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八十二章 三夫人恩仇不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有没有在永利皇宫APP被骗的亚洲必赢手机测试线路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八十二章 三夫人恩仇不分

    张三不用任何人追问,便把那小厮的名字说了出来:他要努力争取太夫人和五少『奶』『奶』的好感,争取责罚会轻些,再轻些。

    他把小厮的名字说出来之后,并没有住嘴,接着把对红袖原来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沈太夫人听着张三的话,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什么不同,更是连看也没有再看四少『奶』『奶』一眼;太夫人越是如此越表示她生气了,生四少『奶』『奶』的气了。

    而四少『奶』『奶』却惊得呆住了!张三居然会反水——也这是郑红袖为什么一直无惧『色』的原因;她生气,不过更多的是无措: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她知道,接下来那小厮就会供出明珠来;再接下来,便会牵扯到她了;可是她现在却不好分辩:因为张三并没有直直的说她是主使之人,她如果在此时分辩、或是喝斥张三胡说,便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但是眼下什么也不说并不是办法,只能保眼下一时;只要那小厮一吐口,她便是有嘴也说不清了——原本事情就是她所为,她想要分辩“清楚”谈何容易?

    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又棋错一招:张三居然会不顾老母和孩子!她看着张三,猜想来猜想去,便猜想到了来旺的身上;这个来旺不知道受了郑红袖的什么好处,居然会帮她到如此地步。

    她认为,如果不是来旺,那张三不会今天反口来咬她。

    四少『奶』『奶』低垂着头,心里早已经『乱』成一团麻:屡屡在红袖面前失利,让她很是难堪;她因为沈妙歌,事事处处都想压过红袖去,可是偏偏她连连施计连连受挫。

    心里越『乱』越想不出法子来自救,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如果此事真得被太夫人问清楚明白了,她就不是禁足、罚写这样的责罚了。

    会把她送去家庙?还是让沈四爷休了她?四少『奶』『奶』想来想去:休了她不太可能,三老爷夫『妇』和沈四爷一定不会同意的;而送去家庙的话,三老爷等人也会想法子把她弄回来——因为她一直不曾为沈四爷生下一儿半女呢。

    她只要没有儿女,她的银钱就不会是三房的:三房的人为了这个,便不会让她离开沈府、离开三房。

    想到这里,四少『奶』『奶』的心安稳了一些;但是总不能就此认错吧,只要所事情认下,那她日后在沈府几年之内也不要想能有说话的份儿了。

    尤其是,她最不能忍受自己又败在郑红袖手里一次;她扫了红袖一眼,看到红袖的气定神闲,她的心里便如小虫子在咬一样。

    张三的话说完了,他在地上连叩了几个头。

    不用太夫人吩咐,来旺早已经使了人去寻那小厮。而此时,沈太夫人沉默了下来,屋里也就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息。

    太夫人听到这里,心下已经有了四五分的把握:很有可能是四少『奶』『奶』主指的;不过,现在却没有什么能证实。

    她扫了一眼四少『奶』『奶』,心下也在琢磨着如何能处置她,却又不会让人说出什么闲话来;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小丫头的声音:沈三老爷夫『妇』和沈四爷来了。

    太夫人听得眉头直皱,心知他们为何而来,却又不能不让他们进来:四少『奶』『奶』可是他们的儿媳『妇』,要处置的话也应该让他们清楚原委始末。

    沈三夫人见过礼之后,闲话也没有说便道:“萱儿身体不好,虽然她有错在身,不过倒底是我们沈家的媳『妇』,而我们这一房还没有嫡子,请太夫人垂怜让萱儿回去休息;事情,可以慢慢的问,有什么错儿,我们可以慢慢教她嘛。”

    她说完之后,使了一个眼『色』给沈三老爷;沈三老爷接口道:“请母亲可怜!萱儿一来是功臣之后,二来又是在我们府中长大的,就算有什么不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有教管不力的错儿。”

    他扫了一眼沈太夫人,看她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才接着说道:“萱儿就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孩子小难免会做错事情,我们好好的教也就是了——如果她的身子不是如今的模样,狠狠责罚她,让她记住教训也是正途;只是眼下她的身子……,还请母亲垂怜。”

    太夫人听完庶子夫『妇』的话,抬眼看了一眼四少『奶』『奶』,见她不言不语,便冷冷一笑:“老三出息了。”

    沈三老爷的身子立时便矮了半截:他不是不惧嫡母的,不过被银钱『迷』了心窍,一时间忘了。

    “母、母亲恕罪。”他的声音都颤了起来。

    四少『奶』『奶』听到之后却暗暗啐了一口:窝囊废!她更加的瞧不起自己的公婆。

    太夫人冷冷的道:“我垂怜她?你们夫『妇』说得话真是奇怪,不知道我拿你们儿媳『妇』怎么了?”她一指四少『奶』『奶』:“我可有加一指于她身上?”

    “说到她的身体……;”太夫人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四少『奶』『奶』的身体:“我倒是很心疼她的身子,只是——,她却是半分没有心疼她自己,你们又着得什么忙!”

    想到四少『奶』『奶』的所为,她的气是不打一处来;话自然是不会好听半分。

    四少『奶』『奶』的身子一颤,最后还是咬牙没有说什么:现在她是多说多错,什么都不好才是上策。

    沈三夫人脸『色』虽然也有些发白,但还勉力继续为四少『奶』『奶』开脱:“萱儿年幼不懂事,母亲原谅她一二……”

    她的话没有完,就被沈太夫人的喝斥打断,指着沈三夫人骂了一个大的:不过,沈太夫人话中不时的提到四少『奶』『奶』,讥讽之意十分明显;而且还暗中提点三房夫『妇』,不要太过贪财了。

    沈三夫人被骂得面目无光,一时忍不住便叫道:“萱丫头的确是不对,只是认真论起她身子的不好,却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错儿——当日救人的丫头,可是最好才把她救起来的!”

    她这句一出,屋里一下子静得连呼吸声都不闻;此时如果落地在地上,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太夫人看着三夫人,真想把她的嘴巴缝起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那一旁的坐着的红袖,本来就不会轻易揭过此事,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发难的。

    她只是不想多事,一心想眼下的事情问个清楚就打发红袖等人走:几个丫头的事情,她是不想过问的。

    就算是冤了她们,也不过是几个丫头罢了;私低下好好的安抚几句也就过去了,总不能把这样的事情摆到桌面上来说:主子要算计丫头,这事儿怎么也不好听;也不能让府中的下人们知道。

    不想三夫人却偏偏大声说了出来!

    红袖轻盈的一福到地:“太夫人,当日救人的丫头都是孙媳身边的人;一切还请太夫人做主,还几个丫头一个清白。”她当然要在这个时候,打蛇随棍上!

    如此好的时机不利用,那红袖就是傻了:她要谢谢三夫人的。

    听到红袖的话,太夫人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狠狠的瞪了三夫人一眼:“那几个丫头有什么错儿?救了你们三房反倒成错了,是不是?那日后我们府中的主子们再落水,怕是满府的下人不敢有一个人下水救人!”

    三夫人被太夫人骂得低下了头;当日,如果不是映舒,她说不定真就淹死、或是大病一场了;今日情急之下如此说,实在是有些背了良心。

    四少『奶』『奶』忽然阴阴的开口:“我们掉到湖中本就是意外,倒是不知道五弟妹的丫头们怎么会未卜先知,能及明跑到湖边救人?”

    这话虽然说得有一点点强词夺理,却也不无道理;而且,用心之险恶也不言而喻。

    太夫人听到四少『奶』『奶』的话,差一点背过气去:她居然还敢开口?!她自己所做的某些事情,虽然不能摆在桌面上说,但是沈府的主子们有几个不知道的?那郑红袖为了自己,多注意一些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这样的理由,红袖不能拿出来说罢了。

    太夫人还没有喝斥四少『奶』『奶』,红袖便轻轻的开口道:“映舒,你出来给太夫人说个明白。”

    映舒上前几步行礼:“太夫人,当日婢子带着几个丫头,原是到园子里想看看能不能再剪几枝春梅——我们少『奶』『奶』极爱那股子香气,再过几日怕真就没有了;而行到湖心亭附近时听到那边有人喊救命,婢子才带着跑过去的;幸好婢子几人都出身在南边,会一点点水。到今,我们院子里剪花枝的剪刀还没有找到。”

    太夫人闻言便看向来旺;来旺一躬身便出去了一趟:总是能问到那剪刀的下落。

    映舒一说完,红袖便上前跪在了地上:“太夫人,孙媳、孙媳……”说着话,她眼圈一红便低下了头:“实在是委屈。”

    沈太夫人长长一叹,正要开口;红袖已经直起身子,盯着四少『奶』『奶』道:“四嫂,还请你把刚刚的话说个清楚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屋里的人都听得明白——你是说我的丫头能及时赶到,就是事先知道你们会掉进湖里是不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