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六十一章 卖身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看码网址是什么香港地下彩票六肖特中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一章 卖身契

    诚王妃看了一眼红袖:“你不是爱银钱的人,也不喜欢什么珠宝之类的东西,谢你还真是让人为难呢;”她偏头看向红袖:“你问我,一定是有了什么想法儿;说吧,看上我们府的什么了?除了我那个不成器的王爷,其它的随你挑。”

    说到这里,王妃忽然笑了:“我的儿女也随你挑——儿子给你女婿也成,女儿做个干女儿也不错,你看怎么样?”

    红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诚王妃:“女婿?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干儿子干女儿倒是不错——只是不能算是谢我的吧?”

    诚王妃眯着眼睛笑:“那你说怎么办吧,我想不出有什么是你稀罕的。”

    红袖微笑:“那就,日后答应我三件事情如何?不管是什么事情,王妃都不能推辞。”

    诚王妃连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反正红袖是不会害她的,顶多就是事情麻烦些罢了,比起勾住王爷的心来说,并不能算什么。

    红袖笑着对王妃耳语了两句,诚王妃想了想连连点头:“有道理、有道理。”又和红袖聊了一会儿闲话便告辞了。

    红袖起身到仙灵茶楼瞧了瞧,走时看了一眼对面的神茗茶楼,微笑着上车回府了:不知道郭大娘这次会不会气得吐血。

    郭大娘并不知道红袖和诚王妃在算计她,这几天她的心情很不好:因为诚王爷一连几天没有来,让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在京中所能倚仗的就只有诚亲王,如果诚亲王不理会她,她在京中根本无法立足。明白这一点的郭大娘,在一天一天的等待中,心越来越慌『乱』。

    这天起来后,她坐了好半晌才开始梳妆,快近午才到茶楼里转了转然后便上楼到自己的房里发呆。

    忽然听到楼下有人唤王爷,她惊喜的侧耳细听:真得是诚亲王的声音!

    郭大娘立时站了起来就向奔下楼去,刚走到门口便住了脚步:楼梯处已经传来了响声儿,看来诚王爷已经上楼了。

    她忽然转身又回到床上,并且把头发故意弄『乱』了一些,面向里侧卧着不动。

    帘子挑开,诚王爷进屋看到郭大娘躺在床上微微一愣:“这是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他以为会看郭大娘的笑脸,不想只看到她的后背。

    郭大娘也不回话,不过那泪水却已经流了出来,依然是躺着不动;诚王爷心中微微有些不快,知道这是郭大娘在怪他好久不来,而并不是生了病。

    不过他还真是有些想她了,所以顿了顿还是走到床前轻轻拍了拍郭大娘:“好了,好了,本王这不是来了吗?现闹便是不懂事喽。”诚王爷这话就是在明白着告诉郭大娘,我已经给了你面子,你再闹我便要走了。

    郭大娘翻过身来一把抱住诚王爷的腰就哭了起来,一面哭还一面说道:“王爷、王爷,我以为再也看到您了,我以为您不要奴家了;奴家、奴家几乎想死的心都有了!都是奴家不好,奴家以后再也不给王爷添麻烦了,请王爷原谅奴家好不好?”

    她自然是知道小『性』儿不能多使的:因为诚王爷虽然好女『色』,但是他毕竟是王爷,而且他喜好女『色』是为了享受。

    小『性』儿也要看时机、看火候的:有时候的小『性』儿不但不会让诚王爷着恼,还会让他心动不已;但是今天这小『性』儿便主要是看火候,太过了便会让诚王爷拂袖而去。

    诚王爷被郭大娘这么一抱,心里的不满早已经没有了;再加上她这一哭一认错,让他的心已经化成了水,只想好好的怜爱郭大娘。

    “不哭不哭;”他一面说一面顺势坐在了床上,把郭大娘搂到了怀中:“知道错了就好,就好;再说事情过去就不要再提了,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哪里会不要你呢,快不哭了。”

    郭大娘用了手段心计,把诚王爷哄弄的回心转意后心里的大石落地;她也没有哭泣太久,哭得久了男人会厌的。

    她和诚亲王温存了好一阵子才起身,理了理头发回头对着诚王爷一笑:“王爷,奴家去叫人安排酒菜,今儿奴家要好好的陪着王爷共谋一醉。”

    诚王爷连连点头,郭大娘高兴的出去唤过丫头吩咐了两句转身又回到屋里;酒菜送来之后,自然有一番春光。

    郭大娘在诚王爷最开心的时候问道:“王爷,奴家可好?”

    诚王爷一拧她的脸:“当然好,当然好!”他忽然想起一事来:“我今儿来时,王妃还特意叮嘱了我两句,不想我还是差一点忘了;你这一说我才省起,你当真是很好,王妃说不能让你一个人总这样无名无份的在外面……”

    郭大娘听到诚王爷提到王妃很不高兴,到听到后头时心头大喜:难道诚王妃会这样好心,让自己再回府?

    虽然她不相信诚王妃让她回府是安了好心,但是只要让她回到王府,她便有得是法子把王爷勾住——日子久了,根基有了,那王妃的位子她虽然坐不上去,但是她可以让那王妃的位子空下来!

    她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笑来。

    诚王爷继续说道:“虽然大家都知道这茶楼和我有关系,但是你却是名不正言顺的,因为你不是我们王府的人啊,所以那些人才会如此欺辱于你。”

    郭大娘听得连连点头:如果诚王爷摆酒请客,昭告众人自己是他的女人,那么就算是外室谅那沈小侯爷也不敢如此欺辱自己;如果能让自己回府做姨娘,那当真是一步凳天了。

    “我认为王妃所说十分有理,自今儿起你就是我们王府的人了;”诚王爷拿出一张纸来:“你在这上面按个手印儿,自此之后你便是我诚王府的人,看哪个还敢再胡来。”

    郭大娘听到这里也没有疑心其它:毕竟就是做姨娘,也是要有卖身契的——除非那种大家出身的庶出千金们做了姨娘不会有卖身契。

    她取了契纸在手,一面斜眼看向诚王爷:“奴家把一生可都交给王爷了,王爷可要多多怜惜奴家才成;不然,奴家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

    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看着诚王爷,声音更是柔似水:“奴家在世上已经没有亲人,只有王爷是奴家唯一的依靠……”两颗大大的泪珠滚出了眼眶,郭大娘的眼睛却眨也不眨,依然定定的看着诚王爷。

    诚王爷的心还真被她打动了,轻轻的抚『摸』上她的头:“本王一定会好好的疼爱你,你放心就好。”

    郭大娘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只不得不如此作态一番,以便让诚王爷的心再软上三分;听到诚王爷的话后,她微笑在契纸上印上了她的手掌。

    “王爷,那——,奴家何时回府?”她的泪水还没有干,已经笑了起来。

    诚王爷看得心痒捏了捏她的脸:“这茶楼是你的一手『操』办的,交给他人你放心?本王也不放心啊,你暂时还是在外面掌理这茶楼吧,再过些日子本王再给你处庄子——你可要好好打理才成。”

    听到诚王爷的话,郭大娘有些不高兴,只是脸上没有『露』出半分来;听到还有一处庄子,心底的不快也就散了不少:不急,现在已经有了名份,自己再多用些心思,王爷早晚接自己回府去做富贵无双的姨娘。

    再然后便是侧妃娘娘!郭大娘的双眼亮亮的,这一天是使尽了浑身解数伺候诚王爷,使得诚王爷一连二三日都不舍得离去;而诚王妃还真能忍得住,居然一直没有打发人来请。

    诚王爷终究还是走了,郭大娘却没有任何不高兴:她也乏了,王爷走了她也能好好的歇一歇。只是她没有歇多久,下午诚王妃便打发人来唤她去仙灵茶楼。

    郭大娘原本累极不想动的,不过想到王妃现在的脸『色』她便起来好好的梳洗一番,来到了仙灵茶楼的包厢里。

    王妃想来是盘算是落了空,来寻自己晦气的:她想把自己弄到王府去搓圆捏扁,不想王爷却还是把自己放在了外面,王妃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脸都气白了才对。

    她挑帘进去时却看到了笑『吟』『吟』的诚王妃,王妃的心情看起来很好、非常好。虽然有些奇怪,她还是依礼对王妃请安:她行得是妾礼。

    诚王妃却起身避开了她的请安,而王妃身旁的丫头皱眉道:“你一个卖身为奴的丫头,就算是为王爷代为掌理茶楼,也不能如此托大——你以为你是谁?还不行婢礼?!”

    郭大娘被喝斥的一愣,然后很生气的抬起头来看向诚王妃:“王妃,就算是您身边的人,也不能如此没上没下的;还请王妃为妾身做主。”

    “妾身?郭大娘还请自重为好,你虽然自梳了『妇』人的发式,却只是被我们王爷收了房,岂能以主子自居?”诚王妃微笑着:“你和这丫头论起来,不过是一样的人,何来上下之分?”

    郭大娘大惊:“不!前两天王爷刚允了我为王府之人!”

    “是啊,我和王爷商议过,就是让你成为我们诚王府的人啊;”诚王妃还是在微笑:“这有什么不对?你现在不知道规矩,这一次也就罢了,如果下一次再如此大胆守礼,便要按府中规矩处罚你了。”

    郭大娘终于有些明白了:“王妃,你、你……”诚王妃算计她——那张契纸的纸质虽然极好,却是一张卖身为奴的身契,并不是姨娘的身契。

    诚王妃抬了抬左手,理了理衣袖慢条斯理的道:“你一直想入王府,我成全了你,还不好好的谢谢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