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三十一章 阿元的疑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挂牌官方网站今晚2018会开什么生肖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 阿元的疑『惑』

    红袖听到有人想和他们合伙开茶楼很是意动,甚至对沈妙歌又带回来的极品云雾都没有多看几眼。

    沈妙歌轻轻的一拍红袖:“我不在府中,你出入都不方便,如何能和人做生意?再者,我们现在是少一事比多一事好;一切等我自军中回来再说可好?”

    红袖只能轻叹着答应: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单独外出做生意的,到时怕会惹来什么非议,到时就真是没事儿找事儿了。

    只是,红袖却自此再也忘不了茶楼了。

    她原来祖辈都是和茶打交道的,如果现在能开一个茶楼,似乎多少也算是和上一世的亲人还有些关联,并没有因为时空而断得干干净净。

    沈妙歌并不了解红袖的这一层心事,才没有助她完成此事再离开。

    几日的时光转眼便过去,沈妙歌明天就要启程去军中了。

    他今天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

    沈老祖和沈老侯爷等人都在:沈家长房的主子们都到齐了,因为沈老祖使人唤他们来的;而沈老祖如此做是因为沈妙歌的要求。

    沈妙歌对着堂上的祖父祖母、父母们跪拜下去:“府中有人这么多年来一心想要置琦儿于死地,而琦儿幸有袖儿相救才得以活命;但是袖儿却因此被府中有些人恨之入骨。”

    他缓缓的一件事、一件事说起来,桩桩件件都是红袖怎么对沈府的,怎么对他沈妙歌的;而沈府那些别有居心的人又是如何狠毒、『奸』滑的。

    最终他看向沈老祖和沈老侯爷道:“四叔父一家虽然已经被赶了出府,但是我们府中是不是还有其它人要害琦儿,琦儿不知道;如果还有那别有居心的人,那琦儿明日一走,他们必会想除袖儿而后快。”

    说完,沈妙歌重重的叩头不止:他要保红袖一个万全,只有一个姜宇飞是不够的。

    沈老祖看了一眼堂上的众人:“琦儿,有话就说;这里都是至亲,你有什么只管说。”

    沈妙歌抬头:“琦儿希望在琦儿回来之前,不管府中发生什么事情,哪怕就是所有的人都指认袖儿杀了人,也请老祖宗和祖父……保下袖儿,等琦儿回来之后再询问、处置。”

    他说完定定的看着堂上的长辈们:他就是要一句承诺。

    沈老祖和沈老侯爷对视一眼,然后轻轻一叹:这孩子被四房的毒计吓坏了,怕是一心去军中历练也是因为四房的事情吧?

    沈老祖柔声道:“不管有多少人说袖儿做了什么,在你没有回府之前,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动袖儿一根毫『毛』。”

    沈老侯爷、太夫人等人都如此应诺。

    沈妙歌叩头谢过了长辈们,又道:“任何时候,任何情形下都要允袖儿回郑府暂住好不好?在我没有回府之前,袖儿如果在郑府不想回来,请老祖宗……不能『逼』她回府。”

    说完又是重重叩头。

    沈老祖等人又一次答应了。

    他们心中对沈妙歌和红袖只有怜惜,一心认为他们小夫妻是被四房吓坏了;而且他们心中也生出了一些愧疚,的确是他们做得不好,才会把两个孩子吓成如此模样。

    红袖,并不知道沈妙歌做的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对红袖提过一个字,他只是想要红袖平安。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沈妙歌和红袖都很沉默;都感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是看着对方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口来。

    应该叮嘱的事情早已经叮嘱过了,而且离别在眼前时,伤感的话不想说:怕对方伤心、也怕对方担心自己。

    沉默着用过了早饭之后,沈妙歌起身看向红袖:“袖儿;”他顿了顿,声音一下子有些暗哑:“我、我要走了。”

    红袖把他的外裳递过去,伺候他穿好;为他系好最后一个衣带时,她的眼圈终究还是不争气的一红:他这一去并不是一两日,而是二三年啊。

    抬起头时,红袖努力展开笑容:“路上小心,我会在家中好好的等你回来。”一会儿,有沈老祖众人在,红袖便不会再有机会叮嘱沈妙歌。

    沈妙歌看着红袖的笑容,心下便是一痛伸长手臂把红袖紧紧的抱进了怀中;他的眼圈也是微红,不过他并没有落泪,也没有让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他这一去,是为了红袖,为了他们夫妻的将来,当然不能让红袖担心他。

    红袖的泪水却有些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两世为人居然一样不能对生死离别淡然处之,她的确是很失败。

    沈妙歌放开红袖,轻轻的为她拭去泪水,手都有些颤抖却没有开口说话:他怕自己一开口,便不会再忍得住心中因不舍而生出来的伤感。

    红袖看他眼睛红红的,努力收泪道:“我没有什么,只是一时间有些、有些……”却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来。

    沈妙歌重重的再一次把红袖拥进怀里,在她的发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要把属于红袖的味道记在心中。

    然后,他用极轻极轻的声音道:“袖儿,我,会想你的。”

    他现在已经开始在想了。

    红袖抬头看他:“我也会想你的。”

    两个人再次相拥后,红袖又轻轻的说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沈妙歌在心中咀嚼着这两句话,然后放开红袖又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袖儿,你说得对!我,走了。”

    红袖定定的看着他:“我,送你。”

    夫妻二人携手走出屋子后,丫头们虽然眼睛红红的,明明哭过了却都没有做什么,只是像平日里一样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拜别不是她们不想做,她们只是不想再增加两位主子的伤感。

    沈妙歌走到门口时,把红袖的手交到赵氏、韵香、点映等人的手中:“我把你们少『奶』『奶』,交给你们了。日后辛苦大家代我照顾好少『奶』『奶』。”

    就算是赵氏也没有忍住泪水,何况是韵香等人;大家都福下去哽咽着答应了一声儿。

    沈妙歌再看一眼红袖,转身大踏步的向外走去:他再回来时,一定可以给袖儿幸福。

    红袖带着众人送沈妙歌,却没有再同他说上话:和他话别的人太多了。

    终于,沈妙歌在沈家众人的目光中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红袖痴痴的看着那飞扬起的尘土,好似能透着那飞尘看到沈妙歌的身影。

    沈老祖轻轻的携起红袖的手来:“孩子,我们回去吧。”

    红袖闻言回头,轻轻屈膝答应着和沈老祖等人回到了后宅;一连数日,红袖不是被太夫人叫去,便是被沈老祖唤去,再不就是被沈夫人请走。

    红袖知道,沈家的人是怕她猛然间剩一个人不适应;她的确是不太适应,不过她在强迫自己适应下来:因为沈妙歌比她的处境更难受。

    独自一个人在外面,自然是吃不好睡不好,再加上思念自然比红袖要辛苦很多。

    红袖努力让自己去注意其它的事情,努力和沈家的姑娘、少『奶』『奶』们在一处做耍:沈老祖等人看到她如此,也就慢慢的放下心来。

    阿元忽然又看了一眼身后:后面并没有人;再扫向两旁的树丛,眉头皱得紧紧的。

    沈妙歌看向他:“怎么了?”

    阿元『摸』了『摸』后脑:“小侯爷,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他一面说着话,依然一面四下打量个不停。

    因为他总是感觉好像有人在跟着他们一样,但是每次仔细的查看总是什么也没有;阿元心下想:难道是自己离开战场太久,现在有点风吹草动便胡想?

    他再一次确定了一下四周:还是什么也没有,哪怕连只兔子也没有;鸟儿倒是有几只,不过也是平常的麻雀。

    他几次三番的查找,都没有找到什么,也就没有敢和沈妙歌提及:他怕是自己胡思『乱』想。

    不过,一直到他们四个多月之后赶到军营,路上什么事儿也没有出;阿元更是认为自己是多想了,看来要好好的训练一番才成,不然在战场出此这样的情形,那害死的可不是止是他一个。

    所以,一到军中,阿元便日日随军『操』练:比任何一个人都认真。

    阿元的举止让沈妙歌十分的敬佩,认为自己做为主子不能比阿元差了;所以每日比阿元要『操』练的更久一些,晚上还不忘研读兵书。

    日月如梭,转眼沈妙歌去军中已经两年有余;因为战场的累积,现在的沈妙歌在军中也是一位归德将军了。

    好在郑将军也升职了,不然翁婿二人再见面,郑将军的老脸就应该红了。

    而红袖在沈府中的生活并不无聊:就如沈妙歌所担心的那样,沈府中并不是只有四房一家想要他和红袖的『性』命。

    所以总是有些意外的事情出现,给红袖的日添些颜『色』;不过红袖自沈妙歌走后,更加的低调起来,寻常的挑衅、计谋也不用她出面;而大一些的挑衅与计谋,她根本不予理会,起身带着人便回娘家住一段日子。

    因为有沈老祖等人的有意相护,虽然一直有人想害红袖却一直没有成功:不管出了什么事儿,不管有什么样的凭证,不管有什么样的人指认,沈老祖等主子就是不相信是红袖所为。

    气得沈家各房吐血三升,却也拿红袖一时无法。

    最生气的人莫过于是萱姑娘,不,现在应该说是沈四少『奶』『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