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四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票资料大全168香港新界水泵不锈钢离心泵价格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四章()

    丫头们听到郑姜氏的话,便又开始围着红袖忙碌起来。

    红袖倒也老实的很,虽然一直没有放开脸『色』,却任由丫头媳『妇』子们摆布;只是她却对将军的印像更差了。弱势的将军府倒也罢了,只是这位父亲居然如此着急嫁女,实在是没有半分父女之情。

    将军看女儿还是不理会自己,他咳了两声儿:“袖儿,你有什么要求说吧,只要是为父能做到的,一定会达成你的心愿。”他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出他对女儿的关爱。

    红袖看了看将军,然后又转回了头去盯着镜子里面看,没有接将军的话:父母给儿女们的爱,是用金银来衡量的吗?红袖不止是不满,她都有些许的恼意了:把女儿送去冲喜,给些补偿便可以去掉他内中的愧疚了?

    将军没有想到女儿如此,想想她自高高的墙上摔下来,便知道她有多么的抵触这门亲事;他走过去伸手想『摸』『摸』女儿的头,可是红袖却偏头躲了过去。

    将军的手悬在红袖头上,轻轻一叹收了回来,偏头对郑姜氏道:“让她们好好的伺候着,时辰不早了,让她们手脚麻利些,不要误了时辰失礼于人。”

    郑姜氏答应了一声儿,叮嘱了『奶』娘一些话,便在将军的示意随他向房外走去;将军夫『妇』走到门旁时,不自禁的都回头看向了红袖;看到红袖一动不动像木偶一样任人摆布,不要说郑姜氏,就是郑将军本人都感觉到眼睛发涩。

    郑将军又看了一眼红袖,长长一叹:“袖儿,是父亲对不住你;但是,父亲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红袖听到了将军父亲的话,只是却没有反应:冲喜已经是天大的委屈了,还说什么不让我受半点委屈?只是同人吵闹并不合红袖的『性』格,而且小红袖的记忆中,同父亲顶嘴可是不孝的大罪呢。

    郑姜氏看到女儿如此,泪水又落了下来;郑将军这次没有喝斥她,只是伸手挽了她一同走:他挺直的背好似弯了下来,稳重如山的步子也有些轻飘飘了。

    柳氏看着倚在将军臂弯中的郑姜氏,她的目光闪了闪,垂下头便跟了上去。

    红袖脑子里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眼下她只能是走一步说一步、随机应变。

    当那大红的喜帕盖到头上,红袖终于还是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终是不甘不愿的。盖上喜帕不久,外面便听到震天响的暴竹声;门再次被人推开时,红袖便被喜婆背了起来。

    红袖的左手被人塞了一个苹果,右手却被人塞了一把扇子;『奶』娘赵氏伴在红袖左右,小声叮咛红袖记得在上轿以后要把扇子自轿窗上丢下。

    红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古时的婚俗她是半点也不清楚,所以赵氏说什么,她便记下照做就好。

    红袖伏在喜婆的背上,随着喜婆一步一步的摇晃,红袖自喜帕的摇摆间看到了郑姜氏的身影:只有下半身;她听到了郑姜氏强忍的哽咽声,心下也有些酸涩;虽然这里不是家,红袖还真是生出了几分不舍——她在这里可比去夫家过得快活的多。

    赵氏却在轻轻推红袖:“姑娘,你哭啊,快哭啊。”声音极小,她也是怕被人听到。

    红袖愣了愣,又被赵氏催促快哭:她虽然哭不出来,不过有喜帕,假装一下还是可以的;一面哭她一面听到喜婆小声的对赵氏道:“姑娘太小,怕是一出大门儿就会哭闹的,姐姐您可要看顾着些,莫要出了什么事儿,我们差事砸了事小,将军府丢了这个脸面就事儿大了。”

    赵氏低低的答应着一声儿:自家姑娘的脾『性』,还真是难说。

    红袖被背出了二门儿,又背出了大门儿;中途没有换人、没有休息,听喜婆喘息有些粗重了,便知道喜婆是累着了。这路,还真是远了些:将军府,真是不小啊。

    红袖一路上安安稳稳的,倒让赵氏和喜婆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就连将军和郑姜氏都有些不敢相信,今日女儿会这么乖巧。

    喜婆把红袖放在了轿前的红毯上,已经有人打开轿帘请她进去;四周都是暴竹的响声,震耳欲聋,还夹杂着鼓手们的吹打声及人们的说笑声——四周看热闹的人似乎不少,这只是红袖的感觉,她看是看不到的。

    红袖在轿子上坐好后,那轿子并没有立时被抬起来,反而有人拿了瓷器放在轿子四角上,一面放还一面说着四季平安之类的话。

    瓷器安放好之后,『奶』娘便在轿外唤她;红袖这时想起赵氏的提醒,知道现在应该把扇子丢下去了;她把苹果放好,一手拎起喜帕的一角,一手把扇子扔了出去;借此机会,她自小窗子的缝隙看向了外面。

    扇子立时便被人拣了起来,还大声说了一句:“放心扇,放心扇,父母摇摇扇,女儿宽心田。”然后那小厮便急急跑了回去,将军府的大门居然在小厮跑进府后立时关上了。

    红袖最后看到的,是郑姜氏满是担忧的脸。

    为什么会关上门?红袖心头『迷』『惑』,不过看外面视线内的人没有什么奇怪的神『色』,她心底放松了不少:也许是这个时候的风俗?

    红袖还真猜对了,这就是婚俗之一:意思是让女儿嫁出去后,不要总想着回娘家。

    “高升,高升哟,禄位高升哟——!”轿们的如唱歌一般拉长了声音喊了三遍,轿子便稳稳的抬了起来,瓷器纹丝没动。

    红袖坐在轿子上也没有感觉到摇晃的厉害,将军的门都关上了,她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便把喜帕放下,开始发呆:她现在脑子里还真没有什么想法——对夫家一无所知,她能有什么想法?

    那迎亲来的白马上端坐着一个人,红袖只在喜帕下看到了他的红袍子:不过,她猜这人应该不是新郎;如果新郎好好的,哪来冲喜之说?

    轿子走得并不快,红袖的心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失,慢慢有些不安稳起来:她真得很想挑开帘子跳下去就跑,最终她还是生生的忍下了。

    一身新娘妆束,她根本就跑不了的:在人群中太过显眼了,追的人都不必担心会追丢了。

    忽然轿子不走了!

    红袖心下惊奇,却听到喜婆和赵氏在轿侧说话:原来迎面也来了一顶喜轿。红袖闻言眉头一皱:要抢道而行吗?

    不想赵氏却让她把怀中一个荷包里的戒指取出来,赵氏接过去以后,一会儿又递进来一枚戒指:已经不是原来的那枚了。

    赵氏低声叮嘱红袖把戒指收好,然后轿子又在“高升”的唱喝声中向前行去;而红袖感觉到另外一顶花轿自一旁而过——不用抢路,只是换个戒指便可以?

    红袖盯着手中的戒指看了好久,然后轻轻叹息着把戒指收了起来;她的心情比在将军府时更沉重了:这古代的习俗,同她所知道的几乎完全不相同。

    虽然她有小红袖的记忆,但是毕竟这位小姑娘年纪不大,而且在将军府中原本的日子过得极不错,并没有被约束着学过很多的规矩。

    这让红袖有些担心起来:夫家不同于娘家,不要说是在古代了,就是在现代婆家也不是那么容易应对的。

    此时,红袖暗自警醒起来,自己不能什么事情都想当然,遇事一定要三思,行止要细细留意她人才可以。

    在她的胡思『乱』想中,花轿又在轿夫们“富贵成双,吉祥如意”的话中落了地。

    不过,倒底还是让红袖猜对了一件事儿:踢轿门!一只不大不小的脚踢在了软软的轿帘上;只是红袖没有完全猜对,因为那脚踢过来后便停下了,却没有立时收回去。

    “姑娘,您踢啊。”

    听到这一句提醒,红袖才轻轻的踢了一下对方:这时她才感觉出来,那不是一只脚,应该是有人拿着一只鞋。

    来迎亲的那人,真得不是新郎倌儿。

    红袖轻轻叹息着拿着苹果下了轿,然后又被喜婆背起,跨过了火盆等等一些俗礼,终于她被放到了堂上。

    要和公鸡拜堂吗?红袖感觉身旁并没有人,不自禁的苦笑了一声儿;她没有苦笑很久,因为她身旁很快便过来了一个比她高一点的人,在喜帕下,她看到那人穿着大红『色』的喜袍。

    新郎倌,是一个和本尊红袖相差仿佛的小男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