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麻雀要革命 » 第一部 第 叁 战 宣战!麻雀联盟的华丽出击(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www7610ocn八八必发娱乐

小说:麻雀要革命作者:郭妮
返回目录

    3

    都到了周五了,蒙太一还是没有来。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他不会转学了吧!想到有这种可能性,我有些失落。金映明还是和往常一样,让我觉得那天的事情,像是在做梦。

    这次的晨扫因为一个人的缘故,我早早到了学校,好不容易把清扫工作做完,教室里还是空荡荡的,我趁机趴在课桌上开始补充体力。

    “好痒……”连补个觉也不安稳,我搔了搔耳朵,换了一个侧身,继续 ……

    “铃铃铃,铃铃铃……上课了,上课了……”

    上课了?上课了!

    我一惊,立刻爬坐起来,却看到一张的脸凑在离我鼻子1厘米的地方。

    “鬼啊……”我第一反应是钻到了桌子。

    “哈哈哈……小麻雀……你还是这么怕死……哈哈哈……”

    好熟悉的声音——蒙太一?我不敢置信地抬起头。

    “哈……哈……你真的是傻啊!怎么样?想我了吧!”

    不是他还有谁?一张“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外加不可一世的吹嘘本领。

    “干吗不说话,是不是死耗子趁我不在欺负你??我来帮你伸冤!”一说到金映明,他就变得咬牙切齿。

    “你……你还好吧……”虽然他现在活蹦乱跳的,但是一想到那天脆弱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问出声。

    “当然好!我蒙太一可是英雄豪杰!打了赢,输了打,笑到最后才算狠!!现在……”蒙太一白了一眼金映明。“还早呢!!”

    倒!这是什么绕口令!难道又是什么“蒙太一英雄法则”?唉!不知道谁在几天前还是要死不活的。

    “我……”蒙太一突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低着头望着地面。“那天晚上……”

    太好了,是不是他终于记起要还我钱。我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我的钱,我的钱!!

    “我有个计划!”

    “计划?”我却发现蒙太一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门口。

    说话的时候同学开始陆陆续续进教室,金映明也按时坐到座位上了,一点没注意到蒙太一的存在。

    “骸英雄才不会和一只耗子计较!”蒙太一狠狠瞪了金映明两眼,发现收效不大,高傲地抬起下巴,坐到了座位上。

    “翎吃青菜吗?”我刚坐到座位上,金映明劈头便问。

    我感觉到从另一边射来了想要杀人的目光。

    “嗯……不吃……嗯……”他居然非常认真地问这种白痴问题。

    “翎是谁?!和你什么关系?!和死耗子又是什么关系?!”蒙太一逼问。

    “翎……翎是……翎是……”完了完了,我要怎么说呢?憋了老半天,我终于想到了最好的答案。“是是……青……蛙。”

    “青蛙?”蒙太一狐疑地看看我又看看金映明。

    金映明也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但幸好,他没有反驳。

    “是生物课……课上的……的青蛙!”我突然变聪明了:“生生……物课要要……解剖解剖……呵呵呵呵……”

    “解剖青蛙!!哈哈哈,小麻雀,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最厉害了,我还可以解剖蚊子,蚯蚓……”蒙太一一高兴完全忘了他问我的问题,我松了口气。

    我回过头望了望继续看书的金映明,再看看还处在解剖兴奋中的蒙太一……

    苦难的日子,又来临了。

    不知道蒙太一究竟是幡然醒悟还是脱胎换骨,只是不停拿笔在纸上涂来改去。“百慕大三角区”今天出奇地风平浪静,一直到放学。

    “小麻雀,走吧!”蒙太一居然很主动地帮我拿起书包。

    “去去……去哪?”

    “一起吃饭啊!”蒙太一非常不高兴地瞪着我,好像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啊?……”我只能乖乖跟在蒙太一身后,推着单车走出了校门。

    “吃面吧!估计你也没多少钱。”蒙太一自以为很体贴地说。

    “我我……付?”我几乎是在惊叫。

    “当然!我是英雄,哪有英雄吃饭自己掏钱的!而且我身上没钱耶!”蒙太一居然非常无辜地看着我。

    “我……我……”

    “我什么!别这么小气!走啦!”蒙太一的手往我肩膀上一搭,不容分说地把我拉进了一家面馆。

    我到底认识了一个什么怪物……

    天啊,两碗面就要我二十多块,我一定要全部吃干净!化悲愤为食欲,不但把汤喝得干干净净,连蒙太一碗里的也吃得干干净净。

    “小麻雀,你怎么这么饿啊!”蒙太一吃惊地望着我。

    我扫视完桌上的两个空碗……一次性筷子!多拿两双回家备用。

    “看这个!看这个!!”蒙太一像变魔术一样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纸?对了!我从桌上的纸巾盒,抽了好长一段纸巾塞到包里。明天留着擦桌子也好。

    “麻!秋!!秋!!”

    突然的怒吼才把我的思绪从悲痛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蒙太一&麻秋秋的战略同盟书?!

    看见纸上第一行写着的这几个大字,我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对!”蒙太一重重地点了点头,有点像即将慷慨就义的烈士。

    完了,完了,有种强烈的不安在告诉我这是一个劫难的开始。我战战兢兢地继续往下看:

    蒙太一&麻秋秋之麻雀战略同盟书

    不记前嫌的蒙太一出于对麻秋秋同学的同情和怜悯,决定从今天起除(锄)强扶弱,建立战略麻雀同盟关系。

    战略目标:建立坚定的同盟友谊,坚决打垮金映明!

    战略要求:鉴于蒙太一具有非凡的英雄气概,麻秋秋必须服从蒙太一的命令和安排!违抗命令者严惩不待(贷)!

    另外,蒙太一也有保护麻秋秋的责任。平时必须统一行动!麻秋秋如有个人意愿,必须获得蒙太一的准许才能自由活动!

    战略计划:在一个学期之内证明蒙太一比金映明更出风头,比金映明更有才华,比金映明更有男子汉气概!彻底把金映明赶出学校,从此早川学校就会是蒙太一和麻秋秋的天下!

    末尾还加上了一个夸张的笑脸符号。

    天啊?为什么我总是被卷入到飓风的最中心!

    “来!签字吧!”

    不是吧!还要签字!!

    “我没……没笔~呵呵~”我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那就摁手印吧!”

    摁手印?!有没有搞错啊!又不是卖身契!不过比卖身契也强不了多少。

    “没有……没有印台!”我赶紧又想了个理由。

    蒙太一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那好办!说好了,按手印,过了几天不认账!”

    他一把抓过我的手,用力掰出我的拇指,在地上使劲地,疼得我哇哇大叫。

    直到我觉得快把骨头磨出来,他把我的拇指往契约书上用力一摁。

    一个无比清晰灰不溜湫的手指印便出现了。

    蒙太一高兴地收起纸,叠好塞进了口袋里,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

    “从今天开始,放学都必须一起回家!知道了吗?”

    “为……为什么?”我十万个不愿意地说。

    “同盟书上写了要统一行动!而且你要服从我的命令!”

    “可是……”

    “没有可是!和本大爷每天一起上下学,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可是蒙太一才不管那么多,兀自把话说了下去:

    “现在,我已经有了第一步作战计划!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去参加紫蕾的生日PARTY!”

    4

    “好了没有?”

    “好……好了。”我紧张地从试衣间走了出来,不安地扯着自己的裙角,这一辈子除了校服就没穿过裙子了。

    都是蒙太一要参加紫蕾的生日PARTY,可是我一件像样点的衣服都没有,所以被他拖过来买衣服说不要丢了他的脸。

    “好漂亮啊……”销售在一旁不停地赞美,但是我知道她们的话可信度几乎为零。

    “怎……怎么样?”真后悔自己听销售的怂恿,在试衣服的时候就把眼镜给取掉了,现在又不好意思拿,只能在镜子里朦朦胧胧看到一个色的身影。

    “……”奇怪?怎么没有回答。难道真的很难看?

    “很好啊,,配上刚刚我给你试的一点彩妆,真的很漂亮。”

    “蒙……蒙太一……”我向他凑近一点,眼前一片朦胧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对啊……”销售还想继续鼓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

    “丑……丑死了!你还不快去换回来,想吓死人啊!”劈头盖脸的话让销售的话卡在喉咙里,也让我难堪到不行。

    换回自己的牛仔裤,让销售把妆卸了,戴回自己的眼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低着头出来看到蒙太一,他的脸红红的,真的要那么生我的气吗?

    “小麻雀过来……”蒙太一拿了一个东西在我的胸口上比划,然后扭头对售货员说:“这个我买了。”

    我低下头仔细看,原来是一个麻雀布偶胸针。呵呵,麻秋秋,你一直就是一只不起眼的小麻雀,你根本就没必要打扮。

    一路上,我和蒙太一都没说话,他会为了紫蕾喝醉酒,肯定也会为了现在的生日晚会紧张吧!只到PARTY上的音乐声打破我们之间的沉默。

    虽然有听过早川学生都鼠族的说法,但亲眼看到还是被深深震撼了。

    整个餐厅用丝带和气球装饰成色,华丽的法式自助餐桌把大厅整整围绕一圈,桌上丰盛的食物和漂亮水果让人垂涎欲滴,而靓丽光鲜的宾客更是让人赏心悦目……

    “紫蕾!紫蕾!!”蒙太一见到站在宾客中间的紫蕾,立刻就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活了过来。

    “是你……你来干吗?你又想来搅局?蒙太一,你给我赶快出去,我没你!!”

    “呵呵,紫蕾,今天可是你生日……”

    “我生日关你什么事?……”

    “紫蕾,生日快乐。”

    一个清越的声音打破了蒙太一和紫蕾的僵局,随即一个女生出现在我面前。

    精巧的五官只能说得上清秀,柔顺的长发被服帖地束成马尾垂在脑后,一身剪裁合身的蓝色骑马装让身材更显高挑,也衬托她的皮肤更加白皙。

    好奇怪?!不是女生都应该穿裙子的吗?!

    蓝衣女生似乎根本不关心周围的议论:“月说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把金映明押在这了。”

    “我就知道只有月制得了他。”紫蕾听到金映明的名字整个人缓了下来,“上霞,太谢谢你了!你说我这次该怎么谢谢你!要不他肯定不会来的!”

    紫蕾亲昵地挽着蓝衣女生往会场赚蒙太一紧跟着进去了。

    月?是谁?居然能让木头人金映明乖乖听话?

    等我回过神来,身边已经全是一些穿着礼服的陌生面孔,我开始紧张,蒙太一呢?

    “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更荣幸地能到早川四大家族的贵宾。希望大家能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紫蕾站在台上神采奕奕地宣布开幕了之后,大家就各自在会场里走动。

    “小心。”我被一只手拉到一爆远离了来往密集的人群。

    “谢谢……”我返过头,一张儒雅清秀的脸放大在我面前,两缕不听话的刘海搭在他光洁的额头上,温和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就想跟他亲近。

    “怎么?不认识我了?当初你英雄救美的时候我也在场啊,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北晨星。”

    是他?!那天我在电车上遇见的那个人,还没看清楚他的样子就被急刹车摔了出去——

    “你……你能……能不能……”我请求金映明帮助遭到骚扰的紫蕾。

    “不要……”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这个外表帅气的美少年竟然这样冷血!

    “你如果认为他会帮忙,你就错了。”一个温文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回头一看却只看到NIKE标志的特写,呵,这个人好高啊!我才刚刚到他胸口的位置。

    “看样子你想起我了,摔跤。你怎么在这?……”

    “我……我被……被人带……”

    “蒙太一?我看到了!呵呵!那小子真不厚道,把你带进来就不管你了!”

    “你认识……认识?”他怎么好像和金映明,蒙太一都很熟悉。他不是高二年级生吗?

    “是啊,那小子去年就在早川了啊!他还因为紫蕾留了一级呢?……至于金映明,因为他是四大家族的人……”

    “四四……四大家……族?”

    我又一次听到四大家族,那到底是什么?早川里的同学都传得神乎其神的。

    “嗯,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大人们的称呼。常常有些来往的。金,河,北,上霞……今天全都来过了!”

    金?河?北?上霞?我看着眼前的北晨星,那他岂不是北?

    “干吗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被逼的,还不是上霞稀说一定要来……”北晨星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北晨星,寿星都等很长时间了……”

    “好,马上就到……”北晨星一边答应,一边把我拉进了一间房子。

    糗着脸的金映明,看着他的紫蕾,一触即发的蒙太一,安静坐着的蓝衣女孩……都惊讶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我。

    好像……进了一个不该来的地方,正想退出去,北晨星就示意我坐下:

    “好了,好了,人都齐了,小稀,快开始吧!”

    蓝衣女孩抚了抚自己柔顺的长发,沉静地向我介绍游戏规则,奇怪的是她手上竟带着一双白手套。她就是上霞稀?

    “小稀有洁癖,特别是对男人……”北晨星悄悄对我说,换来了上霞稀的斜眼。

    “因为有新人加入,今天我们就玩最简单的方法。这是爱与惩罚游戏牌,根据你得到的提示牌,赢的人可以向对方提出关爱或者是惩罚的要求。任何人都不能反悔,否则……”

    “否则怎样?男人婆……”蒙太一似乎有意挑衅。

    “否则,出门被车撞……”

    大家都倒吸一口气,上霞稀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我总觉得上霞稀看蒙太一不顺眼,巴不得那个毒誓马上应验在他身上。

    开始发牌……

    “好啊,好啊!太棒了!”第一次胜出的是蒙太一,他高兴得手舞足蹈,“我要选择爱啊,爱啊,紫蕾你快给我看看你的牌!”

    “闭嘴!”紫蕾一把推开想偷窥她牌的蒙太一。

    “呵呵,看到了,看到了……”蒙太一得意洋洋地像众人宣布:“我选A!我宣布,我要亲拿A的人一下!”

    “A?”被北晨星一把拉住要冲上去砍人的紫蕾,顿了顿。

    “呵呵,紫蕾我要亲你一口!接受我温暖的爱吧……”

    “不是!”

    “别推托了,你也不想出门被车撞吧!”

    说了不是就不是……”

    “我是。”一个冷静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上霞稀?我惊讶地看着发出声音的人,再看了看下巴快掉在地上的蒙太一。上霞稀翻开手中的牌——真的是A,那紫蕾的是?

    “我说了不是我。”居然是4!

    蒙太一哭丧着一张脸,不得不亲吻了绷着脸的上霞稀……不过是亲她的手。而上霞稀因此躲在厕所里整整十分钟,出来还用掉了两大包湿巾擦手……

    游戏继续,难度也慢慢加大,又加入了一副牌。不停有人受罚、受“关照”,可奇怪的是全都绕开了我。

    Q?我有点紧张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牌,那我不是有选择的权力?我小声地说出:“J……J好了……我选择……”

    我悄悄地看了大家一眼,蒙太一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糟糕!莫非他拿了J?

    我马上说,“选……选爱好了……”

    该用什么方式呢?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的蒙太一,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我的要求就是要拿J的人自己提出爱的方法。”

    “哈哈,小麻雀,算你聪明!”蒙太一一把亮出自己手中的J,“我要求伟大的J给自己一个爱的亲吻吧!”说完,就要把自己的嘴巴一吧嗒,表示给予了“爱”的关照。

    “等等!”北晨星的话打断了蒙太一的动作。

    “干吗?我可是一切按规则来,一点都没违反。”

    “话是没错,可是……”北晨星的话里怎么好像隐隐带着笑意?我狐疑地看过去,看见他乐不可支地一把掀开金映明面前的牌。

    “J!”我倒吸一口气,看着面色铁青的金映明。(因为高兴过度的蒙太一忘记他们现在玩的是两副牌,是有可能出现两个人拿同一种花色的情况。)

    那……那不是?那不是要金映明与蒙太一亲吻?

    “不要!不要!我不要跟死人脸亲吻!”蒙太一站在沙发上大叫大跳。

    “蒙太一,那你可是要出门被车撞哦!”紫蕾没好气地提醒道。

    “不要,无聊。”金映明淡淡地看了一眼像猩猩一样在沙发上跳来跳去的蒙太一,就要往外走。

    “你说谁无聊……啊!”

    我张着有生以来最大的嘴巴,看着蒙太一从沙发上斜倒下来……压倒了回头观望的金映明……

    天啊!玩这个牌真的不能反悔——

    蒙太一重重亲在了金映明的唇上!

    低气压……低气压……

    自从那件意外亲吻事件以后,“百慕大三角区”成了“低气压危险带”,同学们路过的时候都绕道赚所有参与者对那件事都讳莫如深,连最没遮拦的紫蕾都是一样。

    可怜的我现在只能畏畏缩缩夹在中间小口啃我的面包,大气都不敢喘。

    “小麻雀,你出来一下……”

    “好。”第一次看到蒙太一用那么深沉的表情叫我,我一点都不敢怠慢,马上走出了教室。

    “给。”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蒙太一递来的本子,“幸运月行事历?”

    “我想了很久,我们麻雀盟要知己知彼……一想起那件事我就会做噩梦,一定要打倒金映明!”

    “……”我一想到要从此成为“木头人”的敌人,大脑一片空白。

    “喂!小麻雀!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蒙太一用力摇了摇正在发呆的我。

    “听……听见了……”要被他知道刚刚我神游太虚不被劈死才怪。

    “对了!跟踪他!这个性格那么古怪,一定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嘿嘿……”蒙太一一脸奸笑。

    见不得人的事情吗?我想起那天的亲吻事件,的确有点见不得人啊……

    “小麻雀!这个主意怎么样?”蒙太一没有察觉到我的神色,依然兴奋地问我。

    “哦……好,好……”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小声敷衍着。

    “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啦!”蒙太一一副委以重任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

    “什……么?!”我突然觉得瞳孔猛地放大:“我……我我……!”

    “你怎么一个我说这么久啊!放心!我会帮你加油的!嘿嘿!对了,记得把每天的情况记录在本子上哦!”蒙太一又露出了他那大义凛然的笑容。

    天啊!蒙太一……我可怜的高中生活……

    一紧张还没消化的面包就开始作祟了,害我不争气地一个劲打嗝:

    “我,呃,回,呃,回教室了!”

    “少,呃,少废话,呃,我也要回!呃!”

    蒙太一这个大坏蛋竟然学我说话,还毫不留情地哈哈大笑。

    我气得脸憋得红红的,装作满不在乎地走在他的前面,心里把蒙太一骂了一千遍一万遍。不过看到他终于正常一点,心里总觉得塌实了很多。

    “喂!小麻雀!”我正要进教室时,蒙太一突然叫住了我。

    “呃……呃……”我的饱隔还是没有停,看来这饱隔要打到天荒地老了!

    “呵呵……呵呵……谢谢你那天照顾我!”蒙太一抓抓头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啊?!呃……呃……”

    “下次跟你说话你再打饱隔!我就揍你!”他扬了扬拳头。

    怎么还会有这么混账的人……

    “我走了!快点进去!!”蒙太一的眼睛又不耐烦地瞪得牛大。

    我见势不妙,赶紧溜进了教室。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