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三十三章 沈府的忌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富时指数可以参考a股吗凤凰天极网468888开奖结果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三章 沈府的忌讳

    四少『奶』『奶』坐在那里取了茶来吃,她一口一口慢慢的品了起来,嘴角含着几分笑意,很有几分自得的样子。

    沈四爷自外面进来就看到她如此样子,笑道:“什么事情如此高兴?”

    四少『奶』『奶』看到他眼底一冷:她买小妾就是为了不让他来纠缠自己,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三不五时的到自己房里来纠缠。

    他们是夫妻,不管现在做了四少『奶』『奶』的萱姑娘多么的厌恶沈四爷,多么的不想同他亲热,却也不能完全不让他进房。

    “没有什么。夫君这个时候来可是有事儿?”她的语气说不上冷淡来,却绝不亲热。

    不过她自嫁过来一直如此,所以沈四爷早已经习惯,并没有多想过:原来倒是多想过,只是有了那两个小妾之后,便没有再疑心过妻子什么。

    而且他们成亲的当晚,萱姑娘的落红让他心里十分的舒服:并没有人给他戴绿帽子,只是萱姑娘不知道为什么走错了房间,又因为自己的衣裳落在了那屋中,被沈老祖等人所疑。

    他并没有细想过,只是为白拣天大一个好处暗乐。

    “没有事儿,今儿晚上我在你这里用饭吧,我们也应该好好说说话了。”他看向四少『奶』『奶』。

    萱姑娘原本就长得极好,又擅长装扮,如果不是那两个小妾十分会勾人,而萱姑娘心不在他身上,他也不会常常流连在小妾房中。

    四少『奶』『奶』轻轻点头,吩咐丫头们准备晚饭,和沈四爷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起来;心下却还是记挂着姜宇飞的事情。

    她相信,只要被她寻到什么,一定可以让郑红袖再也翻不了身:就算是沈家的长辈们再偏心、再宠爱郑红袖,这一次她也死定了!

    沈四爷并没有发觉四少『奶』『奶』心不在焉,自管一个说得高兴。

    过了几日,那丫头真把姜宇飞的事情打听清楚了:府中不行,就府外呗;姜家也好、郑家也罢,总要有人出来买东西的。

    四少『奶』『奶』听到姜宇飞和郑红袖青梅竹马,而且姜家原来和郑家也有意要议亲的时,眼睛贼亮贼亮的: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郑红袖居然不安『妇』德!看她这一次要如何翻身。

    只是空口无凭,而且沈家的人如此宠爱郑红袖,只凭说自然是没有人会相信的;所以嘛……。

    四少『奶』『奶』的红唇微微的嘟起,眼角眉梢上都是笑意:她当然要想个法子,到时郑红袖和姜宇飞的丑事自然不用她开口。

    因为她知道郑红袖很快就会回郑府的,因为她的母亲要临盆嘛:那可是老树结果,没有人不紧张的吧?

    沈府的日子平静的一天一天的滑过,而红袖除了每日使人去看望母亲外,也只是到沈老祖等人的房中坐坐、或是和沈家的姑娘们一起作耍。

    这天中午,红袖刚刚躺下想小睡一会儿,外面便传来奔跑之声:“少『奶』『奶』,亲家夫人生了、亲家夫人要生了!”

    红袖一骨碌爬起来便飞快的更衣,到沈老祖那里说了一声儿便急急走了。

    四少『奶』『奶』听到红袖离府之后,她十分开心:这一次,她走了怕是回不来了——如果回来也好,那她也就命不久矣了。她心情很好,就算是看到沈四爷也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只是她却在打算,要不要再给他买个小妾呢?

    她却不知道沈四爷连日来缠着她也是有原因的:沈三老爷和三夫人心急两年了,自己儿媳的肚子不见动静、而小妾们的也不见动静,可是悄悄给儿子瞧大夫却说没有什么问题。

    他们也想抱孙子啊,而且萱姑娘有了儿子,她偌大的家业便真得是他们这一房的了:现在还真难说呢。

    所以,他们便严令儿子不许去妾室房里,直到儿媳『妇』有身孕为止:不要说买一个小妾,就是买十几个小妾来,沈四爷也不会离开她去找小妾寻欢的。

    至于沈四爷的小妾没有人有孕,自然是四少『奶』『奶』动了手脚。

    郑姜氏生产时倒还顺利的很,不过一个多时辰便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是一个女儿。

    郑将军一样高兴的很:红袖也是女儿,不也很好?孩子是男是女不重要,重要是贴心孝顺;至于儿子已经有了一个,所以他并不在意。

    不过稳婆却告诉他:再等一会儿,好像还有一个!

    郑将军听到之后有些惊愣,傻傻的看着红袖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红袖轻轻的摇头,扶他坐好。

    第二个却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凌晨才生出来:是一个儿子。

    郑将军看了一眼孩子便去瞧郑姜氏了,他这一夜十分的难熬,生怕郑姜氏有个万一;他不止一次的向老天祈祷,只要郑姜氏平安就好。

    郑府如此喜事,自然是大『操』大办一番;可是郑将军只顾陪着郑姜氏,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了舅兄和红袖;就是军中他都特意去请了十天的假:在郑姜氏面临生死之际,他才知道发妻对于他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红袖拿父亲无法,舅父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也不能总劳动老人家;只得她和姜宇飞安排三天的洗礼之事。

    明天便是洗礼之期,而她舅父所骑的马匹在下午不知为何受惊,把他甩到地下受了不轻的伤;而本来他要去买的东西,也只能由姜宇飞去。

    只是姜宇飞一个未成亲的大男子根本不懂,红袖只得和他一起出门。

    两个人买好东西之后,红袖看到一旁铺子里有卖小孩子的玩意儿,想到新添的小弟小妹、还有鹏儿,便下车进了铺子。

    姜宇飞自然随在她一旁,不过并没有紧挨着红袖:礼教大防,他一向是严守的。

    红袖挑选东西的时候,进来两个『妇』人不小心把手里提的鱼虾之物弄了红袖一身:还波及了赵氏几个和姜宇飞;她们极力道歉,红袖也不好发作,只得扫兴出了铺子。

    如此如何上车子回府?只得到成衣铺子去买衣裙暂时换下来。

    而红袖她们进了成衣铺子不久,沈家的马车便停在了对面的铺子:车上下来的是沈太夫人和三夫人。

    当红袖和姜宇飞等人说笑着自成衣铺子里出来时,三夫人眼尖的看到了一扯太夫人的衣服。

    太夫人看着红袖一行人上了车子,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而三夫人也不敢『乱』开口,小心的在一旁伺候着。

    沈太夫人待红袖的车子走远了,她才转身出了铺子:什么也没有买,上车子直接回了沈府。

    她和三夫人是自去庙中上香回来,三夫人临时起意要买些点心;而沈太夫人也在车中坐闷了,所以也就没有拦三夫人。

    沈老祖半眯着眼睛:“这算不得什么事儿吧?不过是去成衣铺子买件衣服罢了。”

    沈太夫人微微欠身道:“一起去买衣服,并且一起在街市游玩,怎么都有些……”

    沈老祖睁开眼睛看向她:“袖儿进我们沈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认为袖儿是那种人吗?而且琦儿临行之前,我们曾答应过他什么,你不记得了?”

    沈太夫人的身子压得更低了一分:“老祖宗,媳『妇』原也不愿相信;只是、只是听说那个陪着袖儿在街市上游玩的人是她表弟,原本是议过亲的,而且还是青梅竹马。”

    沈老祖的眉头皱得紧了,她再一次合上眼睛良久之后才道:“你是听谁说的?”

    沈太夫人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媳『妇』看到袖儿和那个表弟一起游玩之后,想到了前几年的那个……,然后便忍不住让人去打听了一番而得知的。”

    沈老祖好半晌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明儿,好好安排个人去郑府道贺吧。”

    太夫人答应着退出去,而沈老祖的眼睛再次睁开,目光也是犹疑不定:袖儿,应该不会吧?

    沈太夫人和三夫人回府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四少『奶』『奶』却并不着急;她有耐心等,她相信沈家长房这一次一定不会沉得住气。

    因为她可是在沈府长大的,沈府曾发生的事情她可是没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所以,她知道沈家的忌讳是什么。

    郑红袖,她在心中狠狠的道:你这次,死定了!

    沈老侯爷听到沈太夫人的话后,却立时勃然大怒:“你就省些吧!袖儿那么好的孩子,郑府那么好的亲家,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非要闹得大家都颜面扫地你才开心嘛!”

    说完不等沈太夫人辩驳,甩袖子走人了。

    沈太夫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最终她还是一咬牙决定按她原来的想法做:曾经那人不也是人人都说好的?

    第二天,老天爷很给郑家面子,天气十分的好。

    沈太夫人带着人亲自到郑府到贺,惊得郑将军亲自来迎不说,心下也直犯嘀咕:沈家这是做什么?不过是两个小孩子的洗礼,其实只要沈夫人过来足矣。

    郑府到贺的人也不少,不过大多都在外面:多为武夫。

    而红袖在内宅照应着众亲眷,只有她一个人带着丫头仆『妇』来回奔走,感觉有些吃力;而外面郑将军因为太过高兴不一会儿便吃得大醉,姜宇飞只得出面照应。

    姜宇飞和红袖就免不了就一些宾客的事情、宴席的饭菜等等琐事商议一下。

    只是,这种情形落到沈太夫人的眼中,便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她的目光也越来越冷:如果换成沈老祖和沈夫人也许就不会生出误会来,她来的时候心里已经对红袖生疑,自然是怎么看都像是红袖和那个姜宇飞在眉来眼去。

    她的脸渐渐的放了下来,就在她忍不住要发作的时候,便听到外面有人跑了进来。

    那仆『妇』看来一路跌倒了很多次,摔得有些鼻青脸肿;她闯进来不顾在场的亲眷大呼一声:“姑娘,我们姑爷、我们姑爷出事儿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