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七十五章 吐血还是好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app手机版永利快三是否合法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七十五章 吐血还是好的

    四少『奶』『奶』还真就想用原来的计策,她认为那一次有平南郡主、大姑『奶』『奶』捣『乱』,今儿这事却不同了;并且此事不是她去做,也不是针对郑红袖,可以算是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能想到的。

    但是她却不知道,今天晚上并不只是四爷三人:四爷和沈妙歌都又叫了其它的兄弟;就算是她知道想必也不在意,反正丢人的不是她。

    梦莲还在忙,她今天特别忙:想在明天把鞋子给沈老侯爷父子,可是还有半只鞋没有完成,所以她连吃饭也没有好好的吃,在房里一直赶工——自四少『奶』『奶』来了之后,她便决定要在明天把鞋子做好。

    梦梅和梦春在一起,她们现在的妆扮很朴素,如果不仔细看错认成丫头都是正常的;两个人都有些紧张,头抵着头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身边一个丫头也没有。

    而梦真却什么也不知道,如往常一样用过饭之后,便去了沈夫人那里请安说会子闲话。

    沈妙歌在去园子赴约前,红袖便把四少『奶』『奶』的举止告诉了他:今天当然不能出任何事情,不然沈府的脸在冯家面前就丢大了。

    沈妙歌到的并不早,沈二爷和冯世赞等人早已经到了;众人看到他进来还笑他迟了,要罚他的酒。

    一个晚上沈妙歌都没有吃一滴酒,他把酒都悄悄的倒掉了;而沈二爷和冯世赞谈得十分投机,二人吃得酒倒不少;而沈四爷做为主人,还是有克制的也没有多吃。

    到要散席时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沈妙歌有些奇怪,不过想想几个秀女都是大姑娘,像四少『奶』『奶』那样的人能有几个?他也就释然了。

    原要他和红袖要捉住秀女,然后引出四少『奶』『奶』来——把她们统统打发到庄上去住,大家都能过个清静日子。不过,什么事情没有也不能算是坏事儿;沈妙歌带着几分遗憾想。

    冯世赞和沈二爷吃得很醉,沈妙歌打发小厮要送他们各自回房,却被二爷拦下来;他言道:“我和小王爷一见如故,正想着要促膝夜谈,你不用再安排客房,小王爷到我那里住下就是。”

    沈妙歌看他们二人走路都歪歪扭扭的,哪里能放心?何况今儿不同平日,虽然一声酒吃下来什么事情也没有,但是他还是不能不小心些。

    但是冯世赞也说要和二爷一起走,要去他那里住;并且他还道:“我认识客房的路,我又没有吃醉酒,你不用担心的;你兄长我,千杯不倒!”

    最后沈妙歌无奈,叮嘱了沈二爷的人一番,让他们千万伺候好了两位主子;他看着二爷和冯世赞上了车子,这才转身和四爷告辞。

    他回去之后没有立时就睡,等了半个时辰府中也没有什么动静,又打发了人去看,回说二爷的院子已经拴死了门;他才和红袖放心的睡下。

    但是他却不知道,还是出事情了。

    梦梅和梦春两个人虽然十分想做侧王妃,但事到临头两个人都胆子小了起来,说什么也不好意思进到暖阁子里去,便在园子的假山后一直。

    她们没有立时回去,是因为她们还有些不甘心;虽然不知道要等什么,却还是不舍的就此走掉。

    当里的人走了出来时,梦梅忽然转身跑掉了:她剩下那丁点勇气一下子就都飞了一个精光。

    梦春看了一眼梦梅的身影,再那边咬了咬嘴唇她跟了上去。跟了一会儿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定绕到了前面不远处,闪身出来道:“可是爷回来?”

    沈二爷的小厮在灯光下,看不清楚黑暗中的梦春;听她的话以为她是沈二爷的人,便道:“爷回来了;只是靖安小王爷也随爷来了,姑娘您看……”

    梦春很有些紧张,咬了几次牙才道:“爷怎么说?”

    “爷没有说啊,爷现在睡得死死的,小王爷也睡得死死的,哪里有交待?”小厮苦笑了起来。

    梦春没有想自己运道这么好,立时道:“爷也是糊涂,我们那院子里人虽然多,但是却很久没有住人了,如何能待客?还是麻烦你们送小王爷到客房去吧。”

    小厮们一想,二爷现在和小王爷是不可能夜谈了,送到客房去也是正经便答应了下来。小厮刚想上车把二爷扶下来,梦春道:“还是我来吧。”

    她顿了顿道:“你们把灯笼拿开些。”就好似她有些害羞似的;灯宠的光并不亮,如果不照到人的脸上,并不能看清楚人的样子——沈二爷的人也只带了两盏灯笼而已,当然亮不到哪里去。

    小厮们暗笑这个丫环姐姐脸皮薄,却还是把灯笼收了收;梦春那么说只是为了不让他们把灯笼拿过来照着。

    她要扶出来的不是沈二爷,而是靖安小王爷!如何能让小厮们拿灯笼照呢?

    梦春的心跳如打鼓一样,她上车之后问道:“二爷坐在哪边?”

    “右边。”

    梦春便拉了左边的人起来:“爷,我们下车了。”那男人含糊了两声,不知道是又睡着了还是没有醒过来。

    梦春又道:“爷吃醉了酒不能吹风的,还是把头兜带上吧。”那人没有反应,梦春却已经手忙脚『乱』的把头兜给他扣上了。

    然后转身也把另外一个男人大氅上的头兜盖上了。

    她在小厮的帮助下把男人扶下了车子,然后对小厮们道:“小王爷吃醉了酒小心吹到风,不要把头兜给他拿下来,记得吗?”

    小厮们答应着快快的走了:二门要关了,不快些是不成的。

    梦春的心跳在小厮们走了之后没有放缓,反而跳得更快了;身边男人身上传来的热力让她头有些晕晕的,走了两步路差一点摔倒。

    忽然旁边走出一个人来吓了梦春一跳,走近了才知道是梦梅:她去而复返。梦梅走过来也不说话,扶起男人的另一边便走。

    梦春心里虽然有些不乐意,不过她真得一个不能把男人扶回去,只得由着梦梅和她一起了。

    她们自沈二爷院子的后门儿进去的:后门的婆子自然是收过她们银子了。

    直到进了院子里的正房她们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也不敢点蜡烛便失了沈二爷到床上,两个人也都跟着上了床;随即床幔便放了下来。

    而伺候沈二爷的丫头听到正房好似有声音时,过来时却推不开门;她们知道沈二爷不喜欢她们进卧房,便各自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红袖和沈妙歌便被人叫醒了:沈二爷的院子里出事儿!

    红袖和沈妙歌吓了一跳,难道自己夫『妇』被四少『奶』『奶』给骗过了,居然让秀女们得了手?夫『妇』二人急忙赶到了二爷的院子里,却发现厅上坐着脸『色』铁青的沈二爷,卧房里传出两个女子的哭泣之声——是真哭,不是假装的。

    红袖不好开口,沈妙歌上前问沈二爷出了什么事儿;沈二爷的脸更黑了三分,几乎是自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来:“我们的好义妹在里面,两个!”

    沈妙歌和红袖不用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沈妙歌直怪自己太过大意了,为什么不把二哥和小王爷送到院子里呢?

    只是,他和红袖千防万防的也只是小王爷冯世赞,不是沈二爷啊!小夫妻对视一眼:历史总惊人的相似!

    冯世赞就在客房中,所以他身边的人才没有在晚上闹将起来;而四少『奶』『奶』想的昨天晚上闹将起来,到时沈府自主子到奴仆都看到冯世赞和两个秀女在一起,便只能让她们和梦喜一起嫁过去。

    梦喜自然是极为不高兴的,说不定还会闹着要不嫁;而郑红袖等人看到自己用旧计谋算了沈梦喜,一定会气得吐血。

    可是她等了一个晚上,直等下半夜也没有听到府中有什么动静;把她气得骂了无数遍废物:她骂得当然是梦梅和梦春。

    只是不想她刚刚睡下不一会儿,便被惊醒了:居然是沈二爷中了招!这下子把她气得撑不住,一口血就吐到了地上。

    为什么两次用计,两次都被人所乘?四少『奶』『奶』不止是不甘心,想到她嫁给沈四爷的也是受此计所累:吐一口血已经是好的了,没有气死就算她还能想得开。

    梦梅和梦春现在哭得死去活来,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早上看到的人会是沈二爷;她们不用去想就知道自己这一次丢人丢大了不说,而且还失了沈府主子们全部的欢心。

    她们和沈二爷是名义上的堂兄妹,已经不能通婚;现在她们和沈二爷做了这种事情,便是丑闻事,十足的丑事。

    她们不知道沈府的人会如何处置她们,但是沈二爷却没有给她们好脸子:虽然没有打她们,但是却立时起身出去了。

    红袖和沈妙歌也感觉此事十分的棘手,梦梅二人还是秀女,他们不能要打要杀的;可是让沈二爷娶了她们也要有个说法才成。好在,沈二爷和她们是堂兄妹,不然此事更加的让人难堪。

    沈老侯爷到了,沈二爷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跪倒在地上叩起了头来:他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沈老侯爷想了想道:“事已如此,你如果不反对就娶了她们为妻吧;其余的事情交于我们来处置。”除此之外并无他法。

    她们是秀女,又是在京中很多人都知道的秀女:他们是沈侯爷的义女;所以,出了这样的事情,沈府只能把她们原本的亲事退掉,让沈二爷娶了她们为妻。

    脸面不是沈老侯爷不想顾,如此做已经是把能保住的脸面都保住了:那丢了的脸面,他是无法可施了。

    此事,还要禀于皇上知道才成啊;沈老侯爷也是一阵的头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