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大婚晚辰 »  【243】父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大注亚洲必赢官方下载

小说:大婚晚辰作者:肥妈向善
返回目录

    找了将近一天一夜,找不到人,陆征终于明白:这妞是铁了心谁都不联系。

    晏子一样没有史慕青的消息,比他更着急,使劲儿追着他问:究竟他以前和史慕青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有人要对史慕青使坏?

    陆征当然是一句话都不可能告诉她。

    气到在对面跺脚的晏子横起来,说:“算了,我去找吴正淳。那混蛋,什么都不肯说,是不是,等死。”

    陆征脑子里只能蹦出一个词:女人绝不能看外貌,以貌取人。

    像晏子这样外表斯文秀气的姑娘,原来是如此强势的女子,明明外貌很像个我见犹怜的弱女子。

    “喂——”晏子在挂他电话以前,说,“有什么消息,记得通知我。”

    “哦。”陆征没有应好,也没有应不好。

    晏子皱褶的秀眉,针对他这句死鱼一样的口气:“怎么,你不找了吗?”

    陆征比较想知道的是史慕青现在是什么想法。要是她躲起来就是谁都不想见,找到她以后,两个人都不说话,有用吗?

    好像摸到他的想法,晏子气呼呼地说:“我发现你们研究脑子的全是怪胎。吴正淳是,你也是。也只有你那个弟弟洛洛好一些,比较像正常人。”

    听到这话,陆征不由正色,道:“我比洛洛正常。”

    洛洛那要是能叫做正常,这个世界天下太平了。

    晏子咔,甩了他电话,毫不客气。晏子大姑娘的脾气挺大的。

    陆征缓缓地吸气,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接任何人电话的史慕青,让他突然手足无措。他原先一直以为,他在她心里是有地位的,他是她可靠的包子哥。有什么事儿,重大的事儿,她应该最低底线,该和他商量。结果与他的想法截然相反。

    信任,原来不是那样的可靠。或许她信任他,她也不会打算告诉他。

    陆征心情像过山车一样,只觉得女人的心思太难摸了,女人心海底针一点都没有错。不知道他爸爸怎么办到的,怎么能抓住他妈妈的心。

    思绪飘远了,摸着电话,陆征无意识地打回了家里。家里滴滴几声电话声响,陆征想着家里没有人,所以,任其响着。忽然有人接起电话,陆征一愣,对面的声音是君爷的。

    “谁?”君爷问。

    陆征紧张,从小面对爸爸都不会撒娇的他紧张,掌心有些出汗,喉咙里哽了哽:“爸——”

    “怎么了?”君爷说,好像早知道他会打电话来,声音冷酷冷静,“有什么事?”

    好无情的声音。要不是陆征了解自己的爸爸,都能被君爷的声音给吓呆。

    “爸。”陆征找回自己的呼吸,说,“没有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打电话回来是因为想念你妈妈吗?”

    陆征悲哀地发现,爸爸的冷笑话真的是天下一绝,无论何时何刻听起来都让人很无奈。

    “爸,没——”

    “没有,那是想我?”

    陆征额头上落下好多条黑线,希望不会被对面的君爷发现。

    君爷看起来和姚爷一样,对于捉弄自己的儿子很感兴趣。当然,他比姚爷仁慈多了,表情稍稍一敛,和儿子说:“说吧,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女孩子走掉了,你找不到人家,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征精神再次紧了紧,父亲君爷都知道了这事儿,是不是代表了什么。

    “爸,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我儿子,我怎么不知道。”

    陆征无语了,虽然自小都知道自己爸其实是个很逗的人,不止会说让人全身寒战的冷笑话,而且经常冒出经典语录。

    君爷不和儿子说笑话了:“其实我知道的不多,但是,我知道一件事,让你的女人明白你会信任她。”

    陆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这刻真的哽在了那里。

    说完这话的君爷也没有再说其他的话,挂上了电话。

    对方的长鸣声,让陆征很久都没有能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时,他久久看着家里的电话,忽然想起姚爷的话,他爸是对他最好的那个人,姚爷说的没错,他可以辜负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辜负父亲。

    早上窗外的鸟儿在屋檐上跳来跳去,由于睡的那张床靠着窗口,史慕青从窗口里眺望出去时,见到是几只喜鹊。

    很久没有见到喜鹊了,对喜鹊的记忆残留在燕京。那会儿,包子哥家的大院里,多的是喜鹊喜欢站在墙角上或是阳台上跳来跳去。偶尔,他们几个小孩子穿过大院时,齐齐张大嘴巴,看着电线上像是芭蕾舞演员站着的喜鹊,仿佛在眺望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惊讶的奇迹。

    史慕青轻轻舒出一口气,坐起来,伸了伸懒腰,跳下床。同宿舍的人,很多人都在睡觉,她一个人走过去,走进洗漱间里,对着镜子,看到了眼皮底下的青眼圈。

    不是熬出来的,可能昨晚听着歌做梦时被水浸湿的结果。

    史慕青为此做了个鬼脸,开始刷牙洗脸。

    隔壁,白露和高大帅在研究路线图。高大帅小声问白露姐姐:“嫂子,你和君爷真的不打算去找征征吗?”

    “找征征做什么?”白露感觉他奇怪。

    “不是,我是说,你让君爷打电话给征征,会不会征征到时候听说了消息跑这儿来。”

    “我嘴头上说说,陆君能当真吗?”白露听这话都认为高大帅这回是傻的,“陆君不会当真给征征打电话的。”

    “为什么?”高大帅不懂他们夫妻俩了。

    “因为有其父必有其子。”白露说,“陆君什么样的性子,肯定是遗传给他儿子。”

    想到包子小时候都十足像他爸爸,白露姐姐其实很想叹气。

    爱上她老公那样的人,像她,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彤彤小时候那样可爱的小女孩,白露是很不想这个孩子受半点苦头的。

    史慕青收拾完行李,办了旅馆退房手续之后,随便在附近的豆浆店买了豆浆面包吃,再按时登上大巴。

    她没有去留意坐在后面好像一路跟踪她的那两个人怎么样,她只知道一件事,第一次这样期盼能见到一个人。

    史爷爷史奶奶对她很好,她知道,但是,爷爷奶奶毕竟年纪大了,她有麻烦也不可能去让两个老人家担心。她希望有个强有力的长辈可以帮助自己。

    不想,再不想像小时候那样被动了。她要和他是公平的,而不是受他爸摆布的。

    大巴抵达目的地车站的时候,是下午四点了。史慕青随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她要找的人所在的医院。

    到了医院服务台,她询问:“请问陈孝义大夫今天上班吗?”

    “你问陈教授?”

    “是的。”

    “你等等。”

    回答的护士查看出诊表,回答她:“陈教授出诊的时间是周一周五的上午,今天是周五下午,这样,你周一上午再来吧。”

    要隔两天之多?

    “请问有陈教授的联系方式吗?”

    “这个属于私人问题,我们院方不可能代替陈教授给你。这样,你还是周一上午再来吧。”

    史慕青几乎是无力地趴在了服务台上。

    隔两天,她上哪儿去找人,难道在这里闲逛浪费两天时间。早知道,她要在网上查询好资料。不,她是调查好了,但是也别无选择。因为旅途时间差的缘故,而且她不能呆在原来的地方了。

    为今之计,只能是先找家便宜的旅馆住了熬过这两天。钱包里的现金,应该能熬过这两天。史慕青其实不太想去取银行卡里的钱,因为生怕被爷爷奶奶察觉她在哪里。早知道在原来的地方从柜员机里取出更多的现金,只是现金太多带在个人身上并不安全。

    有点疲倦,背着背包漫无目的在这个城市里走着。斜阳一寸寸,慢慢地街头上落了下来。这个城市对史慕青来说是第一次来,几乎是完全陌生的一个地方。

    在一家小咖啡厅面前停住了脚,史慕青抬头看着咖啡厅上悬挂的木牌,写着:天使之翼。

    咖啡厅落地窗里,放着好几把小提琴,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小提琴,有可能是不能拉的假模型。店里面貌似没有什么客人。坐在咖啡厅里的吧台边上擦酒杯的老板,从玻璃窗望进去,有一张十分酷的侧颜,是个留着些胡须的中年男人,身穿黑色马甲,里面是银丝衬衫,系了条厨师的白色围裙。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整洁、冷酷、高贵。

    或许是注意到了窗外的动静,老板转过了身来,看见了伫立在咖啡厅外面的史慕青。男人粗浓的眉毛扬了起来,好像扬起的一笔浓墨,性感的嘴唇微展,像是对史慕青说:进来吗?

    没想到一个上了年纪的男性,都有如此吸引人的魅力。史慕青伸出手推开了玻璃门。

    街对面,跟踪而来的白露和高大帅找到了一家童装店,站在童装店里面边佯作客人,边观察对面的情况。见到史慕青居然走进了一间陌生的咖啡厅,高大帅不禁有些着急。白露则一眼望到了咖啡厅陈列窗里的几把小提琴,一下子想起当年苗莘拉琴的事儿了。

    圣母玛利亚,那首曲子,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不止苗莘,还有她老公的外甥女南南。

    走进咖啡厅里的史慕青,选择了一张边角的玻璃台坐下,拿起玻璃台上摆放的菜单时,翻开一看,那显眼的价格让她吓了一跳。

    太贵了!

    一杯蓝山咖啡,三百块。

    这哪里是普通人喝的起的。

    难怪都没有客人来。而这样昂贵的标注价格,这家咖啡厅竟然能经营下去,真不可思议。史慕青敲敲价格表,眺望咖啡厅里的环境,看到了一面墙上悬挂的照片,才恍然大悟,这家咖啡厅是开给会员的,那些有钱有势的会员们。

    进错地方了,只因为被那个具有魅力的老男人望了一眼。史慕青擦擦汗,想着能不能点一瓶冰水,在这里歇会儿腿,顺道问问看好心的老板知不知道这里哪里有便宜的青年旅馆。

    老板擦完那个干净高贵的酒杯之后,走了过来,到了她面前,问:“小姐想喝点什么?”

    这声音,真是让人醉了,太迷人的低调。史慕青是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妈妈有时候会给她在乐器店里拉一下大提琴的琴声,这个男人的嗓音像极了大提琴,直让人打颤到心底深处去了。

    史慕青深吸口气,说:“有没有便宜点的矿泉水?我最多只能喝十块钱的矿泉水。”

    男老板听到她这话似乎被她逗乐了,说:“这样吧,我送一杯咖啡给小姐喝。”

    这么好?

    一杯咖啡三百呢!

    史慕青摆摆手:“不,我承受不起。你到时候叫我洗碗,我怕打破你的碗。”

    老板像是越听越乐,笑的时候那双眼睛在天花板里悬挂的灯泡下面闪烁着,仔细看能看清楚眼瞳里像是带了点神秘的绿色。

    史慕青感觉被他的眼睛差点闪花了眼,问:“你知道奥尔菲斯和尤丽迪茜吗?”

    老板冷酷的脸庞仿佛怔了一下,之后说:“奥尔菲斯?”

    “是,我看你那招牌下面的英文名字,好像是这两个名字。”

    “嗯。”老板稳重低沉的嗓子说,“这是个神话。”

    眼看在对面咖啡厅里的两个人交谈了起来,而且交流了很久的样子,高大帅等得有些不耐烦。

    白露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打开来看,见竟然是陈孝义的号码,看来,昨晚上,她老公和陈孝义是透过了气。陈孝义可能是等不及了,打来问她。

    当她按下电话键时,陈孝义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说:“嫂子,你们在哪里?我昨晚才接到陆队的电话,本想先打电话给嫂子你了解情况。可我刚好在外地,现在刚到机场。”

    原来陈孝义之前因公出差了。

    “嫂子,你确定她是来找我的吗?”

    “应该是的。她刚才都到过你的医院去看你在不在。我不知道她怎么会想到到这里来找你。”

    陈孝义的心不由一阵激动:“我现在从机场打车过去,嫂子,你告诉我你们所在的地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