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十九章 丢卒保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官方下载88必发入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十九章 丢卒保车?

    红袖和沈妙歌相对无言,过了好一会儿沈妙歌抬手打发赵氏等人出去了,才低声道:“老祖宗,她们也有难处。”

    红袖低着头半晌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点娇和映舒两个人,可受了苦?”

    这一次是沈妙歌半晌无语,红袖的心便一点儿一点儿沉了下去:怕是点娇二人挨了打吧?

    “她们,被打了板子。”沈妙歌的声音有些低沉。

    红袖听到此话,真得很想去找沈老祖等人理论一番:此事并不是她和沈妙歌所为,也不是点娇和映舒所为,沈老祖等人心中应该是知道的——不去想法子找真凶,拿两个丫头做伐子给谁看?

    沈家各房各院要的就是打长房的脸,然后沈老祖等人便要一定打才可以?!

    沈妙歌看红袖的脸『色』大变,气也一时间喘的不匀,便知道她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急忙安抚她道:“七弟还没有自族中除名,他的死已经被族中知道;如果今天老祖宗不是亲自过问,又打了两个丫头,怕是她们会被带到族中,然后再交到官府手中——只要如此一折腾,便给了那些人动手脚坐实我们杀人的机会。”

    红袖闻言知道沈妙歌说得是正理儿,可是她依然是心绪难平:点娇和映舒不过是代他们夫妻受过,人家要对付的人当然不是那么两个丫头,而是她和沈妙歌。

    沈妙歌看红袖依然气愤难平,便好好的开解了她一番:红袖眼下正养月子,如何能生这么大的气呢?

    红袖过了一会儿自己也就平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真凶;可是她们院子里的人都不许外出,此事她现在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沈老祖等人虽然有手段,但是红袖向来不习惯等,尤其是不习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他人手上:相信沈老祖等人会救他们,不如自己想法子自救的好;而且沈家各房各院现在都盯紧了沈家长房主子们的行止,她们想查出那真凶来并不容易。

    红袖想了不少的法子,但是眼下最让她的头疼的事情便是:根本就没有可用之人——她们院子里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沈妙歌所思所想和红袖一样,不过他除了想法子之外,还要想尽办法的开解红袖,不想她因此再伤身。

    沈府现在是一团『乱』:六房、四房的事情,再加上红袖和沈妙歌这里,所有的事情都让沈家的主子们眉头紧锁。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夫人听说了沈妙歌和红袖的事情,一着急居然动了胎气马上要临盆了!虽然情形有些危险,不过在晚上时分总算是母子平安:沈夫人为沈家又添了一丁。

    这样的好事情,并没有让沈家的主子们精神一振;就连沈夫人现在也是眉头紧锁:因为族中又使了人来问及沈七爷的死——沈府如果再不能把那个杀人的人找到交出来,族长和长老们就要管一管此事了。

    沈府的七少爷被人在府中害死,这也是大事儿,而且于沈府、沈族的名声也有关碍:这便是沈氏宗族使来的人说的话。

    沈氏一族中,虽然沈府是大家,不过族长却并不是沈府之人;沈氏一族除了沈府之外,望族并不多,出仕的虽然也有些二十几个人,但是却不能让沈氏一族的人满意:沈府可是侯爷,又在军中任职,提携几个后辈还不是轻而易举、并且是理所当然之事?

    沈族中的掌权之人,多次有意要让沈府出面,保他们子侄一个功名前途,大多都被沈府拒绝了:因为没有几个是可造之才;答应的那几个人,也完全是按朝廷规矩办事,沈府的人并没有特别照顾他们。

    自小兵开始做起也就罢了,连平日里的训练都比旁人要求的严格,但升迁却要慢很多:这让沈氏宗族的人非常不满。

    因此,沈府也就交恶于族中的掌权之人,只是平日里沈府势大他们也不能拿沈府如何,所以他们只能把一口气隐下:现在沈府出了人命,还是一位已经落在族谱上的少爷没有了,他们得了消息之后,岂能轻易放过?

    沈府的人当然明白沈氏一族的人对自己府上并无好感,并不想落人话柄;如果现在沈府的主子们知道哪个是真凶,他们二话不说就把人交出去;族中过问之后便会交到官府处置;但是现在他们哪里能把点娇二人交出去:只要交出去,沈妙歌和红袖也就完了。

    眼下,沈府的主子们只能加紧再加紧追查此事,希望可以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就算找不到真凶,只要能洗脱红袖和沈妙歌就可以。

    看管沈七爷的婆子自然是挨了打的,打得真是皮开肉绽;她们被打得半死,最后也只说出当天晚上吃过酒,却并没有做过其它事情。

    沈七爷的死查来查去,没有任何其它的可疑之处:还是只有点娇和映舒最是可疑。

    沈家各房看到眼下的情形,嘴巴上虽然没有直接说什么,但是心中不满的意思还是有的:庶子死在嫡子手上就是活该不成?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好好的责问沈妙歌等人。

    四房的千字寿图已经绣了大半儿:那活计当真是鲜活的很,每一个寿字都十分的漂亮;但是这样的绣图落在沈老祖眼中时,她却在眼底闪过了深深的厌恶;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四夫人继续好好的绣完它。

    四夫人并没有看到沈老祖眼中的厌恶,答应着退了下去:她看上去,同平日里没有一丝不同。

    但她却不知道,在她走后太夫人的目光中一样流『露』出了厌恶。

    现在府中这种情形下,还能绣出如此好的活计来:她的心很静、很稳啊;那她的心里装的倒底是什么?!

    眼下沈家各房不管是什么心情,但是没有一房如四房这样平静如水。

    沈氏宗族中再一次使了人来催问,沈老祖和沈老侯爷无奈之下,只能说三日之后会给族中一个交待。

    沈老侯爷着人送走了沈氏宗族的人之后,对沈老祖道:“再唤琦儿来问一问?”

    沈老祖摇头:“不是他做的,唤他问上百次也是无用。”

    “那,三日之后?”

    沈老祖缓缓的合上了眼睛:“没有真凶,难道还没有法子吗?总不能把点娇二人交出去,让那些人把我们长房的嫡子捉去屈打成招吧?”

    沈老侯爷最终只是长长一叹:“如此做却有些损阴德。”

    沈老祖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年纪大了不在意,这样的事情就由我来做吧;你不用理会。”

    沈老侯爷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明显的不同意。

    沈老侯爷和沈太夫人回房的路上,沈太夫人忽然道:“我想去看看琦儿他们。”沈老侯爷微微点头,车子便向红袖和沈妙歌的院子行去。

    红袖和沈妙歌听到沈老侯爷夫『妇』来了,心下都有些不好的预感:怕不是什么好事儿。

    沈太夫人到屋里和红袖说话,沈老侯爷和沈妙歌在厅上说话。沈太夫人没有瞒着红袖,把现在府中的情形说了之后,最后长长一叹:“我们都明白此事不是你们所为,但是只要被族中之人『插』手,此事便难说了。”

    她看了一眼红袖:“到时,只能委屈那两个丫头了;此事不能和你、琦儿有半分牵扯。”

    红袖低垂着头一时间没有说话:她不能答应!

    点娇和映舒是受冤的,虽然她院子里的人说得话,不能取信于其它人,但是院子里的人都很清楚:点娇和映舒二人晚上根本没有离开过院子,沈七爷的死根本就和点娇和映舒无关。

    如果红袖任由点娇和映舒出去顶罪,自从之后便会失了婢仆们的心:有哪个仆从还会再真心待他们夫『妇』?

    沈太夫人又轻轻的劝了两句,说只是权宜之计:一定会赶在官府给点娇和映舒定罪之前,找到那下真正下手杀人的真凶。

    红袖哪里肯相信——她不相信沈家会把点娇二人交出去,八成会直接……;就是相信,她也不能如此做。

    她忽然抬起头看向沈太夫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三天之内找到真凶?那人手上怕不止是有七弟一人的『性』命才对。”

    沈太夫人看着红袖,不用红袖说她心中也是明白的,只是眼下时间紧迫,要先保沈妙歌要紧:“想到找到那下手之人谈何容易?你知道你们七弟是怎么死的吗?”接着便把沈七爷的死因说了出来。

    他是被人一刀毙命,刀子就留在屋里:屋里并不凌『乱』,那杀沈七爷的人一定是会武的人;房里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来,所以沈家的人到现在什么也找不到。

    红袖闻言轻轻咬了咬下唇:那人真是费尽了心思;现在沈府中身边有会武之人的除了红袖,便只有萱姑娘和平南郡主了。

    郡主那里无凭无据的自然不会有人敢去问,而萱姑娘那里这些日子,和她的仆『妇』们极少出院子——也没有人看到她的人出现在沈七爷院子周围。

    假的,能变成真的不成?红袖的眉头紧锁。

    沈太夫人坦言,他们都知道沈七爷的死,同六房的事情一定有所牵扯,说不定就是为了让沈家的主子们没有时间去深查,然后也就坐实了六夫人的罪名。

    但是明白归明白,杀人的事情一定要经官的,经官就要讲凭据:现在,只有点娇和映舒二人被媳『妇』子指认;如果找到不到真凶,那么这两个丫头也就不能留了。

    “我们倒是想到了一个法子,只是不知道行与不行了。”红袖明白了沈家主子们的打算之后,绝不会坐视点娇二人因此而丢了『性』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