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十七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杀一肖公式大全85777王中王正版资料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十七章()

    红袖听完沈妙歌的话后微微一愣,然后再一次答非所问:“为什么你和姑娘们的排行并不是连着的?”她并不是有话不直说,只是像这样的话,不管在哪个时代应该都是忌讳才对。

    沈妙歌低下了头,半晌后才道:“你已经猜到了,又何必来问我。”说完便是长长了叹息。因为感觉到了他的伤感,所以红袖没有问他倒底曾有过几位嫡亲的哥哥。

    红袖心底叹息,不想他如此伤心便故意拿话来引他:“你所说的小狗小猫是做什么用的?”

    沈妙歌原本以为自己是生病,也认为哥哥们是生病所亡,所以虽然有伤心但没有愤怒;但是现在他对自己的病越来越有疑心时,心头多的却并不只是愤怒——沈府中,住着的都是他的家人。

    他知道自己去世的那两位嫂嫂,死得有些蹊跷,但是嫂嫂毕竟算是外姓人。

    成亲前后的这些日子,让他一下子长大了。

    “喂它们吃些东西,证实一下我的想法。”沈妙歌倒不曾隐瞒红袖什么。

    红袖听懂了沈妙歌的话后,心底有些不忍;当然,死猫狗也比死人要强太多了;她低着头想了想,对这个世界她并不了解,所以她不忍归不忍,最终还是轻轻点头答应了沈妙歌,并没有胡『乱』开口提什么建议: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更何况只是死两只猫狗呢?

    她轻轻一叹,人倒底是自私的。

    沈妙歌没有再说其它的,看看天『色』不早了便起身坐着檐子走了。

    人牙子来得很快,在次日红袖用过早饭后便到了沈府;人牙子到屋里给红袖行礼时,她才知道来的人牙子并不是一个。

    而且听人牙子所说,她们每个人带来的人数也不一样,少则十几个,多得却有五六十人;红袖一听头便大了,挑人也不是个轻松活啊。

    她的眉头微皱,不过为了她自己和沈妙歌的安全,此事她是一定要认真对待才可以。

    沈妙歌在人牙子来了之后不久,也到了红袖屋里;他坐下后便问:“你们几个都给我们府上何人送过丫头,又都是由我们府人哪个引荐到我母亲面前的?”

    人牙子们都是见惯了世面,虽然心下明白沈妙歌的话是什么意思,却也不惧都笑嘻嘻的答了。沈妙歌听完之后轻轻一笑:“你们是不是欺我们两个是小孩子,所以用这种言语来哄我们!我可是自我祖母哪里过来,我的母亲沈夫人正向她老人家回你们的事情。”他说着话瞟了一眼人牙子们。

    红袖历练过的人精,自然懂得听话听音儿,沈妙歌一开口,她便知道这些人牙子都是沈府常用的人,有几个还同沈府的某主子相熟的样子。

    并且,她感觉今日的事情有些奇怪:按理说,今日的事情应该由沈夫人在场的;由她挑出一些人来,然后再由红袖挑人便可以,不可能由着红袖一个孩子自己从头到尾的做主。

    人牙子们原本看只是两个半大孩子挑丫头,心里是存了相欺的心;不过听完了沈妙歌的话,她们心里想得便不一样了;她们都是生意人,所以惯会见风使舵,面前的沈家五哥儿是什么身份,她们可是清楚的很;当下便有人补充了两句话。

    沈妙歌一笑:“你们都是生意人,我们呢也不难为你们;你们带来的人当中,有那人情相托的,一会儿也就不必带上来了;不然日后你们的人在我们院子里犯了什么事儿,你们就是那连坐的罪名儿!我说的话,可听清楚?”

    红袖没有想到十二岁的沈妙歌居然可以说出如此老成的话来:话可点得很明了,却也没有撕破了脸面。

    人牙子们都笑着福了下去,她们现在明白两个半大孩子一定是得过沈家家主的指点,今日的事情说不定就让他们磨练的,心下便有了决定,要把那几个沈府其它主子相托的人弄回去:那几个赏银虽然不少,但是和侯爷府的关系弄拧了,日后便不要再想和侯爷府做生意了。

    打发人牙子下去后,沈妙歌伸了一个懒腰:“把你的好茶弄上一杯来,后面的事儿就全看你了;我可是不会挑丫头。”

    红袖吩咐茶香去沏茶,然后问他:“今日就让我们两个挑丫头?”

    沈妙歌没有看红袖:“老祖宗今儿动了兴致要打马吊,把祖母和母亲等人都叫了过去。”红袖听了之后『揉』了『揉』头,她有些头痛起来:沈老祖总是看不得她清闲好过!

    “即便如此,也应该有位嫂嫂过来看着才对。”红袖不好报怨沈老祖如何,只得委婉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的些微不满。

    沈妙歌却奇怪的看了一眼红袖:“我们府上老少三位主母打马吊,各房的媳『妇』们自然要过去伺候着的,哪里还有嫂嫂会过来?再说了,老祖宗发话,如果你选的人日后不合用便再换过就是,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顿了顿,还是把沈老祖的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老祖宗说,你以后是、是我们府上的主母,有这样的事情正好可以多磨练一下。”

    红袖正在吃茶,听到沈妙歌的最后一句话,一下子被呛到了,茶水全喷到了地上;她在韵香的拍打下,好一阵子才缓过气来:“老祖宗这话,这话……,唉,我哪里当真得起?”

    全府上下的大部分女眷都在老祖宗那里,她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是故意的才怪。所以红袖有怨念,好在她有小红袖的记忆,知道这个世界上对孝字的尊崇,所以她才及时改口。

    沈妙歌低下头闷闷的道:“祖母和母亲,还有嫡亲的嫂嫂,听人说初来时都被老祖宗关爱过;你、你也不是第一个。”他这算是安慰吗?

    红袖闻言无语了:老祖宗的用意她明白,只是这和要她的小命有什么两样?不过立时她又明白了过来:如果她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哪还有本事做这沈府的主母?

    沈家曾答应郑将军,会护红袖一生的周全!她想到这一句话,心里便有了三分气:说到底,沈家还是一切以沈家利益为重,那一句话现在和一句空话有什么两样?也许成了精的沈老祖不会任人把她害死,但是其它的她也只会冷眼旁观下去。

    吃苦受委屈,也只能是红袖活该——因为她是将来的沈家主母!红袖很想对沈老祖大喊一声:我可不是自愿到你们家来的!不过,她只敢这样想一想。

    或许,是沈老祖已经不能真正的令沈家的所有的人都俯首听命,所以才会……;她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红袖还是没有让自己再深想下去,只是想到了一点点,她便不止是生气,还有一股冷意窜了上来:她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所以好多事情还不会由她直接面对,她眼下也就不必想得太多、『操』心太多。

    如此安慰了自己两句后,红袖便让『奶』娘赵氏唤人牙子们把人带上来:她要先挑大丫头。

    韵香和茶香是红袖的陪嫁丫头,所以四个大丫头已经四去其二了;不过,她们两个人并不是红袖在将军府的贴身丫头——她的贴身丫头,早在她自墙头摔下来后,便被罚成了二等的丫;所以这两个大丫头给她们,只是因为她们是郑将军府的人。

    人牙子安排每次四五个丫头上来给红袖和沈妙歌见礼;红袖仔细看一眼便让她们立到一旁,再让人牙子带人进来,直到备选的大丫头们都带了上来,红袖才开始挑人。

    她先挑出去了一样人:长得太过漂亮的;丫头模样太过出挑,就算她无异心,日后也会有人对她有想法,这对做主子的人来说极为麻烦。红袖一指,便被人牙子们带出去了五六个人。

    红袖看看剩下的人还是挺多的,便又仔细留意了她们的衣着装扮,把身材婀娜风流的人、浓装艳抹的人都挑了出去:她们是来做丫头的,把那腰勒得那么细,胸挺得那般高,装扮的那么艳丽做什么?一看这些人的心思,便不是在丫头二字上,而是在姨娘二字上。

    不管她们是想爬上哪个主子的床,但红袖不能确定她们日后不会想爬上沈妙歌的床。

    人牙子又带出去了几上人,屋里剩下的还有十几个。

    红袖便问了她们一句话:丫头是什么人?问出话后,她便仔细留意众丫头的神『色』,并认真听她们的回答,把那心中有不忿、不屈、自视清高等等的人挑了出去:虽然这些人有让人怜悯或是可佩之处,但是她现在要找得是丫头,只是一个丫头。

    就像公司里要找一个做杂事的小妹一样:认为这职位委屈了她的人,红袖是绝不会收下那种人做事的。

    事无贵贱,这些人自一开始便想错了;命运是有不公,但并不是你心有怨怼就能改变什么的;最主要的就是你眼下要把手上的工作做好、要努力下去,要学人之长补己之短。

    经此一问又被红袖挑出去了三个丫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