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三十九章 沈妙歌的理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神通下载三期内必开一期单双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三十九章  沈妙歌的理由

    沈府给孩子办的“洗三”并不是很隆重,因为他们事先不知道红袖能醒过来,长房的人天天都拎着心,哪里有心情把事情大『操』大办;只是把沈族里的人能请的都请了来。现在红袖醒了,不论是主人还是客人都很高兴,热热闹闹的给红袖的女儿“洗澡”:当然不是真得洗澡;就连洗三送来的礼也都多了不少。

    沈妙歌听完红袖的话后,也明白过来特意梳洗换衣出来应酬了一番,第一次亲了亲女儿。

    沈府长房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失望:红袖还年青嘛,头一胎虽然艰难了些,但是人人都知道日后再生孩子时便会容易很多,日后红袖再生也就是了;况且,这孩子的外公可是郑大将军、郑大候爷。

    就算是她以后不会有一母同胞的弟弟,她也不会被沈家长房的人所忽视。

    沈氏族中的几个长辈女眷,还到房里看望了红袖,好好的叮嘱她休养之类的:她们对红袖可比对沈夫人要看重一些,红袖的手段心计如何她们不太清楚,可是那么一座茶庄摆在哪里。

    自红袖晕『迷』之后,京中的公主、王妃们可都是来了一个遍儿:就凭这个,红袖日后成为侯爷夫人掌理沈府之日,便不是沈府之前的任何一位主母可比。沈氏一族中,并不少精明的的人。

    红袖醒虽然醒了,不过嗜睡的时间还是比较长,沈妙歌和她说的话并不多;而且红袖每次醒了,总是要好好的看一看孩子,这要占去很长时间——此事让沈妙歌很“幽怨”。

    在红袖每次醒来的坚持下,沈妙歌对孩子心结终于解开了;而红袖的身体也在每天每天缓慢的好转着,他的笑容越来越多了一些。

    墨神医一直留在老宅里并没有离开,每天都会给红袖请脉,每次所说的话都让人轻轻的松一口气;在红袖醒过来的第七天,墨神医终于说红袖没有大碍了,不过还要小心的调养才可以。

    红袖的精神已经很好了,每天白日里已经不再只是睡,当她第一次把孩子抱在怀中时,她的眼圈红了红:实在是太幸福了。

    沈妙歌把红袖拥在怀中,轻轻叹道:“这一辈子,只要能每天这样拥着你们娘俩儿,我已经别无所求。”

    红袖抬头柔柔的看着他,一直知道他的辛苦只是没有说出来:“那一天,我本来没有力气了,就要晕过去时忽然听到了你唤我……”

    她没有直接说什么谢谢,她和他是夫妻不用如此客气:两个人的生命中,都不能只余一个人独活的;听完红袖的话,沈妙歌只是紧了紧胳膊,当日的让他撕心裂肺的感觉,他再也不想要一次。

    “我们,就要这一个孩子吧;”沈妙歌看着女儿,眼中满满都是宠爱:“至于儿子,我们可以在兄长或是弟弟那里收养一个。”

    他早就这样想好了,只是现在听到红袖又提到当日的事情,才忍不住说出来的。

    红袖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痴痴的看着他:知道他受了苦,倒是真没有想到当日的事情把他吓成这样。

    幸福的依在沈妙歌的怀中,感受他的心跳与他的关心,红袖看着怀中的小女儿,微微的笑了:这样天使一样的可爱的孩子,再有几个也不嫌多啊。

    只是,现在当然不能同沈妙歌说:说了,他也不会同意。

    在墨神医和灵禾的努力下,红袖恢复的很快,身体也没有落下什么『毛』病:除了要好好调理一两个月,她已经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了。

    这却让很多的人大失所望: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红袖九死一生之后,一定会落下什么病根——不是命不久矣,就是不能再生育;不管哪一种,总是有人一心盼望着的。

    转眼便到了孩子的大日子:她已经出生十二天了!这一次,沈府是大『操』大办,贴子撒了一个满京城;在得知红袖已经无有大碍,京中的贵『妇』们几乎都来了。

    红袖这一天很着力的应酬着贵『妇』们,尤其是公主和王妃们:她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再交好几位脾『性』好的公主和王妃,不为其它只为了女儿。

    当天下午郑姜氏走时来看红袖,她现在有了新的担心:女儿的身子要好好的调理,而且又生的是个女儿,虽然沈府不会因此薄待了红袖,但是沈妙歌那里怕是要纳妾了。

    她现在心里很矛盾的:不让女婿纳妾吧,一个于情于礼上说不过去,再一个就是她真得不想再让女儿受那种苦——再来一次,她怕是挺不过来了;让女婿纳妾吧,现在女儿身子还不好,女婿一纳妾,依着女儿的『性』子怕会一气再伤到身子,且有了妾以后女儿的日子……

    她抚『摸』了半晌女儿的头,最终长叹一声,带着一肚子的担心回府了:自孩子出生到现在,她一直住在沈府老宅里,怎么也要回去看一看,然后再回来照顾女儿养月子。

    郑姜氏虽然没有说,但是红袖却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担心;虽然知道沈妙歌不会把其它的女子看在眼里,但是有了妾总会多出许多事来。

    她当天晚上忍不住把这话和沈妙歌说了,沈妙歌却微笑道:“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对策。”

    红袖看着他,他也不说只是点了点红袖的鼻子:“不相信你的夫婿?”

    红袖摇了摇头,然后很正经的道:“不是,我相信你;只是,你笑得好像一只狐狸,而且是一只刚刚吃了鸡的半大狐狸。”

    沈妙歌哪里肯让红袖,两个人闹了好一阵子先在女儿的哭声中停下来:红袖非要坚持自己喂养——她并不是没有留下『奶』娘,因为她的身子弱所以『奶』水并不足。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乳』汁中有着让孩子增强体质的东西,所以她坚持着;在孩子吃不饱的时候,才会让『奶』娘把孩子抱走。

    就如红袖和沈妙歌所想,沈房的长辈们还没有着急给沈妙歌纳妾:因为红袖身子不好,就算是要纳妾也不急于这一时;并且,红袖还年轻,沈老祖都认为纳妾再过一年说,倒是可以收两个通房伺候沈妙歌。

    但是沈府有人等不及,在这些关心沈妙歌的声音里,三房是最热切的。

    沈老祖最终还是认为不用纳妾,倒是可以选两个老实的丫头送到房里伺候沈妙歌:很多事情她不说并不表示她不知道,沈府欠红袖什么,她心知肚明。

    不过她心疼红袖,同样也心疼沈妙歌,后者更甚一些:所以才会有收通房之说。

    终于,在沈府几房的努力之下,选出了四个丫头:是由沈夫人做主选的,当然不是由各房送上来的。

    现在,沈府长房是不会让各房的人进到红袖的院子里。

    沈妙歌和红袖自然不是一点风声不知道,赵氏和韵香等人虽然心有不快却也不好说什么,尤其是看到两位主子都不当一回事儿的时候。

    沈老侯爷特意请了郑大将军商议此事:两府交情已经不一般了,不想因为此事而让郑将军心生不快。

    郑将军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虽然心里不痛快倒底也说不出阻拦的话来:谁让女儿生了一个女儿呢——当然,他可没有认为女儿不好;只是此事上他站不住脚为女儿说什么。

    为此事让两府生出不快来,连累到女儿和外孙女他是不愿意的,所以只能沉默的点了点头:沈府已经言明,这两个通房就算是有孕生子,也不会抬举她们做姨娘。

    沈府做到这一步,也让郑将军不好说什么,再说便是郑府理亏了。

    于是,沈老侯爷便着人去唤沈妙歌了:此事已经定下,只要告知一声沈妙歌。

    沈妙歌听完祖父的话后,他却跪倒在地道:“孙子不孝,不敢遵命。”

    沈老侯爷当然知道孙子不想纳妾的心思,只是没有想此时他还如此:就不替沈府多想一想?他不禁心中生出几分气来。

    而郑大将军也没有想到沈妙歌会直接说出不遵命的话来;看到女婿如此,他还有什么不快?当即便开言让沈妙歌听沈老侯爷的话,收两个通房也是为了照顾他。

    沈妙歌再一次拒绝了,并没有一丝犹豫。

    厅上的气氛有些沉,如果不是有郑大将军在,沈妙歌便会被厉声喝斥了;现在虽然沈侯爷也没有客气几分,倒底还给儿子留了几分脸面。

    沈妙歌叩头,然后说出自己的理由:“我朝礼法与律法同有明言,男子娶妻之后,年三十无子者可纳妾一人……”他朗朗的背起了礼法和律法来。

    最后他又道:“通房丫头虽然不算作是妾,但是圣贤皇后在世之时曾有明谕给家中嫡亲的弟弟——通房丫头虽然没有占妾之名,却行妾之实,一样应受礼法与律法约束才对。”

    他这么一长篇大论下来,还把已经去世的前太子妃拉出来说理:前太子妃是一位很好很好的人,朝中有少人家族都得到她的好处;沈妙歌的话让厅上的众人都面『色』古怪起来。

    不论是沈老侯爷、还是郑大将军,没有一个男人是不知道这些的:只是天朝上下,早在几百年前便无一个男人遵行了;不说他人,就是沈老侯父子和郑将军,他们哪一个都纳过妾、收过通房的,但是哪一个也不是在年三十无子之后。

    但是,不等于说他们违礼了,便要沈妙歌也违礼:这样的话,打死沈老侯爷父子也说不出来。因为沈妙歌说出的理由很正当,正当的不能再正当了;不论是谁都不能说他错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