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麻雀要革命 » 第一部 第 玖 战 新生!虹桥洞天的不速之客(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兴发网址优德体育怎么样

小说:麻雀要革命作者:郭妮
返回目录

    1

    我一边享受着秋日暖暖的阳光,一边拎着原爱姐无条件捐赠的特价卫生纸,独自往虹桥洞天走。

    “哐啷哐啷啷!!”

    我猛地一回头,身后空无一人……但一个空易拉罐还在地上打滚。不……不会是?我想起了昨晚原爱姐绘声绘色说的鬼故事,那个女主角就是从后面……

    我的心怦怦地跳得越来越厉害,一路往虹桥洞天狂奔。我被吓得魂不守舍,惊慌失措地掀开帘子。

    “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变态……”

    “好啊好啊……打啊……”

    我一,从天而降的扫帚、拖把、鱼杆就毫不留情地往我身上扑来。

    “我……是我……”我被现在的一切吓蒙了,只能抱住头被打得满地打滚。

    “你什么?!就是打死你这个变态……竟然敢跟踪我……”原爱姐的声音听起来怒气冲冲。

    “停——停停!快住手!”

    木先生突然大叫,拉开了还在我身上扑打的柄叔和原爱姐。

    “秋秋……怎么是你?”原爱姐惊呼一声。

    5555……可不是我吗?完了完了,我都可以听到骨头散架的声音。

    原爱姐见我不说话,尴尬地干笑了几声,眼睛望向木先生向他求救。

    “原爱刚刚回来的时候说外面有变态跟踪他……所以……”木先生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刚……刚也看……看到了一个黑影……”我看着还笑得在地上打滚的炳叔一脸苦笑。

    “要死了?!竟然还敢跟踪我们秋秋!看我怎么收拾他!”

    原爱姐可逮到了一个赎罪的机会,抓了炳叔手中的鱼杆就要冲出去。谁知炳叔突然调皮,一把推dao了原爱姐;木先生想去扶原爱姐,可是脚一滑横着摔到了原爱姐和炳叔的身上;我赶紧伸手去拉原爱姐,可是被木先生的脚一绊,也重重地摔了下去,倒在原爱姐的身上……

    “你们……在干吗?!”

    这个声音好耳熟!我不禁抬头一看——

    蒙太一!

    他正睁大眼睛看着他面前的这个“奇观”!!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来这里?!

    “小麻雀,真的是你……”蒙太一一看见我,立刻冲上来把我抱在怀里。

    “你们慢慢谈!我们先出去散散步……”

    木先生拉着还弄不清楚状况的原爱姐和炳叔,一起离开了。

    蒙太一见我一直低头不说话,火蹭地就大了:“你想死啊麻秋秋!莫名其妙就消失了!”

    “……”

    “说话啊!!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看看你……没在我身边变得更丑了吧……”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出现……提醒那个让我千疮百孔的世界……

    为什么要找我……那个被所有人唾弃一文不值的小麻雀……

    为什么明明受伤的是我……他却似乎比我还要受伤无助……他应该是大大咧咧的蒙太一啊……

    我觉得心里酸酸的,空空的,麻麻的,慌慌的……

    “跟我回去!”蒙太一那一贯强势的口吻中竟带着一丝让我怀疑的恳求。

    回去?回哪里去呢?

    回那个有没有我都一样的家?还是回已经把我开除了的学校?

    我摇了。

    “回去!”蒙太一冲我大吼。

    我坚定地摇了,眼泪流了下来。

    蒙太一拽住我的手臂,用力地把我往外拉。几乎是在咆哮:

    “回去!听见没有?!我叫你回去!!”

    “不……不要……我不……不回……”我死命抓住身边能抓住的所有东西,大声尖叫:

    “求……求你……蒙太一……我……怕……”

    不!我不要再回到那个可怕的地方了!

    一直在拼命挣扎的自己,突然被一把推在了地上。

    蒙太一放开手,死死地盯着我。

    悲伤、愤怒、期盼,从他眼中朝我汹涌扑来,让我觉得抵抗不住。

    蒙太一的嘴唇起来,眼睛变得红红的。在我认为他的眼泪快掉下来的前一秒钟,他毅然甩下我大步冲出了。

    他走了……无尽的失落朝我袭来,我的心一下子变得空空的……

    “他是谁?撞了我也不说一声道歉……你们怎么回事?”

    原爱姐揉着屁股走进,后面跟着木先生。

    我难过地摇了没有回答。原爱姐还想再问,可是被木先生阻止了。

    我竟像经历了一场大痛,浑身无力,眼中的泪水喷涌而出。

    原爱姐不停地在旁边絮絮叨叨,柄叔竟异常听她的话地帮我递纸巾。

    在我以为泪水就会这样一直下去,不会停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开门!我来啦!!想死啊!”

    是蒙太一的声音!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在我的地盘还敢这么嚣张!”

    原爱姐鞋都来不及穿,就火冒三丈地冲到门口去教训那个不懂礼貌的臭小子,正撞上背着一个超级大背包走进的蒙太一。

    “哇!小麻雀!才半天不见就想我想成这样!也不要在大白天装鬼吓人啊!”

    “要死了!你这个臭小子,又跑来这里干吗?!”原爱姐气急败坏地拧住蒙太一的耳朵,“又想欺负我们家秋秋是不是!”

    “放手啦老女人!很痛哎!!放手啦!!我是想搬来住啦!”

    “搬来住?!”原爱姐惊讶地看着他,我更是惊讶得忘记了哭泣。

    蒙太一终于从原爱姐的“魔爪”下挣脱了出来。他一边揉着被揪得红红的耳朵,一边一字一顿地大声说:

    “是啊!我,要,住,下,来!”

    不可以……

    “不可以!!”原爱姐冲他大声吼道。

    “骸我说要住就要住!你给我少啰嗦!”蒙太一倒在不动了。

    “你……你居然敢说我啰嗦……臭小子你想死了……啊……你居然还敢躺在我的……啊……我的法国床单……”

    原爱姐拣起地上的一只拖鞋就往蒙太一的头上扔去,谁知道蒙太一灵巧一闪,拖鞋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正开门往里走的木先生的头上……

    “谁扔的?”木先生淡淡的笑容后面隐藏着的风暴。

    “呃……”原爱姐涨红着一张脸不敢承认。

    “是我……”一直懒洋洋不动的蒙太一开口了。“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呃?我和原爱姐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乖乖地向木先生认了错,然后偷偷冲我们扮了一个鬼脸:

    “我——要——住——下——了!”

    2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原爱姐怒气冲冲走在前面,我拎着刚刚逛过五大百货、压过三条马路、扫过数家专卖店的“战果”,大包小包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

    “秋秋住我们去那先喝点冰降降火!”

    原爱姐的一道圣旨,让我们坐进了百货商场楼下的必胜客。5555……我的脚!都快痛得没知觉了。

    “秋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原爱姐奋力地叉着面前可怜的一对鸡翅,它一定被当成了柄叔和蒙太一的化身。

    今天早上炳叔拿原爱姐的化妆品在蒙太一脸上画了一只大乌龟,蒙太一盛怒下砸向炳叔一盒CHANEL的胭脂……柄叔在躲闪中把“红粉胭脂”踩成了“黑粉煤炭”。

    昨天晚上炳叔烤鱼的时候发现燃料少了,跑到里翻了一气扔到火里的,正是原爱姐穿都舍不得穿的DIOR限量短裙。

    前天中午,柄叔不小心把一堆烧热的石头扔在地毯上,让“美女”留下了去不掉的色斑。

    ……

    蒙太一的加入和原本的柄叔,让这几天的生活过得风风雨雨。

    “要死了!”原爱姐自顾自地说着。“你知道我并不适意要骂他们的,我只是太气了!接二连三、接二连三啊!”

    “嗯嗯……是的是的……”我能够了解原爱姐早上暴风雨的由来,更了解我肚子正饿得咕咕叫。

    “吃吃吃!吃死你这个臭丫头!”原爱姐看着左手拿着汉堡,右手抓着鸡翅膀,像饿了一辈子的我,送了一记超大号白眼。

    “这哪能吃死我,我妈妈做的可乐鸡翅我可以……”

    说到这我突然没了食欲,不知道家里现在怎样?好久没吃妈妈做的鸡翅了,我是不是应该趁这个机会打个电话……

    “小……,请问我能跟你交换一张名片吗?”

    “不好意思,我没有……有也不给。”

    一个刻意搭讪的打断了我的思路,原爱姐挥手打发掉搭讪的人后,得意地抿着嘴偷笑,还对着玻璃没事拢拢自己的头发。

    唉……虚荣的女人……

    我无奈地把一块鸡米花塞进了嘴里,再次考虑是否给家里打电话的问题!

    “糟糕!”原爱姐突然惊呼一声,把头扭了过来,背靠着窗户。

    怎……怎么回事?我不解地看了看桌子的原爱姐,然后扭头往窗外看去……

    金金金金……金映明!!是金映明!!他正背着一个运动背包站在窗外!!

    怎么会这么巧?!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他!!

    正在我惊讶的时候,一件令我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越美从旁边跑了过来,用手紧紧地挽住了金映明的胳膊,好像生怕他会消失一样。她笑眯眯地看着金映明,正在跟他说着什么。

    我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僵直着坐着一动不动。

    忽然,越美发现了我,她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我,但是很快她的眼神变得骄傲而且得意。她踮起脚对着金映明的耳朵说着什么……

    糟糕!她大概是告诉金映明我在这里了!我吓得一怔,手中的可乐掉在了地上。

    “啊!”被我的可乐溅了一身的原爱姐一声尖叫,我们周围用餐的人都纷纷转过头来奇怪地看着我们。而窗外的金映明也正转过头……

    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要钻到桌子底下去。

    完蛋了……

    他看到我了……

    我却像被定住了一样,只能不知所措地坐在位子上,心在怦怦地狂跳。因为我的目光紧紧地黏在了金映明的身上,让我怎么也动不了。

    时间好像静止了……世界好像消失了……地球上好像只剩下了我们两个    人……

    我们四目相对,彼此凝望着。

    悲伤、委屈、痛苦……

    金映明……金映明……

    你能明白我所有的感受吗?你会知道我所有的遭遇吗?

    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想着……

    为什么?为什么?我在你眼中也能看到困惑、遗憾、难过……是为了谁?越美?还是河影月……

    我贪婪地享受着此刻的每一秒钟,可我又害怕下一秒钟他就会走……

    可是,终于,他还是转身走了,在越美的催促下消失在了我的视野。

    麻秋秋……你在奢望什么……即使他看到了你,你又能怎么样啊?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竟然和越美一起?和那个陷害他后又诬蔑我的女人一起!他竟然和她在一起!!

    我感觉自己的心被揪得生疼,我痛苦地趴在桌上,流下泪来……

    “秋秋,你怎么了?还好吧?”原爱姐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我,担心地问。

    我摇了,眼泪不停地哗哗直流。

    原爱姐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我心情平静下来。

    “好了吗?”原爱姐递给我一张纸巾。

    我接过纸巾,轻轻地擦着眼角,点了点头。

    “说吧!”原爱姐没头没脑地说。

    “说……说什么?”我眼睛红红地,困惑地看着她。

    “说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啊?总有个原因吧!”

    我低下头不作声,因为我实在是不想把以前的事情再回忆一遍,那种痛苦,经历过一次就够了……

    “不说?那你赔我这条裙子!你刚刚把可乐都洒到我裙子上了!很贵的哦!”

    原爱姐故意得意扬扬地翘起脚,摆出一副蛮横的样子,不紧不慢地继续喝她的果汁。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不讲理的她却让我心头一暖,把那段地狱般的日子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原爱姐。

    “金映明和蒙太一这两个混小子!他们都是猪投的胎啊?!”亲爱的原爱姐握着被她捏扁的果汁杯子,义愤填膺地大骂。

    憋在心里很久的委屈倾倒出来后,自己竟有一些轻松。

    “不过,秋秋你放心,那个叫越美的臭丫头,她迟早都会自食恶果的!”原爱姐狠狠地说。

    “为……为什么?”我惊讶地问。

    “呃……呵呵……”原爱姐干笑了两声,“这个……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     啊……相信我肯定没错的啦!”

    我无力地看了看原爱姐,要她给我一个答复好像是太为难她了。

    “对了,秋秋~”原爱姐忽然认真地看着我。

    “什……什么?”我还沉浸在复杂的思绪当中。

    “你……的嘴巴旁边有很多油你知道吗?”原爱姐说着递给我一面小镜子。

    我接过镜子一看……

    妈呀~我刚刚吃东西太猛了,何止是嘴巴,简直满脸都是白色的沙拉酱还有黄澄澄的油……

    对了!!难道刚刚金映明看见我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我惊恐万分地望着原爱姐——

    原爱姐难过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轰——

    我感觉天塌下来了……

    下午身心俱损的我抱着仅存的半条命,和原爱姐回到了虹桥洞天。

    路上,遇见了这几天我一直想躲避的蒙太一。我只能假装没看见,低着头想走过去。

    “喂!小麻雀!”蒙太一突然叫住我。

    “……”我只能停在原地,却不敢回头。

    “你……真的决定不回学校了吗?”蒙太一低低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回学校……”我愣愣地喃喃自语。

    “是啊!你总不能在这待一辈子。”蒙太一跑到我的面前,然后眼睛看向河面,“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了……”

    我一怔,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在不在难道很重要吗?我一直都觉得是个多余的人,何况曾经还那样对他,他为什么一点也不怪我,还坚持要我回去……

    我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蒙太一,木先生那天的话也重现在我的耳边。

    你总不能像我一样一直窝在桥洞当野人吧?

    第一次,我竟然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蒙太一,即使那个世界对我冷眼恶语,但也应该为这个唯一希望回去的人做点什么!

    “是啊……不……不想回了……除非……”

    我的脑子竟然闪过下午看到的金映明的影子……

    傻瓜,你还在幻想什么!!

    “除非什么?!”蒙太一瞪大眼睛认真地看着我。

    “除……除非我能……忘记所有……不快乐……”

    “真的?!”蒙太一激动地问。

    “真……真的……”

    蒙太一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尴尬地转过身不说话了。

    回到,我想着蒙太一刚刚问我的问题,拖着逛街累惨了的身体,很快就了梦乡。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