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七十七章 张三吐口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第80期跑马图三码中特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七十七章 张三吐口

    红袖回房之后先去看了三夫人,然后又去看四少『奶』『奶』等人:她并没有问落水之人一句话,便又去见大夫,听说这些人都没有事情,这才去看了亭子。

    看过亭子之后红袖面『色』阴沉的回到了花厅上,看着地上的张三不语。

    红袖去看四少『奶』『奶』的时候,她正在晕『迷』中:床边的地上还有她刚刚吐出来的鲜血;不过红袖相信,就算她没有晕『迷』,也一定会是“昏睡”中。

    亭子栏杆的断裂处看不出什么不对来,至少红袖等人看不出来。

    张三现在还是醉酒中,伏在地上睡得正香,谁叫也叫不醒;而工匠头儿在一旁吓得跪倒在地上,连头也抬不起来。

    红袖便先问了三夫人等贴身的丫头,当时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听完之后,红袖也没有说什么,打发丫头们各自回去了。

    而张三依然在呼呼大睡,工匠头儿已经不止一次掐过他,但是没有一丝作用。

    “拖出去用冷水泼醒他。”红袖看了一眼张三道。

    那亭子不管因为什么缘故坏掉,都同张三脱不了干系,所以她自然不能轻饶了此人。

    两桶冰凉的水泼在身上,张三终于醒了过来;他在地上直接跳了起来:“是那个不要命的敢来惹你家张大爷!”

    话音刚落他便着着实实的挨过了两个大嘴巴:打他的是沈府的大总管来旺。

    来旺冷冷的盯着他:“是五少『奶』『奶』命人泼的你,而我刚刚打了你两个耳光,你张大爷打算拿五少『奶』『奶』和我怎么样?要打、还是要杀?”

    张三看到来旺的那张脸,醒了一半的酒一下子醒了七八分,他立时点头哈腰:“原来是大总管您老人家啊。”他左右扫视了一眼,忍不住张大嘴巴:“我灌了些黄汤记得是回家睡着了,难不成、难不成走到府中来了?”

    如果万一不小心闯到了内宅中,那他可真就是死定了。张三身上的冷汗立刻便冒了出来,他的酒也完全醒了。

    来旺盯了他两眼,一挥手道:“带他跟我去见少『奶』『奶』。”立时上来两个婆子,把张三推推掇掇的弄进了屋。

    张三这时依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看到工匠头儿也在,心下反倒放松下来:也许只是要让自己修什么东西,自己却吃得烂醉让少『奶』『奶』生气了。

    如此想着张三便对红袖跪了下来:“小人给少『奶』『奶』请安。”

    红袖在手里把玩着一颗金桔,眼皮也没有撩一下:“我们园子里的亭子是你修得吧?”

    张三闻言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变:他毕竟是做了亏心事的,听到少『奶』『奶』一开口便问亭子,心下便已经虚了。

    “是、是的。”他虽然想镇静的说话,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的颤抖。

    “湖心亭是你修的,还是你徒弟修的?”红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听不出什么喜怒来;但是这样的声音却让张三脸上的汗都淌了下来。

    他的脸『色』已经苍白一片,嘴唇抖着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少『奶』『奶』问你话,你没有带耳朵来是不是?”来旺在一旁忍不住踢了张三一脚——这家伙不想活了,连累了府中多少人?此事没有几天,怕是难以了结。

    好不容易能过两天心静的日子,全因为这小子贪心给搅了;来旺越想越火大:他容易吗?一年到头忙、累倒也罢了,只是希望过几天安生日子也不成?

    张三被踢的趴在了地上,可是他却没有起来,在地上抖啊抖的,抖成一团;一旁的工匠头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哑巴了,少『奶』『奶』问你话呢。”

    张三是有口难言啊,他心知可能是事发了:他连日来的得意劲都没有了,只剩下一腔的恐惧。

    红袖终于抬眼看向了张三:“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

    张三不想抬头,可是身旁的工匠头儿不用来旺吩咐,便把他的头扯了起来。

    “我看看你,倒底是怎么生出那么大的胆子来!”红袖的声音猛然间高了一下子,手上的金桔也一下子被她捏破了,汁水四溢。

    张三听到红袖的话,看到那金桔,身上便是冰凉一片:他现在终于记起来,自己这条命在沈府里也如同一颗金桔,只要主人家轻轻一捏他便会小命玩完。

    不止是那些赌场的打手会要人命,他的主子如果要他的命,官府也不过来过问一声儿!

    汗水已经把张三的衣服浸湿,虽然他没有开口直承亭子的事情同他有关,但是屋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是他干的。

    红袖盯着他的眼睛,轻轻的道:“你还不知道那亭子出了什么事儿吧?大总管,麻烦你你告诉他,要说的清清楚楚哦——把他拖出去,杖责!”

    来旺答应着让人拖着张三便走:他要在张三挨打的时候,把亭子的事情告诉他。红袖没有说要打多少,不过来旺说不完事情,那板子是停不下来的。

    工匠头儿身子都软了,他连连叩头不止。

    “你要为他求情?”红袖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气。

    这种匠人当然是留不得,因为坏了良心:为了一己之私便与人合谋害人『性』命——绿珠等人是韵香等救得及时,不然今天沈家要三尸六命!

    这种事情自然是掩不住的,到时传了出去京中的人会如何看沈府?这还是其次的,最让红袖不能忍受的就是那三条没有出生的小『性』命,已经被人掂记到这种地步。

    她不自禁的想到自己未来得及出世的孩子:沈府,再也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她一定不能放过这些人。

    工匠头儿吓得连连摇头:“求、求少『奶』『奶』饶了小人,小人、小人监察不力……。”

    红袖听到之后,轻轻的摇头:“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迁怒于你的;你虽然也有错,却并不是很大,处罚当然也有,以便你日后做事会更小心在意。”

    工匠头儿听完之后心放下了大半,连磕了三个响头:能保住一条命,今天真是万幸——如果是今天是太夫人理事,他怕是只能剩半条命了。

    他刚想到太夫人,便听到了太夫人的声音:“家中出了什么事儿?你在廉王府半路退席,是很失礼的事情。”

    红袖起身过去扶太夫人上座:“园中湖心亭的栏杆坏了。”她把三房的事情源源本本说了出来,太夫人的脸便紫涨的变了形。

    她厉声道:“那个张三呢?先打个半死再拖上来问话!”如果今天真是三尸六命,他们沈府的体面真就是半点也不存了。

    沈妙歌一旁劝她:“太夫人息怒,身体要紧。”

    沈太夫人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忽然记起了老侯爷的那封信;她忽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没有了精神,然后过了半晌起身道:“此事你们要详查,我累了先回房歇一歇。”

    说完她便起身走了。

    太夫人倒是不想走的:只要沈妙歌和红袖能留她,那么她便可以借此事,多少能重掌沈府;不过,红袖夫『妇』两人恭恭敬敬的把她送上了车子。

    太夫人在小窗里几后看了一眼,然后闭上眼睛养神:今天的事情不小,想处置的妥妥当当哪里那么容易的?到时出了差错……。

    红袖和沈妙歌重新坐下之后,张三也被来旺给带了上来;他不用人问,便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他欠的赌帐已经太多,赌场的打手们追讨十几次无果后终于恼了,打了他几次之后道:三个月还不银子,到时便用他的『性』命相抵。

    张三吓得六神无主时,却有一个蒙着脸的男人在深夜到他家中,给了他一百多两银子:只要求他做一件事情,就是湖心的亭子栏杆。

    也不需要张三把栏杆弄得一碰就坏,二三个、甚至三四个人压在上面也不会有事儿,但是人再多便说不定了。

    张三当然不肯做,但是那男人却说如此做对他没有坏处:就算是出了事情,也不会有人怀疑他——现在天气还冷,根本不会有人去湖心亭游玩;而到夏季人多的时候,那时谁会想到他呢?

    就是想到了,也很好推脱的:怎么说那栏杆也不是四五个人能压坏的,他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张三本来就急需用钱,所以听到那男人的话后,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不过他把亭子的栏杆弄得五六个压在上面也不会有事。

    “是每一面的栏杆都有事儿?”沈妙歌听完之后,随意般问了一句。

    “不是,是按那男人的要求,把朝湖心的这一面栏杆弄坏了。”张三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以后,你可有再见过那个男人?”红袖紧紧的盯着张三的眼睛,如果他说谎她一定能看得出来。

    “小人只见过那男人两次。第一次他走时把银子拿走了一半儿,到小人把亭子弄好之后,便到一家酒楼里坐下点了他指定的两样菜,当天晚上他便又到了小人的家中。”

    “那一家酒楼?”

    “高升。”

    张三这里再也问不出什么,红袖便让来旺把他带了下去,好好看管起来。到于高升酒楼,自然会有人去查。

    红袖眯着眼睛:“一定是四嫂做的,那高升不会是她家的铺子吧?”微一顿;“应该不会,她不可能笨到如此简单就被我们寻到错处。”

    沈妙歌冷冷一笑:“就算查不到她头上,查到了和她家的铺子有关,她也好受不了。”他可是早就好好的教训四少『奶』『奶』了,这一次当然不会放过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