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八十章 要清一清帐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游戏中心必发365手机网址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八十章 要清一清帐了

    沈太夫人冷冷看着如同筛糠一般的四少『奶』『奶』:“萱丫头,你这是在做什么?”

    四少『奶』『奶』半张嘴,看着后来又进来的六夫人、三夫人:这些人,怎么进来的?自己为什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直到她看到灵禾带着两个丫头,衣装整齐的跟三夫人身后进来,她才明白过来:她,中计了!

    原来灵禾三天三夜守在自己身边,就是为了让自己着急!自己还真是着急了,在灵禾一离开她身边之后,便有些迫不急待的行事——也因为灵禾三天来一心一意,只要她身体好转,并没有一丝要害她的举止,这也让她对灵禾少了防备之心。

    她一开始便想错了,灵禾根本不是为了要为映舒等人开脱,才来救治于她;灵禾一开始便是为了让她自暴其短。

    灵禾迎视着四少『奶』『奶』恶毒的目光,轻柔的道:“太夫人、夫人、少『奶』『奶』,四少『奶』『奶』的身子在冰水时间太久,还是赶快让她洗一洗扶到床上去,然后由灵禾施治一下比较好。”

    太夫人却冷冷的道:“我看你们四少『奶』『奶』的身子好的很,要不就是想冷静一下,你一个丫头却是过于担心了;四少『奶』『奶』自己还能不知道心疼自己吗?”

    四少『奶』『奶』听到灵禾的话,连日来所生的气都冲到了心口处,再听到太夫人的冷言冷语,她张嘴就吐出了一口发乌的血。

    明珠和水珠吓了一跳:“姑娘,你、你没有事儿吧?”

    红袖看了看脸上有着有下常红晕的四少『奶』『奶』,对灵禾轻轻点了点头:不能让她病倒,近两天可是好戏连台,没有她到场这戏可就唱不下去了。

    灵禾过去给四少『奶』『奶』诊了诊脉,然后让水珠二人把四少『奶』『奶』弄到热水中,洗完之后给她重新换好衣服躺到床上。

    灵禾这才看着四少『奶』『奶』轻描淡写的道:“少『奶』『奶』,您连日来用冰水已经大伤元气;嗯,调养数日后其它倒也没有什么,只是不好好注意的话,怕是、怕是不太容易有喜。”

    三夫人听到这话只感觉眼前一黑,而四少『奶』『奶』则一下子坐了起来,她盯着灵禾:“你这死丫头咒我什么?”

    沈太夫人冷冷的道:“是这丫头咒你吗?!是你自己咒你自己才对。这种天气,用冰水浸泡如果伤不到女子的根本才怪!”

    四少『奶』『奶』少不更事,身边又无女『性』长辈,好些事情她并不懂;现在听到因为她的一时冲动,居然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伤害,她完全的呆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尖叫:“不会、不会!不可能、不可能!你这个丫头一定是危言耸听,一定是吓我。”

    灵禾却一脸平静的看着她,并没有反驳一句半句;而灵禾的平静,让四少『奶』『奶』绝望起来:她知道,灵禾不是吓她,所说的都是真的。

    三夫人颤微微的道:“那、那还能调理过来吗?”不能有孩子,那一座座的金山岂不是不能到手?

    灵禾看了一眼三夫人,又看了一眼红袖,得到红袖的暗中允许后,她才移步到四少『奶』『奶』的床头上,在她的枕下『摸』出来一个很大的香袋,她把东西倒在小几上后,三夫人大大的倒吸了口凉气。

    那是——,麝香!

    好大的一块麝香。麝香是做什么用的,在场的『妇』人们无人不知道。不止是沈太夫人的脸变的铁青,就连三夫人的脸『色』也极为难看起来。

    三夫人现在所想不再全部都是如何救儿媳『妇』:她在生气,非常的恼怒!怪不得儿子让绿珠三个丫头都有了喜,却三天两头来找四少『奶』『奶』却一直没有动静!

    只是,灵禾的手还没有停下,她又在四少『奶』『奶』的床头上『摸』出来一个小瓶子;她把瓶子打开,倒出了几粒『药』丸:黑乎乎的『药』丸在她白晰的手上滴溜溜的打转。

    “『药』丸装在瓶子中『药』味虽然散发出来的少之又少,还有麝香,我也是在昨天才确定四少『奶』『奶』身边还有着这种『药』。”灵禾看了那『药』丸一眼,脸上一红——她还是个未嫁的姑娘家,有些话不太好说出口来。

    红袖把话接过来:“这种『药』吃了之后,绝对不会有喜。”

    三夫人一个踉跄:她居然不放心到这种地步,有麝香不够,还要再服下这种『药』丸?真是枉费自己一家人如此待她,果真是养不熟的狗啊!

    灵禾吸了一口气,扫了一眼一脸呆滞的四少『奶』『奶』,正想开口时;那发呆的四少『奶』『奶』忽然尖叫起来:“这些东西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从来没有过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一定是灵禾这死丫头偷偷放在我枕下的!”

    灵禾也不分辩,只是看着四少『奶』『奶』的眼睛道:“少『奶』『奶』你浸冰水太久伤到元气,并不是不能调养的,而且也不难调养;只不过您却常常带着麝香,而且还吃这处『药』丸不止一次两次,所以您现在想有喜——,是很难、很难的。”

    四少『奶』『奶』听到这里完全的呆住了:一个女子如果不能生育,那还能是女子吗?她看着灵禾半晌,终于再次失控:“你是鬼,你不是人!你在瞎说,在瞎说!”

    “刚刚那口黑血不止是因为气郁,还有就是你身体里的毒,『药』毒;『药』毒再加上冰水的阴毒,少『奶』『奶』,你如果想要调理好的话,怕是很要费些心思和时间。”

    灵禾说完这段话后,便不再说一句话;她向后退了两步,沿着墙走回了红袖身旁:她的事情做完了。是真是假,自有在场的主子们分辩。

    太夫人指着四少『奶』『奶』喝道:“深更半夜叫什么叫?给我掌她嘴,让她安静些。”她被四少『奶』『奶』的所为气得头都有些晕了。

    这也是沈家的媳『妇』?她都做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那浸冰水的举止,太夫人还能想通:不过就是为了陷害红袖和她的丫头们;可是麝香和那『药』丸,她如此做是为了什么?

    沈太夫人几人进来时,都没有带几个人;所以她喝斥的人是明珠和水珠,让她们去掌自家主子的嘴。

    明珠和水珠有心不做,可是被沈太夫人一瞪,她们腿便发软;只能上前扬手打了一下四少『奶』『奶』。

    四少『奶』『奶』的确是被打得安静了下来,她有些气喘吁吁的看着太夫人等人;然后便躺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是的,她做得事情是不对;不过错处也不是很大,并不足够把她赶出沈府;至于麝香什么的,事后她自然会有法子让三夫人为她开脱;所以,她决定不理会眼下的人与事。

    红袖上前扶住沈太夫人的胳膊:“太夫人,大夫给开的『药』已经煮好了,还是让四嫂吃完『药』再说吧。”

    太夫人看了一眼红袖,再看了一眼四少『奶』『奶』,她轻轻的点头,只是心里却多少有感慨:自己真得老了吗?不管是四少『奶』『奶』的出人意表,还是红袖现在的平静,都让太夫人有些不太适应。

    六夫人除了扶着太夫人之外,一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她只是被拉来做见证的,眼下事情她看到了,不过却没有她要说话的地方。

    三夫人狠狠的瞪着四少『奶』『奶』,眼里的神彩变化不定:她是真得生气了,可是让她舍掉这个儿媳『妇』,她又万万不舍。

    那可是金山银山啊。

    给四少『奶』『奶』服下『药』之后,红袖便劝说沈太夫人等回房: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现在深更半夜的,实在不是理事的好时候。

    而四少『奶』『奶』眼下真得发热了,也的确不是问话的时候;沈太夫人只能带着一肚子的气走了。

    红袖是最后走的,她想四少『奶』『奶』一定有话想对自己说的。

    四少『奶』『奶』果然没有让红袖“失望”:“你不要太得意了!这也不是什么大错,顶多罚我禁足什么的,过上一段日子我便还是沈四少『奶』『奶』,到时,我、不、会、放、过、你、的!”

    红袖定定的看着四少『奶』『奶』,然后便笑了起来:“嗯,我等着你。不过,你可能忘了我的说过的话;我可是很记仇的。”

    说完,红袖对着四少『奶』『奶』眨了眨眼睛:“四嫂,好睡。”然后扶着灵禾的手,她们主仆径直走了。

    四少『奶』『奶』又是气又是恼,更多的担心,虽然发热发的有些晕晕沉沉的,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阵子,便开口唤明珠和水珠。

    水珠二人进来便对着四少『奶』『奶』跪了下去:她们可是刚刚打了自家的姑娘。

    四少『奶』『奶』没有好气的喝斥道:“我现在没有功夫理会你们,快给我起来!明天一早,让钱大掌柜的想法子,要找几个很好的名医来——我一定要有孩子,我一定要能有个孩子!”

    水珠只能答应着,但是她并不知道姑娘的病是不是能治的好。

    第二日一早,四少『奶』『奶』的热便退了下去。这一天并没有事情,她的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来;却没有人来探她的病情,也没有人来质问她什么。

    又过了一天,还是一样平平静静的;可是四少『奶』『奶』的心却越来越不平静:那样的事情,不可能就此做罢的;郑红袖却迟迟不过问此事,她在憋什么坏?

    第三天,四少『奶』『奶』终于等到她一直在等的消息:请她去沈太夫人那里。

    四少『奶』『奶』冷冷一哼:太夫人那里?就是去老祖宗那里我都不怕!她起来梳洗了一番,便带着人到了沈太夫人的院子里。

    她发现太夫人的院子里真热闹,来旺大总管居然在。不过她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她现在已经完全放心张三的事情:他到时一开口,就有郑红袖头疼的。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微微带着笑进了屋里。她飞快的扫了一眼:太夫人、沈夫人、三夫人都在;自然还有那个让人讨厌的郑红袖。

    她上前给太夫人等见礼,太夫人却连哼都没有哼;只有沈夫人轻轻的道了一声:“起来吧。”然后看她脸『色』不太好,看了一眼红袖又道:“萱丫头你身子刚刚见好,还是坐下回话吧。”

    沈太夫人却自鼻中冷冷哼了一声儿:她还有脸坐下?

    四少『奶』『奶』还真就是有脸坐下!太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不过却没有对她说什么,只是抬头看向红袖:“今儿的事情也不用问了,那天晚上大家都很清楚,你直接让她领了罚回去,大家也落个眼前清净。”

    太夫人是极烦四少『奶』『奶』的:她的所为,就和狠狠打了自己两个耳光没有什么不同——前些日子她还提到,要让她代掌沈府;现如今她的做为,让太夫人颜面无光,恨不得沈府中没有这个人才好。

    四少『奶』『奶』只是在心中冷冷一笑,起身对着厅上的众人跪了下去,却并没有开口求饶:想罚便罚吧,罚完你们就听我说一说。

    红袖却对着太夫人一福:“四嫂的事情还请太夫人或是母亲做主为好。”

    太夫人却不愿意理这样的事情,便让沈夫人做主;沈夫人想了想便道:“罚写女诫十遍,在祖宗牌位前跪三日悔过,然后再禁足一个月吧;至于麝香等事情,我看还是由三房自己处置吧。”

    三夫人这三天可是天天去缠沈夫人:沈夫人不理会她,她都沈夫人跪下了;沈夫人被她缠不过便为四少『奶』『奶』开脱了一句。

    她话一出口,便感觉十分的对不住儿媳『妇』,不觉便看了红袖一眼。红袖对着沈夫人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三夫人的所为,她自然是听人说了。

    太夫人随便点了点头:“只是太轻了些。麝香等事情,我们现在可以不过问,不过三房也要给我们一个交待才可以;还有,除了那些责罚,请出家法戒尺打她十戒尺,让她记住日后不可妄为!”

    四少『奶』『奶』心下虽然恨极,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还谢过了太夫人和沈夫人;然后她便抬头,清清楚楚的道:“当日我们落水,还险些让我们三房丢掉三个子嗣,此事今天太夫人、夫人和五弟妹,也一并给个说法吧。”

    太夫人瞪了四少『奶』『奶』一眼,看向红袖道:“事情查清楚了吗?”

    红袖屈膝:“还有些模糊的地方。”

    四少『奶』『奶』紧跟一步:“张三不是捉到了,就是他修得亭子,有什么叫他来一问不就清楚了?”

    红袖转头盯着她:“叫张三来一问,就什么也清楚了?”她猜到四少『奶』『奶』的心思,所以话中带着几分戏谑。

    “自然什么都会清楚!”四少『奶』『奶』不甘示弱,回眼瞪向红袖。

    沈太夫人不耐了:“把张三带上来!”问上一问,清楚不清楚的再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