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九十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管家婆四肖三期必中小明星大跟班停播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九十五章

    红袖沉稳的吩咐丫头们把郡主和萱姑娘、马姑娘等人带到厢房去梳洗;不过郡主和萱姑娘的贴身之人都谢过红袖,没有用沈家的丫头执意自己来就可以;而沈大姑『奶』『奶』更是没有让人服侍女儿,她自己亲自扶着女儿出去了。

    红袖没有动,她坐在酒席上神情自若:各人在打什么主意,她心里早已经清楚;她低垂的眼中闪过几分讥讽:今天晚上的情形,却不是郡主、萱姑娘或是沈大姑『奶』『奶』能控制的了。

    不过,她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和沈妙歌议定要保持清醒,不被人所乘;而且正好借几位的心思,躲过今天晚上。

    至于明天晚上,红袖也并不担心了:她和沈妙歌已经想到了法子。

    红袖想着不觉微笑了起来:沈妙歌,今天晚上会被人抢夺吧?他可要藏好了,或是一直呆在灯光通明、人来人往的厅上;不然——。

    平南郡主刚刚离开偏厅,谦亲王随身的太监便到厅中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了。”他带到内宅的来的人只有不会武的内监,这当然是有深意的。

    廉王好似口渴了想吃茶,却不想酒吃得多了,刚刚把茶盏取到手中,茶盏却一滑茶水泼洒了他一身。

    沈妙歌看到这里,忽然眼睛一闪:他其实不想一直坐在厅上,他想出去看看能不能在今天晚上还能看到红袖;只是他却不便出去,现在却让他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他立时吩咐人取来自己的衣服给廉王换下来,不过他的衣服拿出来的不只一件,沈家的子侄们虽然也有人弄得一身狼狈,但自有沈有的奴仆去取衣服来,倒也用不着他的。

    但是马家的表兄表弟也醉得一塌糊涂:他们是沈家的亲戚,沈妙歌便不能等他们去取自己的衣物,当下把自己的衣服给他们暂时换下来。

    他身边的堂兄忽然张口吐了自己一身,弄得十分的狼狈;沈妙歌便吩咐人把自己的衣服给他换了下来;而他在忙『乱』间,不小心也弄了一身的酒水;正好堂兄的衣服取来他便老实不客气的穿了堂兄的。

    他打翻酒水的时机刚刚好:堂兄的衣服刚刚送到,他便弄得自己**的。

    折腾到现在已经定夜了;『奶』娘们都来催沈家的姑娘们回去,梦喜便带着妹妹们回房了。沈家的子侄们却不能告退,因为廉王没有走啊;不过他今天晚上好像也走不成了。

    廉王换好衣服之后,摆手不让太监跟着,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出了屋子:他想要去小解,酒吃多了嘛,这是正常的。

    刚出屋子不久,他便被人扯住了衣衫;他的身子立时一紧、手掌已经握起成拳式,却听到一个女子的声气轻轻的道:“是五爷吧?”

    外面的灯笼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的不明亮,何况他是要小解所以也没有向明亮的地方走。

    五爷?沈妙琦?廉王在心里笑了,他故意含糊着点了点头。

    那人便扯着他走:“爷是要小解吧?怎么能在院子里,小心着了凉;快随婢子来。”廉王没有做任何反抗就随着那丫头一直走,话也没有多问一句。

    “爷,您在这里小解吧;今日可是您的好日子,人家可等你好久,日后一定要好好的待我们姑娘;我们姑娘,唉——!”轻轻叹息着,那丫头关上了房门。

    妙的是,屋里没有点灯;只有朦胧的月光照进屋子里,屋里的东西都是半明半暗,而床上半放下了床幔,自然是更看不清楚床上的人了。

    廉王无声的笑了,他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人影,然后先去小解——原本他可以在沈妙歌的房里小解,不过他不习惯用另外一个男人用过的马桶;但是这屋里的马桶应该是全新的,所以他不介意。

    小解之后,他便坐到床前抚『摸』床上的人;那人并没有醒,连动都没有动,好似真的睡着一样,鼻息沉稳。

    嗯,一个姑娘家怎么也会害羞的;廉王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不过,她既然真得豁出来,他也不用怜香惜玉了;这算是对她不知道好歹的惩戒!

    不过,正妃还是留给她吧;谁让她那个倔强的样子,很让自己心动呢?廉王一面想着一面脱下了身上的衣服。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阴了,月亮躲进云层里,屋里屋外都不见了一丝月光。

    绿珠在屋里等到现在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已经过了二更,怎么贺客还没有走?还是爷被红袖姑娘缠住了?她在屋里坐立不安。

    忽然,她听到门外有声音便起身打开门来看一看:五爷来了?她心下的不安烟消云散。

    “你,给爷取杯水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含混不清。

    绿珠答应着回屋取了水:虽然没有看清脸庞,但是身上的衣服的确是五爷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换了一身衣服。

    她转身出来时,不知道是不是屋外的风吹了进去,屋里灯闪了闪便灭了。

    那男人取水时触到了绿珠的小手:十分的滑嫩,心下便是一『荡』;水取了之后用另外一只手拿着,他又伸手握住了丫头的手。

    绿珠心里似乎是慌张又似乎是甜蜜,挣了一挣便任由五爷握着,小脸却已经羞红更不敢抬头看五爷了。

    男人漱完口之后,便把杯子随手放在一旁的扶栏上,然后牵着那丫头的手就向厢房走去:他在自己的院子里,却好像有些找不准方向;虽然如此,他却没有向上房走去。

    那上房里灯光通明自然是不方便的,方便的地方当然是厢房。

    绿珠看了一眼人语喧哗的上房,也就没有说什么,任由五爷拉着他向厢房走去;她心下并没有怀疑:夜已经深了,可是客人还没有走,五爷想另外找个房间休息也没有什么不好。

    她看五爷走路歪歪斜斜的,便主动走上前去扶住他,然后由她带着五爷走进了一间厢房:这是一间客房。

    进了房间之后,绿珠把五爷扶到床上,刚想转身去点灯却被五爷一把抱住并且上下其手起来;而绿珠被五爷一抱身子便软了一半,再被人一轻薄哪里还有半分力气,直接瘫软到五爷的身上。

    而绿珠不知道,在她和五爷一起走向厢房时,在不远处的柱子后立着一个人:那人正是沈妙歌。

    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绿珠扶着一个男人向前走,直到看绿珠他们进入客房之后,他才轻轻转过身去;他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也许如此对绿珠并不公平,可是那样一个女子他是真不想留在身边。

    眼下的一切,都不是他的意思,而绿珠也是自愿随那人而去的,同他没有半分关系;他为什么要出声?

    沈妙歌嘴角含着一丝冷冷的笑回身走向花厅:他今天晚上,他会一个睡在卧室?不,还是睡书房吧——反正他也吃醉了,睡那里明儿就好解释;嗯,最好能扯上一个兄弟一起睡。

    这样,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都同他无关;原本也就和他无关。

    红袖自偏厅的柱子后出现,和沈妙歌遥遥一望,她对绿珠还是有着一分不忍的:同是女子,她实在是狠不下完全的心肠来;因为绿珠虽然心计很深、也有城府,但并没有做过伤害她或是沈妙歌的事情。

    沈妙歌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在深宅大院里生活多年,有一些事情比红袖看得透;他轻轻摇头示意红袖不可以过去。

    红袖也没有要过去,虽然她有不忍,但是她却不喜欢养一条毒蛇在身边;并且她同样认为,绿珠眼下的处境,并不是因为她和沈妙歌造成的。

    那个男人穿着沈妙歌的衣服,只是一个偶然,这个偶然却是平南郡主等人造成的;而绿珠原本应该老老实实的守在自己的屋里,等沈妙歌打发人去唤她,可是她偏偏心急等不得出门来看。

    也许,这就是天意?

    红袖又看了一眼客房,压下去心中的不忍回转身子走回偏厅:她从来不是一个肯牺牲自己的人——红袖不是不会去做好事,但她做好事首先便是确定不会因此而伤到自己,其次对方要是一个好人。

    显然,绿珠不符。

    而沈妙歌目送红袖进入偏厅之后,他也转身欲回花厅:廉王已经不在厅上,所以他这个主人家也要想个法子尽快拉个兄弟去书房歇着;他,还真是乏了。

    窗外,依然是没有一丝月光,月亮今天晚上好似不会再出现了。

    床上女子并没有发饰,身上也只着了中衣,这让廉王心中多少有些怒气:就算是平南郡主想要生米煮成熟饭,也不能如此轻贱自己,没有一点儿自矜吧?她的一举一动可事关皇家的脸面!

    廉王早已经把平南郡主当作自己的女人,所以见她如此不知自爱心下生出恼怒来,手上便有些粗暴用力:几下便把女子的衣服扯落了。床上睡着的女子醒了过来,但是她吃酒吃得太多了,并没有完全清醒。

    廉王查觉到身旁的女子好似要醒过来,立时便伏下头狠狠的、带着惩罚的吻上了女子的唇:男人的气息只是让女子一惊,然后便一下子『迷』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

    她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却又感觉到很热、很热,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身体十分的眷恋这种感觉。

    廉王原本只是想快些把生米煮成熟饭,可是一吻之下他也失了魂:身下女子出乎他意料的娇小、柔弱,全身上下的滑腻也是他从来不曾经历的。

    他的心不知不觉的敞开,吻加深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