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二十七章诚王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天晚上出码结果四不像六肖单双中特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二十七章诚王妃

    沈妙歌一笑:“你放心,五叔可是一只老狐狸,绝对不是想和父亲商议和诚王爷硬抗的事儿;”他看向红袖:“你有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红袖看向他:“还是你先说吧。”

    沈妙歌也没有争执,扶红袖坐了下来:“好,夫人有命敢不从之?”他还玩笑了一句:他很生气,所以他担心红袖也在生气。

    他生气无所谓,可是红袖带着身子,可不能气到了。

    “郭大娘想用诚王爷来压我们真是想错了,我们不和诚王爷来硬的,却也不是就拿诚王爷和她没有法子,我们治不了诚王爷,可是有人能治得了他啊。”沈妙歌慢条斯理的说道,他生气却不会因此便失了理智。

    红袖闻言一笑,他们夫『妇』又想了一处去:“太后!当然,我们是不能告‘黑状’的,树下诚王爷这个仇敌没有必要。”

    要压得住诚王爷,还不能让诚王爷怀恨沈府、郑府中的任何一个人。

    沈妙歌也笑了,他刚刚就猜他和红袖想到了一处去:“我们不能去太后那里告状,不过郭大娘得罪的人中不是我们一个,还有比我们更想除去她的人。”

    他们夫『妇』相视一笑,便秘谋了一番:难处就在于,怎么才不会让诚王爷认为太后发落他,同沈府、郑府的人没有一点关系呢。

    红袖和沈妙歌认为应该用“引”字诀,让那人来寻他们;为了稳妥,当然不能过于太急。

    而红袖和沈妙歌等人的安静,却让郭大娘误以为自己得计,王爷已经压住了沈府,让他们再也不敢到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所以她行事更加没有什么顾忌,让她楼中的姑娘、小二等人到街上拉起了客人来:原本要去仙灵楼的人,被他们拉走了一大半。

    仙灵茶楼的老掌柜等人当然生气,不过却也没有出去和郭大娘理论;这让神茗茶楼的人更加猖狂起来。

    仙灵茶楼有一些老客有看不过眼的便问老掌柜的,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以沈、郑两府而言,在京中还有什么可怕的?

    老掌柜的唉声叹气:“唉,郭大娘,我们惹不起啊。”

    便有人细究因,老掌柜的便诉苦,不久人们便都知道神韵茶楼的是由诚王爷开的;此事,常来仙灵茶楼的王公大臣们当然也是无人不知了:原本只是和诚王爷相厚的人知道郭大娘是他的人。

    传来传去,风声便“不小心”传到了诚王妃的耳中:她一听便怒火中烧!那个小妖精,做了错事自己做主把她赶出去,王爷也是答应了的;没有想到王爷居然来了这么一招暗渡陈仓!

    她气得恨不能立时便去神茗茶楼看一看,但是那种地方不是她能去的:和烟花之地没有什么分别,她贵为王妃岂能去那种地方?

    便和手帕交们一商议,几个王妃和命『妇』一起到了仙灵茶楼:她们当然不是来吃茶的,她们是来探神茗茶楼的事情。

    不过茶楼里男人居多,虽然有包厢,王妃命『妇』们也不好久留,在二楼看到对面茶楼里花枝招展的郭大娘之后,诚王妃便气冲冲的走了。

    红袖担心诚王妃现在就闹到太后那里去,不过她白白担心了:她做了多年的王妃,就算原是没有一点城府的人,恐怕也磨出来了。现在的城府就算深不过海,却也浅不到哪里去了。

    所以,诚王妃回府之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她即没有去宫后找太后、皇后为她做主,也没有寻诚王爷大闹,更没有使会去找郭大娘的晦气。

    她当然不是哑忍了,她只是想谋定而后动,在没有寻到那个郭贱人的什么短处之前,她并不想闹将开来。

    诚王妃等人到过仙灵茶楼之后的几日,京中都是平平静静的;而诚王妃等人来仙灵茶楼的事情,自然在不久之后被郭大娘知道了。

    她听到之后第一个反应是恼怒,然后才有些惧意:王妃的手段,她可是领教过的,说不怕那就太矫情了;但是王妃去过仙灵茶楼之后,便一直没有消息,而诚王爷依然是隔三岔五到她茶楼后的小院子里去,她也就放下心把此事抛到了一旁。

    看起来,那王妃的手段也只有在王府中,出了王府她便是没了爪子的螃蟹:不要说伤人了,能不能自保还两说呢。

    不说其它,就看她不敢打上门来,便是铁证:她也怕到了茶楼里来会吃亏;郭大娘不但去了她对诚王妃的那点惧意,而且还有些盼着诚王妃能到她的茶楼里去。

    红袖也没有闲着,她因为沈五老爷的话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和沈妙歌商议之后,又请来沈五老爷商谈了一番,终于决定开一个新式的茶楼。

    仙灵茶楼自然不会迁走,她还要想在附近寻找合适的地方开店;正巧兵部尚书的一座别院就在仙灵茶楼不足五十步的地方,他被神茗茶楼扰得头疼,想卖这别院另外再物『色』一座宅第。

    红袖听说之后,便和沈妙歌一起到尚书家拜访,看过别院之后一谈便成:那别院成了红袖的了。

    尚书别院里有一座极大的园子,是请过名匠修整的,景『色』十分的不错;在红袖看来,除此之外就是地方足够大。

    这处别院经过几日的收拾,挂职了牌匾:仙韵茶庄园;此处变成了茶庄,不过却有一点特别,门上注明了,此处只许女客进,男人止步。

    茶庄十分好收拾,主要是布置,园子的楼台亭阁都没有动,人多好办事儿当然不用多久;而红袖在收拾好之后,给京中的贵『妇』们发了贴子:以沈夫人、郑夫人和她的名义送出去了。

    客人是分开请的:先请的是公主、郡主、王妃等有皇室身份及封号的人,比较少一些;她们是茶庄的第一批客人。

    为此,红袖特意把新的仙灵茶:秋水伊人推出。

    公主等人在园子不止是用了茶,而且玩了一个尽兴而归:里面还有各种的新式游戏,无论是棋、还是纸牌,都有不少新鲜的花样——不喜欢新鲜的?不要紧,现在大家玩习惯的游戏这里也有。

    虽然每人只是尝试了一下新游戏,却是人人都记挂着还要来玩儿。

    况且,点心也很别了心裁,有不少东西她们就是在宫里也没有见到过:这可是红袖狠下心来,费尽了心思,把记忆中的点心等说给赵氏等人,由她带着厨娘们试制了很多次才成功的几样。

    没有办法,红袖不是一个厨艺天才,她在上一世只是会吃;所以她说出的东西,赵氏等人制成功的没有几样。

    但是这几样便足够了,不管是公主还是王妃,常年守着一方天,有这些新鲜已经很能讨她们的欢心;而且,听说过一些日子这里还会有女先儿说书,说的可是同茶楼里那一些不同。

    第二天茶庄迎来的是朝中的三品以上的命『妇』们,她们自然也是尽兴而归:一时间仙韵茶庄园在京中名声大振,无论哪个贵『妇』有事摆宴或是小聚,总会第一时间想到仙韵茶庄园:茶庄提供美食,这还是郭大娘给了红袖想法。

    但是,仙韵茶庄园并不是人人都能进的:要有仙韵茶庄园的三种绢帕才可以去那里待客、或是游玩。

    红袖原本担心贵『妇』们不会接受,没有想到她刚说三种绢帕的不同说出来,最高等级的牡丹便被公主们抢先定了一空!

    之后的贵女贵『妇』自然是不甘落后,三种绢帕一下子便没有了;不用担心这些贵『妇』,所请来的贵『妇』们,都是经红袖和沈妙歌等人的再三斟酌过定下来的。

    绢帕给贵『妇』们的只有一半儿,另外的一半儿自然是在茶庄手里;除此之外还登记造册,记下了客人们的身份与所执的绢帕。

    红袖原本是想就用一种绢帕的,但是想到公主等人和命『妇』们身份的不同,还是把绢帕分成了三种。

    而她请来的客人,自然都成了仙灵茶庄的客人,无一人不是:所以里面的好玩的,外界虽然听说了,却没有一人知道那倒底是什么。

    郭大娘费了九牛虎之力,也没能收买到茶庄的人,也没有把自己人送去茶庄里;她虽然又气又急却也拿仙韵茶庄园无法。

    她知道自己只要不能知道茶庄里有什么,她要仿着开一个是不可能的:她想不出什么东西,能吸引那些贵『妇』。

    诚王妃当然是仙韵茶庄园的座上客,她和红袖便自然而然的认识了、熟悉了;在诚王妃的有心之下,红袖和她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此时,诚王妃自然便问起了郭大娘的事情,红袖当然没有隐瞒什么,原原本本都告诉给了诚王妃。

    诚王妃并没有对红袖说要对付郭大娘,而红袖也没有问过诚王妃为什么对郭大娘有兴趣,两人心照不宣;红袖的聪明让诚王妃十分的欣赏,还真就拿她当成了朋友来交,这算是红袖的意外收获。

    过了几天之后,诚王妃再来茶庄时身边带着两个女子,长得都极漂亮,但她们的漂亮却不是一类的;但是她们有一点相同,很柔弱——像极了两只小白兔。

    红袖一见这两个女子,心里便知道诚王妃在打什么主意,不由得心中喝了一声彩:这是个不错的主错;不过和她原来所设想的不同,但是她并不在意,只要郭大娘不再来寻自己的麻烦便好。

    只是红袖却不知道,诚王妃的好主意可不止这一样,她是打定主意绝不会再留给郭大娘任何一点翻身的机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