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七十八章 永远的妹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马报09期开奖结果欲钱买草菅人命的动物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七十八章 永远的妹妹

    红袖并没有确认郑姜氏的『药』就是柳氏下的手,她只是很怀疑此人;她细细回想了所有关于柳氏的记忆,并没有柳氏懂『药』材的相关记忆。

    她唤过赵氏来,问她了一些柳氏的事情,不过赵氏所知道的并不比红袖多;红袖便让赵氏悄悄的去查一查柳氏的出身、喜好等,所有柳氏相关的事情。

    红袖又唤过韵香,轻轻吩咐了她几句,把她也打发出去了;然后又唤来了郑府的管家夫『妇』,问他们近来府中各人的行止。

    郑府的主子们很少,现在除了郑将军夫妻之外,还有庶子郑鸿鹏以及柳氏这半个主子了;所以红袖问府中各人的行止时,郑大管家立时便知道红袖要问谁的行止。

    郑大管家一躬身,便把柳氏近一两个月来所为的大小事儿说了出来:说得极为详细,看来自郑将军出府之后,他一直让人在看着柳氏,不然不能知道如此详尽。

    柳氏的姐姐来过两次,她一开始还每日到上房请安,近来却因为郑姜氏的话她不再去上房,却日日都去陪鸿鹏哥儿,天天换着花样的给哥儿弄些吃食,或是给哥儿做些衣物。

    红袖听完之后沉『吟』了好久:这样看来柳氏根本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难道那『药』材不是她动的手脚?

    郑大管家看红袖皱眉不语,想了想轻轻的说了一句:“柳姨娘的姐姐家开着一间『药』铺。”

    红袖听到这里眉头便忍不住跳了跳:“『药』铺——?”她说的很轻很轻。

    郑大管家的娘子屈了屈膝:“姑娘,柳姨娘的身边的人并没有出过府,也没有人和上房的哪个婢仆有什么来往。”

    红袖抬头:“郑叔郑婶,谢谢你们。”她是真心实意。管家夫妻也没有同红袖过多的客气,他们是看着红袖长大的。

    管家夫妻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们没有一句猜测之语,只是把他们知道的事情源源本本说出来。

    “我们府上还有身手灵活的人吗?最好是做过斥侯的人。”红袖想了一会儿后开口问道。

    管家欠身:“回姑娘的话,做过斥侯、现在身手还灵活的,府中还有两个人。”

    红袖笑了:“很好。郑叔叔,您安排一下;一会儿便会有人去抓『药』。”

    郑大管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欠身答应着:他自然是明白让那两曾经做过斥候的人去做什么。送走管家之后,红袖看向柳氏院子的方向,唇边含上了一丝冷笑:真真是好手段,简直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她在府中不出府,身边的人也不出府,就算郑姜氏的『药』材被人动过手脚,也只能是那抓『药』的人倒霉,自然同她没有半分关系——而那抓『药』的人,却是郑姜氏的人,不是她柳氏的。

    红袖恨极了柳氏,绝不会轻轻的放过她。

    “姐姐!你回家来都两天了,也不来看我;你是不是已经不喜欢我了。”门口立着的人正是郑鸿鹏。

    “姑娘,是我不对;鹏哥儿非要闹着过来,我劝也劝不住……”柳氏轻柔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小弟,过来姐姐抱抱。”红袖看到弟弟,心下不自禁的一软:“姐姐当然喜欢小弟,只是母亲生病了,姐姐还要理事,所以才没有脱开身,小弟乖不怪姐姐啊。”

    鸿鹏懂事的点点头,然后挣脱开红袖的胳膊:“我要去看看母亲,她好些没有?我每次来看她,她们都不让我进去。”

    说到这里鸿鹏的小嘴扁了扁,眼圈也红了:“我想母亲了。”

    红袖轻轻『摸』了『摸』鸿鹏的头:“母亲也想你了。来,我带你去看看母亲。”

    柳氏本来听到鸿鹏的话后,心里就很不滋味,再听到红袖的话便急道:“姑娘,不可。”

    红袖闻声转身:“姨娘,你说什么?”

    柳氏连忙立好行了半礼:“姑娘,夫人吩咐过不让哥儿过去,怕过了病气给哥儿。”

    红袖牵着鸿鹏的小手:“无妨的。明后天的御医也就过来,再说我看母亲的病也不会过人的,姨娘多虑了。”

    “姨娘在这里稍等一等吧,一会儿鹏哥儿就出来。”红袖说完头也不回和鸿鹏进去了。

    柳氏垂着眼皮盯着自己的绣鞋尖,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

    郑姜氏看到鸿鹏笑了,然后又嗔红袖不懂事:“怎能让让鹏儿进来?万一……”

    “母亲——!”鸿鹏已经扑到了床前,抱住了郑姜氏的手:“鹏儿想你了。”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郑姜氏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伸出另一个手摩挲鸿鹏,哄他止泪;母子两个人好一番亲热,才让鸿鹏放开她的手:“母亲,您瘦了好多。”

    然后自袖子里取出来手帕来,打开里面是两块精致的点心:“这是姨娘给我做的,我留了两块;一块是给母亲的,一块是给姐姐的。”郑姜氏和红袖都听得很感动:这个孩子!

    而红袖看着鸿鹏心里很是为难:柳氏要如何处置?她可是鸿鹏的生身之母。

    鸿鹏玩了很久才恋恋不舍的走了:还是郑姜氏答应他以后可以天天来给自己请安,他才走的。

    红袖看着柳氏的背影:她今日和鸿鹏一起来,不会是别有用心吧?

    老大夫虽然来到了府中,可是表面上抓『药』、煎『药』等一些没有变动:府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变动,她应该不会知道什么才对。

    柳氏的确是不知道,但是她却怕了;自红袖回来她便坐立不安——她可不敢小看郑大姑娘,府中虽然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是她的不安却越来越重。

    她连老大夫进府都不知道:郑大管家想不让她知道的事情,她是一点儿可不能知道。但就是府中的平静让她寝食难安。

    想来想去,她才想到借自己儿子的名义,到上房来探探虚实;而且也让儿子软一软红袖的心:就算郑大姑娘真发现了什么,也希望她能看在鹏儿的份儿上,不会对她赶尽杀绝。

    柳氏来过了上房,但是她心中的不安更重了:她没有看到郑姜氏,可是在外间却听到了郑姜氏两次的笑声——她现在应该不会有力气笑得那么大声才对!

    她知道郑大姑娘一定做过了什么,只是她却一直不知道,也不敢冒然的让人打探:她很忌惮郑大管家;她不是没有想到让郑将军换管家,可是对她向来很好的将军,却就是听不进去半点郑大管家的坏话。

    她越想越心寒,不自禁的更加用力握住鸿鹏的手:这是她唯一的依仗了。

    鸿鹏被她握的手疼哭叫起来,柳氏急忙停下来哄他;身后的丫头看柳氏的目光都带着疑『惑』:姨『奶』『奶』这是怎么了?

    柳氏被鸿鹏哭得心烦意『乱』时,忽然心里一紧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忍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变得煞白!

    赵氏和韵香都回来了,她们都探到了一些事情,不过红袖已经自郑大管家那里知道了:如果她早知道郑大管家如此厉害,她也就不会让赵氏和韵香出去打探什么了。

    郑大管家那里也送了消息进来。

    红袖冷冷的盯着纸上的“柳”字:现在,她需要等的就是郑将军。

    郑将军就要回来了,而柳氏原来一定也在盼着这两天郑将军回来吧?让郑将军眼睁睁的看着郑姜氏慢慢的变呆傻、『药』石无救,到时自然不会有人疑心到她头上。

    现在嘛,红袖嘿嘿一笑。

    郑府还是平平静静的,上房里的『药』味儿一样浓浓的散不开。

    而这个时候,沈府的两个丫头也进了郑府的大门儿。

    红袖听完两个丫头的话后轻轻点头:“你们回去给点娇说,五爷的事情她多经意些,有劳她了。这一次也辛苦你们了,韵香。”

    韵香已经把备好的银钱递给了两个丫头,然后便送了她们出去。

    沈府,现在也很热闹啊。

    红袖的眼睛眯了起来:果然在自己走后,郡主忍不住了。她知道郡主的心思,也看得出来萱姑娘打得主意,不过她不想和她们任何一个人纠缠,至少眼下不行。

    只是,她们两个人也太闲了,并且她们都盯着自己也让自己不舒服;何不让她们两个人多亲近亲近呢?

    现在,郡主和萱姑娘不知道亲近的如何了。红袖微微笑了笑,那两个人都可以算是天之骄女:一个贵一个富,一个有天时一个却有地利,想来谁也不服谁吧?

    只可惜,这样的一场好戏,她却不能亲眼看到。

    赵氏递给红袖一盏茶顺势坐下来:“姑娘,你真不担心?万一那两个人合一起对付姑娘您一个人……”

    红袖摇头:“『奶』娘你不用担心;我倒是巴不得她们合一处呢——到时看沈府会不会留她们中的任何一个!而且,我可以和你打赌,她们两个人不会联手。”

    她们没有一个强一个弱,所以平分秋『色』的情况下,只能成为敌人。

    提到沈家让赵氏就是一肚子的气:“那个萱姑娘是怎么回事儿?沈家的主子们也不知道是打什么主意,居然没有一个人为姑娘说一句话。”

    “说什么话?萱姑娘是你们五爷的妹妹,明白么?”红袖把指套摘了下来:“永远都是妹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