西真恶心!”变态男恶狠狠道。

    话音刚落,只见包厢门内扔出一道彩色的弧线。

    “还有别的吗?”不耐烦的声音让我觉得在门那边躲着一只野兽,只要我挪动一步就会把我撕得粉碎。

    “没……有了……”

    “你找找……快点!”

    ……

    “旧报纸可以……可以吗?”我发现四号蹲位的角落里有一张破旧的报纸。

    “在哪里?”

    “在你……你隔壁房间……的墙角……”

    “还有别的吗?”

    “没……没有了。”

    “……沾到屎了吗?”

    “不,不知道……”

    “去看看。”

    “……”天啊!怎么会这样!

    “怎么样?”

    “还凑合吧……”

    “拿来!”

    我用手指头轻轻捏起旧报纸一个角,掂着脚,从五号包厢上空递过去。

    “呸!真脏!”他破口大骂。

    不过还好,他总算还是勉强接受了。

    “再见!”我赶忙向他辞别。

    “等等!不许住我还有别的事!”

    “怎,怎么?”

    “……今天……谢谢你啊!”

    “不……不用了!”不用再让我碰上你就好!后面这半句我没敢说出来。

    “你叫什么?”

    “不,不用了吧……”

    一个女生在女厕所里面救助一个上厕所忘记带纸的白痴,而且还是男的,讲给别人听,应该也不会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吧!更何况那张旧报纸来路不明,他今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得了诸如“肛肠癌”之类的生理疾病……我岂不是麻烦?

    “你叫什么,说啊!”

    “这个……不用了……吧?”我找到自己害怕之外的唯一一点力量,向门边摸索过去。

    “我叫蒙太一,你叫什么!”他似乎很喜欢嚎叫啊!

    “啊……我、我……一定要知道吗?”

    “是!”他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那好吧,我姓雷,叫雷锋!”

    我拼尽所有的力气撒腿就跑,后面还传来恐怖的问话声:

    你叫什么?你叫什么?你叫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