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七十一章 我可是好心助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五马中特期期准红姐论坛今晚开奖结果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七十一章 我可是好心助你

    四少『奶』『奶』当然也知道自己掉了门牙的后果,她立时转身扑向了红袖:旁人不知道是红袖绊折她,可是她是知道的。

    她气极之下忘了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根本不是红袖的对手。

    好在红袖在三夫人面前不想和她一般见识:要动手打四少『奶』『奶』一顿是红袖早就想做的,只是不能当着人家婆婆的面儿打不是?所以红袖急忙闪身避过,并且还惊叫道:“四嫂,你这是做什么?”

    只是红袖避得很讲究,她早也不避、晚也不避,在四少『奶』『奶』快要扑上来之时她才避开;便听到四少『奶』『奶』一声悲呼:她再一次跌倒了!

    这一次,她扑倒在椅子上,然后和椅子一起倒下了。

    再次爬起来的四少『奶』『奶』头发也『乱』了,额头还青紫了一块——她的额头和椅子把手亲热了一下;而身上的衣服倒并不脏:屋里打扫的很干净,地面上光可鉴人;只是却破了两处;而且嘴角也破了,嘴巴里的血更是流个不停了。

    猛得一看,还以为她被人打了,绝想不到她是打人不成弄成这个样子。

    三夫人看着儿媳『妇』如此,心里是没有半分可怜她:打将来的主母?她还真是敢做!她不想在沈府住了搬出去就是,不要连累了一家人!

    三夫人当即冷下脸子来喝斥四少『奶』『奶』,很有架势的骂了她一个狗血淋头;四少『奶』『奶』不是不想回口,但她嘴巴痛得厉害张不开口,只能任凭三夫人骂她:这也是头一遭啊。三夫人倒是骂了一个畅快淋漓,自从她们这一房娶了这个儿媳『妇』,她可从来没有如此硬气过。

    也是四少『奶』『奶』把她气急了:她能忍儿媳『妇』,无非就是看在儿媳『妇』手上的银钱,如今四少『奶』『奶』用『药』就是不给她生孙子,那银子、金子可就等于是和她无缘了,她能不气不急嘛。

    红袖在一旁“好言相劝”,让三夫人更是涨了几分面子,直到骂的喘了一口大气,她才道:“袖儿不要同她一般见识,万事都看三婶娘的面儿上啊。”她是代儿媳『妇』赔罪,希望红袖不要怪她们三房。

    红袖笑道:“三婶娘多虑了,一家人哪里有这么多的事儿?还是四嫂的身体要紧,对不对?灵禾,你们四少『奶』『奶』身子……”

    灵禾上前行礼:“四少『奶』『奶』的身子其实已经调养的不错了,麝香应该没有常用;只是原本伤到过根本,如果要有喜还是多用几副『药』好好的调理一番才成。”

    三夫人听了大为放心,她只是关心能不能有个孙子,其实儿媳『妇』最好能生下儿子就死;四少『奶』『奶』听得大为恼火,却也开不口说什么。

    红袖扶着三夫人、带着灵禾先自卧房里出来了,而四少『奶』『奶』随后跟了出来;她只是恼火,惧意是有却并不是很大。

    事情已经被发现了,不过这错并不能动摇她的根本,所以她也不怎么在乎:一场训斥,她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也就是了。

    三夫人只是含糊的灵禾已经找到了病因,她儿媳『妇』的身子调理调理便能有孕;她是不想在这么多的妯娌面前跌了面子。

    沈夫人等都奇怪四少『奶』『奶』为何如此狼狈,而沈夫人更是嗔红袖:“你为何和四嫂动粗?当真是该打!四嫂如果不想寻病因也就罢了,你也不能……”这话往深里想,哪里有半点要怪红袖的意思,倒是在替红袖开脱。

    四少『奶』『奶』闻言却做出要哭出来的样子:她是真得很想哭——她的牙啊,以后要怎么见人?就算是现在,她根本不敢张大一点嘴巴。

    红袖并没有分辩,只是委屈的应了一声“是”。

    而三夫人立时接口道:“莫要错怪了袖儿,是萱儿自己不小心,好端端的跌倒了两次!”她提起此事来,心里依然有不满又横了四少『奶』『奶』一眼。

    众夫人看到眼中,便都猜想可能是四少『奶』『奶』撒泼要打人,反而被红袖教训了:不然三夫人不可能是这个样子,她可是一直把儿媳『妇』当个宝的。

    接下来,红袖也没有把沈四少『奶』『奶』的所为说出来,她只笑道:“不说那个了,倒是四嫂的身子为重;灵禾的医术并不太好,要不请御医来来瞧瞧吧,也能有个万全的保证;我也是怕灵禾万一瞧错了,这可是大事儿。”

    沈四少『奶』『奶』差一点没有把眼珠子瞪下来:她不想要沈四爷的孩子,虽然她知道自己应该有个儿子才好——但,她就是不要为沈四爷生下儿子来。

    此人当初如果不是一口咬定和自己过了一夜,那么自己早已经是沈妙歌的平妻,哪里会落到这步田地?所以,她对沈四爷的恨意也是极深的,哪里肯为他生儿育女。

    而由御医来给她诊脉开方子调理,怕是不出一个月身子便能调理好了:她想要有孩子的话很容易,早已经备下了『药』;她现在是不想要孩子。

    红袖和灵禾都知道她备有那种『药』,只是这一次灵禾没有碰:那『药』想来是沈四少『奶』『奶』用来对付沈妙歌的;现如今她已经绝了这个心思,却还是留着这个『药』,此事便让人深思了。

    四少『奶』『奶』恨红袖多事:搜出『药』来害到自己就成了,还非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她有喜无喜关长房什么事儿?忽然间明白了过来,原来郑红袖就是想和自己做对,自己不想要孩子,她就偏要让自己有喜!

    恨恨的再瞪一眼红袖,红袖却笑盈盈的回了她一眼,没有一份恶意:“如果不方便请御医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位神医……”

    三夫人立时接口道:“就是那位姓墨的先生对不对?有他比御医可强多了,那就麻烦袖儿了;过后婶娘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你。”

    四少『奶』『奶』恨得把帕子扯了又扯,最终还是低下头道:“不必这样麻烦,请两个大夫来瞧瞧开个方子就好了。”她少了两颗门牙,说话便有些『露』风;她自己不习惯,众人听得更是惊异。

    三夫人闻言瞪了她一眼,立时对红袖道:“那就麻烦袖儿你了。”事情,就这样定下了!三夫人很有几分堵气的样子。

    四少『奶』『奶』气得眼圈发红:今儿一向对自己不敢违拗半分的婆婆,接连和自己做对;而这个郑红袖更是管闲事不断,她不相信那个墨神医。

    不是不相信墨神医的医术,而是担心墨神医会很快让自己有喜:不然,郑红袖巴巴的荐个大夫来给自己做什么。

    四少『奶』『奶』不说话了,另外转着心思想法子:她不会坐以待毙的。只是法子真得不太好想,她忍不住又瞪了红袖一眼。

    红袖看她又瞪了过来,便笑道:“婶娘,四嫂屋里的人也不得力啊,不然四嫂的身子骨也不能会有『毛』病不是。”你再瞪,再瞪啊;红袖笑眯眯的看着四少『奶』『奶』。

    把沈四少『奶』『奶』气得一张脸由红转紫又转青,当即忘了少了门牙的事情,张口便道:“五弟妹真是清闲啊,居然连我屋里的人也要管一管!”

    她这一张嘴说话,立时扯动了嘴巴上的伤,疼得她脸扭曲了一会儿;而沈夫人等人都看到了她的门牙不见了,人人都是一副惊容。

    这和破相没有什么分别,以后沈家四少『奶』『奶』就不用见人了!

    四少『奶』『奶』看到众人的脸『色』,才终于反应过来立时用帕子遮住了嘴巴;而她心中却把红袖咒了几百遍,不是她气自己,自己也不会急着开口驳她,而『露』出了自己的短处让人笑话。

    三夫人却把红袖的话听到了耳中,连连的点头:是要把儿媳『妇』的人换一换,至少也要在她用『药』的时候换一换。

    想到钱氏掌柜们,三夫人一咬牙:儿媳『妇』这些日子要安心调养,不能再让她见那些人,免得那些人再给她出什么主意,或是送什么人进来。

    四少『奶』『奶』犹自在心中发狠,却不知道她马上就要孤立无援了:她小看了三房对银钱的渴望,在得知她避孕之后,哪里还会再容忍她?就算是翻脸也要让她有了喜之后,也哄她开心、哄她回心转意。

    人,如果认定了一件事情,很多时候都会做些疯狂的举动;而三夫人的想法,其实还算正常的。

    沈夫人等都叮嘱了一番四少『奶』『奶』要注意身子,不要总怕麻烦人而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之后,便起身回三夫人的院子。

    而红袖自然还是走在最后。

    沈四少『奶』『奶』终于找到了机会,她急行几步上前恨恨的、低低的道:“你如此害我有何居心?你如果真得来管我的事情,你可不要后悔!”

    红袖顿了脚步,让沈四少『奶』『奶』一步让她行在前面,脸上带笑的道:“嫂嫂这话弟妹听不懂,弟妹所为可都是为了四嫂好啊。”

    “你……!”四少『奶』『奶』被红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四嫂,这可是你原来曾说给弟妹听的,你忘了?”红袖所指当然是四少『奶』『奶』曲意讨好她和沈妙歌时的话;正好这时『奶』娘抱着虎儿自园子回来,看到沈夫人等人正请安。

    “虎儿不是让四嫂睡不好、吃不香嘛,弟妹我也是为了让四嫂早日逐了心愿啊;相信用不了多久四嫂便会有喜的——都是一家人,四嫂也不必谢我的。”红袖微笑着。

    也让四少『奶』『奶』尝一尝被人坏了事情的感受,不要以为只有她才会坏人家的好事儿;她郑红袖也会坏她这位四嫂的“好事”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