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九章 滴水不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app彩票软件欲钱买乐意劳动的生肖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九章 滴水不漏

    沈五老爷的脸涨红的厉害,他没有想到沈老祖会过问此事:他也不是想要红袖的茶楼,只是想把红袖的茶楼与仙灵茶的做法留在沈府,那么沈氏子子孙孙可以富足的过多少代?

    沈老祖看他一时间答不上话来,轻轻摇头:“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树大招风吗?我们沈府,已经不小了。”这话,很值得深思。

    沈五老爷弯下身子:“老祖宗,我们沈家是不小了,但是总要代后世子孙打算;有道是富不过三代,而贵又能几代?”

    “我们沈家现在有老侯爷、侯爷等人,但是后世呢?说起来是为了后世子孙打算,不如说是为了我们沈家的列祖列宗们打算,总不能日后连给祖宗们的香烛银子也不能凑足吧?”

    沈老祖深深看了他两眼:“你的话很有道理,只是你做的事情同此有什么关系?现今我们以我们沈家所有,便不能代子孙们多备一些祭田了吗?”

    沈五老爷又深深一躬:“虽然我们沈家也算得上是家大业大,但是我们府上人也多啊;而往前,又要往外分家——我们这一辈的各自出府自立门户时,就会分走一些家业及一大笔的银两;以我们府上现有的,如果为后世打算需要的年数太多了。”

    沈老祖闻言脸『色』一变:分家?老五倒是想得长远!五哥媳『妇』还没有生呢,不知是男是女,他那里已经想着分家了。

    “因此,你便来掂记你倒侄媳『妇』的东西,是不是?”沈老祖的声音沉了下来。

    沈五老爷连忙深深一躬:“老祖宗,不是的,不是的。”他的汗都下来了,不过久历商场之人总还是有急智的:“孙儿的意思是和侄媳『妇』商量一下,沈家和侄媳『妇』合作把茶楼开到我们天朝各地的大城之中——我们沈家在此的所得便可以全用来治办祭田之类的。”

    如此,他便不是来强要红袖的东西,而是和她相商了。

    沈老祖闻言看了看他,笑了笑:“嗯,很好,很好。如此才像是五哥儿的五叔;我累了不掺和你们的事情,你们好好商议,我去歇一歇。”

    她说完看向红袖:“袖儿,什么事情都不要勉强,你的东西自然是由你完全做主。”

    红袖轻轻答应着:“五叔此来也是为了我好,为了沈家好,袖儿明白的,老祖宗放心就是。”她上前扶着沈老祖,和沈妙歌、沈五老爷一起把沈老祖送了出去。

    重新回到厅上落座,沈五老爷脸上已经恢复成平日里的神情,并不见什么尴尬:“五哥媳『妇』,你看如何?那茶楼的确是很好,只在京城中实在是有些太委屈了仙灵茶。”

    红袖想了想:“老祖宗也说过了,树大招风;五叔父,此事媳『妇』自然是想做的,不过皇家那里……”她的话一顿之后:“一座茶楼还无妨,如果各地都有,而且还都很能赚银子,那就很让人眼红了。”

    “现在,凭我们沈家自然是不会出事儿,只是日后嘛……”她没有再说下去,不过她相信沈五老爷明白的。

    红袖并不是不想把茶楼多开几座:天朝不只是京中有着权贵与有钱人,各大城中一样也有啊;但是,这里是古代、是皇权,很多时候就想得周全一些。

    沈五老爷低下了头,然后抬头道:“侄媳所说甚对。不如这样,我们先开五座茶楼,并且还是一座一座开——如此一来,虽然能多赚不少的银钱,却也不会被人所嫉。”

    被人所嫉是一定的,只是不会被皇帝所忌:有皇帝这把保护伞,便可以安枕无忧了。

    红袖自然没有不答应的理由:有银子不赚岂不是傻子,况且并不会带来什么麻烦;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沈五老爷立时高兴起来,他搓了搓手:“我们来谈一谈详细的事情,来谈一谈……”

    红袖和沈妙歌便同沈五老爷一直谈到晚饭后,第二天沈五老爷又来谈了一天,事情算是基本上确定下来:包括茶楼红袖和沈府如果分利钱,茶楼如何管理,每座茶楼每天有多少仙灵茶可卖等等。

    沈五老爷想事情设想的很全面,几乎没有遗『露』什么。

    红袖不是没有想过和人合作,把茶楼多开几座:也只是几座而已;而和其它人合作,还真不如和沈府合作,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况且沈五老爷已经提了出来,如果红袖不同意,那么日后她便不能和他人合作,再到其它地方去开茶楼,不然就算是沈老祖等人嘴上不说,心里也会不舒服。

    而红袖一个女子,是真得不可能独自去他处开设茶楼的:以娘家的名义当然好,只是她已经嫁作人『妇』,如是事事处处都以娘家为先,会让婆家如何看?

    所以,在沈五老爷在沈老祖面前说出那番话来时,红袖便已经知道应该如何做了。

    如此做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红袖省了很多的心思:不管是人员还是茶楼经营,她都不用『操』心;至于是不是会被人侵占了银两,她并不担心。

    她的丈夫是将来沈家的家主,沈府有几个有眼无珠的敢要贪她的银子?就算是现在贪了,她日后也有法让那人吐出来。

    况且,只要仙灵茶的做法握在她的手里,那她便不用怕什么的。

    沈五老爷议定之后,便急急的出京而去,一日也没有多留:去准备开设沈家和红袖的第一座茶楼了。

    送走了沈五老爷之后,红袖又清闲下来;而沈妙歌的忙碌还是依然:谁让他是沈家将来的家主呢。

    天气的闷热,让沈老祖连日的精神都不太好;而红袖也在府里呆得有些气闷,只是她不能随意出去游玩,虽然气闷也只能忍了。

    二夫人等人发觉沈老祖精神不好,便认为老宅的日子太静了,应该寻些做耍的给她开开心;而六夫人和江氏也发觉红袖气闷,当即便赞同二夫人的意思。

    二夫人带着众夫人去寻沈夫人,把沈老祖和红袖的情形说了说,近日想请杂耍、说书等等的去老宅,希望能让沈老祖开怀。

    沈夫人同意了,不过她在府中走不开,不能过去和沈老祖同乐;此事便由各房夫人们自己商议着做。

    第一天,是沈夫人请来了说唱鼓书的艺人,虽然不过是在老宅里断断续续的说唱了两个时辰,但是沈老祖的精神一下子好了起来;而红袖的气闷也消散了不少。

    沈府各房的夫人,只要是无事的——大多没有什么事儿,都带着媳『妇』赶到老宅,陪沈老祖尽孝心;一时间沈家老宅里人来人往的多了起来,沈老祖立时便有些不满。

    在沈老祖的吩咐下,每天到沈家老宅的人一下子少了起来:她只是想开心,并不想给人混水『摸』鱼的机会。

    红袖自然也是上了心的,她的吃食等等自然是更加的注意起来,防着被人动手脚。

    沈家老宅也算是红袖的一亩三分地,某些人不是没有想要动手害红袖,只是还真没有找到下手的时机。

    要下毒吧,红袖就连漱口水都有专人伺候着,根本就容不得他人接近红袖、或是她所用的食物;入口的东西不能下手,自然就有人盯上了红袖的屋子与她的衣服:毒,并不是只有入口才能害人的。

    但是红袖的屋子现在是天天都会被丫头们收拾的干干净净:不止是早上起来收拾,就是红袖午睡和晚上睡下前,都会有人把屋里收拾一番——打扫那叫一个干净,只要不是丫头们安放在屋里的东西,一概都会清理出去。

    至于熏香等物,更加不用说了,你就是送了,人家也不会用:轻飘飘的一句,她只习惯用一种香,却不告诉那香是哪种;而且你前面送了,后面她说不定就转手送给了沈老祖。

    那暗中有心思的人,不想把沈老祖弄个半死的不活的,招来沈老侯爷等人的怒火,引火上身被捉出来。

    至于想安排人制造些“意外”,让红袖跌倒的戏码也不管用:她自身有功夫不说,况且她身边的丫头也个个身怀功夫,哪里是一两娇怯怯的丫头能撞倒的?

    倒真有人不小心“滑倒”撞向了茶香:这几个丫头里,只有这一个看上去很好对付;可是茶香什么事儿也没有,不要说向前撞向红袖了,就连身子歪都没歪一下;而那撞人的丫头,却不知道为什么真得摔倒在地上,并且扭伤了腰——据说没有二三个月是下不了床的。

    这还是在台阶上,如果是在平地上,更加不可能撞倒韵香等丫头了;而这些丫头可以说是寸步不离红袖:就算是这个离开了,也立时有另外一个补上。

    那暗中动心思的人,一次一次的铩羽而归,自然是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小丫头,怎么比七八个『妇』人加一起还难对付呢?!

    红袖自然是察觉到了,她也在着手布置要捉住那个要害自己的人:只保住不被人害不成,现在她害不成红袖,日后便会直接去害红袖的孩子。

    沈妙歌和红袖一样,心中的恼怒不用说了,不过小夫妻两个都没有形于『色』,也没有说不让沈府的夫人们过府来尽孝心。

    沈老祖似乎也有所查,已经一连三四天没有允许沈家的夫人请艺人们进府作耍了。

    不说沈老祖如何,红袖自己也闷的很;而且,如果那些夫人们不过来了,她如何能捉住某些人的痛脚呢?

    她怎么也要在孩子出生之前,把危险清除掉的;所以,在她的请求下,沈府的夫人又轮流来尽孝心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