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四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和讯网黄金走势图下载白小姐独家四不像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四十章

    沈老祖闻言深深看了红袖一眼,不急不徐的说了不少的话,用意不过就是为了让她晚回去几日;红袖句句都恭谨的答了话,却就是要今日回将军府,而且所说的话又很合规矩礼仪,让人挑不出半分差错来。

    沈老祖心知红袖这是恼了沈府,她今日一去不知道几日才能回来:红袖总不回来,外人就会说些闲话,多少对沈府的名声有碍——就好似她们沈家欺负走了冲喜的新娘子。

    硬是不许红袖回去?可是她昨日的确是答应过红袖回去娘家看看,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能留下她,只得答应了——如果强留红袖,怕事得其反;真让红袖回去哭诉一番,万一闹将起来她们侯爷府可真就丢脸丢大了。

    原本沈家各院如果不给沈妙歌送丫头的话,沈老祖还能留下红袖:夫婿身子还没有大好、且身边又没有几个人伺候着,做妻子的哪里能离开?现如今,这样的理由已经说不出口了。

    沈老祖在心底一叹:不知道红袖是年少气盛任『性』而为,还是心思玲珑想好的行事,真是让她有苦也说不出来——不管是红袖有意还是无意,沈家算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却还叫不出疼来。她叹气,是因为眼下的事情,与沈太夫人对红袖所为异曲同工啊。

    红袖得到了沈老祖的答复,便中规中矩的给沈老祖行了礼,后退两步转身出屋而去。

    看红袖走出去之后,沈老祖轻轻一叹;她身旁的丫头阿朱道:“老祖宗,您为什么不同姑娘多说两句?我看姑娘她把您……”

    沈老祖一摆手:“不要说了。对于谁来说,我都是长辈儿,就应该有个长辈儿的样子;至于你们袖儿姑娘嘛,我还要多看一看才成,我是真得有些不太放心。”

    如此今日之事是红袖故意为之,那她小小年纪,是不是心计也太重了些?沈老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阿朱还想说什么,却被身旁的潇儿扯了一下。

    沈老祖并没有安静的想事情想多大一会儿,因为沈妙歌到了;沈老祖当然不同意他随红袖去,但是沈妙歌胡闹起来也很有天份的,最后沈老祖只能答应了他。

    沈老祖还特意叮嘱沈妙歌,只带着红袖给他挑得丫头就好,其它的丫头一个也不要带到郑府去。

    沈太夫人和沈夫人那里,红袖并没有停留多少时间:只一句老祖宗让她今日回将军府看看,便能堵上所有人的嘴。

    红袖回到院子里时,沈妙歌也回来了。他们小夫『妇』离开沈府以后,沈太夫人和沈夫人才知道沈妙歌随红袖一同去了将军府。

    沈太夫人和沈夫人一同去见沈老祖,沈老祖并没有见她们,只让潇儿出来传话道:沈妙歌同去将军府是她同意的;沈太夫人便知道沈老祖正在生气,而且还是在生她的气。

    沈太夫人吩咐沈夫人回去,她自己守在沈老祖房外哪里敢离去?

    因为沈妙歌走时只带走了映舒,花奴都被他留下来:把自己的院子交给了花奴照看,让沈家各房各院都有不满,想着到老祖宗面前说个一二,让老祖宗知道知道红袖有多么的目中无人;但是,他们在听到沈太夫人在沈老祖那里吃了闭门羹之后,也就打消了念头,人人在自家院子里闭门不出。

    红袖到将军府时,郑将军并不在家,郑姜氏听到红袖回来已经进了府门吓了一跳:按理儿说,女儿回娘家探亲会提前一两日送个信儿的,现如今女儿突然回来——不会是在沈府受了什么委屈吧?

    如此一想,郑姜氏三步并作两步,迈着她的小脚急急迎了出来;看到红袖和沈妙歌在一起时,她才稍稍放下了心来;见礼叙话之后,郑姜氏让人把沈妙歌安顿好之后,才一把抱住红袖。

    “你过得可好?”郑姜氏并不想每次见红袖都如此问,但是她就是不放心啊,忍不住就是想问。

    红袖还没有答话,门外柳氏进来给郑姜氏和红袖见礼;然后,她先给郑姜氏回完了事儿,才看向红袖:“姑娘怎么不送个信儿就回府了?可是有什么急事儿?”

    郑姜氏把话接了过去,三言两语便把柳氏打发下去了:有些事情,当然是不能让她知道的。

    红袖借机把要回府小住的事情说了出来,她说得极轻巧,并没有提到沈府中发生的事情:厅上杂人太多;但郑姜氏立时便知道女儿是受了委屈的,她却没有再追问女儿什么,只是搂着红袖笑道:“你肯回来陪母亲小住真是太好了!要多住些日子才好,能长住那才真合母亲的心。”

    红袖闻言把心放了下来:她还真怕郑姜氏教训她一顿『妇』德,然后就打发她回侯爷府去。

    母女两人接着便说起了闲话来,快到午时郑将军回府了;他听到红袖回家,急急的赶到了上房:“袖儿,真的是你回来了!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为父知道你今日回家便哪里也不会去了。”

    郑姜氏看了一眼夫君,轻声慢语的道:“你不用懊悔,女儿这次会小住一段时间才会回去的,有的是时间同你说话。”

    郑将军闻言面上笑意顿了一顿,眼底也闪过了一道寒光,却极快的用大笑掩饰了过去:“太好了,太好了;我一会儿就打发军校回兵部说一声儿,我要告假!因为、因为我身子不爽快,要在家好好歇几日调养调养。”

    红袖看着身体健硕的郑将军,心头便是一软: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是那么差劲儿吧?居然为了女儿,说出自己身子不好的话来——古时,人们是极忌讳这些事情的。

    郑姜氏一面打趣着夫婿,一面吩咐人摆饭;等把沈妙歌请来之后,一家人高高兴兴的用了一顿饭;用饭时,不管是郑将军和还是郑姜氏都对沈妙歌极亲热,又让红袖白担了一份心思。

    沈妙歌一开始还有些拘束,不太好意思给红袖布菜;倒是红袖大大方方的,就如同在沈府她的房里时一样待沈妙歌;一会儿,沈妙歌也就放开了。

    用过饭后,红袖陪沈妙歌回了房:因为沈妙歌对她使了眼『色』;他们小夫『妇』一走,郑将军和郑姜氏脸上的笑容都敛了起来,郑姜氏先摆手把厅里伺候的人大部分打发了出去,然后才轻轻的道:“看来,同姑爷无关;他们小两口感情不错的样子。”

    郑将军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郁着点了点头:不是沈妙歌的事儿,那女儿受的委屈便是沈家长辈们给的了。

    他呆呆的看着桌面足足有盏茶的功夫才沉声道:“今日白天你什么也不要问女儿,姑爷也要好好的照顾;等到……再……。”

    他虽然是武人,却并不是一个鲁莽之人;当然了,在需要他鲁莽的时候,他会比谁都鲁莽的;以他一个小兵,在朝中并无半点关系,在十几年能做到四品的将军凭的不只是军功;最重要的是,他到目前为止将军做得稳稳当当,还极有升迁的可能。

    这可不是只有军功就可以的——军功?说你有你就有,说你没有,你一个小兵、小将能怎么样?太平盛世,可没有什么哗变不哗变的事情,带兵的将领们大多胆子都大的很。

    郑姜氏点了点头,她当然是明白的,想了想轻声道:“夫君,袖儿的事情,还是不要让柳氏……。”郑将军回头看了一眼郑姜氏,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沈妙歌回房后把屋里的丫头们都打发出去了:“袖儿,我问你,岳父岳母有没有生气?我认为,嗯;”他一张小脸上满是认真:“我想,我应该郑重的给岳父岳母叩几个头认错,让你受了委屈,终究是我不对,应该任凭岳父、岳母大人处罚才是。”

    红袖没有想到他找自己是为这事,虽然认为他想得有些多了,但忽然间却想逗逗他:“那你刚刚怎么不请罪,现在却来问我?”

    沈妙歌仔细看了看红袖的神『色』,抚了抚后脑:“我、我有些担心。不知道我在请罪之后,岳父岳母会不会赶我回去,不让我陪在住在这里;所以,我才想和你商量一下——我请罪时,任凭岳父岳母责罚,可是他们要赶我走时,你却无论如何要为我求情留下我,好不好?”

    红袖大奇:“我为什么一定要留下你?你又为何一定要留下来?”她差一点问,你干嘛要在这里受气,不回侯爷府去受福?不过想想这话有些伤人,所以她还是改了口。

    沈妙歌被问的脸『色』涨红,忽然便恼了,他张开双手虚抓了两下:“你倒底肯不肯为我说话?不肯的话——?”

    红袖笑嘻嘻的摇头,她知道沈妙歌被问的心虚了:看来,她只要再努力一些,沈妙歌最后一定会成为她在沈府最佳的伙伴兼冲锋队长;至于其它,她还真没有想。

    沈妙歌看她一笑心里便轻松了下来,不过却更加羞恼,他感觉红袖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所以一下子扑过去,在红袖的两肋上挠了起来:“我让你再坏,再坏!”

    红袖还真是怕痒,虽然有一身功夫可是沈妙歌身子极弱不说,又不是要伤害她,她还真不敢、也不好动用武力,只是向一旁躲去;屋子里的地方不大,两个人一追一逃,在屋里嘻闹起来,直到累了,他们才想起刚刚商议的事情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